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马丁·沃尔夫谈中美贸易战:这届美国政府看问题很狭隘

澎湃新闻记者 蒋梦莹

2018-03-23 17:4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中美“贸易战”开打,全球金融市场震动。
自北京时间3月23日凌晨,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将对600亿美元中国进口商品增收关税后,美国道琼斯指数收跌2.93%,中国的上证指数收跌3.39%,日经指数则跌了4.51%。
金融市场的表现已表明,“贸易战”如果真的打起来,交战双方似乎“生死与共”,不会有赢家。
“现在中美关系很脆弱,民族主义、沙文主义还会盛行,我想状况会往更糟的方向发展。”《金融时报》副主编及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Martin Wolf)对澎湃新闻记者说道。
3月23日上午,澎湃新闻记者在北京对沃尔夫做了独家专访。沃尔夫此行是为了参加3月24日-26日在北京举行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8”。
沃尔夫一直是全球化和自由市场颇具影响力的支持者,他认为,美国提出的贸易争端是荒谬的,其背后的根源正是“修昔底德陷阱”。“修昔底德陷阱”指的是一个新崛起的大国必然要挑战现存大国,而现存大国也必然会回应这种威胁,这样争端变得不可避免。此说法源自古希腊著名历史学家修昔底德,他认为,当一个崛起的大国与既有的统治霸主竞争时,双方面临的危险多数以战争告终。
沃尔夫1946年出生在英国伦敦,因为是犹太人,他的父母在二战中失去了很多亲人。他说他的家庭背景激励了他对经济学的兴趣,他认为经济政策的失误是导致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起因之一。
知识产权问题很难解决,削减1000亿美元逆差很荒谬
澎湃新闻:一来到中国,中美贸易争端就爆发了,你看上去有些凝重,可以谈谈你对此是怎么看的吗?
马丁·沃尔夫:总的来说,这是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首先,我个人的观点是,美国的做法在世界贸易组织(WTO)的规则中是不合法的。我猜测中国有可能会上诉至WTO,WTO会支持中国,不过结果仍将会是非常不清晰的。因为显然特朗普政府并不在乎合法与否,这非常重要,因为特朗普政府这一特点最终会破坏整个全球化体系。
其次,这样的贸易摩擦对中国的伤害相对来说是较为温和的,这对中国经济来说不是个很大的问题。这一举措对中国来说象征意义大于实质意义,不会起到决定性的作用;而对实施关税的一方,美国的消费者会因此而承担更大的压力。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我还不太清楚美国希望从中国这里得到什么。美国对中国知识产权问题上的诟病由来已久,也确实存在问题,不过这是整个西方对中国长久以来的诟病,而不仅仅是美国一方。所以,我不太确定美国希望中国如何回应。对我来说,这个问题看上去是不太可能解决的,因为知识产权问题涉足的面太广了。
澎湃新闻:白宫上周提出了很具体的要求,特朗普政府要求中国对美贸易顺差减少1000亿美元,这可以视为特朗普政府的目的所在吗?
马丁·沃尔夫:在最新的动态中,他们没有明确这个要求吧?
从中国的宏观经济层面,和对全球的贸易顺差规模来看,我认为削减贸易顺差对中国来说是个合理的要求,适当的减少是好的,但不应仅仅以双边之间的贸易额为目标。更何况以任何正常的途径都不可能达到特朗普团队1000亿美元的要求。当然,中国可以由政府出面买很多他们不需要的东西,但这也显然是有问题的,因为中国政府会买的东西也正是美国所需要的,例如科技产品。所以在我看来削减掉1000亿的贸易逆差额很荒谬,也完全不可行。
不过,这届美国政府是高度重商主义的,他们看问题很狭隘,倾向于只谈双边问题。
澎湃新闻:可以将此次的争端视为诉诸贸易手段的政治行为吗?
马丁·沃尔夫:我们需要回到非常基本的问题上。
经济就是政治,经济是权力与人民福利的基础,所以也是政治最重要的根基,选举政治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经济,在这个意义上它们是同一个东西。
特朗普当选反映出的正是选民对经济的不满,这不是中国的错,而是美国的政策太愚蠢。但同时中国又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美国没有以明智的方式回应中国带来的巨大影响,所以特朗普将错都归到了中国身上,他也因此成功当选了。确实有失业的选民将责任归咎到中国身上,于是就带来了权力。美国人逐渐失去了理智和智慧,中国在崛起,这是一次权力的重大转移,美国人害怕了。
简单点看,这是一个经济问题,比如中国的贸易政策,但是从更广阔的视野来看,这是权力在中美两国间转移的问题。
特朗普是个民族主义者,只有在这种局面下,尤其是10年前金融危机的影响尚未散去时,民族主义者才会被当选为总统。所以特朗普所做的也正是选民希望他做的——去与所有人作战、对抗。为什么首选中国?因为中国是最大的对手。
所以,当然,这就是政治,地缘政治、国内政治、地方政治都汇聚在了一起。可是麻烦在于这样的争议是不会得到解决的。因为中国不会接受任何影响其发展的做法,美国无法阻挡中国崛起,那么总会有一部分美国人不满意,那么这个争议也就不会得到解决。
这也就是我们所说的“修昔底德陷阱”。现在中美关系很脆弱,民族主义、沙文主义还会盛行,我想状况会往更糟的方向发展。
“以牙还牙”是把双刃剑
澎湃新闻:中国是美国最大的债权国,是否可以通过抛售美债的方式来回击?
马丁·沃尔夫:我认为这不是什么很大的威胁,中国抛售美债,会有很多买方愿意接盘,如果有必要,美联储都可以买。对美联储来说买本国国债不是什么难事,虽然眼下美联储不会这么做。目前美债收益率确有上涨,美债价格下跌,中国便会亏损,这也会损害中国的利益。中国最近也在减持,外储略有下降。因此中国可能不会再买新的美债,不再为美国的赤字“埋单”。
对中国来说,进一步的问题是,即便卖掉所有的美债,还能买什么呢?必须买其他国家的国债,可以这样做,但是没有那么容易,即便这么做了,投资收益可能很低。总之,这不是很有吸引力的策略,这对中国来说不是有效、明智的策略。
澎湃新闻:中国商务部公布了拟自美进口部分农产品施加关税的名单,这样的回击会有怎样的效果?
马丁·沃尔夫:因为中国对美国有巨额顺差,想回击美国的路径就很多。以牙还牙的贸易战中,这是一把双刃剑,中国也可以限制美国在华的跨国公司,让他们回美国,那么美国跨国公司也就不会为中国游说,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此举是一把双刃剑。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42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