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院3个月独子却已两月未露面,老人寻亲:儿子你在哪?

伍仞 高三德/广州日报

2018-01-16 16:39

字号
躺在病榻上的谭伯 广州日报 图
广州市中医医院脑病科,谭伯的床位位于病房的一角,由于中风后遗症,大多数时候他只是默默躺着。  
据了解,谭伯入院已经超过3个月。医护们回忆,距离他的独生儿子最后一次露面也有快两个月了。尽管谭伯的身体已经恢复至可以出院休养的标准,但由于儿子的失联,他仍然“滞留”在病房。据了解,医院曾通过多个渠道为谭伯寻亲,但最后都无功而返。
去年10月9日,67岁的广州人谭杰泉因为左半身抽搐,在儿子的陪同下来到广州市中医医院入院。办理手续时,儿子为他缴纳了3000元押金。此前谭伯就有过中风史,这次住院期间肺功能持续下降,到了去年10月20日,肺部CT检查出了他患有主动脉夹层。脑病科主任黄坚红告诉记者,当天医院就通知了谭伯的儿子到院,把病情、有哪些治疗方案等悉数交代。“他说要回家,和父亲的兄弟姐妹商量一下再决定。他四十岁左右,和我们沟通过程很顺畅,我们对他的印象还蛮好的。”黄坚红说,谭伯的儿子随后答复,自己母亲过世不久,家里一下子无法拿出积极治疗的费用,选择保守治疗。
说好接父亲出院 却就此“消失”
黄坚红说,去年11月20日,谭伯的儿子还前来探望过,给谭伯的饭卡里充了500元,留下了200元买纸尿裤。11月30日,医院打电话通知他可以接谭伯出院了,“电话里他答应得好好的,说到12月4日周一的时候,就过来办结账出院。” 谁知,谭伯的儿子并没有如约出现。“开头打电话给他,他说自己忙,来不了。再之后,怎么打都是忙音,换电话打才打得通,可是一旦透露来意,电话就被挂断了。”  
“我们回想,当初与谭伯儿子沟通病情时,提到过主动脉夹层如果要介入治疗,费用大概要50万元,会不会是这个说法‘吓’到他了?实际上,因为是保守治疗,他的医疗费经过医保报销后并不多,截至去年12月底自付部分是1万元出头,另外加上6000多元的护工费。”黄坚红说,为了消除谭伯儿子可能产生的顾虑,医生也列明费用情况发短信给他了,可是依然没有回音。  
1月14日,本报全媒体记者根据谭伯儿子在入院资料上留下的手机号码与之联系,一名说普通话的男子很快接听了电话。记者表明身份,向其确认其父亲是否正在广州市中医医院留医,对方稍微顿了一下,随即表示“你打错了”,并挂断了电话。
报警求助 却发现对方已辞职
此时,谭伯的饭卡里的钱已用完,有时饿得问护士:“是不是打完针就有饭吃了?”科室把情况上报医院,医院为谭伯特批了营养餐,并开始寻找谭伯的儿子。
广州市中医医院医务科工作人员小杨介绍,根据谭伯入院资料中的地址信息,医院在去年12月11日与海珠区南华西街后乐园居委会联系,查询到谭伯是空挂户,实际并不居住在那里。又向岭南街派出所报警求助,但由于医院不具备报失踪的主体资格,派出所建议医院走司法途径。通过派出所,医院还查询到一条线索:谭伯的儿子为某出租车公司员工,但是顺着线索寻到该公司,却答复其已辞职,去向不明。
谭伯:我觉得好绝望
“这种情况很罕见,医院平时也没怎么遇到过,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小杨说。  
“医药费医院暂时还能解决,但如果不是有意外情况,怎么都应该来看看老爸呀。家人的温暖,医院怎么代替得了。”黄坚红说。谭伯的主管医生王成银说起这件事则连声叹气:“唉,替老人家难过啊,想起这件事,我心里都不高兴。”院方表示,无论从对谭伯本身的照顾,还是医疗资源的有效利用来看,都希望谭伯的儿子可以尽快出现,接谭伯出院。  
“我觉得……好绝望。”在得知儿子还没有找到时,躺在床上的谭伯,含混地说出了几句话,“以后的人生,没有什么希望了。”
律师:目前尚未构成遗弃罪
记者从市内一些三甲医院了解到,平时接诊的无亲属患者大部分都为来自外地的无名氏流浪汉,待病情稳定后,救助站会协助流浪者回到原籍,像谭伯这种有明确亲属仍滞留在医院的本地患者并不多见。
广东国政律师事务所律师卢卫国介绍,就目前来看,谭伯儿子的做法情节未算严重,尚未构成遗弃罪,假如医院可以找到谭伯儿子的下落,可以对其提起民事诉讼。另一方面,谭伯由于中风后遗症无法作为法律主体,儿子是唯一直系亲属,且医院无法联系上旁系亲属,此时户籍所在的街道居委会可作为暂时监护人,代为向谭伯的儿子主张赡养义务,如果经过发函等程序,街道居委仍然找不到谭伯的儿子,则谭伯儿子涉嫌遗弃罪,构成刑事案件,街道居委会可以代为到公安部门报案。
(原标题:《谭伯寻亲:儿子你在哪?》)
责任编辑:李寿康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广州

相关推荐

评论(1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