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政智库|孙振宇:走向全球价值链高端,中国仍需多方面努力

微信公号“ 中国与全球化智库”

2018-01-14 11:24   来源:澎湃新闻 问政

字号
孙振宇,中国世贸组织研究会会长,中国首任驻WTO大使
全球价值链研究兼具理论与现实意义
全球价值链研究很有意义,这项工作不光是中国人研究和推动,而是中国和世界联手展开的。正如《全球价值链发展报告》不是中国自己的报告,世界银行、OECD、WTO等重要国际组织都积极参与。这里面我们的中国团队,也就是对外经贸大学的贡献非常突出,给我印象最深的是UIBE的全球价值链指数,很了不起。
总的来说,全球价值链前几年的研究给我印象比较深的有四个方面。
首先是对贸易平衡的研究,全球价值链从增值的角度来看贸易平衡的问题,这是很突出的贡献,解决了我们中国的问题。全球价值链实际上谈到了贸易逆差的实质,就是真正获益的问题,到底这个利益的分配怎么算?实际上,现阶段中国仍在全球价值链的中低端,举一个最典型的例子就是iPhone。按照海关的统计,我们在iPhone这一项上的贸易顺差有19亿美元,但如果用价值链理论,实际上只有7300万美元。按照同样的计算方式,我们对美国的顺差实际上得砍掉40%、50%,所以这方面研究很有价值。
现在,特朗普走向贸易保护的手段简单说就是“谁比我贸易顺差大我就打谁”,不管是盟友还是对手,包括日本、西欧、墨西哥,凡是对美国顺差大的,全都要采取贸易保护措施来平衡。在这种局面下,全球价值链的意义更为凸显,至少在贸易争端解决,或者在重大的国际场合中可以提升我们的话语权,毕竟,理论支撑是非常重要的。
第二,全球价值链的微笑曲线让我印象深刻,它涉及到国家间的利益分配。对我们来说,中低端的加工产业确实增加了就业,但是基层技术工人收入是很有限的。而微笑曲线两端的环节,一边是研发、设计,另一边是营销、售后服务等,这些环节属于服务贸易里面比较重要的,增值比较多的东西。
第三个问题是服务贸易,服务贸易在整个全球价值链当中的作用不可忽视,这是我们今后要更深入研究的。因为微笑曲线较高的两端都是服务贸易的范畴,而且中间的运输、信息的传输等流程也都属于服务贸易。所以,全球价值链的中高端基本上以服务贸易为主,怎么样加强我国的服务贸易是很重要的问题。
第四,跨国公司在全球价值链里面起的作用也是我重点关注的。跨国公司是全球化发展的始作俑者,他们的资本运行规律就是基于精确的成本效益计算制定生产及投资决策。所以现在运输、信息传输越来越便捷,跨国公司可谓最大的获益者,国际贸易过程中产生的收益还是更多体现在跨国公司手里。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中国要往全球经济体系的中高端发展,那跨国公司的建设也是非常重要的,也就是说,要培育中国自己的跨国公司。
《全球价值链发展报告》对中国及广大发展中国家具有重要启示
对于《全球价值链发展报告》,它的特色在我看来主要集中在在宏观的经济方面,从宏观的全球视角去审视价值链在世界经济和贸易中能够发挥什么作用,是《报告》的主要特色。其研究成果给我两个启示。
首先,发展中国家、中低收入国家如果进一步融入到全球价值链,对经济发展是有好处的。《报告》用数据说明,2000年统计的133个中低收入的发展中国家,有79个国家到了2015年经济都有所增长,人民的生活水平也有所提高,而这79个国家正是在全球价值链中参与较多的国家。这能在一定程度上证明,能不能融入到全球价值链,对于发展中国家提升自身经济水平及人民生活水平,具有非常关键的作用。
《报告》给我的第二个启示是关于中国在全球价值链中的作用与地位问题。中国进入全球价值链比较早,自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开放经济特区,包括各类工业园等等。在这个过程中,中国对外资的引进,不止是把一套加工工序带入中国和增加就业,实际上还引进了很多的观念,例如企业管理的理念,这在培养我国的相关专业人才方面起了非常大的作用。
加工环节本身能带来的效益是有限的,引进外资最大的意义不在这里,而是对整个组织的生产、人才的培养、组织观念和管理水平的提升等很多方面,其实这些东西是非常有价值的。哪怕我们引进的技术本身不是特别尖端,但是在与外企的交往过程当中,我们能很快提升自己的人才,这是一种外溢效应,所以中国加入全球化是非常成功的例子。另一方面,中国的学习能力强,在发展过程中实际上也为世界提供了非常好的经验,可供其它发展中国家借鉴和学习。
今后应更重视相关研究及改革进程
关于下一步我国应该重视的研究,我想可以从当前全球化面临的挑战这个角度去做更多的工作。特朗普上台以后,去全球化的趋势很明显,多边机制受到挑战。因为对美国来说,理论上双边手段是最有利的,由于美国的实力最强,任何国家与其单独谈判都很难占到便宜。而在多边场合,观点相近的国家可以联合起来,这样才有一定的力量跟美国谈判。所以虽然现在特朗普没有什么复杂的理论,但是他知道美国现在还是唯一的超级大国,因而他一直主张双边主义,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逻辑。
现在多边主义在全球确实面临很大挑战,习主席在达沃斯等很多国际场合也强调中国对全球化的支持,因为在全球化的氛围下,我们实际上才能够和一些国际上的盟友联合起来,真正拥有自主的话语权,我们所要求的一些目标才有可能较好地达成。
现在很多人有担心美国、包括俄罗斯是否会退出WTO,我觉得还是要从全球化、从全球价值链的角度来分析问题。今后通过全球价值链等方面的研究,起码应该让美国较为理智的群体,包括他们的学者、智库认识到,现在美国面临的这些问题是多种原因造成的,而不能完全归结于经济全球化。例如我们从微笑曲线就可以看出来,不只美国的低技术工人受到很大的影响,包括中国在内的很多国家处在低技术、价值链低端的工人都是收入偏低的,而且他们的工作机会也正在被发展更晚的国家抢走。同时,蓝领工人的失业很大程度上也是由于技术进步导致的,包括现在机器人的广泛应用,一些比较简单的加工流程中完全可以用机器代替人工,所以原因是多方面的。
另外,现在西方有一些声音,想把当前多边贸易体制中出现的问题归咎于中国,认为正是因为中国的出口太多,所以惹得美国对多边主义的反击。也有批评指出,中国说得好听,但是在具体谈判当中并没有迈出更大的步子。
考虑到这种情况,我们下一步应该针对多边体制面临的问题展开更深入的研究。具体包括投资便利化、电子商务、中小企业的参与等方面,在这些领域,从全球价值链的角度都是可以提供一些理论支撑的。总的来看,未来全球价值链理论的更多研究成果,对多边贸易体制的发展可以起到更积极的作用,起码在应对现在的困境时可以起到一定的作用。
除了全球价值链之外,我国确实也面临怎么样改善国内营商环境的问题,当然还有我们“一带一路”倡议所面临的风险,包括政治上的风险、沿线地区的恐怖袭击、战乱、法律体系不完善、腐败等等一系列的问题。因而中国和发展中国家的沟通变得尤为重要,特别是要推动投资便利化的谈判。现在仍有一些发展中国家、非洲国家对投资便利化不太支持和理解。所以在这一点上,我们还可以把全球价值链的理论和当前WTO面临的一些挑战有效地结合起来。
最后,中国自身的改革开放进程也很关键。现在我们要向世界贡献中国的智慧,中国的模式,中国的理论,乃至引领全球经济治理,这是非常重要的。引领全球治理需要一定的条件,一个是我们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各方面要真正做到在世界上有影响力;二是我们还要占领道义上的制高点,在国际舞台上要有重要担当。因而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和一个负责任的大国,我们还需要推动进一步的改革开放,以适应新的国际环境。
第三就是我们的智库的建设和人才的培养要做好。现在我们的智库建设发展势头很好,对于全球价值链的研究本身也体现出中国智库这几年发展得非常快。期待今后在全球价值链以及更多其它领域中,中国的智库能够发挥更大的作用
来源:中国与全球化智库
(原题为《孙振宇:走向全球价值链高端,中国仍需多方面努力》)
发送邮件至zhengwu@thepaper.cn申请加入澎湃政务号或媒体团
特别声明
本文为政务等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评论(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