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鹦鹉案”当事人出狱发声:打算申诉,希望推动司法进步

张子渊/法制晚报

2018-05-16 20:54

字号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5月16日消息,今天上午11时许,“鹦鹉案”当事人王鹏被释放出狱,妻子任盼盼前往看守所迎接他回家。王鹏回到家后,状态不错,“毕竟回家了,心情还是很好的”。
前几天,任盼盼已经请假在家和婆婆将王鹏在家里的东西准备好,把毛巾、床单都换了新的,她们希望这个家能够迎来一个新的开始。任盼盼说,自己感觉“熬出头了”。
王鹏从2014年开始一个偶然的机会开始养鸟,后来痴迷于养鹦鹉,在深圳宝安区的鸟友圈里也小有名气。
2016年4月,因为半岁大的儿子患病,王鹏无暇照料,同时也为了换点钱,他将自己养大的两只“小太阳”鹦鹉和4只玄风鹦鹉以每只500元的价格卖掉。一个月后的2016年5月17日,王鹏和家里养的几十只鹦鹉一起被警察带走。
警方调查显示,王鹏售出的6只鹦鹉中的2只小太阳鹦鹉,被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属于受保护动物,王鹏涉嫌“非法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罪。”
王鹏被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五年,上诉后,案件于2018年3月30日在深圳中院二审,改判王鹏有期徒刑两年。该判决经最高法核准后执行。刑期从2016年5月17日起,至2018年5月16日止。
此案的争议点在于,王鹏饲养的两只小太阳鹦鹉是否属于“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由于备受法律界和媒体界的关注,“鹦鹉案”轰动一时。
任盼盼和家人至今认为,人工饲养的不是野生动物,王鹏没有办许可证只是行政违法,而不是刑事违法。
此前,任盼盼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虽然深圳中院二审改判王鹏有期徒刑两年,从宣判当天到刑期结束只有不到2个月的时间,很多人认为“人能尽快回来就好”,但她还是希望要申诉。不过,这需要丈夫出来以后再商量,“一切看他的意思”。
今天下午,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对王鹏进行了采访。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你现在的状态怎么样?
王鹏:
今天上午11点左右出来的,心情还是很激动的,毕竟是回家了。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出来后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王鹏:
最想做的还是陪伴家人,这两年亏欠他们的太多了。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回家后有什么不适应的吗?
王鹏:
还好,在里面也经常关注外面的情况。只是回来觉得住所的周围的环境变了。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您家人一直想要申诉,您是否有申诉的想法?
王鹏:
我自己也想申诉。出来后我老婆告诉我,还有很多和我的案子想类似的案例,我希望通过申诉能够对他们的案子有帮助,希望能够通过申诉推动司法的进步。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您两年前被警方带走的时候,是否知道卖小太阳鹦鹉违法?
王鹏:
当时真的并不知道卖这些鹦鹉是违法的。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两年来重新回到家里,您想对家人说些什么?
王鹏:
这两年失去了自由,感觉对家人亏欠很大,还是希望多陪陪家人。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据说您养的鹦鹉后来被收养后死了很多,您作何感想?
王鹏:
后来我通过律师了解到,我养的那些被查扣的鹦鹉死了很多,确实很可惜,感觉很心疼。因为当时我是把他们当成家庭一份子来养的。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以后还会养鹦鹉吗?还会养别的动物吗?
王鹏:
应该不会主动去养了。但如果有鸟友送过来寄养,还是会的帮着养,不会完全排斥这些动物。假如我儿子喜欢别的小动物,也会支持的他养的。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未来家庭有什么打算?
王鹏:
暂时没想太长远,还是多陪陪家人,从长计议。
(原题为《“鹦鹉案”当事人出狱发声:打算申诉,不排斥寄养鹦鹉》)
责任编辑:柴敏懿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鹦鹉案,出狱

相关推荐

评论(1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