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斯卡拉歌剧院的《堂·吉诃德》里,能看到迷人的西班牙风情

澎湃新闻记者 廖阳

2018-08-31 15:4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芭蕾起源于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世界六大芭蕾学派中,斯卡拉歌剧院芭蕾舞团又堪称意大利学派的“最佳代言人”。
8月31日至9月2日,这支有着两百余年历史的“古董级”芭蕾舞团,将在上海大剧院连演三场《堂·吉诃德》(努里耶夫版)。
时隔12年再次做客上海大剧院,斯卡拉派出了包括6位首席在内的阵容,而饰演女主角基特莉、男主角巴西里奥的4名首席,无一例外都是外形亮眼、舞技精湛的90后“小鲜肉”。
堂·吉诃德是塞万提斯小说《堂·吉诃德》里的主人公,他沉迷于骑士文学,最终决定以行动实践骑士精神,游历四海,行侠仗义。
18世纪以来,不断有舞蹈家将这部小说改编为芭蕾舞剧。1869年,编舞家彼季帕联合作曲家明库斯,为莫斯科大剧院创作了他的第一版《堂·吉诃德》,由四幕、八景和一个序幕所组成。1871年,他又为马林斯基剧院创作了第二版,加入了更丰富的舞步,例如第二幕梦境场景里精致优雅的对称美,以及舞剧最后那标志性的大双人舞。
彼季帕版保留了原著中的骑士精神和西班牙风情,同时,突出了酒庄老板女儿基特莉和穷理发师巴西里奥的浪漫爱情。剧中的双人舞热情洋溢、欢快活泼,有不少经典段落,是国际芭蕾舞赛事的必考节目。
运用一批西班牙民间旋律,以及华尔兹、波尔卡、加洛普、进行曲,明库斯也为舞剧写出了不少充满西班牙风情的音乐。
在彼季帕版的基础上,俄罗斯舞蹈家鲁道夫·努里耶夫1966年为维也纳国家歌剧院芭蕾舞团改编了一个新版本,广受欢迎。
努里耶夫同样用了明库斯的音乐,但请人做了重新编排。同时,他对彼季帕的剧本也做了部分修改——序幕中,年迈古怪的堂·吉诃德和桑丘准备开始马背上的冒险,但除此之外,努里耶夫版中的主人公和原著就没有太多关联了,他的剧本着眼在“伽玛什的婚礼”,这个以爱情为中心的选段。
努里耶夫的创作手法与16世纪的意大利即兴喜剧颇有相似之处。
努里耶夫的基特莉傲慢、鲁莽、风情万种,第一幕一出场,她就不断把玩她那把标志性的扇子,这也是小镇村民的象征——他们手中都挥舞着扇子。在整部舞剧中,扇子也成了基特莉炫技的道具之一。
巴西里奥虽没有基特莉那么光彩照人,却也是个迷人的快乐灵魂:在他的变奏中,双圈羚羊跳和绕圈跳精彩夺目,是展示舞者技术和才华的绝佳舞步。
努里耶夫原本就是极出色的舞者。在强大的舞蹈技巧、超凡的舞台控制力上,他为自己量身定制了巴西里奥,并加入了高难度的旋转、跳跃等动作。也因此,巴西里奥这个角色扭转了芭蕾舞剧中男舞者只作为陪衬出现的现象,提升了男舞者的地位。
1980年,牵手斯卡拉歌剧院芭蕾舞团,努里耶夫在斯卡拉的舞台上亲自演了巴西里奥。1987年,舞剧重新制作了布景和戏服,沿用至今,为群舞带来了活力和激情。
设计师们在第一幕就为观众营造出了高度风格化的西班牙风情,舞者们手臂交叉,仿佛环抱古代枝状大烛台的姿势,让人联想起霍塔(Jota),一种源自西班牙阿拉贡地区的舞蹈。
被一分为二的第二幕,是这一版《堂·吉诃德》最显著的特征。
基特莉和巴西里奥逃跑并与吉普赛人相遇,紧随其后,是一段直接出自彼季帕版的“白色芭蕾”,它由高难度的学院派舞步组成,几乎没有任何叙事意图。然而,该段作为堂·吉诃德的梦境却恰如其分,展开了一幅花园秘境的画卷,身着tutu裙的森林仙女就居住在这里。森林女王带领七位仙女登场,表演了一系列精彩的“意大利转”。
同样是在这一幕,观众会见到丘比特,这个象征着堂·吉诃德与达西妮亚 / 基特莉之间关联的角色。努里耶夫在原版基础上,加入了二人在月光下初次相识的场景。另外,观众也能看到堂·吉诃德这个笨手笨脚的瘦高个儿,是如何与仙女们高冷优雅的动作,形成滑稽有趣的对比的。
责任编辑:陈诗怀
校对:张亮亮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