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春运①|买票变:从车站“肉搏”到网络“秒光”

澎湃新闻记者 薛晶 胡梦埼

2018-01-17 18:0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这两天,铁路春运进入了“抢票”高峰期。
按照网络订票30天预售期的规则,1月17日起,除夕火车票正式开售。由于今年春节法定假日首日是除夕,所以选择除夕当天乘火车回家的人不在少数,抢票难度也可想而知。15、16日,开抢的农历腊月二十八和二十九两天的火车票,川渝、云贵、湖南、广西、东北、西北等热门方向,几乎一开票就被瞬间“秒光”。
虽然网络购票也存在许多不足,但比起以往,春运购票过程已明显改善。
在那个没有电话、网络订票的年代,各大城市火车站、汽车站,每年春节前夕都要在站前广场上设立多个临时售票厅大棚,开设多个临时售票窗口,满足来自各地务工者购买春运车票的需求。
如今,寒风中,裹着军大衣、排队两三天只为一张火车票的画面几乎见不到了。从车站“肉搏”到家里蹲网络购票,春运大军购票方式的改变见证了中国时代的进步与发展。
2004年1月9日,广东佛山火车站人如潮涌。车站内拥挤但秩序井然的购票人龙。
2004年1月7日,春运第一天,武汉火车站内公告牌显示:到广州、上海、重庆的车票已售罄。
2006年1月17日,上海,普陀体育馆火车票大卖场门口排队买票的旅客疲惫不堪。 澎湃新闻 资料图
2007年春运进入第8天,2月10日晚7时许,北京西站售票广场上聚满了排队购票的旅客
2008年1月25日凌晨,铁路上海南站售票大厅内,已经排到第二天购票号的旅客被允许在大厅内休息。 澎湃新闻 资料图
2008年1月25日凌晨,上海南站地下停车库,当晚约3000人通宵在此排队购票。铁路上海南站专门开辟了地下停车库供通宵排队购票的旅客休息。澎湃新闻记者 许海峰 资料图
2011年1月17日,在原杭州汽车东站春运火车票大卖场,来自湖南常德的牟师傅(左一)和两名工友,裹着棉被,在寒风中等待买票回家。
火车站临时候车大棚内排队购票的旅客手背上都被编上号
2011年1月18日,浙江嘉兴,高照春运火车票临时售票点,一民工用冻裂的手指夹着刚买到的车票,兴奋地展示给仍在排队老乡看。
2011年12月28日,2012年春运火车票预售第一天,湖南长沙火车站售票大厅,车站40个售票窗口全部开放,前来买票的人们排起了长队。
在警戒线外排队的购买安徽方向车票的旅客。
2011年1月9日,宁波国际会展中心春运铁路临时售票处等候区,保安正在维持排队秩序。当天中午12:00,2011年春运火车票正式开售。
2011年1月19日,2011年春运正式拉开帷幕。乘客在铁路上海站春运售票大卖场连夜排队购买车票。
2014年1月14日,西北工业大学长安校区的学生们在西安火车站送票车前排队买票
2014年1月15日21点40分,西安火车站售票大厅外,大三学生冯建飞取完车票后在大屏幕前驻足观看,屏幕上显示大多数车票为0,能够顺利取到车票让他觉得非常庆幸。
2014年1月26日,乘客林阳阳像洗扑克牌一样抹开七张火车票。他从上海出发,辗转南京、蚌埠、徐州、郑州、西安、兰州,最终到达目的地西宁。全程2438公里,花费约30个小时,这是这个年轻白领选择的曲线返乡之路。
2014年1月7日,上海铁路局12306客服中心内,工作人员正在紧张地接听电话。
2017年1月10日,四川成都,成都火车站内,多数窗口已开设支付宝扫码支付业务。
2018年1月4日,山西太原火车站,使用网络购票的旅客在自动取票机上领取火车票。随着2018年春运临近,太原火车站的各个售票窗口票据需求将会越来越大。据票库管理人员段军艳介绍,网络购票已成为旅客主要选择,自动取票机的票据需求是人工售票窗口的3倍。
2018年1月14日,浙江嘉兴图书馆,“帮兄弟回家”网购火车票服务专区,工作人员正在电脑上紧张的帮新居民抢购春运火车票。
2018年1月17日,除夕火车票正式开售。当日下午1点30分,前两天没有买到票的陈女士成功抢到了除夕回家的火车票。这是陈女士提供的手机截图。
2018年春运将于2月1日启动,至3月12日结束,预计全国旅客发送量约29.8亿人次,其中铁路预计发送旅客3.88亿人次,同比增长8.8%。
1月22日开始,春节节后返程车票也将进入抢票高峰。由于今年春节较晚,返程学生流、务工流将出现叠加,据铁路部门预测,返程抢票压力将大于节前。
(本文图片除署名外,均为视觉中国)
责任编辑:史训锋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春运,抢票,回家,火车

相关推荐

评论(2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