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松成:不大主张通过降基准利率来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

彭扬/中证网

2018-12-08 22:22

字号
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原司长盛松成8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货币政策已经在做调整。比如,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对小微企业、民营企业的资金支持。未来不会大放水,但仍会支持实体经济最需要的环节。同时,需要强调的是,货币政策是不能决定一切的,否则只要多发货币就可以了,只要降利率经济就好了,但实际并不是。
“稳定和促进经济增长,还要考虑三个方面。”盛松成表示,一是财政政策的配合。企业要有利润,更需要降税和降费。二是给企业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三是需要实体经济的转型升级换代。
对于未来是否还有降准空间,盛松成认为,“有可能。因为我们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在世界上都是比较高的。当然会不会降准,也要依据市场情况,即使货币市场资金多了,也不一定直接流向实体经济。”
从降息的角度看,盛松成认为,“中国的利率体系非常复杂,其中包含多种利率,所以不能抽象地说降息,应该说降什么息。我们现在所讨论的降息,主要指的是存贷款基准利率,它已经有三年多没动过。活期存款利率每年0.35%,一年期存款利率每年1.5%,与物价数据相比,可以说存款基准利率基本没有下调空间。而我国贷款基准利率也不高,在4.35%至4.9%之间。银行的大部分贷款都是执行利率上浮的,截至今年三季度末,73.8%的银行贷款的利率都是上浮的。我的意见是央行不要放弃基准利率,也不要轻易动它。与其调整基准利率,不如让商业银行自己浮动。如此一来,可以真正地推动利率市场化,也可以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的问题。降息未必能解决企业融资贵的问题。”
“要解决融资难就需要商业银行和企业的配合,小微企业风险较大,利率需要上浮,反之亦然。不大主张通过降基准利率来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搞不好两个问题都不能解决。”盛松成表示,如果进一步考虑到资本流动、人民币汇率和房地产调控,也不宜下调利率。从货币市场看,银行的资金成本已经有所下降,10月份同业拆借加权平均利率为2.42%,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0.17个和0.4个百分点。
从放宽信用的角度看,盛松成强调,信用和货币无法分开,货币创造需要以信用为支撑。现代社会是先有贷款后有存款,如果没有信用,货币也很难被派生出来。货币现在增速这么低和信用较为收紧有关,收紧信用以后是不可能宽货币的,宽了信用也很难做到紧货币。所以,关键要疏通货币政策传导,发挥银行的主观能动性,让银行自己选择风险与收益。同时,还需要实体经济本身的调整和发展。(原题为《盛松成:仅靠降息未必能解决企业融资贵的问题》)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郑景昕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