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自豪︱一封没有送出的信:老外交官凌其翰的统战往事

徐自豪

2019-01-18 10:0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上世纪八十年代,台湾岛内民众要求统一的呼声日益高涨,原本属于“政治禁区”的话题可以公开讨论,讨论的范围从民间逐渐发展到国民党高层人士,从要不要统一转为讨论如何实现统一。台湾与大陆对峙的坚冰开始松动。
1980年8月,外交部国际问题研究所顾问凌其翰致信外交部副部长韩念龙,并抄送王炳南:
进入八十年代,台湾问题已成为三件大事之一。……自觉对争取台湾归回祖国工作,我还具有一定的历史条件。
四十年前,凌其翰曾在重庆中央政治学校担任外交系教授,当年的不少学生已成为国民党外交界的要员,凌其翰觉得兴许能有接触的机会。
凌其翰致韩念龙信 1980年8月
凌其翰(1906-1992)祖籍上海南汇,在《申报》做过编辑,还当过东吴大学的法学教授,1933年起从事外交工作。1949年10月任巴黎驻法公使时宣布起义,并发表《中国驻法使馆、驻巴黎总领事馆全体馆员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宣言》。在所有的国民政府驻外使领馆中,第一个升起五星红旗。次年5月奉周恩来指示回国效力。
凌其翰遗作《我的外交官生涯——凌其翰回忆录》
1986年4月,凌其翰又写信给中宣部副部长、新中国第一任驻法大使黄镇:
昨晤汤兴伯同志,他准备调任纽约总领事,而他又熟识沈昌焕胞弟沈昌瑞,此人长居纽约,通过此人,可徐图与沈昌焕联系。对台工作有多种渠道,而这一渠道迄未开拓,环顾国内,舍我其谁。弟对此颇有急迫感。
凌其翰之所以感到急迫,是因为一个月前,蒋经国在国民党十二届三中全会上提出了“中国国民党对于统一的主张”。这是鼎革之后,国民党最高负责人首次阐述关于和平统一的主张。
凌其翰致黄镇夫妇信的留底稿,1986年4月
凌其翰觉得急迫的另一个原因是,张雪玲马上要来北京,她可以作为信使给她的表哥沈昌焕带信。沈昌焕(1913-1998)是江苏吴县人,曾担任中国远征军陈诚的少将参议、蒋介石的私人英文秘书。他毕业于燕京大学,还是美国密歇根大学政治学系的硕士。凌其翰与沈昌焕是老同事,1942年凌其翰主管国民党外交部礼宾司时的助手就是沈昌焕。当年罗斯福总统的私人代表、英国议会代表团访华时,凌其翰识人善用,安排沈昌焕担任翻译,这位青年才俊给蒋介石、宋美龄留下了很好的印象。1948年凌其翰卸任礼宾司司长,改由沈昌焕接任。大陆易帜后沈昌焕去了台湾,两度执掌台湾外交部门。对沈昌焕个人仕途的发展,凌其翰的知遇之恩无疑是相当重要的。沈昌焕对此心知肚明,特地来信表示过感谢,两人的私交也不错。
凌其翰一直关注着海峡对岸这位老部下的情况。1979年6月,刚刚卸任台湾“外交部”工作的沈昌焕,出任“国家安全会议秘书长”。此时距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五届人大常委会《告台湾同胞书》发表仅仅半年。凌其翰认为台湾情况已开始发生微妙的变化,蒋经国此时对沈昌焕的新任命绝非偶然,很值得注意。凌其翰想通过台湾来人带信给沈昌焕的弟弟沈昌瑞,邀请他来大陆访问,向沈昌焕及台湾方面如实反映大陆的情况。
凌其翰在给沈昌焕的信中写到:
昌焕吾兄惠鉴:
南京一别,荏苒卌载,流光如矢,世变沧桑,弟已进入耄耋,而兄亦年逾古稀,偶念及我兄与弟之友情,真所谓君子之交淡如水,往事历历,旧谊难忘!兹乘令表妹雪玲女士来美之便,托其带上寸札,拜托令弟昌瑞兄吉便带上寸札,聊表区区关怀之意。弟卜居北京东交民巷十三号大院一号楼二〇一室,倘蒙赐复,不胜荣幸之至,专颂俪祺。弟凌其翰 一九八六年七月于北京

凌其翰致沈昌焕信,1986年7月
虽然完成计划的可能性很小,但凌其翰在写给黄镇的信里,还是热切地期盼自己能有机会做些统战工作,甚至把倪征燠作为自己的榜样:“虽进入耄耋之年,老骥极愿请缨出枥,弟与倪征燠同年,只要原则问题解决,一切有征燠同志先例可循。”倪征燠(1906-2003)是我国著名的法学家,二战后参加过东京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日本战犯的审判工作。新中国重返联合国后,倪征燠也做出了许多成绩:他多次作为代表出席国际海洋法大会;1984年还当选为联合国国际法院法官,成为新中国第一位享受国际司法界最高荣誉的国际法官。
凌其翰的投石问路计划没有获得成功。沈昌焕叮嘱家人:“到美后如与大陆人士接触后,不得接受传递书信等。”9月3日,凌其翰放弃联系,“目前尚难办到”。
1950年夏,凌其翰等人从巴黎回国,从马赛启程,驶过地中海,穿越苏伊士运河、红海,经东南亚到达香港,再辗转抵达北京,整个行程历时一个多月。西望巴黎,凌其翰感慨万千,他写了一篇见闻记,名为《从法国归来》,发表于《光明日报》。黄炎培特地将文章剪报送呈毛泽东,毛泽东阅后回信:
来示并剪报收悉,极好,遇见凌先生时,请代为致谢意。他的文章写得很生动,观点也是正确的。
凌其翰旧藏《从法国归来》剪报
毛泽东致黄炎培,1950年
回国后的凌其翰,当选过第二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人民外交学会理事,还曾作为中国法律工作者代表团成员,出席布鲁塞尔国际民主法律工作者大会。令人扼腕的是,由于在1957年整风反右运动中的“不当”言论,凌其翰被划为极右分子,取消预备党员资格,行政职务从九级降至十三级。此后凌其翰主要从事编译工作,主编了《国际条约集》中1917年至1959年各集,晚年还撰写了自传体回忆录《在河内接受日本投降内幕》及《我的外交官生涯——凌其翰回忆录》。
凌其翰写给沈昌焕的这封信,最终没有被送出。1987年11月,台湾允许民众到大陆探亲,两岸的通道被逐渐打开。六年后“汪辜会谈”开始举行。可惜凌其翰没有等到这一天。
责任编辑:彭珊珊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凌其翰,沈昌焕,两岸关系

相关推荐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