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与怒》再现《哈利波特》销售奇迹,美国出版业开年大吉

练小川/美国纽约佩斯大学教授

2018-01-15 10:08 来源:微信公号“练小川微言”

字号
去年8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发誓,他将以“世界从未见过的火与怒(Fire and Fury)”来对付北韩的挑衅。不料,特朗普自己先遭遇到了“火与怒”,同时带给美国图书出版业一个千载难逢的商机。
1月3日,纽约遭遇到一种称为“爆炸旋风”的暴风雪;同时,以纽约为中心的美国出版业也蕴酿着一个图书“爆炸旋风”。当天,英国《卫报》发表了迈克尔·沃尔夫(Michael Wolff)所写的《火与怒:特朗普白宫内幕》(Fire and Fury: Inside the Trump White House)一书的摘录。此书由麦克米伦出版集团旗下的亨利·霍尔特公司 (Harry Holt & Co.)出版,原定1月9日正式发行。《卫报》从美国新英格兰一家书店获得一本《火与怒》,报道了书中一些多汁的精华。其中最具爆炸性的一段,描述了特朗普的长子小唐纳德·特朗普在2016年会晤一名俄罗斯律师,被特朗普前战略顾问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称为“不爱国,叛国”行为。小唐纳德和特朗普竞选高层人员在竞选期间会晤这位俄罗斯律师,因为她承诺可以提供对希拉里·克林顿不利的情报。
图片来源:《卫报》
《纽约》杂志(New York magazine)拥有《火与怒》的首次连载权,原定1月9日发表。现在《卫报》抢先爆料,《纽约》杂志赶紧于1月3号中午在其网站上推出连载,抖出更多特朗普白宫内幕。霎时,各家媒体纷纷报道。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也弄到一本,开始在网站上选登精彩段落。如同滚雪球一般,《火与怒》势头越来越大 。
1月3日周三下午,特朗普通过白宫发表声明,称“史蒂夫·班农与我和我的总统职位无关,他被解雇时,他不但失去了工作,也失去了理智。”特朗普的律师向班农发函,威胁要告他诽谤和违反保密协议。
1月4日周四上午,特朗普的律师向《火与怒》作者沃尔夫和出版社总裁史蒂夫·鲁宾(Steve Rubin)发出律师函,要求他们立即停止进一步出版、发行、或传播《火与怒》,撤回全部图书并向特朗普道歉。
特朗普也开始发推特攻击沃尔夫,称他为假书作者,自己从“未授权沃尔夫进白宫”, 这本书“充满谎言、歪曲、虚假的消息来源。”
1月4日周四下午,亨利·霍尔特出版社宣布:“由于空前的需求,我们决定将《火与怒》所有版式的销售日期提前到1月5日星期五。”沃尔夫也发出推特: “好消息。大家明天就可以购买(并阅读)我的书了。 谢谢你,总统先生。”出版社也提前让沃尔夫在周五和周日到全国广播公司的“今日秀” (Today Show)和 “新闻采访”(Meet the Press)电视节目里接受记者访谈,为图书造势。
媒体报道和公众兴趣继续升温,沃尔夫马不停蹄接受五花八门的电视节目采访,读者心急火燎向书店预定《火与怒》,该书在亚马逊和巴诺网络书店的销售排名节节攀升(读者的预订算作销售),到1月4日周四上午,《火与怒》在亚马逊排行榜窜升了4万个档次,从48448名进入第一名,横扫纸质版、Kindle版和有声版三个畅销榜。在巴诺书店排行榜,《火与怒》的纸质精装版和电子版均为第一名。
各家晚间脱口秀节目争先恐后邀请沃尔夫。
特朗普的推特攻击和诉讼威胁如火上浇油,让《火与怒》一时洛阳纸贵,美国书店重现20年前读者连夜排队购买《哈利·波特》的盛况。
位于华盛顿特区的克莱默书店(Kramerbooks)在2018年1月5日星期五凌晨开始发售《火与怒》,75册在15分钟内一销而空。读者说,这简直就像成年人的《哈利·波特》。图片来自Chris Geidner/推特
媒体也兴高采烈。电视台记者在克莱默书店寻找最佳拍摄角度。(图片来源:《华盛顿邮报》)
2018年1月5日星期五克莱默书店门口张贴的告示:《火与怒》售罄! 图片来源:美联社
第一批幸运的读者。图片来源:佛蒙特州曼彻斯特北郡书店Northshire Bookstore
1月8日周一,麦克米伦出版集团总裁约翰·萨金特(John Sargent)发表致集团全体员工公开信,解释必须出版《火与怒》。萨金特说:“总统可以任意把新闻称为“假新闻”,抨击新闻媒体,这些做法违反常理,但并不违反宪法。现在,美国总统恐吓一个出版社,阻止出版一本关于政府运作的重要书籍,企图达到法律上所说的“事先约束”(prior restraint)。这是公然违反宪法的行为,任何一个美国法院都不会执行。”萨金特列举了美国最高法院的案例,他最后说:“我们不允许任何一位总统通过恐吓来达到宪法所禁止的目的。... 作为公民,我们坚决要求特朗普总统理解和遵守宪法第一修正案。”当晚,麦克米伦的律师回复特朗普的律师,反驳了他对作者和出版社的指控,宣布麦克米伦不会撤回图书,也不会道歉。特朗普的律师函要求亨利·霍尔特和沃尔夫保留所有与《火与怒》、与特朗普及其家人和生意有关的文件资料。麦克米伦的律师回复,出版社和作者会根据法律的要求,保留所有文件资料;同样,特朗普也必须根据法律的要求,保留所有相关的文件资料。一旦特朗普对出版社和作者提出诉讼,这些文件资料“对我们的辩护是必不可少的”。
《火与怒》不是亨利·霍尔特出版社今年的重点书,其营销人员并没有特别向书店推荐。特朗普总统的干涉和威胁,替《火与怒》做了千金难买的营销推广,加上出版社决定将销售日期提前4天,让书店措手不及,1月5日开始销售,可是大多数正常的订货仍在运输途中。面对突如其来的读者需求,许多书店只能望洋兴叹,忙不迭地追加订货。巴诺书店通知读者,1月19日才有货,亚马逊网站称,纸质书购买者要等2~4周。
约翰·萨金特告诉《华尔街日报》,《火与怒》精装版的首印为15万册。1月10日,NPD公司的BookScan公布了刚刚统计到的 数据(BookScan的数据覆盖美国85%的纸质图书销售),1月5~6日两天,《火与怒》纸质精装版仅销售了28567册,因为这两天多数书店都无书可卖。尽管如此,《火与怒》在BookScan上周的畅销书榜上排名第一。
BookScan的统计不包括电子书和有声书。 美联社1月10日报道,麦克米伦总裁约翰·萨金特透露,《火与怒》是麦克米伦有史以来销售速度最快的图书,其电子版已经卖出25万册,对一本关于时政的非虚构图书来说,这是一个惊人的数字,《火与怒》的有声书销售也超过了10万册。
业界现在拿《火与怒》与希拉里·克林顿去年9月出版的《发生了什么》(What Happened)相比较,希拉里在《发生了什么》里讨论她为何在2016年竞选总统失败。出版社西蒙与舒斯特说,《发生了什么》在上市第一周销售了30万册。其中,根据BookScan,纸质精装版在第一周销售了16.7万册,其余的是电子书和有声书。 但是,《发生了什么》是出版社和书店推销的重点图书,营销到位,货源充足。1月10日晚,约翰·萨金特向《华尔街日报》证实,至1月8日,4天之内《火与怒》的各类版式一共销售和订购了100万册。
但是,麦克米伦和实体书店在纸质书上损失了大量宝贵的销售,从这个千载难逢的出版商机受益最大的无疑是亚马逊。
“现在我们该怎么处理那些电子版呢?”
1月7日,《火与怒》在亚马逊“读的最多”和“卖的最多”两个榜单上均排名第一。
加拿大多伦多大学蒙克全球事务学院的兰德尔·汉森教授( Dr. Randall Hansen)在2009年出版了一本关于二战期间盟军轰炸德国的图书,书名也是《火与怒》。现在,他的《火与怒》借美国《火与怒》的光,重返畅销书榜,在加拿大亚马逊书店三个历史图书畅销榜上名列第二。
图片来源:加拿大亚马逊网站
英国《书商》杂志报道,《火与怒》的英国出版社利特尔-布朗(Little,Brown )收到的订货达33万册,电子版已经售出数万册。
在德国,英文版《火与怒》分别在平装版和精装版畅销书榜上分别排名第一和第二。 德文版将于二月份发行。
萨金特说,麦克米伦不可能预计到这本书会如此成功,因为谁也没想到这本书会遭到特朗普的干涉:“我们永远无法预测他的反应,因此不可能预测这本书的全部需求。”萨金特预计,《火与怒》的纸质精装版可以热销两年,现在不计划出版平装本。
《火与怒》已经成为美国出版和政治的重要事件,在《维基百科》上已经有了《火与怒》的词条。
美国民主党超级捐款人、亿万富翁和环保主义者汤姆·史蒂尔(Tom Steyer)决定购买535册《火与怒》,找志愿者把书送到每个众议员和参议员的办公室,让国会议员人手一册。
图片来源:BBC电视节目
感谢特朗普总统,美国出版业开年大吉。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作者微信公号“练小川微言”。)
责任编辑:彭珊珊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火与怒》,特朗普,美国出版业

相关推荐

评论(2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