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歌案庭审|第三日回顾:刘鑫作证实录(下)

沈文迪

2017-12-14 10:1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辩Q:2016年12月7日,您对开头第一句“把门锁了,你不要骂了”是怎么订正的?
A:我在口供中纠正过那个“骂”字,翻译老师帮我翻译了。
辩Q:那为什么当时您没有补充“怎么”两个字?
A:因为检察只让我核对,没让我补充。
辩Q:“怎么把门锁了”和“把门锁了”语气不一样,为什么当时也没提?
A:这就是日语和中文的不一样,中文里“把门锁了”“你去把门锁了”“怎么把门锁了”,都是“把门锁了”!(刘鑫的语气突然激动,语速变快)
辩Q:2016年11月3日,警方去大内公寓做调查时您也去了,刀柄是在一楼第一个台阶发现的,您当时有看到吗?
A:我没有发现那把刀柄,后来警察让我看的。
辩Q:现在放大的照片,在当天现场调查时,你有看到过刀柄吗?
A:没有。当时警察先上去,我在后面跟着。
辩Q:大内公寓有没有屋顶?
A:印象里是没有的。
辩Q:三楼的楼道不是起了一个屋顶的作用吗?
A:二楼的走廊有遮挡,从一楼到二楼没有遮挡,这段楼梯是暴露的。
辩Q:从二楼上三楼的楼梯是露天的吗?
A:(我不记得了),我只爬过一次。
辩Q:第二次报警时,您让警察叫了救护车,为什么觉得有叫救护车的必要?
A:我觉得江歌可能受伤了。
辩Q:11月3日案发前,您几天去一次大学院,几天去一次打工?
A:如果没记错的话,那还是放假期间,我偶尔去研究室看书,打工时间不固定,固定的时间是周三晚上。
辩Q:您有月票吗?
A:有。
辩Q:11月2日,您从东中野坐到神保町是定期券的路线吗?
A: 不是,定期券的路程是从池袋坐车到东武练马,再坐校车到学校。
辩Q:11月2日为什么让江歌在东中野车站等你?
A:因为我搬到江歌家里住觉得很温馨,陈世峰突然找过来,让我很不安,就像一个城堡被攻犯了,那天下午又被他威胁,我觉得和江歌一起回家安全一点。
辩Q:江歌打的什么工?
A:一是在东中野车站附近的居酒屋做服务员,另一个好像是在一个网店进货收获,不是很清楚,很少听她谈。
辩Q: 您记得江歌一般回家是几点?
A: 如果打工的话,接近晚上12点半,也就是凌晨时分。
辩Q:您打工是几点结束?
A:大约晚上10点半结束,忙的话店长会留我到11点,坐车回家大约1个小时。
辩Q:您能喝酒吗?
A:不太会喝酒,偶尔喝梅酒也只能喝一点。
辩Q:从东中野车站到江歌家的路上亮度如何?
A:我没计算过,最少要10分钟吧。(辩护律师纠正后,她重新回答)很暗。
辩Q:你觉得被告人很可怕是什么时候?
A:跟他分手后,他还一直发信息,感觉他纠缠不休。
辩Q:您什么时候跟他正式说分手?
A: (2016年9月1日?)那天晚上跟他吵架,第二天他来还我手机,我记得那天跟他说得挺心平气和的,我跟他说,我们已经分手了,今后你是你,我是我,不要互相影响。
辩Q:201房间门外的把手在案发前有擦过吗?
A:里面的还是外面的?
辩Q:外面的。
A: 没有擦过。
辩护律师询问结束,陈世峰凑过去,捂着嘴低声跟律师说了半分钟的话。
检方出示书面证据,补充询问。

检Q:根据律师刚才的询问,您说您不确定门是不是锁了,是吗?
刘鑫:嗯。
检Q:您印象中,您说的是“怎把门锁了”?
刘鑫:是的,我说的是“怎么把门锁了”,说快了就变成“怎把门锁了”。
检Q:2016年12月7日,您在检察院的口供笔录里为什么没解释?
A:因为检察没有问我,我也不敢多说,只是把错的纠正过来,我也不敢解释。
检Q:在检察院您纠正警察写错的字,你当时是怎么说的记不清了吗?
A:是的。
检方询问结束,辩护律师在小声问陈世峰什么,陈点头后,他便出示了刀柄照片,再次向证人确认:“楼梯上放的刀柄,您看到过吗?”刘鑫回答:“我没有在楼梯上看到过。”
然后,法官宣布暂时休庭,至16:15继续。
出乎意料的是,辩护律师主动走近旁听席,跟几位女生搭讪:“你们都是从中国来的?”得到肯定回答后,他用日语说了句:“厉害。”
他指了指旁听席,用不太流利的中文开玩笑说:“这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然后又划了一圈他所在的法庭区域,说“这里是日本”,最后指着护栏说:“这里是border(界线)。”
然后便微笑着回到了座位。看起来心情轻松。

陪审员询问
陪Q: 您说您当时说的是“怎么把门锁了,不要闹了”,那既然您觉得是“闹”,为什么您要报警?
A:我感觉到有危险,但不确定。
陪Q: 您有没有确认外面在“闹”?
A: 无法确认。外面没有任何回应。
陪Q: 那么,您认为是谁在“闹”呢?
A:我想过很多的情况,我一开始想到是江歌在闹,但如果是江歌,不会一直不出声,我就想,要么是闹,要么是出事了。
陪Q:所以你也不清楚、也没确认,只是感觉到有威胁,所以报警了吗?
A:是的。因为我也很害怕,觉得打110是最好的办法。
法官询问
法Q:警察来了之后,警察让你把门打开,你才把门打开,是吗?
A: 是的。
法Q:那你怎么确认警察到了呢?
A:门外很多人在说话,我问“是警察吗”,外面的人说“是”。
法Q:警察来了,你开门是什么状态?
A:我记忆中是拧了一下把手就开了,是往外推开的。
法Q:江歌家的门,如果里面锁了,是一拧把手就可以打开吗?
A:如果里面上锁了的话,需要去拧一个小锁,才能拧开那个把手。
法Q:警察来了,您记忆中没有开过那个小锁,是吗?
A:是的。
法Q:出了门以后,您在什么地方?
A:出来之后,被警察直接带到了车上,但没有立刻出发,采集了很多信息,然后去了新中野警察署。
法Q:刚才您说过,警察调查是您也在场,是吗?
A:是的。
法Q:从出事开始到调查,您在哪?
A:我一直跟警察在一起。
法Q:您这是第一次打110吗?
A:是的。我之前有一次想过打110,但拨没拨出去,我不记得了。
法Q:那次是什么时候?
A:有一次去陈世峰家里拿行李时,怕他做什么事来,所以想打110。
法Q:您当时报警的动机是您觉得江歌被袭击了?
A:是的。
法Q:有让您觉得她被袭击的情况吗?
A: 就是那一声“啊”的尖叫。
法Q:有没有想过她受到怎样的袭击?
A:我想象过,所有想象都来源于那一声短促的“啊”。感觉像是被人捂住嘴或者打晕了。
法Q:您报警时为什么叫救护车?
A:我想她如果被人打晕或者拖走了,肯定是要叫救护车的。
法Q: 确认门上锁的事情。
法Q:您没有确认门是不是从里面锁上的对吧,是您推了门没推开,所以觉得门被锁了?
A:是的。
法Q:门一点都推不开吗?
A:对,完全没有推开。
法Q:您听到了什么?
A:那天下雨,外面有窸窸窣窣的声音,我无法确定那是下雨声还是什么声音。
法Q:有什么印象比较深的声音?
A:印象最深的就是这一声“啊”。
法Q:您出来时,江歌已经不在门外了,是吧?
A:是的。
法Q:现场情况您看不到,是吗?
A:是的,我出来的时候,地面都铺上了透明袋,已经看不到了。
法Q:发生了什么,警察对您说明了吗?
A:警察说江歌送去医院了。
法Q:警察有没有问您觉得外面是谁?
A:就问了我们俩当天分别接触过、见过什么人。
法Q:当天被带去警察署后,警察没有提供任何信息是吧?
A:我要去医院,他们没有让我去。
刘鑫又长吁一口气,法官说最后一个问题了。
法Q:您打110时,说“姐姐倒下了,快点”,您现在想不起来了吗?
A:我想不起来,当时只是想找一种办法让警察快点来。
法Q:江歌受伤您是什么时候听说?
A: 一个晚上负责看着我的警察告诉我的。
法Q:那您记不记得是案发后大概隔了多长时间?
A:大概是从现场拍照回来之后。
法Q:最后确定,到警察来为止,您一次也没开过门,是吗?
A:是的。
法官宣布询问结束,“谢谢您今天到庭。”刘鑫的声音便消失了。最后法官强调了法庭纪律,“在法庭内进行采访时绝对被禁止的事情,包括(采访)被告人的律师。”
12月14-15日将对被告人陈世峰进行询问,被告人陈世峰有权保持沉默,但据旁听席一位法学老师分析,一般被告人不会选择沉默,因为这对他不利。
今天上午本是辩护律师的证人出席,不少人传言这位证人就是陈世峰口中的“日本妈妈”,曾在陈的指导下学习中文。但令人意外的是,今天上午,这位神秘证人没有出席,庭审匆匆结束。陈世峰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变化,他的脸色略显阴沉失落。
12月18日,控辩双方进行辩论。20日,宣判。
(澎湃新闻记者 张小莲 于亚妮 江海啸 沈文迪)
责任编辑:沈文迪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