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消失的石磨|昭通记忆

2018-10-04 07:30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政务

字号
最近回到老家,发现旧时使用较为广泛的石磨普遍风光不再,大多被鄙之、弃之,有用作铺路石的、有用作砌墙石的、也有用作晾衣杆底座的,取石磨而代之的是电动钢磨。电动钢磨使用方便,比如要磨苞谷面了,把电闸拉上,哗啦啦不一会儿,苞谷面就磨好了,又快又细。不知何时,老家已经添置了钢磨、碾米机、打粉机、青饲料粉碎机、电风车等电器,家里仿佛一个小型加工厂。推磨、打米、筛米、磨粉、切猪草这等繁重费时的体力活儿,全让这些小型机械代劳了,而且这种状况在农村几乎家家如是。
闲暇,我悠悠地走到房前屋后、左邻右舍去转转、看看,熟悉的一切:山峦、树林、庄稼地、田园、小路、笑脸……都让人感觉很亲切,一种恬淡、清闲的感受始终感染着我,心里再也没有了上世纪七十年代在家里时的那种沉重和不安……
那时我们一家就父母二人劳动,兄弟姊妹七个,大的大,小的小,基本上都在读书。这对于一个贫困的农村家庭来说,困难是可想而知的了。父母白天下地劳作,晚上也得不到松懈。为了第二天能早点出工,推磨、弄夜饭、切猪草、煮猪食都是必须在睡前干完的活。大人们一到家,来不及坐一会儿,父亲就开始推磨,每晚要推十公斤苞谷面,然后编点篾器,卖钱供我们读书。母亲煮饭、切猪草,一般要煮满满一大锅。一到夜晚,我们老家大院几户人家的石磨轰然作响,磨担钩咕咕地叫,铁刀砍在木板上的声音咚咚地响,此起彼伏。很多时候,我们兄妹就在这样的交响乐中,倚着墙角、木凳睡着了,错过了劳动过后的美餐。
因为身在农村,家里随时会遇到抬石头、木料、背水泥、插秧、薅草等重体力活,有时候,父母可能是太累了,就叫我们帮帮忙。由于个头矮,推磨的时候把额头碰了、添磨的手被磨担钩撞了等情况时常发生,有时会笑,有时也哭。如果是添磨的时候打瞌睡了,那就要挨骂了。不过,随着我们手中一把一把的苞谷添进石磨料口,磨口就撒下一圈一圈的白面,渐渐堆高,直至填平磨盘。磨好,用竹筛筛过以后分装起来,第二天的吃粮问题就基本解决了。
有时遇到请人帮忙做工,或者家里有客,要磨的苞谷面会更多,父亲就会推磨到深夜。
石磨推出来的粮食口味纯正,有益健康。但是,随着农网改造的逐步实施,每家每户都用上了电,加上外出务工人员的增多,经济收入的增加,机械逐渐取代了农具,人们自然而然从繁重的劳动中获得解放。毕竟,过上轻松、富足和快乐的现代生活,是每一个人最基本、也是不停息的追求。
(作者供职于盐津县教育局)
今日推荐



来源/昭通新闻网 作者/蒋永忠图片来源于汇图网
编审/李仁安 校对/李晓溪编辑/马杏
投稿/822996965@qq.com
 发送邮件至zhengwu@thepaper.cn申请加入澎湃政务号或媒体团
特别声明
本文为政务等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