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铁路罢工恐难复制昔日成功,马克龙能否拿下改革“圣杯”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胡玥

2018-04-04 16:4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据法国国营铁路公司(SNCF,下简称法铁)官网最新消息“2018年4月3日17:00开始,铁路系统的正常运营将会暂停,建议乘客提前一天在官网上查询列车信息”。在工会组织的呼吁下,此次罢工将会持续3个月,预计6月28日结束,每工作3天罢工2天。这种史无前例的罢工方式一方面能更方便地动员铁路工人参与罢工,降低罢工带来的收入的减少(罢工日无薪酬),增加罢工的影响力,产生滚雪球效应;另一方面或许也能缓解民众对于此次罢工带来的生活不便的不满情绪,争取更多的民意支持。
据统计,法铁每天运行的列车数达1.5万列;在罢工日,每天或将有500万人的日常通勤受到此次罢工的影响,时下又逢欧洲各国复活节的春假假期,旅游业亦会受到直接影响,其他经济损失更是难以预估。
罢工的导火索
法铁为法国最大国营公司之一,是欧洲第三大铁路公司(仅次于德国铁路公司和俄罗斯铁路公司),员工约14.6万人,目前有460亿欧元债务。根据法荷航空联合公司前任总裁斯皮内塔在今年2月25日向政府递交的一份题为《铁路交通的未来》的报告,法国政府于3月14日公布了初步的法国铁路改革授权法案。该法案希望通过政令方式对法铁进行重大改革。此次铁路改革的重点一是引进市场机制、部分自负盈亏;二是停止给予新招入职员“铁路员工”(cheminot)的身份;取消铁路员工相关福利待遇等。这引起了法国工会的强烈反应,呼吁铁路员工进行长期虚线式罢工。3月22日,针对马克龙政府推行的相关改革措施,铁路员工已参加了公务员游行(马克龙政府预期减少12万公务员岗位引发的公务员游行运动);但相关诉求并未得到相应的答复,工会希望通过此次罢工能进一步给政府施加压力。
在法国,根据行业和工作性质不同,战后50年间逐渐建立起17种国有部门职工和国家公务员的“特殊退休制”;铁路员工就是其中之一,且他们是“终身制地位”,除了特殊情况,几乎没有被辞退的可能性。考虑到铁路员工工作辛苦,节假日不能休息,安全责任重大等原因,他们的一般职员可以57岁退休,火车司机52岁即可退休;他们只需缴纳37.5年的养老金,就可领取全额退休金。但私营部门员工必须62岁退休,且必须缴纳40年养老金。为了维护这种“特殊退休制”,国有部门员工和公务员们在近20多年间掀起了多次罢工运动。今年始于4月3日的这次罢工看上去也“例行罢工”之一,只是从形式上看战线拉得前所未有的长。
法国罢工“传统”
法国的罢工运动历史悠久且相对频繁。法语中“罢工”(Grève,名词)一词来源于巴黎一个广场的名字——格雷夫广场(Place de Grève),现如今已改名为市政厅广场。grève一词在法语中本义为“沙滩”。因为该广场紧邻塞纳河右岸,其一旁有一处沙滩,故起名为:“沙滩广场”。在17世纪,该广场一角是一个重要的船只停泊处,称为“沙滩港口”。当时很多无业游民在此处«faire grève»,意思为“找工作”;他们在此处港口一般都能找到船只装卸货的活,通过出卖劳力来解决一天的生计。而到了19世纪,«faire grève»(动词)的含义发生了变化,一般指规模性地暂停工作来表示某方面的不满,及现代意义的“罢工”。
在法国,从战后到上世纪90年代初,大规模的罢工往往都会促使一些新的权益的合法化。譬如,1936年的大罢工产生了“带薪休假”的权益;19世纪至20世纪的多次大罢工的重要成果是减少了工作时间,现在法国每周工作时间为35小时,低于欧洲其他国家。
但近十几年,法国经济发展缓慢,失业率一直居高不下,法国历届政府一直试图改革,促进经济发展与活力;但很多政策都会收回之前“既得权益”,触犯了某一群体的利益,因此近些年的罢工往往不是为了争取“新权益”,而是为了保住“既有权益”。譬如2006年希拉克政府的总理拉法兰为了提高就业率,推行“初次雇佣合同”(CPE)来替代“长期雇佣合同”(CDD,CDI),此政策触发了各行业的大罢工并引起了巴黎自1968以来的最大规模的骚乱,且最终以失败收场;时任总理拉法兰因此退出了2007年的总统竞选,而治理骚乱有功的萨科齐脱颖而出,成为当时的政治黑马,当选新一任法国总统。2010年萨科齐政府提出退休改革方案,延迟退休年龄,爆发各行各业230万人参与的大罢工。此次罢工规模浩大,但并没有达到预期;2011年萨科齐成功进行改革,尽管付出了一些代价,但法国人的退休年龄延长至62岁。
今非昔比的罢工
在上述17种“特殊退休制”中,铁路员工是其中最难啃的骨头之一,被称为改革之“圣杯”,是历任改革者们成败的关键;他们数量众多,约有14.6万员工,他们的工作关乎民众日常出行,是城市间公共交通命脉,会对经济造成各方面的影响;此外铁路员工容易引起其他享有“特殊退休制”群体的共情,引发其他层面的罢工。
1995年,当时的总理朱佩成为了第一个“啃骨头”的人,提出了公务员退休计划改革。铁路员工率先组织和领导了一系列大罢工和抗议活动,只保留了巴黎-伦敦,巴黎-布鲁塞尔的几趟列车,其他国内的客货铁路运输全部中断,铁路员工甚至聚集在车站外阻止尚在运行列车进站。其后巴黎市区公共交通,巴黎电力公司,煤气公司,航空公司等加入罢工行列,在罢工持续两周后,工会同意谈判,朱佩改革宣告失败,几乎断送其在法国国内的政治生涯。时任总统的希拉克在其12年的总统生涯中对此项改革采取谨慎态度,几乎没有任何作为。其后的继任者萨科齐在任期初期曾经重新开启改革计划,他成功地改革了铁路员工的退休时间(一般职员从55岁推迟到57岁;铁路司机从50岁推迟到52岁),但萨科齐为此在铁路员工工资方面付出了大量资金。经济学家计算:“改革的成本可能比节省的要更多,这显然不是改革的目标。”
1995年的铁路员工大罢工的胜利让时下正在进行罢工的铁路员工们信心满满。他们认为2018年和1995年有许多相似之处。比如都是新总统刚刚任职,总理们都想大刀破斧的改革;经济在这两个时期都是复苏阶段,之前的经济低潮期的民众不满情绪会在此时有所爆发,民众的情绪容易受到感染。但是今非昔比,2018年并不一定可以复制当年的成功。
其一,1995年的罢工胜利有一部分归因为1993年的经济衰退和私有企业退休的改革,由此带来的民众悲观情绪的集体爆发。如今的法国人更多的用一种温和的目光来看待改革。根据第一期的政府民意调查,69%的民众支持取消铁路员工特权。
其二,1995年郊区的列车运行良好,法铁还没有开始缩减人们日常出行的成本;而近三十年时间,此部分业务缺乏资金投入,民众日常生活受到影响,火车经常性晚点,事故频发。法国民众已改变了以往对法铁的良好印象。
其三,马克龙是一个改革派总统,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他已经对税收、失业保险金及职业培训等等做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在法国过去的半个世纪里,除了密特朗之外,其他总统从未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触碰了如此多的改革项目。在其参与总统选举之时,马克龙就提出“铁路员工”的工作规则需要“进化”。可见现任法国总统“啃骨头”的决心和勇气。
但法国此次是否能改革成功,“圣杯”能否被拿下,就要看接下来几周发生的事情了。
(作者系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研究员、法语区域研究中心研究员)
责任编辑:朱郑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法国,罢工,马克龙改革

相关推荐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