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广东郁南县养老机构整体外包,有望推广

澎湃新闻记者 陈绪厚 实习生 韩羽柔

2018-01-15 09:4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1月10日,天气放晴,54岁黄水池心情不错,一早便出来约人下象棋。
这是一场特殊的棋局,对弈双方均坐在轮椅上,各自拿一把痒痒挠挪动棋子,这个情景发生在广东云浮市郁南县社会福利中心(以下简称“福利中心”)。
黄水池坐在轮椅上,用痒痒挠和另一位老人下象棋。本文图片 澎湃新闻记者 陈绪厚
黄水池是一名退休工人,家住云浮市区,因中风无法站立行走,他已在福利中心调养两年了。
去年9月,福利中心经整体外包、改造升级后重新开放。黄水池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尽管收费比以前高了,但条件比原来好,他有退休工资,费用可以承受。
福利中心的这次“大变身”,得益于该县民政局推进的公办养老机构公建民营社会化改革。郁南县民政局局长梁运告诉澎湃新闻,为响应上级部门精神及指示,郁南县民政局率先对公办养老机构现行模式改革,采用“1+15”的打包模式,把全县公办养老机构委托给一家企业运营。
据梁运介绍,改革后,公办养老机构仍属国有性质,企业投资进入,提高服务水平,既为政府供养服务保障对象提供养老服务,同时又满足当地的收费养老需求。
“目前,郁南县的养老机构公建民营改革取得一定成效,获得上级部门认可,有望在全省推广。”梁运说,现在前来参观的人很多,平均每周有两次接待任务。
养老机构整体外包
郁南县社会福利中心
面积约1966平方公里的郁南县位于广东西部,是山区县,下辖15个乡镇,总人口约48万人。
福利中心位于郁南县都城镇,距离县城约2公里。2017年6月,福利中心迎来一场看得见的“大变身”:打破双人间结构,改造为五人护理式房间;配置医用地板胶、医用护理床,并设置隔帘、床头柜等;更换空调,在制冷功能基础上增加制热功能;设置无障碍通道、无障碍卫生间以及陪护床位......
打破过去双人间结构,房间多改造为五人护理式房间。
老人们在做手工。
“变身”源于郁南县民政局推进的公办养老机构公建民营改革。
2016年12月,郁南县民政局发布《郁南县养老服务项目公建民营改革方案》。该方案指出,县内公办养老机构打包实行社会化改革,通过公开招标的方式确定运营企业。
在梁运看来,这次改革的特点是,公办养老机构国有性质不变,国有资产不能流失;运营企业无需交租金,但需前期投入,每张床位投入不少于5万元;福利中心和15个乡镇的敬老院整体外包,运营企业不能挑肥拣瘦;改革后,养老机构继续收政府供养服务保障对象,如五保老人,且必须和其他收费老人待遇一样。
中标企业是第一养老护理服务(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第一养老”),该公司董事长高国仕表示,根据双方签订的30年协议,一个福利中心加15个乡镇敬老院,全县共有1200多张床位,每张床位投入不低于5万元,该公司需投入6000多万元,第一年投入40%,第二年投入30%,后面三年分别投10%,而且硬件投入不低于60%。
2017年9月,经历三个月的改造,焕然一新的福利中心重新开业。福利中心院长李韵告诉澎湃新闻,改造前,除了五保老人,该中心有近百名收费进来的老人;重新开业后,收费虽都涨了好几百,但基本上老人都回来了。
96岁廖秀玲的老伴早已过世,一个女儿在隔壁县级市罗定生活。无人照顾,廖秀玲在福利中心生活了11年。对于福利中心的前后变化,廖秀玲笑着说,和过去相比,住起来舒适了,条件比原来好多了。
1月10日,天晴,不少老人出来晒太阳。
改革的“牺牲者”
广东公办养老机构的公建民营社会化改革,为何率先在郁南试点?
梁运分析说,早在十年前,郁南就有这方面的探索,且给相关领导留下了好印象,这让郁南成为广东两个试点地区之一。
今年47岁的李韵是郁南本地人,早年在广西梧州的养老机构做护理。2006年,李韵回到郁南,“承包”了福利中心。
据李韵介绍,当年,她和县民政局签订10年合同,县民政局提供场地、基建等,她投入资金并交租金,利润二者按7:3分成。2007年1月,由李韵当院长的福利中心开业,除开原有的五保老人、军人等,收费进入了12个老人。
收费从每月380元-680元,涨至后来的1800-2300元;收费进入的老人从最初的12个,到最多时100多人......李韵所管理的福利中心,是郁南县公办养老机构公建民营探索的雏形。
李韵直言,得知福利中心要给来自深圳的公司承包时,她感觉自己是改革的“牺牲者”,“被打发走了”,难免有点情绪。
“改革是必须的,自己也当了先行者。”同时,李韵也表示,推进公建民营改革,自己的利益虽受损,但她赞同改革,因为她学习过相关行业知识,明白今后养老机构的发展趋势。
改革后,对于收费进入的老人,福利中心的每月收费标准提高至2800-4200元。对此,李韵表示,相比过去,福利中心的养老服务水平确实提高了,如现在有30余名员工,增加了护工人数。
如今,工作经验丰富的李韵被第一养老聘用,继续担任福利中心的院长。李韵说,过去,她一年能收入几十万元,现在拿固定工资,虽待遇不差,但比原来赚得少。
“做这行,我过去获得很多荣誉。”李韵没有退出养老行业,仍打算全力做。
即将迎来改造的都城敬老院,里面住有7名五保老人和2名工作人员。
已完成改造的建城敬老院,整体风貌焕然一新。
有望全省推广
郁南推进养老机构的公建民营改革,也曾遭遇困难。
梁运认为,困难主要在观念上,部分人思路没转变,内部甚至有人认为“这是败家””“相当于嫁女”。
改革后,固有资产会不会流失,五保户还管不管,五保户和收费老人会不会是两种待遇.....这些都是外界的顾虑。
对此,梁运说,上述问题都事先考虑到了,委托给企业运营,并非县民政局不管了,而是要加强监管,“一个星期一般要考察2次”。
据梁运介绍,第一养老要向县民政局提交财务报表、年度报告等,县民政局会对其考核评分,若考核不合格则要求整改,假如连续三年考核不合格或整改不到位,县民政局可提前中止合同。
采访结束后,福利中心马上迎来广西南宁的“参观团”。梁运透露说,目前,郁南养老机构公建民营改革取得一定成效,获得上级部门认可,有望在全省推广。现在,前来参观的各地民政部门很多,平均每周有两次接待任务。
梁运说,“郁南经验”的最大特点是福利中心和15个乡镇敬老院一起打包,整体外包,有利于统一规范运行,而前来的参观者,对改革后的乡镇敬老院更有兴趣,“乡镇敬老院如何改革,很多人都困惑,都想吸取成功经验”。
澎湃新闻走访发现,在郁南的15个乡镇敬老院中,已有敬老院完成改造,如建城敬老院;有的敬老院即将迎来改造,如都城敬老院。
对此,第一养老董事长高国仕表示,15个乡镇敬老院将像福利中心一样改造,今后除了收费标准低些,其他和福利中心完全一样。
在高国仕看来,养老机构公建民营改革要成功,首先要把养老服务水平提上去,既确保政府供养保障对象的养老服务,同时满足收费的养老服务需求;其次,参与其中的企业要有利润,不能总是亏本,这样双方才能实现双赢。
高国仕说,养老行业利润低,该公司的目标是轻资产、规模化,不计较单一项目的利润,更看中打造品牌以及成功可复制的养老模式。
责任编辑:徐其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贫困县,养老机构,推广

相关推荐

评论(5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