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晋峰解读生态文明与C-SDGs的关系(2)

2019-08-20 11:39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政务

字号
原标题:周晋峰解读生态文明与C-SDGs的关系(2) | 绿会受邀出席“全球治理青年高峰论坛”
​前情提要,伴随着“一带一路”倡议、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积极推进,中国在全球环境治理中发挥更加重要的角色,推动全球环境治理朝着更加公平合理、合作共赢的方向发展。周晋峰博士在“全球治理青年高峰论坛”上发表了精彩讲话。以下是周博士的讲话内容,现与大家分享。
“进入到生态文明,我们要像神农氏一样,我们自己对新的文明设定我们的行为准则。这个意义是巨大的,比如说衣服、饮食,交通。我们每一件事都可以改变这个世界,我们不光可以改变我们自己,还要深刻的影响供应商。我们有什么样的选择就会迫使供应商有什么样的态度。很多企业改变他们的低碳,例如星巴克改用清洁能源,不用纸杯了改用瓷杯可以减4元钱。我们作为消费者的意见和态度对于企业的变革是很重要的。同样学校和政府,他们的行为也来源于我们的态度,我们的态度会决定一切。比如说我们在两年前,2017年,我支持当地几个年轻人起诉了淘宝、百度、美团、饿了么等外卖平台。因为他们提供了大量免费的一次性餐具,我在办公室吃饭不需要一次性餐具,但是他们发送这个选项。我们起诉了他们,当时工商局法院都说他们提供一次性餐具有什么错?他们不提供才错了呢。但是我们说:他们应该给我们绿色消费选择权,我就是不要浪费一双筷子。当时我们的要求不被大家接受。但是今年的7月1号上海市地方性法规出台了。这个上海市地方性法规就有要求,外卖不得主动提供一次性餐具,我们青年人的要求变成了地方性法规,将来还会变成全球性法规。从我们的意愿到道德和审美进一步到了法律,这是我们的人本解决方案。我们需要青年人,我们的意愿才是未来的希望。
第二大部分我想讲讲一带一路,一带一路现在讲的很多,大家想的更多的是基础设施,是互联、互通。但是新生态文明的一带一路,我们应该交流,传播我们的思想。一带一路是全面的贯通,远不止发展经济。我想讲一个例子,蒙特利尔公约,当时的地球由于工业原因,沙发和冰箱制造等导致的氟化物把臭氧层破坏了,三个科学家提出来这很危险。一个飞机在飞跃北极的气候探测到很强的紫外线。当时北极已经有一个臭氧空洞了,全球的科学家和政治家联合起来签署了一个蒙特利尔公约。如果没有蒙特利尔公约,这个臭氧空洞继续扩大,紫外线射到地面上就会把地面上的所有生物包括人类消灭掉。蒙特利尔公约非常成功的动员了全球的力量。当时很多人也有意见,说氟利昂要是取消了的话会有几百万人失业,会造成巨大的损失。但最终蒙特利尔公约胜利了,这个臭氧空洞弥合起来了。现在的时代已经不是复活节岛那个时代了,现在全球是一体的,如果全球人类不去努力,我们人类要面临的生态危机、文明的危机是不可战胜的。一带一路是一个很好的平台,把我们连接在一起,共同抵抗危机。
苏门答腊岛当地的机构曾经向绿会呼救。那里有个水电项目,水电站建成以后,将把打巴奴里红毛猩猩的栖息地淹没掉,可能导致这一世界上最濒危的红毛猩猩走向灭绝。因为那个水电项目是中国投资准备建设的一带一路项目,所以让我们进行协调。水电比起煤电来说是清洁能源,但是建立水电站的同时也不能忽略该行为对自然环境的影响和破坏。这些在非洲也是属于一带一路的大工程,某一名工程师站在摄像机前说‘我们的砍伐机械速度非常快,效率非常高’。可以看出他在推销他的砍伐机械。我们有一个倡议叫,‘我不收藏红木’。这是我在澳门提出来的,我们中国现在富裕了,人多了,好多人开始喜欢收藏红木,这就导致中国的红树大量被伐,甚至伐到了非洲。这是我们工业文明必须要改变的,一带一路是一件好事情,但在一带一路的过程中我们要讲生态文明,我们要关注全球的生态保护,如果没有这些,我们最后一定会失败。
接下来我们看看雨燕。在我小时候小燕子到处飞。唐诗里也讲到了。中国绿发会下面有一个中国观鸟会的很多科学家做了很多研究,发现北京的雨燕知道一带一路,它们从北京沿着一带一路的路线飞往欧洲,它们在欧洲稍微停歇一段时间,最终飞到南非。因为全球的生态是一体的,如果在雨燕的飞行途中,任何一个栖息地被破坏,都会给雨燕带来灭顶之灾。比如说,北京传统木结构的房子没有了,随之北京雨燕数量急剧减少。众所周知,一只雨燕一年要吃掉数十万只腻虫,没有了雨燕,这些腻虫怎么办?打农药!打出来的农药挥发到空气中变成雨水,导致北京的地下水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四类水,五类水。当然有很多原因,但是农药也是地下水污染的原因之一。为什么南极的企鹅体内的农药含量会超标?没有人去南极打农药。都是因为自然循环传了到地球的每个角落。我们现在研究雨燕,为此北大成立了一个专门研究雨燕迁移的课题组。所以我们讲的一带一路是生态的一带一路,为了鸟儿,为了海洋生物。
下面我想讲讲大鸨的故事。大鸨,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它们冬天飞到黄河岸上,夏天飞到俄罗斯、蒙古。因为它们身体很重,所以它们需要长时间助跑。这些大鸨很聪明,但是它们不知道哪里是国家保护区。所以有的大鸨飞到了黄河岸上,在河南长垣落了一百多只。一些人看到了就想打猎、想吃。中国绿发会的志愿者找到当地政府报告这个情况。把抓大鸨的人抓到派出所去。2016年4月18号,我们给当地的志愿者发了旗子,发了证书,建立了中华大鸨保护地·长垣。志愿者把证书拿给派出所看,当地派出所重视起来。立起了牌子说,大鸨是一级保护动物,谁要是伤了它们是要被判刑的。这批大鸨才被保护起来。从此以后我们有了一个新的概念,叫‘中华保护地’。
还有一种海洋生物叫斑海豹。斑海豹在中国、韩国、日本之间的海上迁徙。今年有一百多只斑海豹被非法捕猎。由于工业文明的利益驱使,很多海洋馆利用斑海豹招客、挣钱。就是这样的工业文明,我们坚决反对建立任何海洋馆,已建的海洋馆建议拆除。关于科普、旅游,生态这些都是工业文明的概念。今天的生态文明,我们要让野生生物在野生环境中繁衍生息。特别是那些违法的猎捕行为,之前猎捕海豹是要公的海狗鞭,现在开始猎捕小海豹,因为这样更挣钱。全国各地都在建海洋馆,我们大家要站出来反对这一行为。如果没有人制止,斑海豹就会灭绝。最终随着生态物种一个个的灭绝,人类也会灭绝。
广西政府宴请一位香港青年企业家吃穿山甲,企业家觉得很荣耀,就把这件事发到了自己微博上。后来被我们发现了,我们很快采取制止行动,也有一些公众的参与。最终政府官员被判了10年的有期徒刑。当然不是因为吃穿山甲这一件事,我们举报他之后还发现很多其他的事。这样的事情是我们要做的,是我们要改变的。
《象牙游戏》,这是我们的一个志愿者参与的在非洲拍摄的电影,来揭露象牙交易的内幕。这是一件工业文明发展极端表现的事件。‘游猪生态’是几位年轻人到非洲拜访非洲野生动物保护基金会的主席,他们已有60多年历史。我们的一带一路是倡导生态文明的一带一路,是去传播我们的经验、互相学习,一起改变生活方式的概念。当时我提了一个概念叫‘中华保护地体系’,我们请专家来,很多专家都说不行。专家说建立一个保护地要经过3年到10年的评估;要经过各有关部门的审批;就连IUCN的中华代表也跟我说不可以,说保护地有六个分类、四项标准等,总之说我们要做是不行的。但是到今天为止,我们在全国已经成立了120多个保护地。从南到北,我们把群众、老百姓、青年的保护意识激发出来,我们给他们赋能,我们给他们支持,我们要让大家团结起来,我们都是神农氏。我们倡导新的文明,事实证明,我们取得了重大的成果。
江苏条子泥是我们和一些青年人一起完成的一件很伟大的事业。因为有很多工业开发区在中国的沿海城市分布,这些工业开发区就导致沿海自然湿地的破坏。全球有8条迁徙路线,其中有一条重要的路线是途经江苏。这些鸟类从澳大利亚,非洲飞过来,要落到这里歇一下再飞到加拿大,俄罗斯。但是在条子泥这个地方,政府把海滩变成农地,然后沿海城市就把农业用地变成工业用地,这样政府就能挣很多钱。我们就无法把这些自然环境留给鸟儿们。从前两年开始我国政府向联合国组织申请自然遗产,我们要求把条子泥加到世界自然遗产提名地中。我又找到了湿地公约执秘,我说这件事情很严重,后来对方跟我说,‘我们一起申请’。最终条子泥在我们共同的努力下通过了自然遗产。保护湿地不光是为了鸟类,大家都知道海龟是到沙滩上产卵的,所以湿地也是一些海洋生物的产房。湿地不仅给鸟儿提供了食物,更重要的是增加了海洋生命的循环。大海如果没有了生命,它就会变的恶臭,变得我们不能容忍。生命是生态很重要的一部分。
我去年去乌克兰参加国际会议,当地一家社会组织的负责人接待了我。当时有一片巨大的自然生态环境要被开发出黄金水道,要搞经济发展。当地的志愿者站出来反对,他们找到了我,我当天就见了乌克兰监督局局长和水利部门,跟他们谈。一带一路不是简单的追求经济中的一带一路。我刚才讲了好多事情都是像你们一样的青年人和我们共同努力来完成的。只有我们团结在一起,才能发出巨大的能量。2018年在英国,我参加了英国的一个大会。会议主持人是一位非常年轻的男士,但是大会发言的代表里没有中国的社会组织青年。我们应该发出我们的声音。年龄大一点的人可能都知道非常有名的一本书《增长的极限》。书中提出,地球的增长是有极限的,因为自然生态有承载力。北大有一位教授还把它指定为必读的参考书。它是50年前,罗马俱乐部推出的第一份报告。罗马俱乐部聚集了世界顶级的智库,他们不断推出新的思想。去年他们提出了全球青年气候危机倡导。去年他们在罗马召开50周年大会,我参加了竞选,我很荣幸当选了罗马俱乐部的执委。我做这件事并不是为了我自己,而是为了中国。罗马俱乐部里有世界各国的人,但是没有中国人,只有我一个中国人通过了竞选。他们说,中国那么大、人口那么多、经济发展那么快,没有中国,蒙特利尔条约、CBD条约、气候危机怎么能解决?我们在座的每一个人都应该站起来,应该参与,你们一定有机会。这不仅仅是因为你们自身的优秀,中国在这新的文明里占据了重要地位。我们是复活节岛上最大的那座石像。因为我们有最多的人口,我们的行动是最关键的。所以如果我们站出来,会有人鼓掌,会有人支持。
肯尼亚拉姆电站也是一带一路的项目,发电机组的生产企业、制造企业、运营企业,银行一起做的一个项目。当地的社会组织找到我提出意见,他们向肯尼亚国家环境法庭提起诉讼,要求撤回环境影响评估许可。最近,他们把法院判决截图发给了我。法院要求撤回该项目环境影响评估许可并重新进行评估。我们有两个“一带一路”建设项目生态冲突的具体案例,这是第二个。一带一路包括文化、生物、生命和文明的传播,这和经济的,工业的一带一路比起来更为重要。工业的一带一路应该深刻关注生态和环境影响。
下面是C-SDG全球青年领袖计划:
你们的每一句话都会改变世界。我们17年给联合国青年领袖计划写了封信,17年联合国青年领袖计划选出了17位青年领袖,但没有一个中国人,我们觉得这不应该。我们有这么多中国人,我们的生活、我们的工作、我们的影响,我们的意义,我们这么多优秀青年如果没有充分的推广SDG,那么SDG就是不成功的。一个人口密集的国家不了解,不参与,没有行动,这怎么行呢?我们向联合国表示,我们一定要有中国人作为他们SDG的全球青年领袖。我刚才讲了,只要你们站起来,你们就有机会。因为你们有同样的创造力,而且你们有更广阔的受众和更大的影响范围。我希望未来我们中间会有这样的全球青年领袖。首先我们要提名、要参与,我们要从今天开始行动,我们只有认真做了SDG的行动,我们才有机会参与全球的交流。只有自己先行动起来,才能带领更多的人参与全球的SDG项目。这也是我们每一个人文明变革的时代必须做出的改变。我们的目标是让更多的青年参与到SDG的计划当中来。上周在深圳我们举办了一个气候峰会,越来越多的青年人开始参与到SDG之中。我们的想法,工作一点不比别人差,我们完全可以做的更好!青年是生物多样性保护的主力军。中国绿发会成立了一个‘中国绿发会大学生发展工作委员会’简称(‘绿大’)。他们是推动生物多样性保护主流化的主要力量。在CITES第69届常委会上,我们作为观察员参加了这个会议,我们就从瑞士找了一个女孩作为绿大代表参加了会议。在会议上,她可以听、可以学、可以交流,用这种方法,我们就和大家连接起来了。在这种国际会议上,很多很多都会有社会组织参与的空间。这次会议就有社会组织提出,我们要搞一个穿山甲的提案。大会主席商量一番后说可以,我们马上成立了一个穿山甲工作组来讨论提案的内容。这个女孩就申请参加工作组,因为穿山甲我们最懂。但是工作组起草了一个动议在大会上进行了表决,结果只有三个国家包括中国政府在内投反对票。动议通过了,它就变成有效的条例。所以我们应该积极参与,每一个人都可以参加全球治理。就像这位瑞士的女孩,她就参与了,就能够发挥极大的贡献和作用。构建人类文明共同体,现在这不仅仅是习主席的一句话了,刚才我讲了地球的历史,讲了人类的历史,我们必须要一起努力。有句老话说‘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好像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这是毛主席的一段话。
我们有一个良食倡议,倡导‘植物领先’。中国人的肉食消费数量超出了中国健康指南标准的一倍。这些肉对健康、对环境都是没有益处的,所以我们联合北大、清华、耶鲁等高校向青年人倡导健康饮食。良好饮食习惯对生态环境也有良好的促进作用。今年2月份,我们组织了中国代表团到哈弗、耶鲁共5所美国高校宣传良食理念。可是我们到了那里发现他们已经提出了这种变革。我们邀请他们14号在北京耶鲁中心共同举办了一场发布会,向大家展示《柳叶刀报告》关于饮食与健康的关系的报告。
我们参与的还有一个项目。三江源,大家都知道三江源在中国的青海,是我们的母亲之河。是澜沧江、长江、黄河的发源地。但是三江之源今天发生了什么变化大家可能不知道。我们做了卫星雨图,通过二十年的分析发现了由于全球气候变化,暖湿气流的密度增强,增加了暖湿气流到青藏高原上的降雨量,降雨量的增加导致长江源的第一湖,卓乃湖溃堤,湖底露了出来。到冬天风把黄沙刮起来就把路铺了。那个地方海拔4000多米,没有树,只有很小的植物。黄沙的覆盖直接导致植物的死亡。大风又卷入了泥土,进一步扩散。长江源在沙化。这个地方原来是藏羚羊出没的地方,我们研究出今年将会有进一步溃坝的威胁,青藏铁路,青藏高速都会受到威胁。现在发改委生态部环境部已经行动起来,先把水引下来一部分,还要从其他的途径着手。气候变化将会使得长江改道,如果我们不做适当的应对,这将影响很多人,很多地区。这就是我们青年能够做的,我们今天只要能蹲下来,走出去,伸出手。大家都听过足迹的概念,足迹,就是走出去留下的痕迹。现在有一个新的概念,手迹,就是我们捡起塑料,我们节俭,我们伸出手来抚平我们对自然的伤害。
我们在北大举办了第三届全国大学生环境知识竞赛。今年有191万个大学生参加,有1000多个高校的社团,团委参加。现在越来越多的青年开始行动起来。其实在复活节岛上,当年在最后那些年头里也有一些早醒者说,大家不要再去砍这些树了,但是那些早醒者没有形成足够的力量阻止落后文明。所以今天我们想让大家早点醒来,一起做早醒者,一起唤醒更多的人参与进来。我们携起手来形成一股力量就能够阻止这一切。希望下次我们可以和在座的同学们在香港开一个大学生环保的片区会。青年人的活动有时候是稚嫩的,有时候不是那么深刻的,但是它是最最重要的。我们的绿大不光有中国的学生,我们在卢旺达参加联合国粮农组织ITPGRFA第七届理事会请了一位当地的青年,他代表我们参加了会议。在会议上发出了我们的声音,又把会议的知识传播回来。这就使得我们在卢旺达有了一支同盟来传播我们的声音。Alice,是英国的志愿者,我们第一次相识是在北京,当时我们开生态大会,我们请她作为青年领袖代表我们。现在她也经常代表我们在国际会议上作报告。肖莹佳,她在UNFCCCOP23大会上提问并发言,讲述全球变暖对中国水资源管理的影响。她是我们“绿大瑞士”志愿者。我们还把3位小朋友带到联和国的COP大会上,代表中国的小朋友发出我们的声音。其实看似很简单,但是意义还是很大的。在国际社会上,这是一种影响,一种变化。未来只有从青年人开始。
意大利的国会要求我们参加一个活动,去讲生态环境的事情。我们就请了一个在意大利的中国留学生,刚开始他也是非常紧张的,一个本科生去国会上讲话,但是他博得了热烈的掌声。这对他是一次锻炼,对我们是一种参与。这样就使得我们参与国际会议的能力大幅度提升。我们现在完全可以说在国际会议上我们是最活跃的组织。因为我们有这么多朋友在帮我们,我们有一个机制,叫绿援。一个人在前面开会,其他的有一个小组在北京的办公室做支援,他那里刚跟人换完名片我们的e-mail马上就发到他那里去了。如果他要跟人谈话我们也会马上提供帮助。这样的工作效率,质量是很高的。我们年轻的学生虽然不像外交家那样老练,有能力,但是这个团队可以很好地锻炼青年人。广泛的参与,给我们带来丰硕的巨大的成果,使得我们中国的好故事,中国声音得到更广泛的传播。一个年轻人在广东举报河水污染被抓,我们收到消息立即派出志愿律师前往。58小时后她被释放,最终得到了赔偿。广东农业大学大一的学生,他是兽医专业。我们在广东得到了4只穿山甲要求紧急救护,我们没有足够的条件,他带着他的学生倒班展开了70多天的救护工作。他现在是全球救护穿山甲最有专业知识的人之一。现在已经有学校跟我们联系将来想请他做研究生。”
(本文根据录音整理,未经本人核实)
整理/Vicky 审/Linda 编/Angel
 发送邮件至zhengwu@thepaper.cn申请加入澎湃政务号或媒体团
特别声明
本文为政务等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