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歌案庭审|第三日回顾:刘鑫作证实录(上)

沈文迪

2017-12-14 10:1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12月13日下午13:10,江歌案中最关键的证人刘鑫以隐蔽作证的方式“出庭”。
通过电脑屏幕,法官席、检察官席、辩护席能与坐在隔离室的刘鑫视频对话。澎湃新闻留意到,辩护席上的电脑显示屏被调整了角度,陈世峰无法看见屏幕上的刘鑫,刘鑫也看不到陈世峰。
“你看得见法官的脸吗?”翻译官问。刘鑫用日语小声回答:“是。”随后也用日语念了宣誓书,隐隐在抽泣。法官照例警示,如作出违反记忆的证言将受到惩罚,她用中文回答说“知道”。
首先是检察官询问。
检方:您这次是为了作证从中国过来的,是吗?
刘鑫:是的。
检方:案发后,您在2017年1月份回国,是吗?
刘鑫:是的。
检方:这次来日本是上次回国后第一次来吗?
刘鑫:是的。
检方:问下2016年11月2日案发当天从车站回家的情况。
检方:您当天打完工和江歌约定在东中野站见面,是吗?
刘鑫:是的。
检方:是和江歌一起走回到大内公寓吗?
刘鑫:是的。
检方:到了大内公寓的大门那里,您做了什么?
刘鑫:打开门栓,先进去了。
检方:进去之后呢?
刘鑫:因为我在在路上和江歌说过想先回家换裤子,所以就一路跑上楼,跑进门了。
检方:为什么要换裤子?
刘鑫:因为打工期间来了生理(期),把裤子弄脏了,那是我打工唯一能穿的裤子,第二天还要打工,就急着换下来去洗。
检方:您确定是来例假了吗?
刘鑫:是的。
检方:被告人说2016年10月左右您怀孕了,是真的吗?
刘鑫:没有,他是骗人的。
检方:您有跟谁说过自己怀孕了吗?
刘鑫:没有。
检方:您比江歌先进201号房间,是吗?
刘鑫:是的。
检方:201号房的大门钥匙你有吗?
刘鑫:有。
检方:进了大门后,您做了什么?
刘鑫:脱了鞋跑进卧室,在橱子里拿了卫生巾和内裤,准备换裤子。
检方:准备换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刘鑫:我听到门外有女生“啊”的一声尖叫。
检方:您说的门外是不是你家门外?
刘鑫:是的。
检方:听到那声尖叫时,您在什么位置?
刘鑫:我在玄关的垫子边上站着,准备脱裤子。
检察官出示江歌家的平面图,让刘鑫指认听到尖叫时她所在的位置。
检方:听到“啊”的尖叫,您知道是谁的声音吗?
刘鑫:听到后,我瞬间意识到江歌还没进门,我觉得是她的声音。
检方:什么样的尖叫?
刘鑫:很尖,很短促,就像叫到一半被人打断的感觉。
检方:听到尖叫后,您做了什么?
刘鑫:立马提着裤子往外跑,想去看看发生了什么。
检方:等于您是边提着裤子边往门口走,是吗?
刘鑫:是的。
检方:到了大门口怎么了呢?
刘鑫:第一反应是去开门。
检方:门开了吗?
刘鑫:没有完全打开,开了很短一段距离,被推了回来。
检方:打开多大的距离?
刘鑫:(用手比划)这点。
检方:大概20厘米的距离吗?
刘鑫:是的。
检方:门被推回来的力量有多大呢?
刘鑫:力量非常大,很快,很猛。
检方:门关上后,您做了什么?
刘鑫:门关上以后,我又下意识去开了一次,完全没有推开。
检方:推不开以后呢?
刘鑫:我就喊“三叔你怎么了?三叔你在外面怎么了?三叔你回答我”,不停重复这样的话,然后看了眼猫眼。
检方:看到什么了吗?
刘鑫:看不清,只看到走廊的光,很模糊的画面。
检方:您家大门的猫眼平时如果有人站在门前,即使是晚上也是可以看清楚的吗?
刘鑫:是的,能看得很清楚。
检方:您问“三叔怎么了”的时候,有什么回答吗?
刘鑫:没有回答。
检方:您觉得外面发生了什么?
刘鑫:听到“啊”的尖叫声,我觉得她可能是被人捂住了嘴,或者被人打晕了拖走了,我当时有很多想法,还想往好的方面想,因为门被推了回来,我还在想是不是有人在开玩笑,有非常多的想法。
说完这段,她深深喘出一口气。
检方:之后您做了什么?
刘鑫:因为推不开门,又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就想马上报警。
检方:报警时您是怎么做的?
刘鑫:回卧室拿手机。
检方:手机放在什么地方?
刘鑫:放在塑料盒最上面的一个角上。
检察官出示照片,让刘鑫指认具体位置。
检方:您拿了手机后直接打110吗?
刘鑫:是的。
检方:110立刻接通了吗?
刘鑫:没有。
检方:接通之前,您做了什么?
刘鑫:我又走回门口,一直在喊“三叔怎么了”,因为想让她回答我,我喊了很多话。
检方:当时门锁上了吗?
刘鑫:没有,只是自动关上了。
检方:您没有从房间里把门反锁吗?
刘鑫:没有。
检方:您没有对门外说“把门锁了,你不要骂了”这句话吗?
刘鑫:没有说这句话。我说的是“怎么把门锁了”,我以为门是从外面锁的,我以为是外面的人在跟我闹呢。
检察官当庭播放刘鑫在00:16第一次报警时录下来的第一句话。录音中的声音,语速很快地说了一句中文,被警方整理为文字,便是“把门锁了,你不要骂了”。
检方:刚才的声音听清楚了吗?
刘鑫:嗯。
检方:这句话是你说的吗?
刘鑫:是的。
检方:当时你说的是什么?
刘鑫:我说的是“怎么把门锁了,你不要闹了”。因为中文说“怎么”说得很快的话,那个“么”就会很轻,听不太到。
此时,陈世峰在座位上动了下身子,看起来有一点焦躁。
检方:请坐直了说。
刘鑫:怎么把门锁了,你不要闹了。
检察官让刘鑫把这句话写下来,随后出示报警记录的文字版。
检方:第一行中文是您拨打110一开始被录下的话,跟您现在写的中文有两处不一样,是吗?
刘鑫:嗯。
检方:您写的开头两个字“怎么”在报警记录里没有,您记得自己说过吗?
刘鑫:是的。
检方:您觉得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刘鑫:因为我拨打110后,不停地在喊,只不过刚好我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电话接通了。
检方:意思是开头两个字是您在接通电话之前说的,是吗?
刘鑫:是的。
然后检察官让刘鑫分别说出“骂”和“闹”的中文发音。
检方:您记忆中当时说的是“闹”吗?
刘鑫:是的。
检方:除了最早听到的“啊”的一声尖叫,还有听到门外什么声音吗?
刘鑫:在电话接通之前,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检方:电话接通后,您说了什么?
刘鑫:满脑子都在想怎么向警察报告我的地址,我当时非常混乱,没有听到其他声音。
检方:报警录音里,还有门铃声、悲鸣声,您都没听到吗?
刘鑫:我当时没有在意,我印象里没有听到。【未完待续】
(澎湃新闻记者 张小莲 于亚妮 江海啸 )
责任编辑:沈文迪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