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一女子被电话诈骗25万余元,骗子称“随便向哪儿反映”

华商报

2018-01-15 11:06

字号
逮捕令和协查通知都让谢女士相信,她真的卷入了一起拐卖儿童的案件。就这样,她一步步地进入圈套,被骗了25万多元。
“刑警支队长”报出她身份证号
1月6日上午,谢女士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自称“宝鸡市刑警支队警官陈明”。陈明说,去年12月30日,谢女士在北京大兴区人民医院为一名失踪儿童办理住院登记,“你涉嫌拐卖儿童,公安机关已将你列入抓捕名单。”30岁的谢女士听到这消息愣住了,赶紧辩解说,当时她在西安,根本不在北京。
这时,陈明将电话转接给一自称“宝鸡市刑警支队队长刘思英”的女子,刘思英说,他们接到北京市大兴区公安分局关于一起拐卖儿童案的协查通知,随后,她向谢女士核对了带这名儿童住院的监护人身份证号码,与谢女士的身份证号码一字不差。谢女士更慌了。
“公安分局”的人传来通缉令
随后,刘思英说要带谢女士去北京大兴区公安分局投案。“我说在西安,不方便去北京,刘思英说可以通过110指挥中心接通北京大兴区公安分局电话,让我说明情况,配合调查。”谢女士说,刘思英接通“北京大兴区公安分局”电话后,一自称吴金权的男子严厉地质问她“犯罪经过”,“吴金权说被拐儿童父母已将我告上法庭,其他被拐儿童也与我脱不了干系,还说案件正在调查,让我必须保密,如果泄密,将面临3到5年的加刑。”谢女士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
 吴金权加谢女士为QQ好友后,给谢女士发来一张一个孩子躺在医院遍体鳞伤的照片,还有一张印有谢女士照片的逮捕证图片。后来,吴金权又将电话给了“该案主要负责人”雷长天,雷长天加了谢女士QQ,并发来几份谢女士被通缉的文件和图片。“的确是我的照片,他们还能准确说出我当时在北京打工的单位名称、住址和电话号码。”谢女士说,她去年4月底才从北京回到西安,“所以我就相信了。”
说清查资金 让她办理储蓄卡
1月7日上午,雷长天又打来电话,说为了证明谢女士的清白,要对她进行资产冻结。“我不同意,对方称要拘留我,还要对我的财产进行资金公证清查。”随后雷长天又将“科长韩智”的QQ给了她。韩智让谢女士到工行办理一张储蓄卡,并开通网上银行和手机银行。
1月8日下午,韩智再次联系谢女士,让谢女士注册“衫德哆啦云”软件,还要用身份证正反面认证,并绑定新办的工行卡及兴业、中信、招商银行3张信用卡,让谢女士把信用卡上所有能透支的钱转入“衫德哆啦云”软件套现。对方称,交易完成后,他们要通过电脑进行所谓的“资金公证清查”,如不配合调查,将面临有期徒刑。
女子质问时 骗子很嚣张
谢女士相信了对方,她把打工攒的11万多元以及3张信用卡能透支的额度,支付宝蚂蚁借呗、微信微粒贷借款共14万多元,于1月8日至11日汇入工行储蓄卡。
1月13日,谢女士查看账户时,才发现钱已被分批支走256616元,“当时,韩智声称是国家机密,让我不要给任何人说。”她随即向西安市公安局沣东新城分局三桥新街派出所报案。当天,雷长天的电话还能打通,谢女士质问时,对方很嚣张,“你随便向哪儿反映!”14日上午,谢女士再拨打几个骗子电话时,均停机或关机。随后,华商报记者从沣东新城警方了解到,警方第一时间利用“公安部电信诈骗止付平台”,将诈骗团伙账号封锁冻结。目前,此案还在调查。(原标题:女子被电话诈骗25万多元)
责任编辑:徐其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女子,电信诈骗

相关推荐

评论(4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