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氏三姐妹之间的恩怨纠葛:她们错过了最后一次相聚的机会

2019-02-11 21:18 来源:澎湃新闻 湃客

字号
这是宋氏家族唯一的全家福,1917年夏摄于上海宋寓。前排:三子宋子安;二排左起:长女宋霭龄、长子宋子文、次女宋庆龄;后排左起:次子宋子良、父亲宋嘉树、母亲倪桂珍、三女宋美龄。
1971年4月25日,宋子文卒于旧金山,而宋氏姐妹并没有出现在宋子文的葬礼上,她们失去了晚年最后一次相聚的机会。
对宋氏姐妹而言,时间没有冲淡她们昔日的恩怨,即使到了生命即将到达终点之时,她们依然没有跨过横亘在她们之间的政治鸿沟,这是一场为政治而牺牲亲情的悲剧,这场悲剧甚至还连累了宋氏家族的其他成员,包括宋子文。
革命战败,宋子文逃到美国当寓公
对于那些曾经为蒋介石集团誓死效力的人而言,1949年是转折性的一年,因为他们在这一年遇到了人生最大的一次抉择。他们可以选择离开大陆,偏安于一隅;也可以选择投降共产党,进而将功赎罪。但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都是一种艰难的选择。
1947年10月,共产党发表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宣言》,宣告天下:“没收蒋介石、宋子文、孔祥熙、陈立夫兄弟等四大家族和其他首要战犯的财产。”
第二年,中国共产党列出了43位战犯的名字,宋子文的名字赫然在列。他心里十分清楚,一旦共产党取得胜利,肯定不会轻易放过自己。摆在他面前的唯一一条出路就是逃离家园。是逃到美国,还是逃到台湾,宋子文游移不定,经过再三考虑,最终选择了美国。
宋子文先将自己全部的资产转移到了美国、加拿大、南美等地,随后在1949年1月底离开广州去了香港。到达香港时,他胸前依然佩戴着国民政府颁发给他的勋章,因为他知道自己以后再也没有机会对外显示这些勋章了。1949年5月16日,宋子文举家赶赴法国,随后又前往美国,并住到了纽约曼哈顿的豪宅里。
其实,国民党尚未退到台湾的时候,蒋介石就已多次请逃往国外的“中央执监委员”、“国大代表”、“监察委员”、“立法委员”一起去台湾,只是没有几个人响应。对身处美国的宋子文,蒋介石也曾数次发出邀请,但每次都会被婉言谢绝。
宋子文与蒋介石
1952年10月,国民党在台湾召开“七大”,此次会议通过了第六届中央委员“整肃案”,决定对党员采取“详订办法,严加考核,分别去取”的政策。这时身在国外的孔祥熙、宋子文依然没有对此作出回应。1953年,在蒋介石予以批准的开除国民党党籍的人员名单上,孔祥熙排在第一位,宋子文则排在第二位。
在美国当寓公的宋子文就这样彻底被政治遗弃了,这大大影响了他在大洋彼岸的交际圈。起初他十分不习惯受到这样的冷落,但时间一长就慢慢适应了。在美国期间,宋子文一直深居简出,偶尔和同在美国的几个旧相识聚在一起打打牌,消磨一下闲散时光。
宋子文69岁的时候,也就是1963年,他应蒋介石的邀请去了一趟台湾,这一次的台湾之行是他离开大陆以后的第一次赴台。此时蒋介石76岁,宋美龄也已经66岁了。对于他们这个年龄的人来说,过去的是非恩怨早已被时光冲淡了。
在台北小住的几天里,宋子文只是与妹妹、妹夫闲话家常,谁也没有谈及过去的那份荣耀,以及离开大陆之前的那份沉重。
离开台湾的时候,蒋介石交给宋子文一个任务,让他探询美国对台湾“反攻大陆”持什么态度,与此同时,蒋还希望宋能争取美国方面的帮助。20世纪40年代时,为了蒋介石,宋子文曾在美国朝野游说,以期得到美国的援助,而这一次宋子文回到美国后却并未像蒋介石希望的那样重视这件事。
1969年2月25日,宋子安病逝于香港。3月5日晚上,宋子文飞抵香港,并于6日参加了弟弟的安息礼拜仪式。但让宋子文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的中国之行,是他一生中最后一次踏上中国的国土。
参加宴会,食物竟变“夺命利器”
1971年4月24日晚,为了欢迎宋子文夫妇,爱德华·尤专门在自己寓所设宴款待他们。临行前,原本不想去参加宴会的张乐怡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担心会有什么事发生。宋子文发现妻子脸色不对,便劝她不要去了,但张乐怡又放心不下,还是决定陪丈夫一起赴宴。
宋子文与夫人张乐怡
坐在车上的张乐怡眼皮一直在跳,她预感即将有事发生,这让她联想起杜月笙对宋子文的那次暗杀,其实她也不知道这两件事情之间的关系,但是那团阴影就是一直在她的脑海中盘旋。离目的地越近,张乐怡的心就越慌,而丈夫却一脸的兴致勃勃。
张乐怡突然对司机大喊:“停车!”宋子文看着妻子,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其实,就连张乐怡自己也不清楚刚刚说了什么,但车子既然停了,她只得说自己忘带东西,需要回去拿,而且这样东西她必须带着。
宋子文向来都很守时,眼看约定的时间快到了,而妻子竟然无理取闹,宋子文有些生气,呵斥了妻子几句,就命司机继续开车了。张乐怡心知自己劝不了丈夫,只得不再说话。
下车后,爱德华·尤及其他人早已在寓所等候,看到宋子文来后,爱德华·尤马上过去给了他一个热情的拥抱。
这时张乐怡终于平静下来,因为来到爱德华·尤的家里以后她的眼皮不跳了,心也不再慌了。爱德华·尤的妻子十分热情,拉着张乐怡说个不停。张乐怡看了一眼与朋友正谈得高兴的宋子文,觉得自己刚刚在车上的行为十分可笑。
为了这次宴会,爱德华·尤专门请了唐人街中国餐馆的厨师,这一席菜都是宋子文的家乡菜——粤菜,再加上是朋友聚会,宋子文不禁胃口大开,吃了很多。就在爱德华·尤为宋子文倒酒的时候,宋子文突然打了一个饱嗝。起初,众人并没有发现宋子文的反常,认为他只是因为吃得快而打嗝。但打完嗝以后宋子文一句话也不说,众人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张乐怡看到丈夫的脸憋得又红又紫,眼睛向上翻,头也跟着偏向了左侧,心顿时慌了起来。她赶紧起身去扶丈夫,然而当她刚将宋子文的身体扶正时,却发现丈夫的头也跟着耷拉了下来,她顿时惊慌失措。
爱德华·尤马上给医院打了电话,半个小时以后,医生赶到爱德华·尤的寓所,对宋子文做了检查。医生告诉哭倒在一旁的张乐怡,宋子文吃饭时过度兴奋,一小块食物堵在了他的气管里,导致呼吸不畅,从而毙命。
1971年4月24日晚,宋子文卒于旧金山,谁也没有想到,导致宋子文死亡的,竟是一小块食物。
宋子文葬礼上,宋氏姐妹均未现身
1971年4月25日,宋子文的灵柩自旧金山运抵纽约。当时中美正在力求改善两国之间的关系,美国总统尼克松想要利用宋氏姐妹赴美奔丧的机会,推进两国之间的建交。在尼克松看来,不管宋氏姐妹在意识形态及政治观点上存在哪一种歧见,都会赴美参加宋子文的葬礼。
宋氏三姐妹合影,左起:宋美龄、宋霭龄、宋庆龄
然而让尼克松预料不到的是,在宋子文的葬礼上,竟然一个宋家姐妹也没有出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1947年,宋霭龄定居美国,自此再也没有回国。1967年,孔祥熙去世,让原本处于隐居状态的宋霭龄更不问世事了。尽管她与宋子文都在美国,但由于弟弟与丈夫间的矛盾,两家几乎没有什么往来。孔祥熙去世的时候,宋子文并未前去参加葬礼,宋霭龄对此一直耿耿于怀。
由于宋庆龄的政治观点与其他的兄弟姐妹不一样,所以早在国民政府时期就与他们联系不多。当国民党退居台湾以后,宋庆龄选择留在大陆,中国共产党给予了她极高的荣誉和地位。宋子文去世的时候,宋庆龄正在北京。听说宋子文去世的消息以后,宋庆龄表示自己会去美国参加宋子文的葬礼,但由于中美尚未正式建交,不能从北京直接飞往美国,只能租包机。
在举行葬礼的前一天,尼克松收到了消息,宋庆龄由于没能租到包机,因而不能前往美国参加宋子文的葬礼。于是,尼克松立即通知宋美龄与宋霭龄,希望她们能前来奔丧。对尼克松来说,宋庆龄不能来到美国确实是一件憾事,但如果宋美龄与宋霭龄能够前来的话,不管是从个人还是从国家的角度而言,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为促进美国与台湾之间的关系,尼克松亲自发了一封唁电给宋美龄。唁电这样写道:
台北宋美龄女士:
惊悉宋子文先生在旧金山不幸猝逝,不胜哀。他的病逝使我们失去一位好朋友。他在美国的朋友将长久地怀念他为自己的国家服务的辉煌的一生,特别是他和我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并肩战斗的伟大事迹。我们同你们一样痛惜他逝世所造成的损失。
美利坚合众国总统
理查德·尼克松
1971年4月26日

收到尼克松的唁电以后,宋美龄感到受宠若惊,这让她前往美国奔丧的心情更加迫切了。这一次,宋美龄带着孔祥熙的女儿孔令伟登上了“美龄号”飞机。然而就在飞到半路的时候,蒋介石的电报来了。蒋介石在电报中称中共打算派宋庆龄前往美国,为避免进入中共统战的圈套,他希望宋美龄暂停去往纽约的计划。进退两难之下,宋美龄只好选择降落在夏威夷,静观形势。
在夏威夷滞留的宋美龄得知这个消息后,与蒋介石进行了商议,最后仍然决定不出席宋子文的葬礼,因为他们并不排除仍有政治圈套的可能。4月30日,也就是举行葬礼的当天,“美龄号”起飞了,只不过它的目的地不是纽约,而是台湾。
身居美国的宋霭龄,对是否出席宋子文的葬礼一直犹豫不决,直到4月30日上午,依然没有做出决定。
宋庆龄与宋美龄不能前来已成事实,而最后一位可能前来的亲属就是宋霭龄了。为了等待宋霭龄,葬礼特意改在了下午举行。可是,一直到葬礼的最后一刻,宋霭龄仍然没有现身。那一天,除了宋子文的妻子张乐怡和他们的女儿以外,来参加葬礼的只有宋子良及其他的一些朋友,连尼克松见到此景都发出了感慨,表示无法理解“你们中国人”。
宋子文的葬礼为宋氏姐妹的相聚提供了机会,但宋氏姐妹却因为各种原因均未出席。就这样,她们失去了最后一次相聚的机会。
1973年10月19日,宋霭龄在美国纽约去世,宋美龄赴美吊唁。1980年12月,病重中的宋庆龄让廖承志代笔写信给在美国的宋美龄。宋庆龄在信中说:自己重病在身,希望宋美龄能回大陆一行,使在有生之年姐妹相见。如果不成,也希望宋美龄将保存的孙中山遗物归还。
但是宋美龄只是托人简单地答复了一句话:“信收到了。”
1981年5月,宋庆龄病情恶化,她的亲属发电报到纽约,将这一情况通知宋美龄。几天后,宋美龄回复电报:“把姐姐送到纽约治病。家。”5月29日,宋庆龄去世,治丧委员会向在台湾和美国的包括宋美龄在内的亲属发出邀请,希望他们来北京参加葬礼。
由于台湾当局当时正在实行海峡两岸“不接触、不谈判、不妥协”的“三不政策”,因此台湾电报局拒收这份电报。
宋美龄虽身在美国,但也受到了多方面的限制和压力,难以回应。据香港《百姓》半月刊报道:接近宋美龄的人士透露,宋美龄在当年5月下旬得知二姐病危及逝世消息时,曾多次流泪,并为其向上帝祷告,以寄托心中的绵绵怀念。
据美国女作家、宋庆龄好友埃米莉·哈恩(项美丽)的回忆录记载,在后来和宋美龄的谈话中,她了解到:宋美龄决不是不想和自己的胞姐见最后一面,她是担心自己当真去了北京,那就等于背叛了在九泉之下的亡夫。
晚年的宋美龄,反对李登辉搞“台独”,期盼国家统一。2003年10月24日,宋美龄安静地在美国纽约寓所里辞世。她生前很想去上海万国公墓祭扫父母双亲,曾表示希望自己死后能够陪伴在父母身边,但由于种种原因,她被安葬在纽约芬克里夫墓园里的孔宋家族墓地。
宋氏三姐妹在中国可谓闻名遐迩,她们三人都曾是非常闪耀的政治明星。然而政见的不同以及意识形态上的差异,让三个女人始终不能仅以姐妹情谊聚在一起,甚至使她们至死难团圆,实在令人感慨万分。
节选自《宋氏三姐妹之间的恩怨纠葛》,中国文史出版社2018年3月出版,杨雪 编著,责任编辑:徐玉霞
中国文史出版社出品
感谢关注我社官微:中国文史出版社
更多资讯,欢迎洽询热线:010-81136602/6603/6605/6606;010-81136601 010-81136698 010-81136697
关键词 >> 湃客
特别声明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相关推荐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