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减肥捐髓”巡警的舍与得:以前好吃肉,现在运动成习惯

澎湃新闻记者 张家然

2017-12-27 20:3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令刘成没想到的是,他会因为捐献骨髓这个事儿火了。
刘成今年24岁,是淄博市桓台县公安局巡特警大队的一名队员,主要负责视频监控和视频侦查工作。2017年6月,早就加入中华骨髓库的刘成接到当地红十字会的通知,他与远在温州的一个白血病患者配型成功,但是经过体检,220斤的刘成体重和脂肪肝都超标了。为了能够捐献,他在6个月的时间里,暴瘦了60斤,最终在12月27日上午成功捐献。
济南军区总医院的医生准备停止血细胞分离机运作。澎湃新闻记者 张家然 图
刘成躺在病床上,谈及感受,他满不在乎地说,“网上不是有句话么,‘天空飘来五个字,这都不是事!’”
骨髓捐献其实捐献的是造血干细胞。12月27日上午,刘成捐献造血干细胞过程持续了三个小时左右,刘成表弟刚好在济南参加一个培训班,特意请了假来陪刘成,表弟将最近关于刘成的报道看了好几遍,他对这件事引发的关注感到很意外。
刘成表弟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原以为捐献骨髓是通过穿刺的方式取出,捐献者痛苦得不行,没想到现在这么简单,很多网友也在新闻报道的跟帖评论中表达了这种诧异,“希望媒体的报道能打消大家之前对骨髓捐献的这种顾虑”。
刘成表弟陪同其进行造血干细胞捐献。澎湃新闻记者 张家然 图
父行子效
12月27日上午10点前后,刘成的电话响了,他让表弟在衣服口袋里拿出手机,一看是父亲打来的,刘成用浓重的淄博口音嘱咐表弟,“你就跟他说没事,说没事就行,告诉他都鼓捣完了!”
刘成的父亲曾当过兵,1989年退伍。刘成告诉澎湃新闻,他打小就知道父亲坚持献血的事儿,家里有很多本献血证,他翻阅发现,最早的一本是1999年。
在父亲的影响下,刘成也踊跃加入了义务献血的队伍。2013年10月,刘成在一次献血过程中,听说刚好有一个叫中华骨髓库的机构在征集志愿捐献者,他上前了解情况后,中华骨髓库的工作人员便问他是否愿意加入,他当时也没犹豫,只是觉得这是好事儿,就果断在捐血点留下了血液样本。
中华骨髓库由中国红十字会领导,其前身是1992年经卫生部批准建立的“中国非血缘关系骨髓移植供者资料检索库”,2001年,中国红十字会重新启动了建设资料库的工作,现在已经设立了31家省级(不含港澳台)分库。
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年底,中华骨髓库总库容超过217万人份;累计为临床提供造血干细胞5373例,其中向国(境)外捐献223例;共向世界骨髓库上传数据96万多人份。
2017年6月,桓台县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联系到刘成,并告诉他,他的白细胞抗原分型数据和一个白血病患者配型成功了,同时问他是否愿意捐献造血干细胞。
刘成的主治医生贺强告诉澎湃新闻,人类白细胞抗原的相合率是万分之一乃至数百万分之一,当白细胞抗原分型数据与患者相合时,便可以做捐献准备了。
刘成很痛快地同意了捐献造血干细胞,但是桓台县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告诉他,如果体重或脂肪肝超标就不能捐献,220多斤的刘成开始了减肥之路。
疯狂减肥
刘成先是在网上搜索了一些减肥的办法,然后开始在自己身上实验。
刘成告诉澎湃新闻,“不吃高热量的东西,零嘴全部戒了,拿粗粮当主食,多锻炼,每天锻炼一个多小时,以跑步为主,同事们还说要有氧运动和无氧运动结合。”
自2017年6月起,以前十分好吃肉的刘成开始拒绝吃肉,同时配合高强度的运动,就这样坚持了三四个月,刘成有些坚持不住了,再去网上查一下发现这样下去身体营养就跟不上了,反而更不利于捐献这事儿,于是他开始吃一些虾鱼之类的肉食。
“土豆地瓜等都是蒸熟了直接吃,中午就喝点汤,晚上就吃点水果。也有很难受的时候,粗粮吃的时间长了,胃里容易泛酸水,想到捐献这个事儿一咬牙就过来了。”谈及自己的减肥成功经验,刘成称,几个月来,他基本上每天都锻炼,没中断过,但是他不去定目标,定高了能力有限达不到,定低了也不合适,坚持有个良好的生活习惯就行了,他现在已经养成了运动的习惯,临时停几天还感觉不适应,但是这样的减肥办法不一定适用于其他人。
2017年10月,刘成顺利通过了捐献前的各项检查。刘成把这件事情告诉了父亲,父亲只是简单地说,“好事儿,去吧!”
捐献成功
在桓台当地流传着“抬脚包子落脚面”的说法。2017年12月23日早晨4点多,刘成的奶奶起床给他包了饺子,让第一次去济南的孙子这趟能顺顺利利。
12月23日,刘成到达济南后,先是在济南军区总医院做了一个全面的体检,确认身体没问题后就开始连续五日每天两次注射刺激产生造血干细胞的动员剂。
贺强告诉澎湃新闻,骨髓捐献的技术已经很成熟了,比献血的不良反应还少。注射动员剂后,捐献者一般会出现酸胀乏力等感觉,也有的人反应比较大,会有疼痛感,用点止疼药就可以缓解,多数人反应都不严重。刘成有轻微酸胀乏力的不适感,这属于正常现象,没有影响活动和饮食,所以并未给其用药。
虽然是第一次来济南,刘成并没有利用闲暇时间出去走走转转。他说,医生叮嘱要多喝水,按时吃钙片,不要去人员密集的地方,容易感冒。
连续四日注射动员剂,刘成的血液内已经累计产生大量造血干细胞。12月27日上午7点前后,刘成再次注射了动员剂,一个多小时后,济南军区总医院的医生将血细胞分离机接在刘成身上,刘成体内的血液流经血细胞分离机后,留下造血干细胞,又回到他的体内。
整个造血干细胞分离过程持续了三个小时左右。这名来自温州的受捐者通过其所在医院的工作人员转交给刘成一封感谢信,受捐者在信中说,“虽然我们不曾相识,但您的爱心与奉献改变了我的命运,是您给了我重新活下去的机会,造就了我的第二次生命,请接受我们全家人对您的深深敬意和衷心的感谢!”
“我不知道人家,人家不知道我。”刘成告诉澎湃新闻,他与受捐者身份互相保密,他不想知道对方的身份信息,感觉这是个小事儿,能帮上人家就行。
12月27日上午11点半左右,济南军区总医院的医生将刘成身上的各种管子细心拔掉,刘成随即让表弟给父亲打了一个报平安的电话。
12月27日下午,受捐者所在医院的工作人员带着刘成体内分离出来的造血干细胞迅速返回温州。贺强告诉澎湃新闻,刘成还需要住院观察一天,鉴于受捐者比较胖,可能需要更多的造血干细胞,明天可能需要再次从刘成的血液中分离一部分造血干细胞。
责任编辑:蒋子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捐献骨髓,山东巡警,刘成

相关推荐

评论(3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