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思|美国安报告中的信息安全:罕见地将矛头直指本国媒体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沈逸

2017-12-29 08:5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7年12月,特朗普政府发布了据称耗时11个月完成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
这是一份充分体现特朗普政府风格的文件,这种风格的特征是让人不太容易看懂,具体地说,有这样一些表现:第一是时空穿越,退回未来。一如那著名的科幻电影系列,以及米尔斯海默的成名作,“back to Future”,这份文件在2017年的今天让读者重新回到了那个冷战的年代。
当地时间12月18日,特朗普总统在华盛顿举行的国家安全会议上发表讲话。东方IC 图
第二是零零碎碎,繁琐纠结。就像特朗普背后的首席智囊班农经营的右翼新闻网站,整个报告充满了各种极具视觉冲击力但又让人不太理解的词汇,更像是一个唠唠叨叨满嘴惊人之语的白人老大爷的随想录,而不是体现超级大国水准的国家战略文件。
第三是不甘心以及保守派的狡猾。如果挤干水分,撇掉辞藻,这份报告本质上是一份孤立主义,或者说,向内看的报告。这是由美国当下的实际情况,以及国际体系的客观态势共同决定的。但显然能够把特朗普选上台的美国,不甘心就这么老老实实地像尼克松那样在苏联全球扩张势力之际居于守势,于是报告使用了大量看起来张牙舞爪的词汇,来掩饰收缩和调整的核心内容。
美国当下的核心任务,是用暂时的收缩和调整为美国经济的复苏创造条件,然后还要为之后必然到来的再度扩张提前预留通道,并努力避免战略竞争对手借美国收缩的机会填补美国留下的空白。回到冷战,诉诸冷战语言的目的之一,在于构建道义和价值的统一战线,避免对美国具有战略价值的盟友像当初参加亚投行那样毫无心理压力地倒向中国。
聚焦网络,从基础设施和内容两个维度,构建混合型的网络安全战略,服务美国的非对称调整大战略,则是这份报告中必须高度关注的重要内容。
混合型网络安全战略
之所以称之为混合型网络安全战略,因为这份报告中第一次用cyber(网络)和information(信息)两分的框架,来描述美国在网络空间面临的任务。
报告第12-13页探讨了“在网络领域保障美国安全”的问题,聚焦关键基础设施保护,这部分的防护聚焦于信息关键基础设施对美国商业和经济运行所具有的特殊价值,将防护与美国经济活动相关的信息基础设施的意义提升到保护美国本土安全的高度加以认识;但相关的对应策略探讨并无太多实质性的新意,有关信息关键基础设施的网络威慑能力建设描述没有太多实质性的内容,也缺乏规范的政策术语描述,主要依靠形容词来传递某种感觉,但实际究竟能够做到哪一步,可能还需要观察一段不短的时间。
报告第31-32页用不到一页的容量探讨了美国在网络空间的能力建设问题,包括建设必要的涵盖冲突全频谱的方式,构建威慑、防御乃至击败网络空间有害行动的能力,这里的有害行动涵盖了信息战、信息误导、窃取商业机密以及各种类型的网络攻击行动。
报告第34-35页探讨了“信息治国方略”(information Statecraft)的内容,这确实是这份报告中的创新。在冷战后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谈及网络安全的部分,使用信息安全的概念是非常罕见的,并且通常会倾向于界定只有美国眼中的那些“非民主国家”才会从内容的角度去界定的国家安全问题。这份报告探讨的“信息治国方略”,反映的是美国右翼保守力量视野下的网络政治安全问题。在这方面,美国面临的主要问题,不仅仅是俄罗斯这样的国家对美国散布假消息以及影响美国国内政治的问题,还包括了美国本国的媒体,因为过度关注宽容、开放和自由,所以无法为美国政府反制此类行动的政策提供有效的支持与帮助。
这种意思表达是极为罕见的,里根政府在30年前即1987年发布的第一份总统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同样在冷战框架下提及苏联对美国实施的信息渗透,但也未将矛头指向美国自身的媒体。而特朗普政府不仅用典型的右翼观点批评了自由主义占据压倒性优势的美国媒体,还进一步在应对策略中指出,在互联网传媒平台中占据优势的私营部门有责任为政府实施信息治国方略提供创新和资源方面的支持。尽管表达比较委婉,但其中包含的赤裸裸的战略意图,对一份公开的总统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来说,仍然是极为罕见的。
客观地说,就报告撰写的技术性标准来衡量,这些内容的质量算不得很高,甚至第31-32页的内容与第34-35页的内容有较为显著的重复或者说赘述,感觉像是分别由不同的写作组完成,而且最终还没有经过有效的统稿。不过这倒也符合特朗普政府在整个华盛顿战略决策和咨询圈面临的窘境:资深或者有能力的,因为各种原因,不愿意或者没机会做出贡献;因为在选举中站队而得到青睐的,各方面的能力也真心有限。
说得很凶,做来不易
总体看,无论特朗普是否逐字逐句的通读并同意整份报告,但这份报告表现出清晰的基于冷战时期刻板意识形态以及美国右翼孤立保守主义的转向;与此前预期特朗普政府会完全放弃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推行的进攻性互联网自由战略不同,报告显示特朗普政府会在网络空间实施更加赤裸裸和直白的攻击性战略,谋求全面回应未来主要战略竞争对手的压力,并为美国非对称的调整与收缩创造良好环境。
聚焦商业窃密,用更加直白和攻击性的辞藻实施强势的意识形态宣传行动,修订网络空间信息传播规范,强化政府对网络空间信息流动的管控,应该是特朗普政府谋求实现的目标。这些目标的最终效果都是多重的,有可能影响其他国家,但也会不可避免的影响美国国内政治生态。
可能是某种巧合,在战略发布后不久,从成立开始就在意识形态领域发挥特殊作用的美国笔会(PEN American Center)很快出台了一份报告,就如何正确应对假新闻的冲击和挑战,从古典自由主义一侧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努力构建一套区别于国家安全战略文件描述的、以强化国家控制为核心的行动策略。
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展现的是美国战略精英的宏观意图,但要落实,还需要相应的转化机制,并受到多种复杂因素的制约。在这方面,特朗普政府面临的挑战,一个是需要加速完成整个政府团队核心岗位的任命和队伍建设;一个是要能够将某些过于感性的词汇转化为可执行的政策目标,再一个是要能够在党争以及2018年国会中期选举的国内政治小气候的影响下,获得足够的资源和支持去实现这些目标;最后一个可能也是最重要的一个,是需要确保能够经受住以全球化为主要特征的现有的政治、经济秩序的整体考验。
简而言之,尽管有诸多让人感到与时代格格不入的惊人措辞,但特朗普这份国家安全战略,尤其是其中的网络安全战略部分,并没有能够凭借一份文本就达到彻底改变国际体系的现状。更多的时候,人们是因为文本的辞藻感受到了某种心理上的冲击、压力和挑战,但除非被这些辞藻吓得自乱阵脚,否则中国需要做的是保持必要的战略定力,坚持自信,依照自己的节奏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并最终在历史性的战略马拉松比赛中,赢得最终的胜利。
(作者系复旦大学网络空间治理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
“逸思”是复旦大学网络空间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沈逸主笔的专栏,聚焦网络信息安全,从互联网维度思考大国关系。
责任编辑:朱郑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网络安全,逸思

相关推荐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