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影像

2015春运|手机里的照片:出门在外,每一张都是心中挂念

前年回家,南肖康特地给70岁的奶奶拍了照片,粉色的门帘前站着一个普通的农家老太太。拍下这照片的理由很简单,留个念想,“看一眼少一眼”。【查看详情】

2015年春运|回家的路到底有多挤?用各种姿势填满车厢

每走一步都要说声“抱歉,请让一让”,放眼向车厢深处望去,行李架上塞满各式行李箱、包裹,就连茶几底下、洗漱台盆上都堆着呈小山式的行李。【查看详情】

热追问

讽德诵功

春运有这么夸张么?

唯一一次在春运坐火车,08年,17岁,第一次出远门,只身一人从新疆来上海参加个活动,参加完活动已经是2月1号了,记得很清楚那年是2月6号过年。当时还小,对春运几乎完全没概念,以为坐火车和坐公交唯一的差别只是票价,应该是想买就能买到的。
直到准备回家时去火车票售票点买票……
那年的手机还没有地图这个功能,那几天还下着雨雪,就在雨雪里一路走一路问到火车票售票点,结果显然易见:提前一天是买不到票的。当时我就懵了,本身就被想家的情绪折磨得翻来覆去,心心念念想着回家过年,结果站票都要等到6号以后了。
走出售票点就忍不住了,眼泪默默地掉。思来想去就给家里打电话,电话里先是被老妈埋怨一通,“叫你早点买票balabala”。最后托邻居的一个在上海铁道部工作的亲戚想办法,最后想到的办法是先不买票,把我送上车,上了车再补票。
还天真地觉得,哇,好走运,总算能回家了。
上了车发现一切才刚刚开始。真是寸步难移,想转个身都困难。又恰好口渴难耐,也没买水,火车上一堆人,售货员的小推车肯定是没法走的,就向身边的人求助,买了瓶芬达,一口气喝了一半,辣的嗓子疼。
这种情况持续了有三四站?也记不太清,那三四站的站台上有不少人,想上来,但上面根本没空间,乘务员就不让他们上,站台上的人低声下气地求也没用。当时心里酸酸的,又无能为力。
过了那三四站情况好点,人少了些,起码可以走动,我就蹲坐在车厢与车厢间的连接处,迷迷糊糊睡一会儿,被踩到就醒,过一会儿又睡。顶上漏了雨雪,我就把帽子戴上。当时心里想着,忍一忍,到了家就好了。
大约过了兰州,人就少了。我才找了个没人的位置坐下。
辛酸的细节其实还挺多的,但都不太记得了。印象深的就是下了火车又转得夜班车回家,半夜我爸来客运站接我,看到我爸,腿都软了,抱着他就哭。那个晚上的月亮又圆又亮,爸爸的怀抱好温暖。【查看详情】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