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中国|北大教授①张海霞:家人说找不到男朋友不许读博

张海霞/口述

2018-06-14 12:4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卢梭说:“我们生来是软弱的,所以我们需要力量;我们生来是一无所有的,所以需要帮助;我们生来是愚蠢的,所以需要判断的能力,我们在出生的时候所没有的东西,我们在长大的时候所需要的东西,全部要由教育赐予我们。”教育就是这样赐予人以全新的生命。
那么北大教授如何看待教育?他们在成长过程中又接受了怎样的教育?他们的人生有过怎样的际遇?读者可以在澎湃新闻请讲栏目推出的北大教授系列口述中找到答案。
今天,我们将刊发北京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张海霞的口述。

从弱不禁风到生龙活虎
我出生在河南,现在口才很好,可是你肯定不能想象我小时候说话是不完整的,并且身体非常弱,我那时完全不会想到自己以后会从事教师的工作。一直到初中毕业,我体重都不到70斤,不能上体育课,因为上体育课做动作的话,我胳膊腿就会断了。我也不能唱歌,因为我一唱歌气就上不来,要停下来喘半天气,老师也从不让我唱歌,说我唱歌底下会哄堂大笑。但是,我的脑子特别好,我很爱写东西。我后来成为狂热的体育爱好者,大概跟小时候体育太差有关系,人很多时候会朝着与自己相反的方向发展。
我的家庭很重视教育,我的爷爷是当地很著名的一个学校的校长。因为我身体差、脑子好,所以从小家里对我没有别的要求,真的是只要平安就好。我人生最大的变化出现在高中的第一个学期,我的体重一下子就涨上来了,整个人从原来的弱不禁风变得生龙活虎,成了班里的体育委员,而且是全校唯一一个女体育委员,把之前没有玩过的体育项目,跑步、羽毛球、乒乓球、游泳等等,一股脑儿地锻炼起来。除此之外,我还组织学社、做演讲、当记者,当时我爸爸为了支持我,花了200元给我买了一个相机,我拿着它到处采访。我后来就在想:其实真的不要着急,人生像在等一次开关,时间到的时候,突然你就拨过那个开关了。
因为我特别喜欢写东西,文科学得很好,但数理化学得很一般。高一结束就要分班了,我和隔壁班一个数理化学得很好的女生,不知道什么原因吵了一架。这个女生说:“张海霞,有本事你学理科!”我说:“有本事你学文科!”因为赌气,我就选了理科。直到现在,很多人包括我的初中老师,得知我选了理科,还拿了一个理科博士,都很错愕。尽管理科不是我的强项,可是我这个人有个特点,那就是执着,一定要把我做的事做好,所以很努力,把理科学成了长项。
女博士的爱情
自从高中我的身体变好之后,我就变得很活泼,说起话来滔滔不绝。上了大学,除了不是很努力学习,在其他方面我都很活跃。考试前一段时间,我努力学,平时我就拼命玩。我爱玩,性格也比较招人喜欢,当时虽然我朋友很多,但是我一直没有男朋友。硕士毕业的时候,我想读博,这时,我家里人不干了,规定我读博的前提条件是必须有男朋友,找不到男朋友就不许读博。
这个时候,我遇到了我未来的老公。他是高我一级的师兄,是一个特别闷的人,一开始你根本不会多看他一眼。我习惯了站在最前面,很光鲜闪亮,但我老公就是那种躲在幕后不吱声的。这期间还发生过一件特别好玩的事情。有一天我们宿舍门上贴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张海霞,你是那个长发飘飘的女孩吗?当时我们宿舍四个女生,三个长发飘飘,只有我是短发。我当时心里特别难受:没男朋友难道是因为不留长发吗?这件事情刺激我留了一段时间的长发。这个时候,一直暗中观察我的老公出现了,他不会说话,他就默默地站在我身边:“张海霞,我可以照顾你。”我想这哥们还挺靠谱,这样就找到对象了。
我老公硕士毕业就去一家研究所工作,我开始读博士。有一天,他突然跟我说:“我想跳槽,想先去新单位试试,但是我请不了假,只有结婚可以请一个月的假,我们可不可以先领一个证啊?”我当时也没有多想,什么房子和车子想都没想,两人直接骑了自行车去月坛,花了几块钱办了结婚证。我们的性格差异其实特别大,一个在赤道,一个在北极,是完全不同的两人,比如:我是狂热的体育爱好者,不仅一天到晚看球,还在《体坛周报》上开专栏写评论,我老公从不看球,连一个球星的名字也记不住,跟他说八百遍也记不住,所以我看球的时候,他睡觉。我们的性格差异这么大,结婚以后也免不了吵架。我们吵架的方式非常逗:我气得上蹿下跳激动得不行,他直接往床上一躺,被子闷头,我把被子一掀,把他耳朵揪起来继续吵,他就说有什么好吵的。后来我跟他总结:婚不是结对的,婚都是过对的。找到谁,“TA”就是你的开关,拨过去,把两个人一起的日子努力过好。
母亲是定海神针
在家庭里面,妈妈的角色是最重要的。在孩子的教育里,妈妈绝对起了定海神针一般的角色。我不是说爸爸不重要,但是没有妈妈的角色重要。
因为我是体育爱好者,没结婚的时候,我和闺蜜聊天,说:“以后生儿子踢足球,不管姓啥名字得叫‘一’,天下第一的意思。”后来我生了一个姑娘,就给她取名叫“一一”,就是一心一意的意思。姑娘不能踢球,但是也得练体育。当时我女儿年纪太小,没人教,我就自己教女儿游泳。学了一段时间后,我女儿基本上不怕水了,我就把她送到教练那里训练。那时我家住在水清木华园,每周送她到华清嘉园练游泳,结果有一天,她突然死活都不愿意去游泳,一大早就在家里耍脾气。我看她没有身体不舒服,哪儿能说不去就不去,就任凭她哭闹。我老公平时脾气很好,但到了女儿的问题上,脾气可大了,看着女儿哇哇大哭,还一边哭一边吐,就吼我:“张海霞你是亲妈,还是后妈?你对我这样我也就忍了,但是你对我娃这样我就不能忍了。”我说:“今天必须要去。如果跟教练没约好就算了,但是约好了就必须去。”最后,我和我妈、我老公三人一起把我女儿押上车送去游泳馆。见到教练,我就跟教练说:“教练,很简单,今天这孩子必须下水,她要是在游泳池吐了,我就负责清扫。”说完这话,我们就回家了。意想不到的是,我们去接她回来之前,我们三人都紧张得不行,结果一到游泳池,她像小燕子一样飞过来,说:“妈妈,今天我太高兴了,我学会换气了。”
教育是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小孩子都很透明,遇到困难就想躲,这个时候你就要站住底线,不让他躲,这样孩子就知道没有借口了。我的女儿从小就知道没有条件可以讲,你要守时,你承诺的事情就要自己做好。教育这件事情就是要从小把规矩定好,然后站在那里一步不能动。我女儿游泳这件事情,我、我妈、我老公三人的角色没有办法互换,比如我妈就不可能代替我做这个决定,所以,在家庭教育里,妈妈的作用最大,只有妈妈脑子清楚,把底线站住,小孩子的教育才不会乱。
我听到过很多年轻妈妈抱怨:“我婆婆特别娇惯孩子,把我孩子带坏了。”出现这样的问题,是因为你根本不知道底线是什么,养育孩子能不乱吗?这一点对于刚刚有孩子的年轻人来说特别重要,一定要让孩子知道:你不能推卸责任,因为你推卸一万遍也没有用。早一点把规矩定下来,后面的事情就很好办了,就不用一天到晚催着孩子学习,事实上很多家长也没有时间管。有些小孩之所以嚣张,其实母亲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孩子来到谁家没有办法选,但是你的孩子你要负责任,妈妈就是孩子人生的开关,你不仅要负责拨开关,更要负责把“TA”教育好,这是我们人生不可推卸的责任。
回国的转折之年
2006年是我人生的转折之年,这一年之前的我和现在的我很不一样,那时我像一个被宠坏的孩子,是一个“不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不精致,但是绝对利己。当时我在美国,同事看到我就说:“Alice,你为什么这么‘High’,一天到晚热情高涨,每天走到哪里就像一团火。”因为在老美的眼中,中国人都很低调,可是我一点也不低调,自我感觉好得不行。我跟美国同事说:“我觉得自己比黑人白,比白人瘦,比所有人聪明勤奋,为什么要低调呢?”老美就乐了,他们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找自己的优点,并且发现我找的每一条还反驳不了。我们黄种人智商本来就很高,还好好干活,努力勤奋,所以我走到哪里都感觉特别好,开开心心、热情高涨,但是2006年6月4日的一件小事促使这个“不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有了转变。
2006年6月4日是我女儿五周岁的生日,我本身就自我感觉好得不行,觉得应该给女儿搞一个盛大的生日party。我差不多提前一个月开始准备女儿的生日party,租了那个城市的自然博物馆做场地,制作各种贺卡、邀请函,把我在那里的所有朋友和我女儿的同学全部邀请了,还每天给女儿买各种各样的漂亮裙子。我当时就觉得娃的生日必须搞得特别风光,就跟现在很多家长把孩子的婚礼整得特别风光一样。我女儿的生日party那天,现场来了一两百号人,那天我女儿穿得跟花蝴蝶一样,party也搞得特别热闹、风光,我和我妈都非常开心。party结束后,我和我妈回到家里聊天,说今天的日子过得多好、朋友们表现多好、小孩进步多大、认识了多少新朋友……就在我和我妈聊得很开心,觉得一切都非常完美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
电话里说:“Alice,你在哪里?”我说:“在家呀,刚刚给一一过完生日party回来,正高兴呢。”“我有事找你,某某某被抓了,你能不能去监狱里救他?”我一听非常诧异,这个人是我所在的城市的“小名人”,在美国当医生很不容易,“小名人”是在全美最好的心脏科给人做开胸手术的大夫。我女儿的生日party也邀请了他,但是他说当天要参加小孩的毕业典礼不能来参加生日party。当朋友请我营救“小名人”的时候,我觉得我必须去。河南人的性格是为朋友两肋插刀,在河南文化里,女孩子是花木兰,男孩子是岳飞。于是我说:“你放心,我现在就去救他,今天一定把他救出来。”我妈在旁边听到电话,问:“啥事啊?”我说:“我也不知道,反正你和娃洗洗先睡觉,我先救人去了。”
关于怎么去监狱里捞人,我完全不知道,所以去之前,我就在网上搜索:怎么在监狱里捞人、监狱在哪里、怎么交钱等等。最后我带着厚厚一叠打印出来的材料就出门了。因为那个时候还没有智能手机,我就带着这么一大叠纸,开着我的甲壳虫汽车救人去了。我当时的车是红色的,我的小鼻头也是红彤彤的,整个红得牛轰轰的。
这一晚上,之前没见过的人,我都见了,最后交保释金,金额还挺高的,把信用卡的最后一分钱都刷完了,终于在凌晨的时候把我的朋友救出来了。我的朋友经过折腾也是灰头土脸的。
我问:“哥们,我一路都在想,怎么就抓你了呢?”他说:“别提了,我到现在都没有弄明白为什么要抓我。”周五那天,他背着书包去他女儿的城市参加毕业典礼,平时他都是走VIP通道的,所以周五也走VIP通道。但是那天的安检机器检查了好几遍,他的书包都没有通过安检,于是他着急了,大声说了一句:“我的书包里面没有炸药。”现场的安检人员好巧不巧,前面没听见,后面也没听见,只听到了“炸药”两个字,二话不说,将他的手机没收了,把他关到局子里36个小时。36个小时后,警察把手机还给我朋友,他才能打电话给家人,家人再打电话联系我救人。我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对朋友说:“这事要打官司,怎么这个事情让你赶上了。”但我的“小名人”朋友沉默不语。
快到我家楼下的时候,我看到楼上的灯还亮着,对他说:“我妈知道我去救你了,给我们留着灯呢。”等我上楼打开门的那一刻,我妈在门里头,端着一盘热腾腾的饺子站在那里,说:“孩子,回家了,啥也别说,你吃饺子。”当时,我们三个人就抱头痛哭。然后我朋友说:“妈,我来美国二十多年,我一直觉得美国什么都比中国好。我早已经把美国当我的家,今天我知道中国才是我家,您是我亲妈。”我的人生就在那一刻,刀砍斧劈一般地被劈成两半。
我以前根本不会想我妈,根本不会想这个家,每天自我感觉好得不行,觉得我的一切都很完美,天天挤对我妈:“妈,你看你买那么贵的衣服,你穿着都不上档次。”“妈,带你去参加朋友的各种party,你啥也不会干,你就会整个河南馅饼,跟人家说Chinese派。”我以前真的每天这么说,可是那一刻我就发现妈妈不是我想的那样,无论我发生什么事,她都会无怨无悔等我回家。我觉得人生要有所改变,我问我自己:人生到底要做什么,我到底在干嘛?当看到我妈端着饺子的那一刻,我脑子突然就清醒了。
以前我不知道骂过河南多少遍,我出生在河南,天天觉得河南对不起我的智商,这片土地,它贫瘠,什么都没有,甚至一点好名声都没有。我觉得我长这么漂亮、这么聪明、这么好,却被河南拖累。但是这个时候,我突然发现:原来所有被我忽略的、鄙视的,都是我最应该珍视的;原来所有的一切,我看不上眼的,它一辈子都在那儿等我、养育我,这些以前我从来不知道。毫不夸张地说,在这一刻到来的时候,我完全没有思想准备。以前别人说爱国主义教育的时候,我这人啥也听不进,就是油盐不进,我只听我自己的,但是那一刻,我的人生一下子变了。我当时跟自己说:“张海霞,回家吧,现在就回家。”于是我马上准备回国,2006年6月18日我们全家就回国了。我一直在等这个开关,那一刻我知道自己要回家了。
Yes,I can
我回来以后就去北大,我跟当时的系主任说:“我在国外学得这么好,都是高科技,我个人的口才又好,快安排学生给我,把他们全部吸引过来。”系主任年龄有点大了,慢吞吞地说:“没法安排上课啊,现在是期末考试,大家都在准备考试。”我这人就很倔,说:“不行,我现在脑子很清醒,知道我要干什么,你要想尽办法让我上课。”系主任被我追得没办法,就说:“暑期小学期可以上,7月份就开始了。”最后在7月16日,我就正式上课了。从2006年到今天,我的暑期小学期课程正好满12年。现在我的这门课每一年暑期都有,全国的学生都可以来北大听,还可以认学分。
那个时候我是冲着本科生和研究生去教书的,我要带领他们搞高科技,另外,我这个人特别自我,觉得高科技才能救全世界,而且其他人谈高科技都是胡扯,必须听我的课。于是我搞了一个月的宣传,到了上课那天有一两百号人来北大上课。那个课我讲得热血沸腾,下面的学生听得群情激昂。我在课堂上说:“必须学高科技,现在就要学,全体人们都要学高科技。”一个男生举手提问:“老师,您说得太好了,我就是要学高科技,可是我有个问题,您说我学高科技要是找不到工作咋办?”我是平时吵架别人绝对吵不过我的那种人,但是这问题一下子把我问住了。我说:“同学啊,所有问题我都想过,就是没想过找工作,但是不用担心,从现在开始你好好学,我给你找工作,这就是我的工作。”我当时真是拍胸脯说的。
既然学生好好学了,我就去解决找工作的事情。我当时也不知道国内高科技的情况,比如,有哪些公司?怎么找工作?高科技园区在哪里?我在网上搜索长江三角洲和珠江三角洲所有的高科技园区在哪里,列了一个名单,挨个打电话:喂,您这是什么什么高科技园区吗?我是北大青年教师啊……我是做什么什么的……我想到您那儿去参观一下……对方一听,说:“那太好了,我们就等您这样的专家。”下半年我就在长三角、珠三角跑了一系列的园区,真是不去不知道,一去吓一跳。12年前,我们国家高科技园区90%以上都是高科技房地产园区,全部是挂羊头卖狗肉,打着做高科技的名义,实际在做房地产,园区里面就没几家高科技公司。
走了这一圈之后,我心里拔凉拔凉的:学生还在那里学习,但是工作真的找不到。人生就是这样,我好不容易想通了,热情高涨地讲课,但是现实就让你从高潮跌到低谷。我回来还得跟学生们说,你们赶紧学啊,我不能说你们这届不行啊,高科技环境这么差,课堂上的热情高涨完全是装的。关键是我还在一两百号人面前,拍胸脯保证给学生解决工作,然后马上就言而无信了,我对这件事情有多郁闷就可想而知了。
突然有一天,一个老兄打电话给我,问:“张海霞最近怎么样啊?”我回答:“在北大啊,不怎么样啊。”他说:“我们有好事找你,我们公司马上要在纳斯达克上市了,要准备一个party,你平时挺活跃的,挺能策划的,能不能过来聊聊啊?”我一听纳斯达克就来劲了,马上问:“你们什么情况?”对方说:“我回国创业了,弄得挺好的,现在公司就在纳斯达克上市了。”这个老兄就是我们物理学院的校友赵阳,身高两米的牛人,读完物理就跑到美国去读书,念完普林斯顿的博士后,在美国的公司工作特别好,突然觉得美国什么都坏,不想给美国人打工了,要自己回国创业,于是创立了一家公司,没想到做到了纳斯达克。
那天晚上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我非常激动地对赵阳说:“老赵啊,我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我天南海北找工作,快被折磨坏了,你这里不是满地都是工作吗?纳斯达克上市你就有钱了啊,你需要人帮你把事业扩大,所以多少学生你都能解决。老赵,发工作吧,我的学生都等着呢。”老赵说:“我不发。”我一听傻了,说:“老赵,有钱就不知道自己是谁啦?企业有点起色就马上没有社会责任感了是不是?”我们老师的特点就是直接打大棒,我想还不信打不死你这想法,结果创业的人都不能小瞧,这一打老赵还反弹打岔:“我告诉你,我不是不需要人,但是我不需要你这样的人。”我说:“你啥意思?”他说:“你看你是什么人,考试考得好,说话别人说不过你,但是解决实际问题的动手能力奇差,你说你教了一堆学生都这样,我要他来干吗?我不要天天夸夸其谈,考试考特好的人,我要能帮我解决问题的人,我要能帮我开发新产品的人。”
我一听,马上说:“这个问题太好解决了,你有优势,我也有优势。你的优势是什么?有钱、有产品。我也有优势,什么优势?我有人、有时间,我的学生遍地都是,英文都还挺好。我出人、出时间,你出钱、出产品,你不是说学生就是不锻炼,实际的能力解决不了问题吗?很好解决,拿你这个芯片做实验。你的芯片很多小企业不能马上用,你必须得找到应用场景,对吧?但是你没这么多应用场景怎么办?你把芯片拿过来,我让学生想办法把它用到哪里去,然后把它做出来,最后你来评谁做得好。我给学生发奖状,你发奖金,如果再觉得好一点,你得发工作。这行不行?”老赵一听,这事可以有,再加上我们两个人的定位都有了,于是一拍即合,发起了“美新杯中国MEMS传感器应用大赛”。
2007年9月1日第一届比赛地点在上海中科院总部,因为那一年我是国内这个行业年会的主席,我有特权,就把比赛安排在年会上举行,让同行们都来看看。平时开会,想听的和不想听的都被关在会场里,这外面有比赛就不一样了,全在会场外面等学生们的比赛。我们只能不停往会场外轰人,结果很多人说:“张老师,你偏心,怎么不让我们参赛呢?”我说:“之前没见到您,对不起您,明年大家一起参赛。”到了第二年,学生参赛人数马上就翻番了,比赛形式也完全不一样了,想法也不一样,学生的活力也被带动起来了。
第一届比赛之后,一个女学生给我写了一封信:“老师,我非常非常激动,我从小到大得过很多奖,这是我第一次不是靠考试得奖,是我和我的团队想了一个新点子,并亲自把它做出来,获得大家的认可而获奖。我现在为我自己感到骄傲,为我和我的团队感到骄傲,以前我觉得比尔·盖茨和乔布斯都神,现在我知道我一样能行,Yes,I can。”
当时我看完这封信,我觉得找到了我事业的开关:Yes,I can !这是非常关键的问题。在这之前,我没想通,所以学生没工作我马上帮他找到工作,他不会我马上把他教会。但这个学生让我意识到:能让学生真正成长、让他感到骄傲的不是你给他的这条“鱼”,而是学生做这件事以后找到了内心的自信,他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他不能完成的事了,然后从这个自信开始,他开始去做事。给我写信的这个学生后来很成功,现在在深圳开了自己的公司,成了企业家。
因为她的那封信,后来比赛改名叫“国际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iCAN)”,传递“I can”的精神。这个比赛我做了十多年,大概有二三十万的学生参加了比赛。比赛从2007 年开始在国内发起,在2010 年的时候变成国际赛,先后在二十多个国家举办,现在赛程已经排到2023 年。其中2013 年在巴塞罗那举办,因为我是足球迷,要寻找大赛的精神,巴塞罗那就很适合。为什么比赛很快做到国际化?因为“I can”的精神不只是中国学生需要,全世界学生都需要,它是每一个人成长的必备要素。
后来我总结了iCAN 的三个关键词:自信、坚持、梦想。自信不是无中生有,不是我在这儿喊自信我就自信了,现在中国大有这种趋势,一堆人很盲目自信,其实真正的自信都是通过做事让周围的人认可你,让这个世界认可你,才能获得内在的自信,自信特别重要,所以放在第一位置。要获得自信就必须有梦想:你想做什么?人生的短期目标是什么?有了梦想才能正确指引行动方向。
中国不缺白日梦,年轻人更不缺白日梦,我们缺什么?缺坚持,就是你一定要去做,并且坚持去做,这样最后才会收获真正的自信和梦想,否则就不会收获。这三个关键词,我觉得非常重要,这三个词其实也是支撑我坚持下来最核心的理由。我每天这么热情高涨,是因为我有梦想,梦想天下所有的孩子都变得很有自信,变得拥有创造美好未来的能力。这句话毫不夸张,我可不是喊口号,我真的是这么想。
我每年去做这么多场讲座,接触这么多孩子,看到这些孩子,我就在想:这些孩子和我自己的孩子一样,都应该有美好的未来,这样一个美好未来,应该由他自己去创造。我们周围很多家庭的氛围很恶劣,真的把好孩子都消磨了,因为很多家长根本不懂,真正的成长是什么,真正的教育到底是要做什么。每个孩子都是好孩子,不管他未来做什么工作,他的智商在什么位置,只要相信这三个词,努力去做,他一定会做得很好。在中国,梦太多,不坚持,这个是很可怕的。日本跟我们相反,是另外一种变相的可怕,年轻人根本没有梦想,只有坚持的精神,工匠精神很厉害,但这样也收获不了真正的自信。
很多人问:“张老师,您对未来怎么看?”我说:“我对未来充满信心,当我看到这么多好孩子,我对未来的设想就是让iCAN传递到世界的每个角落,让每一个孩子真的都拥有‘I can’的精神,让‘I can’成为他成长中的一盏明灯。”所以我现在有个不大不小的计划正在路上,我家里有一面墙贴了一张大大的中国地图,细到了每一个县市,只要我去讲课,我就在上面扎小红旗。我是真心希望有生之年能够走遍我们国家县市级的地方,让孩子们能够听到iCAN 的故事,这是我的梦想。在国际上也是这样,参与的国家越多,我越觉得其他国家的孩子也和我们自己的孩子一样。
他是在非洲,还是在中东,他没有选择,虽然人没有机会选择自己的出身,但是他有机会创造更好的未来,这是教育者必须有的胸怀,如果教育家再把人分三六九等,就不要做教育了。所以,现在我们努力的是把iCAN 精神传递下去,让每个人都知道:I can,I can,I can!
【口述人简介】
张海霞:北京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国际大学生iCAN 创新创业大赛发起人,全球华人微纳米分子系统学会秘书长,全球华人微米纳米技术合作网络执行主席,IEEE NTC 北京分会主席。主持国家973、863、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等重要科研项目20 余项,在国内外重要学术期刊和国际会议上发表学术论文100 多篇,取得软件著作权8 项,发明专利6 项,出版著作和译著5 本。在智慧树网开设共享课程《创新工程实践》。

(本文选自《我在北大当教授》,知识实验室编著,东方出版中心出版,标题为编者所加,原题为:人生就是不停地拨开关)
责任编辑:田春玲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口述中国,北大教授,张海霞,北大

相关推荐

评论(3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