江歌案庭审|第二日回顾:20份证据全记录(上)

沈文迪

2017-12-13 12:5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注:由于多数证词是由检方从中文译为日语在法庭上朗读,旁听的澎湃新闻记者据此翻译成中文,故而个别地方说法与被告及证人原话措辞有出入,仅供参考。
13:15 第二日庭审下午开庭。警察出来敬礼,解开陈世峰腰绳。
检方出示证据:
证据10(2017年12月7日调查)刘鑫调查书:刘鑫和江歌、陈世峰的关系
我和江歌的关系:
我2014年4月来日,接下来的两年,在江户川区的日本语学校学习。我和江歌同宿舍,她人很好,把我当作妹妹看待。我叫她姐姐,也叫她三叔。三叔在中文里是第三个叔叔的意思,我们宿舍有四个人,按照年龄江歌排行老三,她的性格又豪爽,又像叔叔一样照顾人,所以叫她三叔。
我和陈世峰的关系:
2016年4月开始,我在大东文化大学大学院上学,和陈世峰一起上课认识,他向我告白。我们在一起上课,无论是他平时在课上的发言,还是对教授的态度,都让我对他有比较好的印象,我们就开始交往了。
2016年6月开始,我们开始同居,在高岛平团地。刚开始时,我们的关系很好,从2016年7月开始,我们吵架次数越来越多。吵架的理由比如做饭、看电影。吵架时,他总是盯着我,也不说话,跟我死磕到底,直到我承认是我不对。
我不想再和他住在一起了,我们吵架,我简单收拾了行李,想搬走。但是他跟我说不要走。那天我去了江歌家。
2016年8月末,我和陈世峰吵架。那晚陈世峰让我睡觉,我说不想睡,我想看电影。他大概想和我做爱,我拒绝了,他越来越生气,让我出去,我说我要是出去了,我们就分手吧。他抓住我的手腕,我很怕他,说我们还是分手吧。
我给打工店的老板打电话,告诉她男朋友对我有暴力行为,让她帮帮我。她让我过去。
2016年8月26日01:04,我只拿着包就走了。跑下楼梯,陈世峰追上来,我喊:“救命!”陈世峰抢走我的手机,拿到手机后就回家了。他以为拿走我的电话我就会回去,但我想如果回去,他还会对我施暴,就打车去了店长家。
第二天,我想找他分手,去拿行李。很害怕,就找老板娘和我一起去,去拿化妆品照相机,没有找到我的手机,我就用iPad给陈世峰发信息,让他还我手机。
陈世峰把手机拿到了我打工的地方,我跟他说我们分手吧,他说别这样,帮帮我吧。我问帮你什么,他也没说具体要我帮什么。那一天,我还在店长家住。
后来我联系陈世峰说想拿行李,去拿行李的时候,陈世峰在。陈世峰说不想分手,我说我已经不喜欢你了。
2016年9月1日,江歌发来信息,她给我打电话,我没有接到,她很担心。江歌来找我,说陈世峰说要还我手机。此前我一直没有告诉江歌我的手机在陈世峰手里这件事。
陈世峰来找我还手机,江歌说不要见他,不让我直接去拿手机,她替我单独去拿手机,不让我们碰面,但老板说我们两个人还是见面为好,见面后,陈世峰跟我借了1万日元,他很高兴,没说想复合的事,我以为他已经放弃了。
我不能在朋友家待太长时间,江歌说可以去她家住,9月2日,我就去江歌家住了。
我又去陈世峰家取东西,很害怕他,所以和江歌一起去。去之前我已经告诉陈世峰会和江歌一起去,陈世峰那天不在家。
2016年9月15日,我有一次回家,陈世峰跟踪我,他想让我跟他说话,我拒绝了。我坐电车到东中野车站下车回家,回家时陈世峰一直跟着我。我怕他继续跟下去就会暴露江歌家的住址,就警告陈世峰,你再跟我就报警了。我以为陈世峰听了之后就放弃跟踪我,回家了。但可能他之后还是跟着我,只是我没发现而已。
2016年10月12日,陈世峰出现在我面前,在我10月13日生日的前一天。我跟他说过我的生日。2016年10月12日,我去打工,下班坐上电车后,陈世峰突然出现,坐在我旁边。我不知道他怎么知道我打工的地点,他跟我说生日快乐,送给我礼物。我很吃惊,但是想着他还记着,笑了一下。
他看着我,说终于笑了,给我拍了照片,我说不要拍,还是听到按快门的声音。我以为拿着礼物他就会误会我要复合,拒绝收礼物,陈世峰还是把袋子放到我膝盖上,我怕不收他礼物的话,他会一直跟着我,周围人也都看着我们,也快到末班车时间了,为了让他快点走,我就说好,我收下,谢谢你。陈世峰就下了车。袋子里有一个小包,有一万日元。那是9月1日我借给他的一万日元。还有一个小盒子里是口袋妖怪的玩偶。那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联系了。
2016年11月2日,他突然出现在江歌家门口,还给我发了恐吓短信。
证据11 2016年11月2日,下午4:48—5:00 从新宿到神保町的电车里,被告给刘鑫发的恐吓内容及照片
11月2日,下午在电车里,被告给刘鑫发了刘鑫的内衣照片,刘鑫表示,真的有必要做到这个份上吗?4:49,刘鑫回复,我们已经分手了,再也没有关系了。
被告说我也跟你妈妈联系,也有你爸爸电话,还可以把这些发到朋友圈,也可以发给你爸妈。
下午4:51 ,刘鑫发:我不是怕你,我不想理你。
下午4:54, 陈世峰发,我还有视频想看吗?刘鑫回复,不想看,如果你发出去,谁都会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
证据12 刘鑫陈述11月2日下午相关经过
2016年9月2日,我去江歌家住,在中野站,没有告诉陈世峰,回家被跟踪了,跟到东中野站,我警告他再跟就报警。
11月2日下午2:50,我一个人在江歌家,门铃响了,我看猫眼,什么都看不见。一会儿又响,我看猫眼,什么都看不见,好像是谁用手堵住了猫眼。我就发微信给江歌说了这事。
江歌回我不要开门,我没开。下午4:00,我听到了江歌大声说,你为什么会在这,这是我家,快走。
我很害怕,知道江歌家的地址暴露了,想着下午按门铃堵猫眼的应该都是陈世峰。江歌自己进来,说陈世峰来了。
江歌晚上要去聚餐,我有打工,虽然还没到时间,但是想着陈世峰有可能还在家附近,很害怕,就和江歌一起出门。开门后,发现陈世峰在走廊里,我和江歌去中野车站,陈世峰在后面说,还我钥匙。我把钥匙还给了他,我先给了江歌,江歌给了陈世峰。
我和江歌坐上电车,陈世峰也跟来,他没有说话,我和江歌在新宿站分开。虽然担心我们分开后,陈世峰对我做什么,但想到周围有人应该没事。他站在我后面,我没和他说话,也没看他,无视他。有空座后,我坐下,陈世峰也坐下来,给我发微信。恐吓我,他发给我几张让我感到很尴尬的照片,说要放到网上,我担心这样会让父母担心,感到很害怕,陈世峰说想和我复合,我拒绝了他。
我在高桥平车站下车,去打工,陈世峰去了我打工的拉面店前。我出去找他,他说想复合,我说不可能。我追究他为什么知道江歌家,他说有人告诉了他,但是不告诉我那个人是谁。
店长和店员小林出来,我用手指着林桑,对陈世峰说,林是我喜欢的人。陈世峰之前说过,如果你有喜欢的人,我就放弃,我想如果这样说陈世峰就会消失。陈世峰听后没说什么,走了。晚上我和江歌一起回家。【未完待续】
(澎湃新闻记者 于亚妮)
责任编辑:沈文迪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