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评城|城市大型活动的“遗产”需要明智的策略

Harry den Hartog 相欣奕 译

2018-01-30 12:4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自1851年伦敦万国博览会后,如今参与“世博会”的国家,都在借这一盛大事件来展示其独特的文化品质与创新。对于一个城市而言,大型活动不仅是对城市品牌进行推广的良机,而且还可借此解决城市问题,比如城市基础设施不足或者住房破旧。
大型活动对城市规划师和城市政府来讲,是空前绝后的机会,然而其带来的巨大影响却是长期的。活动结束之后,特定场所和地点如何使用(这些区域通常被称为是重大活动的“遗产”),需要制订明智的策略。不幸的是,纵观各项盛会的历史,在大多数情况下,其遗产都堪称失败,让主办城市陷于沉重财政负担的重压和场地空置的境地之中。
1964年纽约博览会、1976年蒙特利尔奥运会以及2000年汉诺威世博会,都以财政困境告终。在2004年雅典奥运会之后,不再有任何投资,遗留下大量巨大体量却毫无用处的建筑物和体育场馆。
实际上,重大活动所产生的负面影响,有赖于活动场地的分布:世博会通常集中于接近城市边缘的大规模地块,试图在活动结束之后吸引来投资。而就奥运会而言,则通常为多个大型场地分散设置,因而相对容易转型和再利用。
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经常被视为典范,把奥运会当作城市部分地区进行长期更新的契机。在2008北京奥运会的预备阶段,中国官员到访了巴塞罗那,他们认为西班牙的模式有待改进。对于北京的规划主管部门而言,北京这一繁荣的大都市并不需要用奥运会来证明自己。为了与其他大城市竞争,北京开展了大规模重建,为新兴的富裕中产阶层提供空间。
北京奥运会策划者们最初在奥运场馆的开发中引入了私人投资方,以确保闭幕后任何场馆都不会空置。国家体育场,俗称“鸟巢”,是由瑞士建筑事务所Herzog & de Meuron设计,采用公私合营方式开发,在奥运会之后投入了商业运营。北京国家游泳中心则是由旅居国外华人捐赠修建而成。奥运会结束后,被转型为商业水上公园,供家庭使用。
在上海,规划主管部门把2010年世博会场地放置于相对中心的城市区域,其用意在于进一步提升城市的密度,而非引导郊区蔓延。上海世博园的场地,曾经是港区,功能为船坞和重工业用地。而世博会的举办,则让上海官员有机会对滨水地块进行清理,并重新建立城市与水的联系。
就交通基础设施而言,上海世博会的遗产让这个城市受益良久。上海在新地铁线和桥梁建设方面投资甚巨,虹桥机场也得以扩建和整修,并营建出超过10公里长的公共滨水岸线。
对世博会场地开展再利用的规划是雄心勃勃的,然而时至今日,其场地再开发仍未完全实现。我屡屡探访世博会的场地,发现黄浦江南岸的中心园区被围墙包围,每天到访的游客屈指可数。世博村的建造,可供世博会期间容纳大约1万名官员和媒体记者,但世博会闭幕后,基本上无人居住,近期被转型为一个门禁社区,公众不可入内。
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 视觉中国 图
上海也有许多我们乐见的例外情况。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是当今中国最为前卫的艺术馆之一,中华艺术宫和上海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也会举办颇受欢迎的活动。然而,世博会大部分其他建筑都已经被拆除,在黄浦江的南岸,数十栋高层办公楼正在缓慢地修建过程中。
世博会闭幕已有7年之久,而“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的口号尚待实现。与此同时,在上海之外的 乡村,大型居住楼和商用楼在肥沃的农田之上蔓延和扩展。为何不把曾经的世博会场地转变为生机勃勃的高密度住区,却把其转为城市中并不那么需要的高层办公楼和购物中心呢?
城市化通常与城市空间的正规化相伴而生。在为奥运会和世博会做准备期间,北京和上海都曾大量取缔城市中的非正规化空间。比如,为了展示“文明”和“现代”,鼓励市民把清洗的衣物悬挂在室内而非路边的架子上。一些市民会非常随意地穿着睡衣裤上街,他们也被劝告要注意得体着装。因此,游客可能很难体会到城市的另类生命力和本地生活特色。
对于城市官员来讲,重大活动是对城市振兴和重塑形象的良机。然而,主办城市借此取得的活力,却因为长期策略的缺失而无以为继。在奔向定义并不清晰的现代化目标的路途中,快速发展且呈现巨大体量的城市,急需更具弹性的规划原则及相关的支持。如若不然,大型活动所带来的短期兴奋与刺激,必将导致城市未来问题重重。
(作者系同济大学建筑与规划学院讲师、独立城市设计师,著有《上海新城:追寻蔓延都市里社区和身份》。本文编译自sixth tone)
责任编辑:冯婧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世博会,奥运会,遗产,城市振兴,大型活动,鸟巢

相关推荐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