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达喀尔”发车,博阿斯把“上港”涂在了赛车上

陈威华 张国英/新华社

2018-01-06 16:43

字号
第40届达喀尔拉力赛将于1月6日从秘鲁首都利马发车,在两周内穿越安第斯山脉进入玻利维亚,最后于1月20日在阿根廷的科尔多瓦收官。
今年是达喀尔拉力赛历史上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年份,它不仅是拉力赛移师南美大陆的第10年,也是5年后重返秘鲁的一次比赛。
与此同时,它也或许将见证许多知名车队和车手的最后表演。对于中国车友来说,今年达喀尔拉力赛不妨关注以下三个看点。
本文图片均来自新华社
名人教练能否圆梦赛场
达喀尔拉力赛赛场上从不缺乏名人。不久前去世的法国最著名摇滚歌星强尼·哈立戴曾于2002年参加达喀尔拉力赛汽车组赛事,成为那届比赛最为人津津乐道的话题。
2017年,知名歌手、演员任贤齐也体验了一把达喀尔拉力赛,遗憾的是因事故未能完赛。
今年,又有一位名人引起关注,那就是刚刚交出上港俱乐部教鞭的葡萄牙著名教练安德烈·维拉斯·博阿斯。
博阿斯的叔叔佩德罗曾参加过1982年的达喀尔拉力赛。佩德罗对汽车运动的热爱,在少年的博阿斯心头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博阿斯曾坦承,他从小最喜欢两件事,一个是足球,另一个就是赛车。“我从小就崇拜我的叔叔,他是我人生的第一个偶像,”博阿斯说。
博阿斯。
早在2011年执教切尔西时,博阿斯就曾明确表示,足球教练不会是他的唯一工作,他真正的理想是成为赛车手。
在故乡波尔图,博阿斯有5辆豪华摩托车。早在执教波尔图青年队时,博阿斯就曾在业余时间参加了葡萄牙的摩托车比赛,甚至因为翻车事故导致骨折。尽管如此,博阿斯依然没有减少对摩托车的喜爱。
这次,他谢绝上港俱乐部的续约邀请,全力以赴备战达喀尔拉力赛。他本打算参加摩托车组比赛,但是最终被技术专家劝服,改为参加汽车组赛事。
他的坐骑也将与中国车手一样,是一辆丰田海拉克斯。
有报道称,博阿斯在赛车身上涂上了上港的缩写“SIPG”。他说:“离开上港的决定很抱歉,但参加达喀尔拉力赛是我必须完成的人生目标,我会带着‘上港’一起参赛。” 
周勇。新华社 张千里摄
中国车手能否证明自己
近年来,在国际汽车拉力赛上,已经越来越多地出现了中国车手的身影。
中国车手从2004年开始出现在达喀尔拉力赛的发车线上。几年来,他们有过退赛的失落,但也有完赛的兴奋。
49岁的黑龙江车手周勇今年将第7次出征达喀尔拉力赛,是国内车手中参加本赛事次数最多的一个。他的个人最好成绩是2015年的第13位。
为了参加今年达喀尔拉力赛,并力争提升个人最好成绩,周勇赛前进行了充分的体能和赛车实地训练,甚至还专门前往东北某地的冰雪赛道进行了艰苦的强化训练。
代表BP勇之队出征的周勇表示,将不忘初心,以平和的心态参赛,力争在成绩上取得新的突破。
海阔天空·勇之队车手何志涛和领航赵凯也将出现在汽车组与周勇并驾齐驱。
两人均为1982年生人,何志涛来自湖南,赵凯来自北京。今年将是这对组合第三次参赛。2016年两人首次参赛,以第65名完赛。2017年又把自己的成绩提高到第34名。在周勇这位前辈的提携下,两人今年将继续努力提升个人成绩。
何志涛和领航赵凯。新华社图 马丁·萨巴拉摄
在摩托车组中,2017年度环塔拉力赛摩托组团体和个人冠军、著名车手赵宏毅、张敏将代表新疆大明矿业星之队征战达喀尔赛事。
相比卡车和汽车两个组别,摩托车组是达喀尔赛事中最艰苦、最危险、死伤率最高的组别,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摩托车手也最受人们尊敬。
中国车队在达喀尔赛上的最好成绩为苏文敏在2011年创造的第69名。去年,宗申车队派出5名车手参赛,但是先后折戟,未能完赛。
今年两名中国摩托车手是否能够实现更好成绩,让我们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腾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达喀尔拉力赛,博阿斯

相关推荐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