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教育局负责人解读“学位到房”:入学权利租和购是一致的

汤南 卢文洁 杨洋 魏丽娜 何颖思 梁超仪 秦松/广州日报

2018-01-15 13:12

字号
“学位对于租的房子而言,是真正给租赁的人用来读书的,而不是用来炒房的,学位到房,不是到人”“学生课后校内托管以家长自愿为原则,绝对不搞一刀切模式”,在昨日举行的广州市十五届人大三次会议中,广州市教育局负责人接受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专访时说。
广州日报昨日3版独家报道《广州拟首推“学位到房”》引发全城广泛关注,市民对广州市教育局着力推动的这两大民生实事充满期待。记者就市民关注的多个热点问题采访了市教育局负责人。
学位到房各区将出实施细则

“政策太惠民了,真的解决了我们这些来穗人员最牵肠挂肚的问题……政策一旦实施,就太好了”“尽管是广州本地人,我们一直没买房,看来一直租房住也有机会获得公办优质学位”……本报报道引发市民高度关注和热议。
如何理解“学位到房”,是市民问得最多的问题。该负责人说,“学位到房”是租购同权的一个配套措施,“租购同权即租和购享有同样的权利,意味着在子女入学等权利上租和购是一致的”。
“义务教育阶段,每个区有多少学位是有刚性配比的。租的房子如果有学位,只要租赁手续完备,租住之后享有与业主同等的入学权利。但是有条件:在入学前期会由相关部门对租赁合同进行前置审查。”该负责人说。
如果业主的孩子已经占用了学位,却不在房子里住,而是把房子出租,那租赁人的子女可以有学位吗?房子位于名校地段,租房子能上名校吗?租的房子学位的周期是六年吗?
该负责人回应称,目前,广州市学籍管理实行全市联网,人户一致。“也就是说,用了房子学位必须要在该房子居住,人户一致。”“如果学生不在这里居住了,到其他地方去上学,那么学籍也要迁出去,一个人占据两个学籍是不可能的。”
该负责人明确指出,“学位到房,房子对应的学位是固定的,学位对于租的房子而言,是真正给租赁人的子女用来读书的,而不是用来炒房的,学位到房,不是到人”。
广州的学位到房政策会在什么时候实施?“试验性的工作推进了好几年,有很成熟的经验,接下来就是总结推广,”该负责人表示,“学位到房政策争取尽早出台。”
“义务教育阶段的责任主体在各区教育局,市教育局会出台原则性、统筹性的方案,各区教育局则结合自己的实际,再制定相应的实施细则。”该负责人说,“租的这间房子带学位是有周期的,至于周期是多长,各区会有相应的细则。”
学生课后校内托管不搞一刀切
“我们全家都对校内托管很高兴,会解决我们家长很多的顾虑。”小学二年级学生家长刘女士告诉记者,“当初比较了家里附近的几家托管机构,最终选择的这家一个月收1700元,共22天,兼顾了下午放学的托管、课业辅导和晚餐。尽管女儿已经去了一年,但我们一直对托管场所的餐饮、场所安全以及托管人员应对突发状况的能力等有所担心。”
学生课后校内托管有望恢复的消息传出,市民们纷纷拍手叫好。网友“Cc跑车”在本报“广州参考”微信平台留言称,“学生的课后托管恢复在学校真是民生的一大利好消息啊!对孩子安全和家长的后顾之忧的解决都很好。实在是棒!棒!!棒!!!课后在校参加各种学习和训练缴费也是应当的。坚决支持!”
“社会化托管形式的应运而生是有市场需求的,如果它很规范,也没有问题,是一种补充。因为办教育不仅靠政府、学校,社会都需要共同关注。然而,在目前制度、硬件、规范等尚未完全达到要求的情况下,把学生的课后托管全部推给社会,从教育局的角度,我们还是有点不放心的。”昨日,市教育局负责人对本报记者表示,“这次市人大代表把校内托管这个事情提出来,我们非常高兴,也是促进我们做好工作最为重要的支持。”
该负责人介绍,目前学生课后校内托管在广州市越秀区、荔湾区、天河区、花都区等四个区的探索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教育行政主管部门会总结试点单位好的经验,最后开展还是各区、各校根据自己的情况进行,市教育局只是制定大方向的指导意见,不搞一刀切。
“课后托管涉及方方面面的事情还是比较多的,比如收费标准、资源占用,是学校老师承担,还是聘请第三方,是学校聘请,还是家委会聘请等,都需要做进一步研究,并尊重各部门的意见。”该负责人表示,课后校内托管实施后,也不是强制性的,家长自愿参加,直接接孩子回家,或者参加琴棋书画、体育等校外培训,进一步提高综合素养的,都可以根据自己需求来决定。
该负责人呼吁,学校教育、家庭教育包括社会各方面教育构成了教育整体的系统工程,作为孩子的第一任老师,父母的言行举止对子女影响最大,“家长们要尊重孩子健康成长的规律,担负起家长的责任”。
班主任补贴应增至千元
“择校不如择班。”这是很多家长都认同的一句话,班主任不仅承担了教学任务,还要“育人”,思想上关注、生活上也要关心,教学只是班主任工作中的一部分,还有其他很多投入。
来自教育系统的市人大代表谭遇芳提出,在学校管理中,班主任专业水平的高低,直接影响学校育人工作的成效。然而,现在广州市班主任队伍建设不容乐观,职业倦怠感极强,基本不愿意主动承担班主任工作。
“工作负担过重,职业压力过大,工作津贴偏低,激励机制和培训机制不够完善等问题,影响了班主任的专业成长。”谭遇芳说,自2009年广州市中小学逐步实行绩效工资以来,广州市各区大部分班主任每月班主任津贴少于或等于300元,小部分少于或等于500元,相对于广州市中小学教师总体工资水平和当前物价水平,相对于大部分班主任的工作付出而言,这样的津贴水平明显偏低。
因此,她建议市财政设立专项资金,将班主任的津贴调整为每人每月不少于1000元,并拨出人均每人每月不少于500元作为奖励资金,以专款专项直接拨到学校,并要建立增长机制,每3年调整一次,递增幅度不少于20%。
(原题:《学位到房 不是到人》)
责任编辑:刘畅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租购同权,学区房

相关推荐

评论(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