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者|高铁“鹰眼”唐凯:16年坚守反扒一线,只愿天下无贼

澎湃新闻记者 卫佳铭

2019-08-22 06:4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唐凯(左)在办公室调阅监控视频,与同事研判案情。 本文图片  澎湃新闻记者 卫佳铭

唐凯(左)在办公室调阅监控视频,与同事研判案情。 本文图片  澎湃新闻记者 卫佳铭

身穿白色T恤,脚蹬运动鞋,背挎双肩包,只要唐凯往售票大厅里一站,俨然普通乘客一枚,唯独一米九的大个子在人群中有些惹眼。
现年35岁的唐凯是济南铁路公安处济南乘警支队刑警大队大队长,他另一个更为人熟知的名字叫做“鹰眼”——他是铁道反扒队伍“铁鹰”的一员。
2019年8月8日上午9点10分,唐凯和往常一样踏上从济南站开往广州南方向的G275次列车,穿梭在一节节车厢中,他用目光扫过两边的行李架和旅客身前的小桌板,快速在人群中检索可疑目标,最后走到车厢尾部的空处停下,继续观察。无论是侵蠹旅客财产的“硕鼠”,还是盘踞铁路的“毒蛇”,都逃不过他的“鹰眼”。
加入“铁鹰”小分队已有16个年头,唐凯累计参与侦破各类旅财案件350余起,为旅客挽回直接经济损失约500余万元,参与抓获网上在逃人员932名,仅今年以来他亲手抓捕的逃犯已有86名。
反扒高手前传
回忆起第一次跟车,唐凯至今记忆犹新,“压根儿分辨不出,看谁都像贼,看谁又都不像贼。”
2001年,唐凯从警校毕业后,被分到货场做一名线路民警,后来一次偶然的工作调整,他成为了济南乘警支队刑警大队的一名侦查员。
第一回跟车,唐凯足足在火车上呆了7天7夜,此前没有任何经验的他还是“跑空”了。
他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回忆,当时他与扒手眼神交汇,双方识别出了彼此的身份,直接导致对方全程没有“下活”(注:即行窃)。这也正是“铁鹰”工作的难点所在:跟踪盯梢时,跟远了,怕看不清,跟近了,又怕打草惊蛇。
首战败北后,唐凯耐心地跟着师父学习,在摩肩接踵的车厢连接处一蹲就是半宿,才渐渐摸到了“门道”。列车上各类扒窃案件,在哪个区段、哪个时间容易发案,季节变化打击重点怎么调整,之后他都做到心中有数。早些年,列车还没有配备空调,北上的车次一到冬夜就奇冷无比,来回巡查后回到座位上,脱下出了汗的袜子扔到车厢地面上就能直立起来,“冻住了”,唐凯说。唐凯身着便衣在铁路济南站执行任务。

唐凯身着便衣在铁路济南站执行任务。

化妆侦查擒惯犯
“刑警跟贼的较量往往近在咫尺,工作干久了,我能够认出贼,贼也能认出我。”为了更好地完成侦查,唐凯时而穿着破破烂烂的工地服,伪装成农民工,时而头顶披肩假发、戴大金链子,扮成小混混。
2018年2月4日和3月8日,G4218次、G456次列车淄博到济南区间,发生了两起万元以上重大旅客财物被盗案。唐凯仔细分析两起案件特点后推断,极有可能为是同一人所为。
然而,警方侦查三天三夜后却一无所获,一筹莫展之际,唐凯在济南站出站口的监控视频中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史某,其在三年前曾因列车盗窃被铁路公安机关打击处理,而唐凯正是那起案件的主侦民警。
经过调查分析,发现史某的落脚点位于一处棚户区内。为了不打草惊蛇,唐凯带领侦查员化妆侦查,于当年3月14日,将史某成功抓获。经过六天鏖战,唐凯满身疲惫地回到家中倒头就睡,乱糟糟的头发、奇怪的打扮将放学回家的女儿吓了一跳。
说走就走的“背包客”
时刻在路上,是乘警工作的特殊所在。唐凯自嘲是一名“背包客”,无论身在何处,只要接到电话就得第一时间赶回单位背上包就上车。陪伴唐凯征战多年的双肩包里,装着手铐、警棍、执法记录仪、洗漱用品和多套便衣,一旦发现面孔熟悉的目标人物,就立马躲进洗手间更换装束,以防被辨认出来。
连续十年,唐凯未休过一天年假,同事赠予封号“拼命三郎”。济南乘警支队刑警大队队员孙维刚告诉澎湃新闻,有一次,犯罪嫌疑人落网后拒不认罪,唯一的证据只有一段只能看到背影的监控视频。
细心的唐凯发现,监控中嫌疑人的头部有一块明显的疤痕。于是,借嫌疑人入所体检的机会,他用手机拍下其头部的照片,果然发现了相同的疤痕。审讯中,唐凯拿出对比图,嫌疑人不得不交代了行窃的犯罪经过。
从事刑警工作16年来,唐凯先后参与侦破了鸡血石被盗案、“9·7五万元被盗案”等一批重特大案件,先后多次被评为先进个人、破案能手,并先后荣记个人三等功1次、个人嘉奖4次。而他所带领的团队4次荣立集体三等功,7次荣获集体嘉奖。
借力高科技
随着时代变化和铁路公安打击的不断深入,唐凯发现,传统的“老贼”越来越少,“铁鹰”队伍的工作重心也转为利用高科技手段进行案情研判。济南铁路公安处济南乘警支队队长郑冬介绍,近几年一批90后、95后的年轻人加入支队,唐凯手把手地向年轻民警教方法、教技能,并依托大数据和“天网”工程,带领团队进行科研攻关,建立重点打击人员数据信息库,快速比对数据,提升工作效率。
2018年12月25日13时,唐凯接到旅客报案,称其乘坐G462/59次列车在济南站开车不久,放在行李架上的棕色公文包被盗,包内有三万元人民币。警方通过数据分析比对,并未发现可疑线索,实名制信息也一切正常。那嫌疑人究竟是如何进站上车的?通过调取进出站监控,唐凯发现了重点刑事犯罪嫌疑人员马某某和吴某某。
经过进一步分析研判、走访旅客、询问证人,小分队终于破解了困局:原来马、吴二人通过购买与高铁列车同一时段发车的普通列车车票进站,利用开车前时间差登乘高铁列车实施盗窃。为了躲避打击,马、吴二人已乘车到了安徽。
唐凯带领小分队成员连夜乘车前往安徽,经过近20小时的蹲守,将二人成功抓获。经跨省追捕,案件在短短60个小时内成功侦破,被盗钱款也悉数追回。
只愿天下无贼
乘警破案看似简单,实则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和心力。济南乘警支队刑警大队队员李沅波告诉澎湃新闻,队员们往往拿到视频就已是凌晨一两点,一看就是三四个小时,完全顾不上吃饭和休息。
案件侦破连夜开展审查时,队员们只能轮流在沙发上休息,或在办公桌上趴一会儿,唐凯主动向支队申请建立间休室,配备好床铺和被褥,为年轻人们改善了工作环境。
支队里的年轻侦查员大多老家在外地,春节期间,为了让大家回家过年,唐凯又主动承担起除夕、大年初一的值班任务。
事实上,唐凯的妻子张晶也是一名警察。双警之家,责任和使命自然也是双倍的。2018年年底,张晶被检查出左肺大面积结节,如不及时治疗,很容易引起扩散,造成左肺大面积纤维化,丧失功能。她住院治疗期间正值春运,列车案件频发,作为丈夫的唐凯,一连十多天扑在案子上,只能通过电话、微信询问妻子身体情况。
自从孩子上小学后,唐凯总是最后一个去接女儿的,带回家安顿好后,又得立马回到乘警支队。
十六年光影流转,乘警支队的民警换了一茬又一茬,只有唐凯依旧奔走在反扒的第一线,他说自己只有一个心愿,那就是希望“天下无贼”,用自己的初心守卫旅客出行安全。
责任编辑:徐笛
校对:栾梦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高铁,反扒,铁路,公安,刑警

相关推荐

评论(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