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一下!再庆祝一下!

2022-08-06 17:44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原创 四粮液 NOWNESS现在
你可以没有灵感,但千万不要离开工作室!
1992年,一艘从香港驶往美国的货轮遭遇海上风暴,船上装有的近2万9千只浴盆玩具掉进大海,从里面“游”出了一支彩色的玩具舰队。这些黄色橡皮鸭、蓝色海龟和绿色青蛙经过十几年的海上漂浮,抵达了美洲和欧洲部分国家的海岸。传言说,这就是荷兰艺术家弗洛伦泰因·霍夫曼(Florentijn Hofman)的灵感来源。Rubber Duck, Hong Kong, 2013
2013年,一只巨大的橡皮鸭凭空出现在了中国香港尖沙咀的海面上,静静地凝视着这座海港城市和面前喧嚣的人群。霍夫曼后来在北京的一次采访中澄清说,其实作品真正的灵感来自于一位荷兰画家风景画中的一只鸭子。没错,即使看起来并不是来自一个次元,但这只大黄鸭确实在那一刻融入到了城市风景之中。
霍夫曼很爱把一些古怪却又可爱的动物“扔”到世界各地。这一次,他将在今日美术馆举办内地首个大型个展,带来27件全新作品,邀请大家来参加庆祝生活的大派对。于是在一个全球高温的午后(荷兰时间的早上),NOWNESS与弗洛伦泰因·霍夫曼展开了一次谈话,当时他正在森林小屋里悠闲地维修一只小铃铛。弗洛伦泰因·霍夫曼为本次展览拍摄的肖像
我们微不足道,
但每一天都值得“庆祝”
在这次展览中,“欢聚”是主题,霍夫曼也为此设计了一组全新的快乐形象,希望观众在参观过程中可以去思考人类社会的庆祝活动,以及我们与动物王国之间的关系。霍夫曼曾多次来中国工作,也听说了一些疫情期间的疯狂故事。他开始觉得,“如果人在一定程度上被“关”得受不了,就会发现:一旦有机会,我们真的很需要去庆祝自由。”
在他的理解里,“欢聚”正是这两年来人们所缺乏的、一种真正的群体行为。人类归根结底,就是这样需要彼此、需要联结、需要庆祝,不论是微小还是盛大的时刻。他希望每个来参观展览的人都能加入庆祝的行列。上:Star Gul Kanin, Orebro, 2011
下:Solo Show “Duchi”, The Haque 2009, photo by Jhoeko
NN:在你的作品里,很多动物装置都出现在街头,成为了场景的一部分。而疫情期间,当人们在家封闭隔离时,也有很多动物走上街头,让人产生了一种“动物才是城市的主人”的印象。这可以被看作是一种非人类中心主义,你认为你的作品有体现这一点吗?
FH:你是对的,这完全在点上。难以置信,人们被锁在了家里,所有动物又回到了那些空间,它们走上了街道或者说走进了更文明的区域。我一直认为人类只是乘客,我们只会在这里待一小段时间而已。这次展览的主题是“庆祝”,但其实它有另一面。所有人都忙忙碌碌,生产了太多的垃圾和所谓的“产品”来摧毁这个世界。
有人说“我们正在失去我们的地球。”这个想法是对的。世界才是赢家,虽然并不止是输赢这么简单。如果人类继续像现在这样前进,可能那一天很快就要到了。动物和自然、植物、树木和水依然会存在。也许人类也会复原,但恐怕我们正在重蹈恐龙的覆辙。Bospoldervos, Rotterdam, 2020
NN:有人开玩笑说想让猫猫统治地球,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FH:也许是猫和狗呢。不,如果猫太多了,鸟儿就会消失。鸟没了,虫子就少了。总会有一个循环,也有一种平衡。
反过来说也一样,我们需要昆虫,或许昆虫会统治世界。它们很微小,一旦猫和狗、所有鸟类都消失了,昆虫就会慢慢地爬出它们的巢穴。它们有很大的空间可以把地球发展成另一个不同的世界。这也不能说是末日思维吧,但如果有一种东西能幸存下来,我觉得会是虫子。上:Florentjin Hofman, 2020
下:Pillowman, Hangzhou, 2021
NN:我们来聊一下橡皮鸭吧!从很早开始橡皮鸭就开始了世界各地的旅行,你也曾说过,世界就像是它的大浴缸。其实在互联网和交通都非常发达的现在,世界也感觉变得越来越小,但这两年因为疫情好像又都分割开来,你认为疫情对于公共艺术的影响大吗?
FH:是,也不是。疫情期间我创作了两个作品,感觉很棒也很奇怪。因为我们终于又可以出门,可以在户外工作。但完成的时候,又开始居家隔离,我们只能在病毒流动的缺口中工作。即使可以外出,可以实现“社交距离”的场所也只有公共空间。Messengers of Brisbane, Brisbane, 2020
所以,当博物馆、音乐厅、剧院都不开门的时候,唯一能看得到文化作品的地方就是在大街上、广场上。我觉得公共艺术反而得到了一个非常好的机会,甚至可以说舞台比之前还要大。
人们也因此看到了除了自己房间和超市之外的东西。它们站在那里,被观众喜欢、评价。在没有疫情时,你可能就只是匆忙地赶到一个目的地而已,并不会关心公共空间。但因为疫情,人们对公共区域以及放在那里的艺术品反而有了更多的了解。
成年人喜欢俯视一切,
但孩子们会抬头观察
“童年时,我们的视角距离地面很近,就像艺术界所说的青蛙视角。”30岁的霍夫曼拥有了第一个孩子的时候,也开始着手创作他的第一个系列,那些巨大、令人无法忽视的动物们开始出现在世界各地,大黄鸭、兔子和拖鞋做的猴子……他有了孩子之后,时常会像他们一样躺在地板上,再次仰视四周。Florentjin Hofman在台北,2020
“当你从下向上看物体,就会感觉到它好像变大了,而且完全不同。每天我都试着坐在地板上从另一种角度来看这个世界。小时候,我觉得爸妈曾经住过的房子看起来非常大,但是我现在快两米高,再次回到那些地方就发现它们一点也不大。作为一个艺术家,当我蹲下来从下往上重新审视物品,它们也变得有趣起来。成年人喜欢俯视一切,但孩子们会抬头观察。”
但显然,霍夫曼的作品并不仅仅是带来快乐和童趣而已。不论是塑料袋制作的、缓慢爬向教堂的蛞蝓,还是讽刺消费主义和互联网的巨型动物,在他的作品中,总有很多不同层次的思考。橡皮鸭、松鼠、熊猫这样生动的动物,只是霍夫曼把人们吸引过来的“小伎俩”,而一旦你和它相遇、建立了联系,就会开始认真消化起它背后的含义和严肃内核。Star Gul Kanin, Orebro, 2011, photo by Lasse Person
NN:有人说过你的作品打破了次元壁,比如橡皮鸭就像游进普通人世界的一只漫画中的巨大鸭子,从二维世界来到了三维世界。所以,你认为你的作品有生命吗?你更想让作品看起来是自己不小心闯入了正常世界,还是被动地放置在了一个地方?
FH:好的艺术会拥有自己的话语和故事,从这个意义上说,它是有自主意识的。我认为橡皮鸭做到了这一点,它创造了一个故事,但最重要的是,它连接了全世界。橡皮鸭所到之处的人们看到了同样的形象,通过它产生了联系。
故事就是这样发生的,历史是由看到橡皮鸭并对它做出反应的人创造的。因为艺术就是你会对其做出反应的东西,所以它在每个人的眼中都可能不一样。作为一个创作者,我创造了它,可能我本身对它有很多想法。但是艺术就像一首你听到的歌,可能你得到了一个信息,但你的朋友不这么觉得,他可能会听到完全不同的东西。这就是艺术的伟大之处。所以,我把橡皮鸭扔到了世界的角落,从我丢下它的那一刻起,它自己从一个地方游到了另一个地方。Rubber Duck, Hong Kong, 2013
NN:在你的作品中,我很喜欢“缓慢蛞蝓”,相比其他作品而言,它背后的含义似乎更严肃一些。你希望你的作品更多的是治愈人们、带来欢乐,还是想要在幽默中带来警示?
FH:“只是想让世界更快乐”这种话,不会非常直接地从我的嘴里说出来。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体验,作品的内涵应该由观众来决定。作为一个艺术家,如果我主动告诉你这件作品是干嘛的就不好玩了。
我会把这个乒乓球打回来!因为提问永远比回答更有趣,如果你有所有的答案,那你就是上帝了。艺术是用来质疑事物并唤醒人们启动大脑进行判断的东西。我很享受这个感觉,不论你是什么职业、层次的人都可以和艺术联系起来,这就是我的主要目标。上:Slow Slugs, Angers, 2012
下:Slow Slugs创作过程, 2012, photo by Nicolas Courtade
举个例子,当橡皮鸭在香港旅行的时候,我收到了一封非常有趣的邮件。她说,我很高兴你在香港创造了一只橡皮鸭,因为它以商业的天际线为背景,展示了这座城市是多么的烂。我当时也收到了很多其他反馈,比如人们怀念起了童年、感到非常高兴或者开始积极面对工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由。但是这个女孩的话让我印象非常深刻。
《缓慢的蛞蝓》(Slow Slugs)本身就是一个很有意义的标题。蛞蝓很慢,而塑料袋做的蛞蝓讽刺了商业和人们对于塑料袋的滥用,但它正缓慢爬升在去教堂的路上,一边是商业,一边是宗教。上:Messengers of Brisbane, Brisbane, 2020
下:“弗洛伦泰因·霍夫曼:欢聚!”展览, 今日美术馆, 2022
NN:你刚刚说的内容,让我想到了《动物农场》。其实在文学或者其他作品中,将动物拟人化是一种常见的讽刺手法,最开始你为什么会想要通过动物的角度来讲故事呢?
FH:这个问题很有趣。其实这些故事完全是关于我们人类的,与动物无关,这只是一种比喻的手法。就像自古以来的寓言故事里,人们不喜欢谈论自己,反而会书写一些动物做蠢事、错事的寓言并从中吸取教训,中国神话里也有这样的情节。
我制作了这些看起来很快乐、漂亮、简单的装置作品,但是你接着会看到一只嘴里叼着塑料袋的狐狸、一只拿着自拍杆的熊猫,这并不关于动物,而是关于它们正在做的人类行为。在我的作品里,当你想听时,它们才会有这么多的关键信息。其实有时候或许动物也在取笑我们,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上:Selfie Panda, Dujiangyan, 2020
下:作品Bospoldervos中塑料袋的制作过程, 2019
NN:你知道 BDO 吗?其实在网络上有一批人非常热爱“巨大沉默物体(Big Dumb Objects)”,虽然这个概念一般存在于科幻或者奇幻小说,但尺寸巨大的事物确实会给人带来完全不同的心理感受,你怎么理解这样的差距?
FH:这听起来像是我做的东西。克拉斯·欧登伯格(Claes Oldenburg)在7月22日刚刚去世,他是最有影响力的艺术家之一。欧登伯格夫妇有很多非常优秀的波普艺术作品,也与安迪·沃霍尔和其他一些艺术家一起走在了波普艺术浪潮尖上。
从某种意义上说,他制造了你说的这种巨大沉默物体,但是没有那么“沉默”。巨大的物体很有吸引力。如果你看一只普通的老鼠雕像,它就是物体本身的大小,可能设计也很棒。但如果你把它变得非常大,看起来就会很抽象,因为它与人们正常的视角与想象是脱节的。欧登伯格去世时,霍夫曼发Ins悼念
这就是欧登伯格和波普艺术浪潮所做的,也是我所做的。我们做出了与正常参数脱节的非常大的物体,它会让你在大叫“WHAT??”的同时,也让你去思考和探索。这是我认为重叠的部分。我感觉我可以成为 BDO 的一份子。
NN:你在设计这些装置时使用过很多的素材,比如充气塑料、金属、塑料袋、人字拖等等,这些材料都是在世界各地旅行中观察到的吗?接下来还想尝试什么样的奇怪材料?
FH:我确实是在旅行中发现这些材料的。我总是问我的委托人有没有一些疯狂的、奇怪的,或者说本地最地道的材料,所以在20年的时间里,我差不多收集到了一个材料库,有很多都可以用来制作新作品。但大多数时候,我都会让工作人员对当地的材料先进行一些调查。上:Hippothames, London, 2014
下:@studioflorentjinhofman, 2019
举个例子吧,在巴西,我使用了人字拖,因为它就是一种很巴西的东西,用来搭成猴子的效果非常好,因为猴子生活在雨林中,我觉得城市这样的混凝土丛林中也需要一只猴子、一只皮肤是人字拖制成的猴子。所以这些材料往往也有助于完善作品本身的概念和意义。我一直都在寻找符合作品概念的、最合适的材料和地点。
你可以没有灵感,
但千万不要离开工作室!
灵感是艺术家不可或缺的原动力,但也是一种不会时时刻刻都出现的超能力。霍夫曼的一位老师告诉他,如果做不出来东西了没关系,但是一定要待在工作室里。“我很喜欢这句话。就算没有精力或没有灵感,也请大家都留在工作室里,播张唱片听听音乐、睡个觉、读读书、重新写点或者画点东西、捏捏粘土,但是千万不要走出工作室,不要回家,灵感总会来的。”Florentjin Hofman, 2019
采访那天,霍夫曼坐在桌前,与我们分享着自己的见解和故事(当然也时不时激动地挥舞着双手),他的桌上永远摆着一些新奇的小玩具和小摆件,就像一个魔术师的口袋随时可以变出新鲜的玩意儿。我们被他的作品震撼,被他接二连三的创造力牵引,闯入他在全世界打造的一座“游乐园”,但你总需要读一读旁边的注释,试着去搞懂那些“游乐设施”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NN:如果可以在宇宙里放一件东西,你最想在哪个星球或者黑洞里放什么?
FH:如果你的问题是指让一样东西消失,我想我会把宗教扔到黑洞里,世界和平。这个问题不好回答,得解释一下,我觉得宗教会杀死一切,如果没有宗教,人们会彼此相爱的。只要相互尊重和喜欢,就不会有那么多麻烦了。
如果是要放一件东西的话,也许是非常技术性的设备,我想我会做一个可以保护地球气候的装置,应该是一个巨大的工程。但我不确定是不是一个好主意,因为这样的话我们就无法解决地球上的问题了对吧?我也可能会造一件东西,每晚都会照亮地球,像月亮一样的东西。上:Slow Slugs创作过程, 2012, photo by Nicolas Courtade
下:Moon Rabbit, Taiwan, 2014
NN:如果你明天会变成一只动物,你希望是什么动物,并且有没有特别想做的一件事?
FH:我想成为一只鸟,一只猛禽,那种真正可以漂浮在温暖空气中的动物。生活在南极的信天翁应该可以做到。它是一种翅膀很长的鸟,会把孩子留在寒冷的南极巢穴中,每天飞行5000多公里觅食,在一天结束的时候再回到孩子身边喂它们。信天翁的生存能力很强也很有耐力,这样我就可以在一天时间里看到一切,漫游世界。Messengers of Brisbane, Brisbane, 2020
NN:在其他的采访视频里我们发现,你的家里有很多小雕塑和小摆件,能不能挑一件来讲一讲它的故事?
FH:如果你问我现在桌子上有什么,有一只需要修理的铃铛,还有两个小人偶,因为我喜欢用它们来对比物件的大小。我有这个作为礼物(拿出一只招财猫),这很搞笑,而且还有太阳能。
还有一个来自欧洲的叫尼古拉斯的圣人的小雕塑,他的脚下有几个孩子。尼古拉斯给了穷人钱,因此成为了圣徒,据说是当地的“明星”。这是我在荷兰的一个地方工作时,当地委托人送我的礼物。我最喜欢的是他脚下的那些孩子们,他们全都钻在一只篮子里很有趣。我的桌上也有很多笔和图画书,还有儿童玩的彩色陶泥。上:Florentjin Hofman, 2021
下:@studioflorentjinhofman, 2019
NN:最近一次灵感迸发是什么时候,想到了什么?
FH:前几天我需要拍一张肖像照片,于是就打电话给我的一个摄影师朋友,让他帮忙。我有挺多肖像照的(我不自恋,是的),但他们想要一张新的肖像,为了新的展览和中国这次的“欢聚”展览。于是我就拿出来这些彩色纸片,诶?我现在桌子上也有,打算拍照的时候也用一用。所以最后,肖像是这样的。当时工作室的搭档,就朝我扔了些彩色纸片,结果我被扔懵了。Florentjin Hofman在台北,2020
另一个灵感,就在昨天。我们被问到是不是有赞助商也可以参与博物馆的展览,是一个汽车品牌,我就想出了用彩色小圆片作为汽车logo的想法,笑。(图片上四个小圆片拍成一排,一个叠在另一个上面,是什么品牌这里就不说了)
✉️
来聊
最近生活中有什么值得庆祝的事吗?
采访、撰文/四粮液
排版/左
“弗洛伦泰因·霍夫曼:欢聚”展览
将于8.6-10.23在今日美术馆开展
NOWNESS
原标题:《庆祝一下!再庆祝一下!》
阅读原文
关键词 >> 湃客,艺术家专访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