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思想周报 | 哪些移民美国不要?红毯总统的诞生

徐亮迪

2018-01-15 11:5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8年1月10日,特朗普在白宫举行的记者会上发表讲话。
特朗普:请萨尔瓦多人回家,“屎坑”国家的人我们不要
与特朗普政府长期一贯的政策一致,1月9日美国国土安全部宣布将终止大约25万萨尔瓦多人的“临时保护身份”(Temporary Protection Status)。如果国会通过这项决议,那么这些萨尔瓦多人必须在2019年9月9日之前找到合法停留在美国的方法,否则他们就必须回到萨尔瓦多。这些萨尔瓦多人都是在2001年左右获得这一临时保护身份的,当时萨尔瓦多发生了一系列毁灭性的地震,而根据1990年美国国会的决议,美国可以给予遭受自然灾害或者社会动乱的其他国家公民提供临时保护身份。现在,特朗普政府认为当时的地震产生的灾难已经结束,萨尔瓦多的情况也有所改善,因此决定取消他们的身份。
这一决定招致了各方的批评,而这些批评大致集中在三个方面:其一,特朗普政府对萨尔瓦多的局势判断是错误的,萨尔瓦多仍然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国家。《新共和》和《纽约客》都提到,目前萨尔瓦多正由一系列黑帮控制,其谋杀率比美国高22倍。讽刺的是,最早正是美国在萨尔瓦多支撑起一个专制政府,导致萨尔瓦多发生内战,使许多萨尔瓦多难民——包括黑帮成员——逃到了美国。随后美国又遣返了这些黑帮成员。如今,黑帮分子管理下的萨尔瓦多对于人们的服装、衣饰都有严格的规定,绑架事件时常发生。许多批评者认为,将萨尔瓦多人遣返到这样的国家中是不人道的;其二,在美国的萨尔瓦多人数量庞大,也已经定居了很长时间,他们对美国和萨尔瓦多都做出了积极的贡献,维持他们生活的稳定对双方都有利。《新共和》指出,美国的萨尔瓦多群体就业率大致与全国就业率相同,81%的人口处于贫困线以上,这一数据仅仅略低于一般美国家庭。他们通过将自己的收入寄回萨尔瓦多,极大地帮助了萨尔瓦多的灾后重建过程。《纽约客》也写道,在内战之后黑帮当政的萨尔瓦多,其GDP的20%都来自美国萨尔瓦多人寄回的收入;其三,批评者认为这一项决定并非出于特朗普声称的原因,而只是他又一项反移民政策。特朗普已经终止了大致6万海地人和2500尼加拉瓜人的移民身份,而如果这一思路继续执行下去,还有更多的人将面临同样的命运。《新共和》指责国会轻易地将这样的立法决定转让给了政府,给了特朗普滥用权力的空间,而《纽约客》则认为这只会导致更多的萨尔瓦多人决定滞留在美国,使他们从拥有临时保护身份的合法移民变成非法移民,反而给特朗普清除非法移民的工作增加了负担。
但是,随后《华盛顿邮报》曝光了特朗普在讨论移民政策时使用的粗俗语言,使这些批评声音更上一个台阶,汇聚到了种族歧视这一点上。报道称,在特朗普讨论到海地、萨尔瓦多和部分非洲国家的时候,特朗普说:“为什么我们要让这些‘屎坑’(shithole)国家的人到这里来?”同时,他提到他会更欢迎挪威这样国家的移民——挪威首相几天前刚刚访问了美国。他也认为,应该对亚洲移民更开放,因为他觉得他们对美国的经济有益。事后,白宫并未否认这些报道,只是指出特朗普总是为美国着想,希望能吸收对国家有利的移民。不过随后特朗普本人否认他使用了“粗糙的”(crude)语言,只是“强硬的”(tough)的词句。
无论如何,就像《新共和》指出的,特朗普的这些话是否粗俗并不重要,而更重要的是这些用词本身是歧视性的,说明特朗普的移民政策并非基于移民的能力,而是基于他们的肤色或者国籍。《大西洋月刊》也认为,这些话没有办法不与种族联系在一起。海地和非洲大部分都是黑人国家,而萨尔瓦多则是拉丁裔居多,这与特朗普特别提到的挪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对于白人至上主义者来说,挪威所在的北欧代表了一种相对“纯粹”的白种人。《大西洋月刊》指出,特朗普始终未能理解美国历年来所实行的移民政策背后的原因,即人道主义、美国的领导地位、经济发展和美国本身作为一个移民国家的体现。特朗普也不理解移民背后的逻辑:在历史上,19世纪晚期挪威曾有大量移民来到美国,而正因为如今挪威发达的经济,没有多少挪威人还会移民到美国。移民是为了更多的机会、更自由的政治体系而来到美国,但在特朗普的理解中,他认为是各个国家政府将移民送到美国,而他指责这些国家没有将“最好的”人送到美国。因此,特朗普才会将一些国家看作“屎坑”,并竭力遣返这些国家的移民。
美国著名脱口秀主持人奥普拉·温弗瑞在第75届金球奖颁奖典礼后台。视觉中国 图
红毯总统:政治名人化
今年的金球奖颁奖典礼显得有些不同寻常。所有的嘉宾都穿上了黑色的衣服;许多人戴着Time’s Up的徽章,这是好莱坞影视界最近形成的反性骚扰联盟的标志;参加典礼的不仅有各大明星,还有许多社会活动家。整个典礼的高潮无疑是著名脱口秀主持人奥普拉·温弗里(Oprah Winfrey)在获得终身成就奖之后的演讲。在这场被看作颇具总统竞选风格的演说中,奥普拉宣告一个新的时代已经来临,女性遭受骚扰的日子已经结束,Me Too运动将再也不被需要了。演讲结束以后,各大社交媒体上开始涌现出呼吁奥普拉竞选2020年总统的声音。尽管奥普拉之前已经反复否认进入政界的可能性,但是据她的身边人称,她正在严肃考虑这一可能性。
对于政治“名人化”的现象,《新共和》显然认为应当欣赏其中的价值。在《新共和》看来,好莱坞的红毯本身就代表着娱乐产业中对女性的物化,代表着性别的不平等,“红毯上的女性就像端上餐桌的鸡肉”。奥普拉的演讲是对这种带有偏见的红毯的反击。《新共和》赞扬了奥普拉联系到了工人阶级的女性,并指出在电视节目方面,她的表现比特朗普更好。最终,《新共和》希望奥普拉能够成为未来娱乐产业传递政治信息的标杆,释放其中巨大的影响力。不过,对于奥普拉是否适合竞选总统的话题,《新共和》只是一笔带过。然而,在《华盛顿邮报》的一篇专栏当中,作者却积极地看好奥普拉的总统前景。他认为,奥普拉的演讲能力显然已经达到了一个政治家的水平,她在金球奖颁奖典礼上的发言极具吸引力,已经鼓舞了许多社交媒体上的人们。而对于她是否能胜任总统的工作,作者则指出,“我们当然应该对一个政界新手的能力表示怀疑,但是许多人在奥普拉整个生涯中都低估了她。现在,他们都后悔了。”
不过,许多其他媒体都对奥普拉竞选总统的想法表达了忧虑。另一篇《新共和》的文章也指出了奥普拉在政界毫无经验,而《大西洋月刊》则直接把奥普拉和特朗普进行了比较。《大西洋月刊》认为民主党如果想提名奥普拉为总统候选人,他们将面临一个内在矛盾。这取决于他们如何看待特朗普:如果把特朗普看作是一个“不同类型”的总统,那么奥普拉不过是一个“民主党的特朗普”,同样没有政界经验,同样依靠的是娱乐圈的广泛人气取得支持。《卫报》也指出,民主党人在希拉里竞选时最重要的论点之一即她拥有更好的政治判断能力,而如今他们却支持一个没有政治经验,只依赖人气的潜在总统候选人,是严重的自相矛盾;如果把特朗普看作是一个“极端类型的共和党总统”,那么这通常是建制派民主党人的看法,这样,让奥普拉这样的建制之外的人物成为总统候选人也毫无逻辑可言。总结来说,“奥普拉2020”的呼声其实反映了目前民主党缺乏有力的总统竞争者的状况,是民主党人的无奈之举。
更一般地,有些看法不再聚焦于奥普拉本人,而是反对整个政治的“名人化”。《卫报》发表了一篇名为《名人政治家是我们政治衰落的标志》的文章,首先指出近年来,世界许多国家的政治体系中都选出了名人担任重要的职位。政治出现了极端化,温和派数量大幅降低,媒体大量报道持有激进观点的人物,把他们看作是当下政治体系的救星。在许多名人眼中,政治就是有关于赢得选举的,他们并不关心总统日常工作所需要的各种能力。而在当前的政治体系中,选举获胜的首要因素变成了金钱和知名度,又缺乏有能力的职业政治家,因此就为名人政治铺平了道路。现在不断有人提名名人作为总统候选人,就是政治体系这两大问题的体现。
责任编辑:韩少华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特朗普,奥普拉

相关推荐

评论(2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