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奔流·口述|“海上清道夫”:自费打捞海洋垃圾的生意人

澎湃新闻记者 杨亚东 实习生 赵梓翔

2018-08-13 13:5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杨世钗的身后是他出资打造的“沧海9号”。澎湃新闻记者 杨亚东 图
“开弓没有回头箭。”这是52岁的生意人杨世钗对自己现状的评价。
浙江舟山嵊泗海域,长江口与杭州湾的汇合处,中国的东大门。杨世钗自掏腰包打造的“沧海9号”每天游弋在这片海域,打捞海洋垃圾,维护海洋环境。
两年来,这艘红色的小船已经在海里捞出了近六千立方米垃圾。
他常对船员说的一句话是:“你们出力,我出钱,我们一定要把这片海洋保护好。”
为了这个只有投入没有产出的事业,杨世钗已经花去300万元。
不过,他的回报不在于物质。6月8日,舟山嵊泗县海洋渔业局给他送来了锦旗,称赞他为“海上清道夫”;6月28日,舟山市委市政府美丽舟山建设领导小组将评选他为“美丽舟山,十佳个人”。
他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现在做这个事情,我啥都不图,就图个海洋干净,环境舒畅,家园美丽。”
杨世钗是台州人,地处浙东沿海,他的老家与嵊泗中间隔着宁波。在嵊泗多年,他显然已经把这里当成了家。
曾经把大海当垃圾桶
我来嵊泗已经20多年了,可以说是半个舟山人。
这些年来我卖柴油,跑船,开轮船清舱公司,赚了一些钱。1990年代,海里垃圾要比现在多,废弃物板结,港湾里垃圾一片一片的,可是当时我连饭都吃不饱,哪有心思去考虑环保问题。
那时候的人们,把大海当成了垃圾桶,不要的东西都往海里扔。废弃塑料制品,废弃泡沫板等生活生产垃圾,在一些海湾里随处可见。
杨世钗打捞海洋垃圾前的嵊泗海港。杨世钗供图
塑料制品分解不了,会随着海潮堆积;而养殖户用来当浮标的泡沫塑料,时间长了会分化成小块,浮在海面上,一些小鱼吃掉后消化不了就死了……
海洋垃圾对渔业生态和环境危害真的太大了。
2005年,我的生意有了好转,当时因为清舱工作需要,要经常上船作业。在一些外籍的货轮上,我看到国外的海员对船上的垃圾都是分类的,烟头,啤酒瓶,塑料瓶等垃圾都分类存放,而且绝不扔下海。
我当时很震惊于他们的环保意识,再回头看我们布满垃圾的海岛渔港,当时我就萌生了一个想法:等我有能力的时候,一定要把海里的垃圾清理掉。
杨世钗打捞海洋垃圾前的嵊泗海港。杨世钗供图
2015年,随着旅游开发,到嵊泗的游客越来越多,我觉得不能再等了,立即投资造船捞垃圾。历时8个月,耗资53万元,我打造了这条垃圾清理船,我把它命名为“沧海9号”。
船长16.5米、宽3.6米、吃水深1.2米、载重21吨,不大不小,捞垃圾,正合适。
这是我自己设计的船,市场上没有专门用于海洋捞垃圾的船。嵊泗岛礁多,船不能太大,不然港湾进不去,又不能太小,否则不抗风浪。我还在船上设计了专门处理垃圾的装备,还要有捞大片垃圾的拖网。为了方便捞大片垃圾,船两侧还安装了两个网兜,只要船前进,垃圾就会被收到网兜中。
2016年5月,“沧海9号”开始在海面上打捞垃圾。
起初我觉得每年也就花个二三十万,生意上紧一紧,这笔钱也就出来了,海湾干净了,心情也舒畅。
没想到,船动起来,第一年就花入了70多万。我雇了3名船员,一人开船,两人负责捞垃圾。工人工资,油耗,保养等等,都是大支出。第一年做下来,我老婆就和我说“你不能这么做了,再做下去这个家就瘫了”。
我没理会,继续坚持。
两年捞了近六千立方米垃圾
海上垃圾还是靠人工打捞为主。澎湃新闻记者 杨亚东 图
无论天热严寒,只要是适应出海的天气,“沧海9号”都会在嵊泗列岛海面上打捞各种漂浮垃圾。
根据船上的《航海日志》粗略统计,到目前为止,“沧海9号”打捞的垃圾已近六千立方米。
这是什么概念?它可以将嵊泗50海里的海域全部铺满。
从我们打捞上来的垃圾看,海洋里的垃圾主要分5类:
泡沫、渔民保鲜盒泡沫占30%;
塑料瓶、饮料瓶、可乐瓶、废机油筒、渔民鱼筐、网丝、揽绳等占30%;
塑料袋、烟盒塑料、食品塑料、方便面塑料袋包装占20%;
渔民的废弃物,雨衣雨鞋、旧衣服、旧救生衣、旧冰箱、旧沙发等占10%;
木头、包装盒,还有海面漂浮废机油、废柴油占10%。
从这些数据可以看出,海洋垃圾的产生完全都是人为的。
这两年来,我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治理海洋垃圾,首先要靠大力宣传,让人人有环保意识,从源头上治理;其次就是要有专门的法律法规进行管理,随意排放垃圾都要受到惩罚;再者就是严管海洋养殖区域,杜绝使用塑料泡沫,虽然它成本便宜,但是对海洋生态污染是最厉害的。
嵊泗海港现状。澎湃新闻记者 杨亚东 图
嵊泗海港现状。澎湃新闻记者 杨亚东 图
第二艘船将下水,还想再干十年
我现在的状态是“开弓没有回头箭”,到现在已经投进去近300万了,第二条垃圾打捞船今年9月底也要下水了。
家人反对,但我想这个事毕竟是需要有人去做的,没人去做,没人去管,我们的海洋怎么办?
我现在条件还好,名下有公司,也有几条船,“沧海9号”的支出还能用我其他业务的收益去对冲。
不管国家支不支持,我的目标就是再干十年,投入的人力物力已经无所谓了,如果到支撑不下去时候,即使卖船,我也要把这片海域弄干净。
我最大的愿望是希望有一天海面上没有了各种各样的垃圾杂物,那么我的“沧海9号”就可以光荣退休了。
这一天,我希望早日到来。
责任编辑:谢春雷
校对:余承君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海上清道夫,自费,打捞海洋垃圾,生意人

相关推荐

评论(6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