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空救援》:“战斗民族”是怎样煽情的

兔恰恰

2018-01-16 08:3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直到现在,人们在解释苏联解体的原因时,依然会提到发生在“冷战”时期的美苏太空竞赛。昂贵的载人航天科技让苏联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消耗了巨大的人力、物力。物力自不用多说,在人力的投入上,连人的生命都不是多么宝贵的东西。据赫鲁晓夫的儿子——航天专家谢尔盖·赫鲁晓夫回忆:当时苏联的航天局指挥官甚至连宇航员的名字都不关心,也没有人对此真正感兴趣,要紧的是飞上太空。
《太空救援》海报
1985年的苏联宇航局,实际上有两件事情已经发生了改变:一是这时,太空竞赛已经结束了(在1975年,美苏首次合作对接任务,宣告太空竞赛结束),二是宇航员逐渐受到航天局的重视。然而在本月于中国院线上映的俄罗斯电影《太空救援》里,太空竞赛竟然还弥漫着浓重的硝烟,宇航员的生命在苏联高层的眼中仍然不如一个已经无法使用的太空站来得重要。
飞控中心的人还是很关心宇航员的生命健康问题,飞控的指挥官甚至还很在意宇航员的荣誉感
俄罗斯的太空科幻片很少,好莱坞更喜欢这类题材——这其中有资金、技术的原因。几年前奥斯卡大热的《地心引力》《火星救援》《星际穿越》等,意在畅想太空未来;《太空救援》则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纪实类电影,和好莱坞上世纪的太空电影《阿波罗13号》很类似。类似到在“礼炮7号”事件中,并不存在的飞船火灾被加进了电影里,而在《阿波罗13号》中,正是因为服务舱的液氧气箱爆炸才使得登月任务凶险万分。至于两部电影实际上都是在弘扬主旋律,更不必多说,然而《太空救援》在这一点上也很耐人寻味,因为电影塑造的竟然是“苏联主旋律”。
影片的摄影很美,特效还原的太空鸟瞰图壮丽得像是从宇宙中俯拍的
《太空救援》主要讲述的是发生在1985年的“礼炮7号”事件,这是人类史上首次与无人空间站实现对接。当时,“礼炮7号”空间站突然与地面断联,焦急的科学家们发现,此时美国即将要发射的“挑战者号”飞船内部空间刚好够装下礼炮7号,苏联高层脑补这其中必然存在预谋盗窃。为了修复“礼炮7号”,同时也是为了防止自己的科技被美国窃取,航天局派出了两位宇航员上“礼炮7号”查探究竟。
在真实的事件中,任务仅仅是“上天-对接-修复-返航”,可电影为了突出“战斗民族”的实力,给两位宇航员制定了冰火两重天的生死考验。上天之后,宇航员发现“礼炮7号”内部被冰霜覆盖,连接好太阳能电池后,站内气温回升,冰霜迅速融化;在失重状态下,水珠漂浮在半空,布满了整个空间站——这大概是电影里最具科技含量的一幕。收集水珠,打扫空间站似乎轻松了许多,这时,一滴漏网的水珠钻进了飞船的控制线路里,引起了火灾——宇航员们驾驶的飞船断电了。
太空舱寒流侵袭,两位宇航员都发高烧了,然而他们更看重自己的使命,没有选择立刻返航
灾难还没有结束。陆地上,美国的挑战者号即将升空,苏联高层下令击落“礼炮7号”,宁可炸掉也不能留给美国人。至于天上的那两位宇航员,就只好为国捐躯了。航天指挥部的指挥官希望能挽救他们的生命,科学家经过精密计算告诉他,剩下的氧气罐最多只够一个人活着回来。这时,高强度的煽情开始了。神奇的是,整个故事都讲得断断续续、磕磕绊绊的,每一次危机的发生,甚至连“礼炮7号”失联的起因,都不像是连在一起的事件,而是几起事件拼在一块儿的故事;却唯有在煽情的时候,影片步调走得稳当而迟缓。
真正大难临头了,两位宇航员都不想丢下对方一个人回去,这时,自救的办法竟然还有一个:砸开传感器外壳,让飞船获得电力。先不论故事中所有的科学元素是否合理——因为电影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要阐述科学原理,被煽情拖慢了的节奏,让叙事结构变得更加松散,所以电影的最后三分之一几乎只有煽情一个目的。
弗拉基米尔将被留在太空,飞控中心的人请来他的妻女,让他们做最后的告别,女儿似乎也预感到爸爸可能再也回不来了
影片中重点刻画了两位宇航员弗拉基米尔·贾尼别科夫、维克托·萨维尼赫的航天精神。在弗拉基米尔这个“苏联英雄”的身上,反映了影片背后一些很有趣的政治指向。电影里有一幕弗拉基米尔和妻子的对话,他说在马达加斯加上空时曾幻想自己会降落在马达加斯加,给当地土著讲解太空、宇宙和他在苏联的生活,妻子问他在苏联的生活要说些什么,他说:“女儿,妻子,足球和建设共产主义。”这在电影里有充分体现,像是他对共产主义理想的热忱,都很鲜明。
然而,这个时刻遵从党的指令的英雄,在当时禁酒令的实施下(1985年戈尔巴乔夫上台,很快便在全国实行禁酒令。),偷偷带了一瓶酒到太空中畅饮。这里恐怕不是指弗拉基米尔对政治事物懂得灵活变通,只是“战斗民族”时刻不忘鄙视戈尔巴乔夫的用意;被电影黑的可不只是发射挑战者号的美国人,还有漠视宇航员生命的苏联高层——就等于是指射当时的戈尔巴乔夫政府。
在太空完成拯救行动和自救的宇航员们,看到了苏联客机,宇航员和机长互相敬礼。这时机长的敬礼致意代表着整个苏联对他们送来的敬意
现实中,弗拉基米尔·贾尼别科夫在1984年,于“礼炮7号”空间站上见到了“天使”,这是一个至今在航天领域没有确切解释的超自然现象。电影中,这个梗被用来赞美“战斗民族”的精神,影片最后,砸掉传感器外壳的两位宇航员似乎再次见到了“天使”——总之,这是“战斗民族”航天斗争中的伟大胜利。
普京总统和剧组成员、苏联宇航员弗拉基米尔·贾尼别科夫坐在一起观看电影。图片来自俄罗斯总统府官方网站
不过,电影成本仅用4亿卢布(约合人民币4554万元人民币)就拍摄了一部真实可感的太空电影,对主创人员来说确实是个“胜利”。尤其是,参与电影宣传的人员包括俄罗斯航天局,宇航员弗拉基米尔·贾尼别科夫,甚至俄罗斯总统普京。当时,普京总统在克里姆林宫观看了电影的首映,和真实的弗拉基米尔、电影导演、演员等人坐在一起谈论电影拍得有多么的逼真,效果有多么的惊人。这个访谈视频很快就成了电影最好的宣传,俄罗斯也没有几部电影能有这样的礼遇。
责任编辑:张喆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太空救援》

相关推荐

评论(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