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黄晓明:人生要是无悔,该多无聊啊

澎湃新闻记者 杨茜

2018-01-13 09:3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7年的末尾,黄晓明有点逆袭的意思。在《琅琊榜2之风起长林》中,他演的萧平章稳重扎实,戏份不多,但自然不浮夸的演技相当抓人眼球,加上正午阳光的优秀团队,萧平章前几天的“领饭盒”演出了感天动地的气魄,像是回到了《大汉天子》时期。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剧照
而1月12日上映的电影《无问西东》里,黄晓明也出演了一个并非帅哥的角色陈鹏,心怀家国,性格复杂。因为对这部影片的喜爱,黄晓明在拍摄后期追加投资成为出品人之一,“赔钱也要投。”
《无问西东》剧照
2017年,黄晓明40岁了。在40岁生日前后,他有时一个人在房间里,什么都不做,静静思考自己从大学毕业以来,在做演员这件事上的得失。他形容为,和自己进行一次“长谈”。
“也不是说40岁,就不惑了,是觉得自己越来越清亮了。”
黄晓明2017年11月13日生日那天发的微博
这次“长谈”并非跟演戏相关的事件导致,他明确地说,导火索是“儿子出生了”。2017年年初,杨颖和黄晓明的儿子出生,与孩子相处的近一年时间,迫使他不断想,儿子以后长大了,还总是看到网上都是骂爸爸的怎么办。
40岁生日的黄晓明与妻子杨颖。
结婚两周年,小小秀个恩爱
其实黄晓明早就不在意网上的评价了,他身经百战,可以一笑了之。提到网友评论,记者委婉说“评价不怎么好的戏”,黄晓明挥挥手,“哎呀你直说,‘邪魅狂狷的笑容’嘛。我要是在意,早活下不去了。”
但他受不了儿子一开始就要承受这些。这个担心在他心里反复纠缠,“我的人生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其实回顾黄晓明的职业生涯,不乏值得肯定的作品。早年他盖戳的角色并不少,刚从电影学院毕业时,他老实听话,于是谨记老师崔新琴的教诲,目标是做不断突破的好演员。接下《大汉天子》,二十几岁就演出帝王气魄,不仅像在皮相,大气野心绝望这些内心活动也一一攻下来。
《大汉天子》剧照
“演过皇帝了,就不想再演了。”作为演员,自然想不断突破各种类型。于是接下来是《神雕侠侣》,再接下来是许文强和韦小宝。一直到这里,黄晓明都按照自己从演戏第一天开始立下的目标在努力前进。
经典原著都并不好演,何况有珠玉在前,但彼时黄晓明的民意评价都仍能给他信心,他自己也很清楚,这几部戏质量较高,合作的导演都还有艺术追求,他们大部分时候都是在艺术的范畴里讨论角色表达意见。
《新上海滩》剧照
大约是在30岁左右,已经收获业界和观众肯定后,黄晓明突然想变一变人生目标。
“你会觉得,哎呀,年轻的时候没拍过偶像剧,也可以尝试一下,真的是突然有这个想法。那个时候人性里自恋的一面就出来了。”
《泡沫之夏》截图
黄晓明从小其实不是自恋的人,他传承家里温文尔雅的性格,遇事多为别人着想,心也重,又是打落牙齿活血吞的山东爷们,一直没想过去发挥自己俊俏脸庞的价值。但有了这个想法后,既已成名,难免收到追捧和上赶着的合作,以前完全不会接不会看的偶像剧剧本,他和团队都动了心思。
“那会儿不觉得(这样不对),你就觉得自己是可以的,做什么都行的。结果一试,吃了一次亏,不服气,想给自己再一次机会,就有了之后一系列这样的东西。从一个在乎自己的角色,到偶尔在乎自己的(外表),再到想在历史上给自己留点外在的东西。”
一次一次不服气和再尝试,故事的后来,黄晓明就恶性循环成了狂狷邪魅笑容的代言人,民意评价也就到了我们熟知的“明式演法”。
黄晓明在《无问西东》发布会上也自嘲,之前有很多粉丝出去都已经不好意思说是“明教”的了。还有传闻说他为了演出来显得帅,拔枪的动作不合理都无所谓。
《无问西东》剧照
看过他演《大汉天子》的观众和业内人几乎都觉得可惜,也好奇,明明是有能力的演员,怎么突然不会演戏了?
熟悉黄晓明的都知道,他特别照顾别人的感受,在片场常请剧组吃饭,跟人说话也温和有礼,真人秀里也看得到,他很少给批评意见,出于尊重,愿意相信别人。于是在遇到不靠谱的剧组时,这种性格就吃了大亏。
“我最大的能耐就是能忍。什么事儿都能忍。你碰到一些不靠谱的场景或者人,你说我要改,我要重新来,可是他们能力有限,你重新来也就在此基础上,本来20分,加到40分,依然还是不及格。你是改变不了了。”
吃亏一次并不会长记性,他容易被人说动,尽管他现在觉得,这样特别傻。
“以前总是抱着一丝幻想,觉得可能他们是对的,我是不对的。但时间长了,你会发现,你的判断五成以上是正确的,它就是会有问题,没有那么多万一。”
在接演《中国合伙人》之前,黄晓明有两年没拍戏,不是因为没有好剧本,是他觉得在这种恶性循环里拔不出来,看到网上对自己的那些评价,他从小信奉老老实实演戏做人那颗朴实的玻璃心,实在难以承受。那两年他在家闭门不出,抑郁,不愿意见人,“见到狗都觉得狗在鄙视我。”
“我其实每次都很努力,我那时候不知道有些事,别人去做,很轻松就100分,你再怎么努力都是往下减分的。”
《中国合伙人》对黄晓明来说几乎是一次重生。他看到剧本,成冬青就是当时他的写照。
“一次一次又一次的教训告诉我,你就是一个傻子,你再这样下去,你就变成了一个真的傻子了。”
《中国合伙人》剧照
接《琅琊榜之风起长林》时,他还不是这么清亮。
业内都知道,同样来自山东的正午阳光一直很想和黄晓明合作。《北平无战事》本来属意黄晓明去演,但因为他摔断腿,错过了。到《琅琊榜》第一部时,又因为角色和档期,没能谈妥。到了第二部,孔笙侯鸿亮再发来剧本时,黄晓明非常珍惜。但团队同事和粉丝,包括他自己,也知道演第二部意味着什么。
“这是《琅琊榜2》,你莫名其妙就背负很多骂名;第二,他不是绝对男主角,你又莫名其妙背负很多骂名;第三,好不容易和正午阳光合作一次,又是一半,肯定很多人质疑,师出未捷身先死,基本你已经死了一半。”
接演的消息流出来之后,他还得坦然面对那些难听的话,“我看到的都是说,‘黄晓明完蛋了,这部戏不好看,黄晓明演不行’。”
他认真听了团队和粉丝分析利弊,最后决定遵从自己的内心,演戏就是演个开心。“这个世界上没有对错,只有开心和不开心。”他太喜欢萧平章,其他的角色他知道,自己真演不了。
黄晓明拿手比划高低,“刚毕业我就演了《大汉天子》,本来应该往上,自己又返回去演那些,现在才又找回来。”折腾到40岁,黄晓明对自己认知清晰。
“我不会再那么玻璃心,不想努力错方向了。但人生要是完全无悔,该多无聊啊。”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剧照
【对话】
澎湃新闻:观众都很喜欢萧平章,这个角色重情重义,你拿捏地举重若轻,怎么把握这个度的?
黄晓明:这个人身上跟我自己的很多人生观,价值观的东西是一样的。比如我们都是长子长孙,但他还是个养子,是个大哥,他肩负了很多重任,不管国家给予的,还是自己给予的。我也是莫名其妙给自己加负担的那种人。
另外就是付出型人格,我跟他都一样,是付出型人格,有事情不爱说,喜欢往自己肚子里闷。他所有对待父亲、弟弟、老婆的方式,也是我的方式。在外面很强大,但其实很怕老婆,所谓的怕不是真怕,是另一种爱老婆的表现。对弟弟是恨铁不成钢,但又爱护他,对待父亲是要孝顺。他担负了太多东西,虽然很累,但在他心里是满足的。对他来说,看到别人开心,他就开心。
现在对我来说,我衡量人生很多事情的标准,不是做得对还是不对,这个世界没有对错之分,我分两种,快乐的和不快乐的。
当你做这件事你可能很辛苦,但你沉浸于此,感到很高兴的话,那这就是对的事情。
萧平章与妻子蒙浅雪
萧平章与弟弟萧平旌
澎湃新闻
:这种体会看到剧本就有吗?
黄晓明:有。我接这个戏之前是挣扎纠结了很久,我喜欢这个人物,但问题是,这是《琅琊榜2》,你莫名其妙就背负很多骂名;第二,他不是绝对男主角,你又莫名其妙背负很多骂名;第三,有前一部的光环在那里,好不容易和正午阳光合作一次,又是一半,肯定很多人质疑,诟病,所以种种吧,“师出未捷身先死”,基本你已经死了一半以上了,再从垂死边缘挣扎回来。
澎湃新闻:最后是什么让你决定了?
黄晓明:没有什么,就是快乐不快乐,我告诉自己,想不想演,喜不喜欢这个角色,喜欢,够了,做,管他。我也是很想和他们合作,不想错过第三次机会了。我其实已经说服了自己,只是我还是需要参考一下同事的意见。从看到那个剧本,看完的一瞬间,我已经决定了,但我要尊重公司同事们的看法。
澎湃新闻:这次合作给你的感受,和在其他剧组体会到的不同是什么?
黄晓明:这是一个有情有义的团队,有传承,基本上每个部门都合作了很久,李雪是孔笙带出来的,摄影师也是他们带出来,但是都是山东人,都是老乡,你会觉得很亲切,根儿上那种,山东爷们的重情重义,特爷们的那个感觉,是存在的,骨子里有种情谊。所以为什么他们跟我喜欢的角色都是差不多的。
澎湃新闻:你觉得这是他们成为目前国剧中大家非常认可的团队的原因吗?
黄晓明:不是,我说的是一方面。但为什么大家都服他们,是因为孔笙导演对于艺术的追求执着,爱。现场大家都很默契,剧本导演亲自修改,场景,细节,甚至有时候他亲自去当摄影师、演员,这种执着的精神吧。在很多制作团队不是这样,往往给你一种假繁荣,你想再来一次都不行,没必要。你会被这种虚假繁荣骗,但其实你已经很努力了。结果就出现很多问题。我现在知道了,只能跟好的团队合作。
澎湃新闻:这是你40岁之后的体悟吗?
黄晓明:算是吧。人可以傻,不能傻一辈子。我最大的能耐就是能忍。什么事儿都能忍。在片场,我对演戏也会坚持,但这种坚持很多时候是无奈的,客观已经这样子了。你是改变不了了。你碰到一些不靠谱的场景或者人,你说我要改,我要重新来,可是他们能力有限,你重新来也就在此基础上,本来20分,加到40分,依然还是不及格。所以靠一个人是没用的,剧是集体的力量,不然为什么要有这么多部门,演员是极小的一部分。
澎湃新闻:你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是积累已久的想法,还是一个突然爆发?
黄晓明:积累已久,每次都是,可能这次应该要相信他们,再赌一把吧,不会那么容易失败。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嘛,你吃了一次亏,说我下次不能这样了,结果还是犯错,再给自己一个机会,下次还是犯,到最后走投无路了,你会觉得这次要彻底改了,这个时候就是个结点。一次一次教训告诉我,你就是一个傻子,你再这样下去,你就变成了一个真的傻子了。人还是要学得洁身自好一点,在艺术方面不能轻易相信别人,明知山有虎,还要向虎山行是不对的。
当然很难改,因为你的性格,还是会犯小错误,但大致方向不会错了。
澎湃新闻:对你来说,这个节点,是什么?
黄晓明:40岁,有了孩子有了家。真正跟自己对了一次话,我觉得我的人生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不着急,但我有了自己新的目标。
澎湃新闻:新的目标是什么?
黄晓明:给儿子做个榜样,不想儿子每天看的是,大家骂爸爸的话。人生不一定什么时候会打中你内心最柔软的地方,但他就是这么来了。
《无问西东》剧照
澎湃新闻:你对“帅”的看法是什么?你演过《大汉天子》,收获很多迷妹,也演了一些偶像剧,特别浮夸的帅。两者其实差距很大。
黄晓明:人生在每个节点,都会有每个节点的想法目标,这个目标是会变的。在电影学院,你被教育要做好演员,各种突破,所以从出来拍戏,就一直想着,拍完《大汉天子》就不想演皇帝了,拍完《神雕侠侣》就想演韦小宝。再想演一个上海滩的老大,还有各种各样的。
到了一个阶段后,你会觉得,哎呀,年轻的时候没拍过偶像剧,也可以尝试一下,真的是有这个想法。那个时候人性里自恋的一面就出来了,给自己拍点偶像剧吧,让自己以后有个念想,不会后悔。
但其实很傻,可你那会儿不觉得,你就觉得自己是可以的,做什么都行的。结果吃了一次亏,就不服气,想给自己再一次机会,就有了之后一系列这样的东西。从一个在乎自己的角色,到偶尔在乎自己的(外表),想在历史上给自己留点外在的东西,到最后发现那些并不适合自己。
《无问西东》我真的没挑力宏那个角色,因为我不想再演一个帅哥了。我突然在某个节点上,就不想再演帅哥了。
18岁
年轻真的是一个试错的过程。虽然现在讲起来会说年轻不止是试错,但年轻真的就是不断试错。因为你总是希望过一些你没有经历过的日子,但那些日子不一定适合你。这也是我一直跟自己说,努力是对的,但努力错了方向也是很可怕的。
所以我每次都很努力了,但你发现,不是说努力就有好结果。
澎湃新闻:所以你后悔自己接过那些角色,走过方向错的路吗?
黄晓明:我一点都不后悔,特别开心。没有失败,我哪知道成功的甜啊,我哪知道我是适合现在这个样子的,没有那些失败,我相信40岁后的我,可能还会执着于追求一些邪魅狂狷的东西。
也不是不惑,我只是越来越清亮了,越来越明白了,清楚自己到底想要的是什么。
澎湃新闻:现在想要的是什么?
黄晓明:做一个戏比天大的好演员,为了角色去付出,牺牲。同样一个素材,会有无数的团队去做,无数的团队里会有特别好的,也有特别差的,《风声》是谍战片里的里程碑,《中国合伙人》是青春励志片的里程碑,但是这种电影有多少,你自己说,但不是每部都成为经典,只是因为所有部门加起来,够优秀。
《风声》剧照
澎湃新闻:所以自恋的,玻璃心的,和沉下来的,都是你?
黄晓明:曾经我玻璃心过,抑郁过,但后来你脸皮厚了,习惯了,当你不在意的时候,你看这个世界反倒更清楚了。你就知道,很多事你再试,它也是不对的。同一件事,别人来做100分,你比他努力,出来效果也是减分的。
澎湃新闻:这些年,你接戏的标准有变过吗?在不同阶段。
黄晓明:突破自己这个没变过。你说什么是好,所以我就是开心和不开心。
澎湃新闻:你自己在追看《琅琊榜2》吗?
黄晓明:有,其实我很少看自己的戏。我觉得这个戏好我才去看,否则我自己也丢不起这个脸。也是有虚荣心,还是有点玻璃心的。而且我觉得好的戏,我还会去反复看。挑自己的毛病,看观众的反应,我也会看弹幕的。
黄晓明的追剧感想……
澎湃新闻:如果是自己去豆瓣,会给《琅琊榜2》里的萧平章和《无问西东》里的陈鹏留言说什么?
黄晓明:80分,萧平章我觉得更瘦一点就更好了。我会爱这个角色。每个人性格不同,爱的点会不同。有人跟我说,你这种男人啊,不一定观众会喜欢,因为你这种男人啊,太强势太硬了,观众觉得心疼不起来。可能很多女性观众喜欢的是弟弟那种柔弱,傻傻,可爱型的。我说对不起,我这辈子可能很难做到这样。从小到大,家里给我的思想观念就是,你一定要承担,去帮别人。所以真的,萧平章我能演,你让我演别的,我还真演不了。
我是很难改变了。我认定的,和想追求的就是这种了。我希望有生之年,能够给别人快乐,才是让我快乐的源泉。
《无问西东》里,我一样是付出型人格,但他更吸引我的,他不是一个帅哥,他是个木讷的理工男。他有着自己羞涩和傻傻的一面,但同时又有无所畏惧的勇气,保护自己心爱的人,最后为国家奉献了自己的毕生。这个就非常感动我。角色比较复杂,不单一。
澎湃新闻:这两个角色性格都很像你,所以你自己和观众感觉都不错。如果性格跟你差距特别大,可能不一定成功了,你还去演吗?
黄晓明:我会。我现在就想演这种角色。我其实演过很多坏人,比如《风声》里,比如成冬青(《中国合伙人》),你能说他是好或者坏吗?他只是个努力的商人。我现在是想演现实,真实的人,成冬青这样的,而不是假大空,没有意义的角色。
明星
我是演员黄晓明,无问西东,来问我吧!
黄晓明 2018-01-13 288 进行中...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无问西东

相关推荐

评论(3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