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进展
有此一说
背景报道
热追问

huhu

此发言暂时不适合发表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中指出,价值是指“商品中凝结的一般人类劳动”。在这里我们不妨把郭美美提供服务当成一种商品,这商品中凝结着她的劳动成果,当然相对于别人来说这服务肯定不能算是一般的劳动成果。
那决定郭美美所提供的商品的价值量到底是什么呢?一是意识社会必要劳动时间;二是劳动生产率;
具体来讲:
生产商品所需要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越多,单位商品的价值量越大,反之则越小,单位商品的价值量与生产商品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成正比。
劳动生产率越高,单位时间内生产的使用价值量越多;反之,则越少;劳动生产率与这一劳动所生产的使用价值量成正比;
无论劳动生产率如何变化,在同一时间内,同一劳动所创造的价值总量不变;
劳动生产率越高,单位商品的价值量越小;反之,则越大;单位商品的价值量与这一劳动的劳动生产率成反比;
理论知识我们是具备了,而理论是为现实服务的,再来看郭美美为啥能这么高价就好理解了。
首先要明确的一点是,对于郭美美提供的这种服务社会是求大于供的,社会生产率是严重的不足,物以稀为贵也是这个道理。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尽管郭美美的劳动时间可能不足,但是市场的巨大足以弥补这个缺陷,再说了你真觉得郭美美的劳动时间不足吗?世上明星常有而,郭美美不常有,而且明星也不是人人有愿意提供向郭美美这样的服务啊。还有重要的一点就是,郭美美比明星更具争议性,更具话题感,再粗俗一点对男人来讲更具征服欲。这才是郭美美的核心竞争力,我们总说要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郭美美是做到了。所以郭美美这个价,我觉得值!!!【查看详情】

基本资料

面对之前无数慈善丑闻,就是想问问,面对灾难,你还愿意捐钱出力吗?

首先说,红会还是蛮拼的。天干物燥,半夜深更,没有睡觉,而在辟谣。辛苦了!
那我尽量说两句公道话吧。
1.在这样一个特殊时期,的确,正是红会慢慢洗白的一小步。而大难当头,人们是否应该不计前嫌,去重新接受这样一个机构呢?答案也许不是很乐观,但这并不会妨碍人们以另外的善心去善德,比如说缺钱缺物资的,捐款捐钱也可以换个更加能直达现场的方式到达,又或者到了灾后重建的时候,钱和物资,捐助也可以通过某种人们认为可信的方式到达,以最大利益到达灾区,不是很好吗?2.再从红会本身说说,钱财的不妥善运行,以及程序的不公开,频繁出现的丑闻,导致越来越多的人不信任红会这个事实也是昭然若揭,而且收取中间管理费貌似有点多。有时3%-5%,有时10%。虽说欧美也会收取高昂比例的慈善会,但不能老是和国际接轨,为了更大程度的帮助灾民,为何不让每一份钱都能尽献它的力?红会想要洗白不仅仅要靠一条条苦口婆心的微博,用口教别人忘记是没太大说服力的,相比更加重要的是身体力行的动作,言行合一,方为大丈夫。3.最后,我相信红会里确实有很多实干的志愿者,他们正在第一前线劳碌奔波,而频发的丑闻并不会削弱人们的慈善之心,大家会选择合适的方式捐款和献血,不同的距离的人又不同的方式,不同条件的人有相同的善心。我相信,他们会像每一次临危大难的华夏子孙那样,在每一个角落都和同胞在一起。【查看详情】

fenzi

郭美美澄清后,红十字会能摆脱信任危机了吗?

郭美美误打误撞撕掉了红会的上衣,民众顺势而起扯下了红会的内裤。如今郭美美被抓了,红会就说"要把衣服一件一件穿回来"。红十字会似乎一直没搞清状况。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从郭美美事件到雅安地震再到海南台风救援,红十字会的行为每每受到质疑,却始终无法给予合理的解释。这几年红会的遭遇可以写成长篇巨著《论红十字会公信力的倒掉》。红会如果不正视大众的疑问,无论他们的救援多么积极,也难逃信任危机。
红十字会到底是什么性质的组织?它是一家副部级单位,但根据红十字会法的规定,又不接受党的领导。相对国际红十字会,又是独立开展工作。红十字会法还规定可以自愿入会,要缴纳会费,似乎是一个社会团体。行政单位所有的弊端,红会有;社会团体的监督机制,红会又没有。红十字会手握行政大权,自然无视民众要求其公开账目、邀请第三方监督的声音。
爱心被亵渎是最可耻的事情,质疑红会的民众是对中国慈善事业最关心的那批人。他们的要求一直很明确,了解捐款的数量、去向以及援助的对象和援助的效果。红会的当务之急是去行政化,真正独立起来,满足民众对真相的需求。
不过让一个既得利益者主动求变,有点天方夜谭,中央要全面深化改革,不如先拿红会“开刀”吧,让我们帮红会把衣服一件一件穿回来。【查看详情】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