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宏亮︱关于米芾《苏轼〈枯木怪石图〉诗题》的一些疑问

贺宏亮

2018-06-22 10:1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近日有消息称:佳士得拍卖行征集到宋代苏东坡画作《枯木怪石图》。佳士得相关人员6月初接受“澎湃新闻·古代艺术”采访时表示,目前暂时还没有更多信息,但可以分享的是,佳士得很荣幸能够征集到这件极其罕有的作品,之后将进一步公布详情。业界人士分析认为,此画或是在抗战全面爆发的1937年流入日本。一些古书画研究者对澎湃新闻表示,《枯木怪石图》自从被贴上苏东坡的标签,是不是真迹已经不重要,因为现在也找不到更好的“苏轼画”来替代它。……相比较而言,这件作品是最为可靠的。对于其后的米芾之跋,一些书法界人士认为用笔飘忽,少意气,或与画作同样存在真赝之疑。云云。
苏轼书画作品是笔者一直关注的对象,《枯木怪石图》画幅本身并没有苏轼的款识和印鉴,被定为苏轼作品,最大的论据是画作后面的刘良佐诗跋和米芾诗题。
刘良佐的诗跋为:“润州棲云冯尊师弃官入道三十年矣,年七十余,须发漆黑,且语貌雅适,使人意消。见示东坡木石图,因题一诗赠之,仍约海岳翁同赋,上饶刘良佐。旧梦云生石,浮荣木脱衣。支离天寿永,磊落世缘微。展卷似人喜,闭门知己稀。家林有此景,愧我独忘归。”下钤“良佐”白文印。(图一)
图一 苏轼枯木怪石图刘良佐诗跋
米芾的诗题为:“芾次韵:四十谁云是,三年不制衣。贫知世路险,老觉道心微。已是致身晚,何妨知我稀。欣逢风雅伴,岁晏未言归。”(图二)
图二 苏轼枯木怪石图米芾诗题
前贤已对此卷和米芾诗题做过研究。徐邦达先生在《古书画过眼要录》中关于此卷的鉴定意见是:“东坡以书法余事作画,此图树石以枯笔为勾皴,不拘泥于形似。小竹出石旁,萧疏几笔,亦不甚作意。图赠冯道士,其人无考。冯示刘良佐,良佐为题诗后接纸上。更后米芾书和韵诗,以尖笔作字,锋芒毕露,均为真迹无疑。书画纸接缝处,有南宋王厚之顺伯钤印。苏画传世真迹,仅见此一件。刘良佐其人无考。”曹宝麟先生在《中国书法全集·米芾卷》中对米芾诗题作了考证;“米芾元祐六年四十一岁改字之说已成定论,此云‘四十’而已署‘芾’字,足见举其概数而已。元祐七年夏,元章已自喜‘当剧’,必不至出此酸语,故此诗舍六年而莫归焉。是亦可助议当年在京守岁之实。”曹宝麟从“四十改字”、“非才当剧”、“在京守岁”三个方面论证,认为此诗题系年在元祐六年,其说可从。
笔者最近获得此卷较为清晰的图版,观览米芾诗题文字书法之后,却有一些不同感受。笔者学习米芾书法逾三十年,特别是近十多年来,印刷技术进步,网络传播发达,获得了以前不敢想象的研看米芾书法作品清晰图版的机缘。在拜观《枯木怪石图》米芾诗题后,个人觉得此件书作用笔迟疑,不似真迹。现藏台北故宫的米芾元祐六年书《箧中帖》是一件流传有序的真迹,和此诗题为同年所书,但两者比对,高下立判。而且,从文字内容看,米芾和诗也与《枯木怪石图》毫无关联。
下面针对《枯木怪石图》米芾诗题及相关问题,提出几点疑问并略作考鉴,不敢断言,权作引玉之砖,期望引起更多的研究和讨论。
首先,诗题中“韻”“嵗”“伴”“歸”“心”等字字形奇特。这件米芾诗题字迹,总体看来符合米书风格特征,但除了感觉行笔迟疑外(如“伴”、“我稀”等字),特别是“我稀”二字,照其行笔轨迹,应是在写完这两个字后,才返回去点上“我”字最末一点,在米芾书法中仅见。经过字迹比勘,发现个别单字也有一些疑问。
1.“韻”。此诗题书迹第三字“韻”,右半作“员”。笔者借助《米芾书法字典》等材料,检索米芾存世作品中,“韻”字共有七个,只有此诗题和《净名斋记》中的“韻”,右半作“员”。其他作品中的“韻”,均写作“韵”,右半作“匀”。(图三)
图三 “韻”字比对
《净名斋记》见于米芾曾孙米巨㝐(约十二世纪后半至十三世纪中)刊刻的《松桂堂帖》中。《松桂堂帖》最早的记载见于清末咸丰年间程文荣《南村帖考》。现存《松桂堂帖》为清末翁同龢购得,其题跋首句即言“是帖不见前人著录。”此帖后辗转为日本人宇野雪村所得,1995年捐赠故宫博物院。《松桂堂帖》入藏故宫后,曾经启功鉴赏并题跋。启功据《南邨帖考》、《宝晋斋帖》及相关文献,论此帖为《松桂堂帖》首册。细读启功题跋文字,对《松桂堂帖》所收米帖真伪并未给出意见,只是说“米老各帖,俱不见他刻,是可宝也”。笔者仔细学习过施安昌发表在《中国书法》(2004年第10期)和《书法研究》(2018年第1期)上关于《松桂堂帖》的研究文章,观览了《松桂堂帖》中《净名斋记》书迹,认为这一晚出的米帖不甚可靠。此帖第一件篆书“宝晋斋”三字后的“米友仁题跋”即云,“先子秘二王帖,以所居见于此名。京口陈彦忠出示得观。友仁谨跋。”可见《松桂堂帖》所收米帖并非都来自家传,来源有可疑之处。
2.“嵗”。此诗题末句“嵗晏未言歸”的“嵗”字,山字头作“止”。检索米芾存世作品中,“嵗”字共得二十四个,此诗题、《岁丰帖》和《净名斋记》中的“嵗”,山字头作“止”。但只有此诗题中“嵗”字的最末一点,位置在“戌”的长横的右下位置(图四),写法令人略感奇怪。
图四 “嵗”字比对
3.“伴”。“伴”字人旁起笔和右边“半”的右上一短撇,均尖锋入笔,与米芾现存书迹中所有“伴”字人旁写法和“半”字右上一短撇写法不同。(图五)或许这正是徐邦达所说的“尖笔作字,锋芒毕露”之意。
图五 “伴”字比对
4.“歸”。“歸”字右半写法和元祐六年《箧中帖》中两个“歸”字不一致,多写了一次横折。(图六)按理说,在同一年中写同一字,差异不应如此之大。
图六  “歸”字比对
5.“心”。“心”字中间一点与卧勾粘连,与米芾现存书迹中的所有“心”字写法不一致。(图七)
图七 “心”字比对
第二,刘良佐诗跋中“海岳翁”一语不似北宋人友朋间用语。 刘良佐的诗跋云:“见示东坡木石图,因题一诗赠之,仍约海岳翁同赋。”文人友朋之间称“翁”称“老”,是一种较为晚起的习气,明清特别流行。“海岳翁”一语,不似北宋人友朋间用语。北宋人友朋间在对称或者第三称时,一般称字。仅举三例:
1.苏轼:“岭海八年,亲友旷绝,亦未尝关念。独念吾元章迈往凌云之气,清雄绝世之文,超妙入神之字。何时见之,以洗我积岁瘴毒耶?”(《与米元章书》)
2.黄庭坚:“东坡此诗似李太白,犹恐太白有未到处。此书兼颜鲁公、杨少师、李西台笔意。试使东坡复为之,未必及此。它日东坡或见此书,应笑我于无佛处称尊也。”(《寒食帖跋》)
3.刘既:“元章好古过人,书画惊世,起余作歌云:天下爱竒人没量,竒不谀人竒解相。竒人竒物方合璧,乞与世间人物样。(下略,诗长不赘引)”(《为米元章作歌》)
笔者(或称“键人”似更妥)遍检“中国基本古籍库”、“读秀”等数据库,发现最早称米芾“海岳翁”的是南宋人张孝祥,其《赋衡山张氏米帖》诗云:“人物千年海岳翁,笔精墨妙与天通。传闻有帖藏张姓,怪我湘江月贯虹。”其后,元明时代的元好问、宋濂、张丑、都穆等人诗文题跋中,都出现“海岳翁”之称。清人言及“海岳翁”的材料就更不胜枚举了。
另外,按照曹宝麟的考证,米芾诗题系年在元祐六年,时年四十一岁,也与宋代称“翁”的年龄不符。下面给出两条材料:
1.程明道辨假父。“(明道)为晋城令,富人张氏父死,旦有老叟踵门曰:我,汝父也。子惊疑莫测,相与诣县。叟曰:身为医,远出治疾,而妻生子,贫不能养,以与张。颢质其验。取怀中一书进,其所记曰:某年月日,抱儿与张三翁家。颢问:张是时才四十,安得有翁称?叟骇谢。”(《宋史·程颢传》)
2.陆游有诗云,“已迫耄年宜易感,人生五十即称翁。”(《舟中作》)“行路八千常是客,丈夫五十未称翁。”(《醉中到白崖而归》)
可见宋人普遍看法,四十岁左右不能称“翁”,五十岁左右才可称“翁”。北宋人欧阳修四十岁自称“醉翁”,南宋人陆游自称“放翁”,只是揶揄自嘲而已,与友朋间对称或第三称情况不同。
第三,“良佐”一印不似北宋人名印。笔者还感觉,刘良佐的诗跋下钤“良佐”白文印(图八)与同时代人名印风格和刻法均不似。北宋人名印,如苏轼名印(赵郡苏氏)、米芾名印(米芾之印、楚国米芾、祝融之后等),甚至晚至南宋周密(周公堇父)等,几乎都是圆朱文印。此卷“枯木”图像右侧中央还钤有一方“文武师胄芾章”,应是米芾的印章,但也不见于他处。当然,这两方奇怪的印章也可能是后人妄补。
图八 苏轼枯木怪石图良佐印章
南宋人费衮撰《梁溪漫志》记载:“书与画皆一技耳,前辈多能之,特游戏其间。……而东坡所作枯木竹石,万金争售,顾非以其人而珍重哉。”说明苏轼画作在南宋时,已经极为有名,也非常值钱。在元人汤垕《画鉴》中有一段记载:“东坡先生文章翰墨,照耀千古,复能留心墨戏,作墨竹师文与可。枯木奇石,时出新意。仆平生见其谪黄州时,於路途民家,鸡栖豕牢间有丛竹木石,因图其状,作木叶亦细纹如缕。及在秘监,见拳石老桧、巨壑海松二幅,奇怪之甚。墨竹凡见十数卷,大抵写意,不求形似。仆曾收枯木竹石图,上有元章一诗,今为道士黄可玉所有矣,亦奇品也。”黄可玉是元代著名道士,与赵孟頫、邓文原、袁桷等交游甚密。现存这件《枯木怪石图》上,没有黄可玉、赵孟頫、邓文原等元人的题跋和印鉴,说明汤垕记载的“今为道士黄可玉所有”、“上有元章一诗”的《枯木怪石图》,应与现存者别是一本。元代鲜于枢题记则云:“右东坡枯木丛筱怪石图,世间传本甚多。此卷前有乾卦印,后有绍兴玉印,是曾入绍兴内府者,盖非他本比也。杭州王井西尝收一本,与此略同,不知今归何人。”现存这件《枯木怪石图》,就是鲜于枢所言“世间传本甚多”者之一。
通过上面字迹比勘和关于“海岳翁”用语的质疑等,笔者认为:现存这件苏轼《枯木怪石图》及其后米芾诗题真伪存疑,有可能是南宋人或出于“珍重其人”,或由于射利,而制作的多件“枯木怪石图”之一。现存《枯木怪石图》后的米芾诗题,应是临本。其制作时代,可能与米芾曾孙米巨㝐刊刻《松桂堂帖》的时代大致相同(约十二世纪后半至十三世纪中)。不过,曾化身千百的《枯木怪石图》及米芾诗题,留存至今仅此一件,即便苏画米题均非真迹,也是其来有自,流传有序,可谓弥足珍贵。
责任编辑:彭珊珊
校对:丁晓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苏轼,米芾,《枯木怪石图》

相关推荐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