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朝韩会谈积极信号不断,朝鲜外交突围步步为营?

澎湃新闻记者 李佩 高行 朱郑勇

2018-01-09 21:0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时隔2年多,在北纬38度的板门店,朝鲜和韩国再次在板门店韩方一侧的“和平之家”举行了朝韩高级别会谈,两国代表再次得以面对面地坐在谈判桌前。这也是朝鲜半岛局势持续紧张近一年后,朝韩双方首次直接进行会谈,引发了国际社会的巨大关注。
继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新年致辞中表示愿意就朝鲜参加平昌冬奥会与韩国进行沟通后,朝韩双方在一周内展现出了积极互动,从恢复朝韩通话热线,到商谈会谈地点、日期、代表团人选等问题,不到一个星期之内,一度剑拔弩张的朝鲜半岛似乎开始吹起了暖风。
当地时间9日上午10时,朝鲜和韩国代表在板门店韩方一侧“和平之家”正式举行高级别会谈,讨论朝方派代表团参加平昌冬奥会、南北关系改善等议题。韩联社9日报道称,在当天的会谈中,双方就朝鲜以平昌冬奥会为契机派代表团访韩、朝韩举行军事当局会谈达成协议。韩国统一部相关人士9日还表示,在当天举行的韩朝高级别会谈中,朝方表示已重启韩朝西海地区军事热线。 该人士还说,韩方于下午2点确认西海地区军事热线通畅,并决定从明天上午8点开始启动通话。
在半岛局势持续紧张近一年后,朝鲜为何突然决定与韩国改善关系?朝韩关系改善真的有助于解决朝鲜核问题吗?从冷冻已久的朝鲜半岛吹来的暖风,在平昌冬奥委会之后,又将去往何方?
对此,复旦大学朝鲜韩国研究中心主任郑继永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认为,经过几次试验,朝鲜半岛的局势已经从量变向质变转移。在核能力不断加强的过程中,朝鲜的心态也已发生了变化,将自己视为与美国平起平坐的“拥核”国家,这与把解决朝鲜核问题作为政治生涯的标志性议题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之间,仍然存在着根本矛盾。
“因此,至少在今年前期,朝鲜局势依然会在‘高位震荡’。”他说。
金正恩的楔子战略
在过去十几年,朝韩关系经历了多轮的大起大落。双方曾于2000年和2007年两次实现首脑会晤,并就实现民族统一和开展各领域合作先后两次签署了共同宣言,但朴槿惠政府上台后,尤其是其执政后期对朝鲜态度逐渐转向强硬,双方关系开始恶化。身为朝鲜难民之子的韩国总统文在寅上台后,在基本继承“阳光政策”的基础上,对朝鲜采取施压与对话并行的政策,致力于改善僵持的南北关系,频频向朝鲜抛出橄榄枝,为缓和南北关系提供了难得的机会。
就在朝韩举行会谈当日,朝鲜中央通讯社发表了评论文章,阐述了朝鲜在解决民族问题、统一问题时,民族自主是必须坚持的根本原则。“崇拜也要崇拜自己民族,相信也要相信自己民族的力量,讨论统一问题也要同自己民族进行讨论。对任何一个民族来说,民族问题的主人是民族自己,推动解决民族问题的力量也在于民族内部。”评论如是说道。
与此同时,韩国也继续对韩朝会谈报以积极的姿态。韩国外交部发言人鲁圭德9日在例行记者会上就“平昌冬奥会期间韩方是否暂缓实施对朝单边制裁”的提问时回应称,为了确保朝鲜代表团顺利访韩,必要时将和国际社会紧密磋商加以考虑。
过去一年,朝鲜一直闷头致力于发展自己的核武能力,对于韩国新任总统文在寅的多番示好,也是报以沉默,然而新年伊始,朝鲜方面却不断向韩国示好,接连抛出不乏善意的积极回应。
“在金正恩认为朝鲜已经是有核国家的情况下,朝鲜的下一步是通过广泛、巧妙的外交活动,来突破防核扩散统一战线。通过找到‘统一战线’的薄弱环节——韩国,并集中精力进行突破。朝鲜希望利用韩国左翼势力对朝鲜的恐惧、好感,改善和韩国的关系,驯服韩国,把韩国纳入朝鲜的外交轨道。”在谈及金正恩改善朝韩关系的动机时,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的张琏瑰教授此前对澎湃新闻表示道。
新华社8日的报道也援引复旦大学朝鲜韩国研究中心主任郑继永的话称,“朝鲜之所以愿意缓和朝韩关系,是希望抓住机遇窗口,主导本次会谈进程,继而在后续谈判中占据优势。此外,朝鲜若能参加平昌冬奥会,则期望通过在冬奥会上的出色表现,争取到经济援助,缓解国际制裁的压力。”
韩国或面临两难境地
对于在冬日里从北方吹来的暖意,韩国文在寅总统予以了积极的回应。但专家们认为,这种一方面与朝鲜改善关系、一方面与同盟国美国在制裁朝鲜上保持一致步调的行为,或将使得韩国陷入左右为难的境地。
从历史来看,无论是前总统金大中还是卢武铉,他们所奉行的“阳光政策”都并未遏制住朝鲜进一步发展核武器的脚步,反而被认为为朝鲜发展核武器提供了机会。《纽约时报》此前也报道称,文在寅从前任的经历中了解到,如果被指责冒着牺牲与美国盟友关系的风险以试图改善与朝鲜关系的话,势必会引起国内保守派的愤怒。
但是对于文在寅来说,此时选择回应朝鲜方面的善意,或许是不得不做的选择。文在寅曾多次表示,举办一场和平的冬奥会对于韩国来说尤其重要,平昌冬奥会将成为朝鲜半岛走向和平的号角。就在上周四,文在寅与美国总统特朗普进行了会谈,韩联社援引青瓦台消息称,文在寅承诺在韩国与朝鲜谈判期间会与华盛顿进行全面磋商,并补充说,韩朝谈判将有助于促进朝鲜与华盛顿之间的对话。对此,美国总统特朗普回应称“百分之百”支持文在寅。
随后,美国方面宣布推迟举行年度联合军事演习,但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声称,这只是组织管理方面的时间安排问题,他并不确定朝鲜伸出的是否是一枝真正的橄榄枝。
就在朝鲜与韩国举行会谈之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黑利在上周日对美国广播公司重申,特朗普政府没有改变与朝鲜进行对话的条件,即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必须首先停止武器试射。她表示朝鲜发展核武器仍然对世界构成严重威胁,称目前“局势非常危险”。
而在上周六,当被问到是否愿意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通电话时,特朗普在戴维营举行的记者会上表示,朝鲜与韩国之间即将就冬奥会举行高层会谈是一个重要的开端,并说美国会在适当的时机参加他们的会谈。他表示他一直相信对话,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会无条件地与朝鲜会谈。
亚太智库研究院杜白羽指出,特朗普对朝“极限施压”的政策并未改变,美韩军演继续进行的危险依然较大,届时朝鲜是否会以核导活动予以回应仍旧具有不确定性。因此,文在寅将在冬奥会结束后面临“两难选择”:一边是金正恩警告民族大业要自主解决,不要与外部势力进行战争演习;另一方面,他将面临国内亲美保守势力持续且巨大的压力——必须坚定韩美同盟不动摇。
朝鲜心态的巨大变化
尽管目前朝韩关系出现了回暖的迹象,但是不少专家分析,在美国依旧奉行“极限施压”政策的情况下,不会轻易弃核的朝鲜仍有可能使得朝鲜半岛局势处于较紧张的状态。如此一来,目前朝韩回暖的迹象很有可能成为昙花一现。
在此前金正恩的新年致辞中,他一方面对韩国表示了改善朝韩关系的意愿,同时却对美国采取了比以往更加强硬的姿态。他表示,朝鲜去年完成核武力建设,有能力应对任何核威胁,“美国永远无法对我和我们国家发动战争”。美国应意识到,整个美国本土都在朝鲜核打击范围内,“核按钮”时刻放在他的办公桌上。“这绝不是威胁,而是现实。”
郑继永对澎湃新闻指出,朝鲜的核导在过去一年之所以发展很快,其重要的原因在于它极其善于把握亚太地区的国际形势,抓住多方博弈所造成的空档。例如中美之间的战略博弈,以及中韩之间因“萨德”所造成的外交空白。在借用这些机会并进一步发展核能力后,朝鲜的心态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朝鲜以前还有可能拿核武器来谈判,现在已经把自己当成与美国平起平坐的拥核国家了,再也不可能拿无核化来谈判。核武器已经是朝鲜的谈判前提而不是谈判筹码。” 郑继永说道。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校对:丁晓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朝鲜半岛

相关推荐

评论(4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