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那点事|蒂勒森被炒,新国务卿能当好美朝首脑会操盘手吗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马钊 马萧萧

2018-03-14 12:4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蒂勒森与特朗普。视觉中国 资料
华盛顿时间3月13日,美国国务卿蒂勒森被解职。对于华盛顿政界和新闻界而言,这一人事变动并非意外。国务卿与总统之间,关系不睦;国务院在外交决策中的话语权,日趋边缘化。鉴于个人关系与体制矛盾的双重压力,蒂勒森黯然去职,在所难免。
恩怨、内耗、洗牌
蒂勒森与特朗普的紧张关系,早就有所表现。去年8月,美国弗吉尼亚州夏洛特维尔爆发种族冲突事件后,身为总统的特朗普没有第一时间表态谴责施暴的种族主义者以及排犹言论,就引发了蒂勒森在内众多内阁成员的不满。蒂勒森甚至在接受电视采访时,拒绝承认总统特朗普代表美国价值观,引发媒体一片哗然。紧接着去年10月,媒体又爆出蒂勒森在国防部内部会议间歇,称特朗普是“白痴”。尽管白宫和国务院事后都出来辟谣,但是在媒体追问之下,蒂勒森始终没有否认所谓“白痴”的言论,从而坐实了坊间的传言。在特朗普去年访问亚太之前,华盛顿外交界就盛传蒂勒森将在此行结束后辞职,而特朗普拖了这么久才将蒂勒森解职,已经算是超出外界的估计了。
特朗普和蒂勒森在美国外交政策上也多有分歧,这既体现在二人对外交在美国整体战略中的地位的不同理解,也体现在处理具体外交问题时,白宫与国务院之间缺乏协调。最明显的例子是美国对朝政策。今年年初,当蒂勒森还在谋求外交解决朝核问题之际,特朗普就在推文中声称“外交谈判是浪费时间”,如果这不是特朗普为蒂勒森的外交努力反向助推的话,那么两人迥异的问题治理思路就暴露无遗。而此番特朗普接受金正恩的提议,同意与其会谈,如此重大决策,事先并没有征求外交部门的建议。这种首脑和最直接职能部门间的沟通缺失,显然绝非寻常。客观来说,身为外交主官的蒂勒森,如果无法正确而全面地领会总统的外交意图,必然造成对内无法与总统协调合作、对外无法传达准确立场的尴尬场面。这无论对特朗普的个人形象,还是对美国的国家利益都不具有可持续性。
如果从特朗普和国务院之间的“体制性矛盾”而言,蒂勒森被解职也符合逻辑。特朗普执政以来,始终没有倚重以国务院为首的美国外交机构,甚至进而延伸到了对以联合国为代表的国际外交体制的不满。作为特朗普钦点的国务卿,蒂勒森是新政府首批核心成员之一。然而蒂勒森出身商界,没有从政经历,更没有任何外交经验。以至于特朗普在当时提名他出任国务卿之时,只能引用蒂勒森商业谈判的经历,弥补他外交经验的不足。自入主国务院以来,蒂勒森忠实地执行了特朗普的国务院改造计划,包括削减年度预算近三分之一、取消各种援外项目、大规模裁减外交工作人员等。作为国务卿,如此大规模的拆解外交职能部门,既影响了蒂勒森本人在国务院的威望,也严重影响了国务院的外交工作。这种白宫和国务院之间、总统与国务卿之间的体制性内耗,也是导致蒂勒森黯然下台的重要原因。
蒂勒森被解职也是近期白宫内部权力洗牌的结果。特朗普就任之初打造了一个“联合舰队”,其中女婿库什纳和女儿伊万卡相继出任总统高级顾问、构筑了一个以家庭和私人关系为纽带的总统亲信小集团;总统首席战略顾问班农则代表了民粹主义草根力量,他们虽然不具备坚实的政治势力,但是通过媒体和“铁杆粉丝”,影响华盛顿政局。接下来是以总统首席经济顾问科恩为代表的华尔街金融势力,他们的政治理念虽然偏向民主党,但是在具体的经济政策、税务改革等领域,与共和党有很多交集。最后是共和党建制派,白宫办公厅主任、白宫新闻发言人、还有国务卿蒂勒森本人,都是建制派支持的人选。
从本质上讲, 这样的“联合舰队”是特朗普笼络各派政治势力的举措,并非完全出于他本人的好恶,但这种措施也为执政团队协调合作埋下了矛盾和内斗的种子,如今人员换班,应该是白宫内部政治洗牌的必然结果。除了前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去职是“通俄门”调查所致,其他人事变动都与白宫出台的重大政策有关系,比如总统首席经济顾问科恩不满特朗普的关税壁垒而辞职。此番蒂勒森的下台,使得共和党建制派再折损一员大将。
“金特会”遐想
政治洗牌减少白宫政策中的杂音,避免政出多门,这可以进一步增强总统的权力,这为特朗普政策的实施提供了便利与效率。但鉴于特朗普执政中表现出的易冲动、重用亲信小圈子等倾向,以及他对媒体的应激反应等,都增加了其执政的不稳定因素。如果缺乏以国务院、国家安全委员会等为代表的传统决策体制的约束和帮助,白宫的混乱状况可能愈演愈烈。
特朗普选择在此一时点解职国务卿,并选择以中情局背景的蓬佩奥继任,难免引发外界对美国外交政策走向、特别是5月份可能进行的“金特会”的诸多遐想。特朗普上台以来,对军方背景人士的倚仗由来已久。目前白宫办公厅主任、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国防部长都是将军出身,这次由中情局局长接任国务卿,也算是顺理成章。当然,这种对于军队背景的偏向不免引发外界的担忧,特朗普政府内“鹰派”的声音是否过大,此种人员任命会否导致利益集团政治或部门利益失衡,以及过度强硬的政策会否对美国软实力造成损失?这些都需要进一步观察。
白宫在宣布解除蒂勒森职务之时,明确说明了这一人事变动,是为5月份可能举行的美朝首脑峰会做准备。那么新的国务卿能否顺利完成峰会准备工作?目前来看,很难说。外交惯例上,首脑会面需要双方进行长时间的准备与沟通,涉及包括会谈的地点、时间、代表团参与成员等技术性问题,也囊括会谈的议题、内容、结果预案、会谈后的持续沟通等一系列实质问题。程序非常复杂,而且影响重大。若当初如果没有基辛格的提前探路,无法想象尼克松能够成功访华,如果没有中美两国官员的密切沟通,两国结束对峙的时间恐怕还要推迟很久。而此次特朗普在接见韩国外交代表后,在没有与外交部门进行协调沟通的情况下,就径自宣布接受金正恩的提议,并准备美朝元首会面,此举引发了美国对朝立场的口径不一致,继而立即引发了华盛顿内部的争议。在刚刚结束的周末,白宫新闻发言人桑德斯表示,首脑会谈并非如特朗普总统所言的“不设立先决条件”,财政部长姆努钦则继续更正特朗普的表态,“总统已经表明,会谈的条件是朝鲜不能进行核试验和导弹试射,直至会谈举行”。而国防部长马蒂斯则借口没有参加此项议题的讨论,对此不予置评。谈判尚未开始,白宫内部已经众说纷纭,这反映了白宫对朝政策决策的某种混乱。
特朗普无疑需要一个自己充分信任、并且能够代表自己政策立场的国务卿,来完成此次首脑会晤之前复杂的准备工作,蒂勒森显然无法已经胜任。目前,在美国驻韩大使缺岗、国务院内朝鲜政策的主要决策者离任的不利情况下,更换国务卿,无疑是一个重要的补救措施。但是,新任国务卿如何操盘“美国优先”的外交政策,如何应对尚无先例的美朝首脑会谈,前景依旧扑朔迷离。
(马钊,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东亚系副教授;马萧萧,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 博士研究生)
责任编辑:朱郑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蒂勒森,特朗普,美朝首脑会晤

相关推荐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