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这位农家女大学生的选择竟是……

西藏主要新闻

2018-01-16 18:30   来源:澎湃新闻 问政

字号

清晨的阳光,穿过合作社钢架厂房的玻璃,照在崭新的氆氇编织机上,暖暖的、亮亮的。屋里走出一位面带微笑的“阿佳”,不高的个子、微胖的身材,扎着一束马尾巴,笑起来甜甜的,她,就是次央。

拉孜县锡钦乡羊毛制品专业合作社理事长次央(左二)在自己创办的合作社里,手把手地指导贫困户琼拉纺线。

提早工作 仍未放松学习

2008年,次央从日喀则市第二高级中学毕业并参加了高考。西藏大学农牧学院的录取通知书来了。就在那一年,由于父亲的不慎,导致家中背负20多万的债务;母亲巴桑腿脚不方便,还患有白内障,需要人照顾;家里的农活也没人照料。在人生的第一个十字路口上,怀揣青春梦想的次央,做出了第一个重要的决定,忍痛放弃读大学的机会,留在父母身边减轻家中的负担。
“那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选择,我一直想上大学,考上了却不能去。那时我真的感觉这辈子完了。”谈起当时的选择,次央还是忍不住流下眼泪。
但她没有被生活的重担压垮。同年,次央进入中石油日喀则分公司工作,一个月有2000多元的工资,加上每季度的奖金,家庭状况稍有改善。
业余时间,次央没有放松学习。还是在这一年,她考上了西藏大学函授大专行政管理专业,学习期间,她从未落下一节课。2011年6月,次央顺利毕业了。
不满现状 试图尝试创业
毕业后,次央感觉自己又走到了人生的下一个十字路口上:是选择报考公务员,还是继续在石油公司上班挣钱?次央犹豫了——
思考再三,次央又一次决定为家庭减轻负担,让自己的家人过上好日子。她一边在石油公司上班,一边利用工作之余尝试做些小生意,把妈妈在家编织的氆氇、藏装、邦典带到日喀则去卖,开始了自己的创业雏形。
2009年,次央第一次背着整包的邦典和藏装,到日喀则走街串户叫卖,心里总感觉不好意思。她转了好几个地方,因为胆怯,半天没卖出一条,她都没信心了,想着回去算了。正在这时,一位老爷爷走过来,拿起她的藏装和邦典左看右看,连声说“不错、不错”,最后买了一套藏装和一条邦典,一共2000余元。
那个晚上,次央兴奋得翻来覆去睡不着。第一次卖邦典,就赚了好几百元,她在心里明确了自己要走的路。
一次次早出晚归,一次次走街串巷,一次次讨价还价,常常累得腰酸背痛,甚至连热饭也吃不上一口,但次央坚信,自己走的路没有错,她要坚持走下去。
通过努力,一家人终于还清了父亲的最后一笔欠债。生活压力虽然减轻了,但次央心中却始终有一团火在燃烧。
毅然辞职 彻底选择创业

资料图

2014年初,25岁的次央作出了她人生中的第三次选择,也是她认为最重要的一次选择:她决定辞去石油公司的工作,自己创业搞合作社。

家人的责怪、同学的疑惑、朋友的不解,虽然让次央多次犹豫、徘徊,甚至一度想放弃,但最终没能战胜她心中的那团火。
为了动员村民们参加合作社,次央一家一户地去做工作,谁家有什么困难、有什么要求,她都一一记在小本子上,并想方设法解决村民们的后顾之忧。
一次次苦口婆心的劝说,一次次不厌其烦的解释,使村民们的思想开始悄悄发生变化,创办合作社的时机终于成熟了。2014年3月28日,在庆祝百万农奴翻身解放的鞭炮声中,投资80万元的锡钦乡羊毛制品专业合作社正式成立了,卓嘎、尼玛吉拉、丹吉、米玛等10名村民加入了合作社,成为合作社最初的“元老”。
思想的转变,揭开锡钦村脱贫致富新的一页;创业的脚步,在锡钦村迈出坚实的一步。
“以前,我思想转不过弯,怕合作社的邦典、氆氇卖不掉,发不起工资;现在,大家都想加入合作社,我家一年就有2万多元收入,家里盖起了新房子,买了电动车,不仅脱了贫,日子也越过越好。”面对加入合作社后人均2400元的月收入,面对今天的幸福生活,村民穷拉的一番话,道出了所有员工的共同心声。

资料图

2016年,她经营的合作社总收入达270多万元,利润70多万元,带领95户贫困户脱贫致富。

次央被自治区妇联、日喀则市评为“最美格桑花”“妇女创业致富带头人”。
走出锡钦村,走出次央的羊毛制品专业合作社,依然感受到那此起彼伏的机织声,感受到那你追我赶的火热劲,仿佛涌动的春潮扑面而来,那是青春的力量、那是创业的脚步……

来源:中国西藏新闻网和西藏发布微信公众号。 

发送邮件至zhengwu@thepaper.cn申请加入澎湃政务号或媒体团
特别声明
本文为政务等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