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已安排拐走雇主儿子保姆回家,有父母前往采血“认亲”

聂莎、任君/重庆晚报

2018-01-16 07:01

字号
自称拐走主人儿子的保姆何某,手机照片里小伙已长大成人。视觉中国 资料图
11日,重庆晚报慢新闻独家首发《拐走主人儿子当亲生养了26年 保姆赎罪:找到他亲生父母,我就去坐牢》报道后,引起全国关注。前日,重庆晚报慢新闻再以《五大疑问待解 重庆警方介入调查》为题,继续报道此事。昨日,有一对自称“儿子也在1990年前后被保姆拐走”的父母,结伴前往四川南充,在当地警方采血,希望早日找回儿子。
专程去南充采血“认亲”
本报慢新闻独家首发报道刊发的次日,即12日上午10点,重庆晚报记者接到一条线索,重庆市民张女士来电说:“我姨妈家曾经丢过一个孩子,也是保姆拐走的,案发地也是解放碑。”
随后,重庆晚报记者联系到张女士的姨妈王建萍。因为丢了孩子,她跟孩子的父亲赵祖彬离了婚,去了四川达州生活。
所幸当天赵祖彬还在重庆。重庆晚报记者在解放碑跟他见了面。他带着记者穿过一个地下通道,来到当年的铁板巷6号,现在是铁板巷8号。他的孩子就是从这里被保姆拐走的。
赵祖彬说,被拐走的儿子叫赵霄霄,生于1989年1月9日,1990年9月8日被保姆从家中拐走,拐走时1岁零8个月。保姆是孩子的妈妈王建萍在南纪门劳务市场找的,对方用的假名字是王光林。他说,当年自己在电力局工作,王建萍在运输队工作。
事后,重庆晚报记者将赵霄霄1岁零8个月的照片拿给何某看,问这是不是她拐走的孩子,她很肯定地说:“不是。”
重庆晚报记者又将何某的照片拿给赵祖彬看,问是不是拐走他孩子的保姆。他说:“我真的不记得了,20多年了,人都变了样。”
“我的孩子也是在解放碑被保姆拐走的,不知道何某拐走的孩子是不是我的,我也想去比对一下DNA。”赵祖彬说,他随身带着当年的报警证明、协查通报、登寻人启事的报纸、小孩的照片。“你们看看,我随时带着这些东西,找了二十几年啊,采血都采了不知道多少回。最后一次采血是2015年,我有疑心病,总怀疑是不是上次采血结果搞混了?不然为什么我和孩子妈妈的DNA放到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这么多年了,一点消息都没有!”
昨日一大早,带着相当微弱的希望,赵祖彬从重庆出发、王建萍从四川达州出发,一同前往四川南充。
“11点左右,南充警方给我们两人采了血,做了笔录,但是我们没有见到何某。本来是想见一下的,看看拐走我孩子的保姆是不是她,不过警方不让见,要以DNA比对结果为准,大概一周左右就会出结果。”赵祖彬说。
警方已让保姆回家
何某告诉重庆晚报记者,13日,重庆警方在给她做完笔录、采血之后,就安排她回家了。
“那个相似度很高的案子(也是发生在解放碑附近的保姆拐走主人儿子案件,重庆晚报慢新闻有详细报道),我没有见到对方,警察说先不见面。但听说孩子也是从解放碑附近拐走的,也是男主人在南纪门劳务市场找的保姆,男主人也是当兵的、女主人是医院的,还有个外婆住在附近。但是那家人说孩子不久就找到了,还有他们说保姆的假身份证是忠县的,而我当年用的假身份证是涪陵的。”何某告诉重庆晚报记者,她对此事也觉得很奇怪。但民警告诉她不要瞎猜,一切以警方调查结果为准。“我不会跑的,随时配合警方调查。”
截至截稿时间,重庆警方表示,关于此案的相关细节正在调查中,不方便对外透露。
(原题为《昨天有对父母前往南充采血“认亲”》)
责任编辑:李琪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保姆,雇主,拐走

相关推荐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