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乎每位瑞安人,都喝过这杯茶……不知不觉,万松山茶亭已经20年了……

2019-08-22 17:11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媒体

字号

---------------以上为广告---------------
年轻人现在是越来越爱喝茶了,
这几年各种网红奶茶店兴起,
从奶盖茶到水果茶,
尤其是最近温州新开的喜茶
引发N多小伙伴排队几小时打卡
在瑞安有一个
靠爱心经营20年的“网红茶”
那就是……
万松山
茶亭
一个人带动一群人温暖一座城
“一天不可停止登万松山,登万松山不可不喝凉茶。”对于不少瑞安市民来说,登万松山及在半山腰的茶亭里喝上一杯免费的凉茶,早已成为日常的习惯。
无论是酷暑或寒冬,万松山茶亭里的茶水总是伴随着清晨的第一声鸟鸣开始沸腾。天色未亮,茶亭里的灯已经温暖着晨练者。行人再早,此时也能喝上一口热乎乎的茶水。直至晚上21时许,万松山上的夜行者逐渐散去,夜色安宁了,茶亭的卷门才会悄悄拉起来。
日复一日,月复一月,万松山茶亭已经“营业”20个年头。客流量少时,茶亭日均也有3000人次,多时高达八九千人次。粗略估计,万松山茶亭至今接待过将近5000万人次。
20年来,万松山茶亭“掌门人”几经易主,但它坚持公益、服务大众的性质始终没有改变。茶亭越办越红火,凉茶越来越好喝,愿意为它贡献力量的人群也越来越庞大。
爱心奉献,退休老人半山腰搭起简易茶亭

老茶亭位置
“喏,这里就是老茶亭。”在万松山茶亭烧水工老黄的带领下,记者近日来到万松山半山腰的普觉禅寺旁寻找老茶亭的旧址。这块如今长满野草的数平方米荒地,曾经有一位叫诸葛银火的老人在这里夜以继日地烧茶,免费供应给过往行人。
资深“山友”余先生依然记得当时老茶亭的情形。1999年的夏天,那时的万松山不似如今有人气,没有平坦的环山路,但锻炼者和游人也不算少。
起先,茶水供应点设在普觉禅寺门口。后来,在普觉禅寺旁搭建起了一个小小的棚屋,棚屋里有炉子、中草药、茶桶等。从采购烧茶设备、中药材到烧茶,所有大小事务都由诸葛银火一人扛起。
1999年,诸葛银火已经66岁了,因为“经常看到上山锻炼的市民口渴了直接喝山水觉得不卫生”而萌生出为大家烧制免费茶水的想法。
“挺热情的,从外貌看没什么特别之处。”“穿得很朴素,看起来很节俭。”很多市民回忆起当年在山上遇到烧茶的诸葛银火,很难想象这样的老人竟然愿意自己掏钱来做这样的事情。
茶亭的名声越来越大。诸葛银火从原来一天烧一两桶茶,免费供应几十人喝,到后来一天要烧2吨多水,供应五六千人喝。诸葛银火基本每天凌晨3时起来烧茶,夏天会提前至凌晨1时左右就开始烧茶。后来他实在忙不过来,又掏钱聘请了烧茶工来帮忙。
为了让大家可以在喝茶的时候能安心坐下来歇歇脚,诸葛银火又掏钱在供茶点至寺庙这段道路上修建了座椅,安装上不锈钢防护栏。
据估算,诸葛银火每天固定的烧茶费用至少要四五百元,3个煤球炉、2台电炉不停地烧茶,要用掉2吨水、20多种配方中草药、7000多个一次性茶杯。每年单烧茶的费用就要15万元以上。“退休工资根本不够花,后来连房子租金都用来烧茶。那些年把积蓄全都花光了。”如今86岁的诸葛银火已经算不清为茶亭投入过多少钱,“反正有需要的、有利于大家的,我就拿出来,包括修路、修路灯、造厕所等。”他说。
2011年,诸葛银火患脑梗塞,无法再上山打理茶亭。近年来,行动不便的他更是长年呆在家中,衣食住行都需要他人照料。卸下“万松山茶亭创始人”的光环,他就是一位普通的老人,安居在滨江一幢老旧的小区里。
但老人心态极为乐观,他认为,就是自己当年在万松山烧茶做好事积下了德,才能够在患病后安然无恙生活到现在。
“喏,这里就是老茶亭。 ”在万松山茶亭烧水工老黄的带领下,记者近日来到万松山半山腰的普觉禅寺旁寻找老茶亭的旧址。 这块如今长满野草的数平方米荒地,曾经有一位叫诸葛银火的老人在这里夜以继日地烧茶,免费供应给过往行人。
资深“山友”余先生依然记得当时老茶亭的情形。 1999年的夏天,那时的万松山不似如今有人气,没有平坦的环山路,但锻炼者和游人也不算少。
起先,茶水供应点设在普觉禅寺门口。 后来,在普觉禅寺旁搭建起了一个小小的棚屋,棚屋里有炉子、中草药、茶桶等。 从采购烧茶设备、中药材到烧茶,所有大小事务都由诸葛银火一人扛起。
1999年,诸葛银火已经66岁了,因为“经常看到上山锻炼的市民口渴了直接喝山水觉得不卫生”而萌生出为大家烧制免费茶水的想法。
茶亭的名声越来越大。诸葛银火从原来一天烧一两桶茶,免费供应几十人喝,到后来一天要烧2吨多水,供应五六千人喝。诸葛银火基本每天凌晨3时起来烧茶,夏天会提前至凌晨1时左右就开始烧茶。后来他实在忙不过来,又掏钱聘请了烧茶工来帮忙。
为了让大家可以在喝茶的时候能安心坐下来歇歇脚,诸葛银火又掏钱在供茶点至寺庙这段道路上修建了座椅,安装上不锈钢防护栏。
据估算
诸葛银火每天固定的烧茶费用至少要四五百元,3个煤球炉、2台电炉不停地烧茶,要用掉2吨水、20多种配方中草药、7000多个一次性茶杯。每年单烧茶的费用就要15万元以上。“退休工资根本不够花,后来连房子租金都用来烧茶。那些年把积蓄全都花光了。”如今86岁的诸葛银火已经算不清为茶亭投入过多少钱,“反正有需要的、有利于大家的,我就拿出来,包括修路、修路灯、造厕所等。”他说。
2011年,诸葛银火患脑梗塞,无法再上山打理茶亭。 近年来,行动不便的他更是长年呆在家中,衣食住行都需要他人照料。 卸下“万松山茶亭创始人”的光环,他就是一位普通的老人,安居在滨江一幢老旧的小区里。
但老人心态极为乐观,他认为,就是自己当年在万松山烧茶做好事积下了德,才能够在患病后安然无恙生活到现在。
爱心接力,茶亭成为“打卡地”

万松山茶亭
今年5月份的一天,郑金土例行巡查万松山茶亭后,下山途中右脚韧带受了伤,至今还在家中休养。但他依然电话打个不停,要处理茶亭的各种事务。老伴看在眼里,疼在心里。这是一份没有薪水、唯有不断付出的工作。“只要市民喝茶喝得舒舒服服,我也就值了。”再过几个月就满80周岁的郑金土说,只要在这个岗位上,就要把事情做好。
2011年受到诸葛银火的委托,郑金土成为新一任万松山茶亭“掌门人”。从此,每天早晨4时,早饭未吃就先上山巡视茶亭是成了他雷打不动的工作:看看今天的茶水是否已经烧好,中草药调配的比例是否恰当,还要清点捐款箱里的爱心款并记账。
与诸葛银火的“单打独斗”不同,郑金土发挥了统筹管理能力。他积极申请茶亭建设的资金,请来多位财务志愿者记好茶亭的每一笔收入与支出,每天要处理茶亭的大小琐事,甚至还要自己开车将烧茶的中草药材运到山脚。
万松山茶亭升级了。如今坐落于环山健步道起始点的新茶亭,是2011年由我市无党派人士联谊会捐资50多万元筹建的。新茶亭包含烧茶区、中草药仓库、烧茶工休息区、市民休憩点等区域。渐渐地,茶亭还有了电视机,有了消毒柜,不锈钢杯子代替了一次性纸杯。
凉茶也升级了。郑金土特地请教了市中医院的医生,在原来22种中草药配方中,再增添了8味。如今,凉茶中的草药包含苏板兰、黄芪、茅草根、罗汉果、红枣、金银花等,口感好又健康,深受市民的喜爱。
据统计,近9年来,万松山茶亭供应茶水超过6400多万吨,从大年初一到除夕夜,从未“打烊”过;从每天凌晨4时到晚上20时半,茶亭的灯一直亮着。
爱心扩散,无数市民感动而奉献

烧茶工在烧茶
“你好,我想为茶亭捐点钱。”
“你在本子上写下自己的名字、捐款数目,还有日期。”


像这样的对话,每天都会在茶亭里发生。 烧茶工老黄从他的房间里拿出一个笔记本,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爱心名单。 这些捐款人,有很多是熟悉的茶客,有些只是路过者,也有专门过来为茶亭捐款的。
笔记本上有一个名字叫“不留名”。 老黄告诉记者,“不留名”已经连续8年每个月都来捐500元,“如果哪个月没来捐,对方就会在下个月补上。 ”尽管老黄多次打听对方的姓名,对方始终一个字也不肯透露。 有一位来自莘塍的退休老人张良妹,每年7月份上山来为茶亭捐款2000元或3000元,已经持续了5年。 据统计,9年来,有超过15000余人为茶亭送过物件、捐过钱(不包含50元以下捐款人)。

捐款者越来越多,慕名者越来越多,加入茶亭的义工、志愿者群体也越来越庞大。2013年,万松山茶亭慈善义工服务站成立,郑金土为站长,如今义工队伍有将近80人。
每个月,数千个不锈钢杯子需要清洗茶垢,志愿者们自发前来山上洗杯。他们来自无党派人士联谊会、心馨俱乐部、莘塍中心幼儿园等。
还有一位小伙子,让老黄印象深刻。每年大年初一早上,他都会来茶亭“报到”,不是为了来喝茶吃茶点,而是拿起扫把清理茶亭里的果皮纸屑,收拾桌上用过的杯子。
“来做事的,来捐钱的,太多了。 ”老黄在万松山茶亭帮助烧茶烧水10多年,一路见证了茶亭的发展壮大。 从诸葛银火开始,到接班人郑金土,又随着无党派人士联谊会等团体组织的加入,到后来全民参与,茶亭已经不仅仅是一座供人饮茶的茶亭,而是成为爱心交汇的场所。
在万松山茶亭的带动下,市区的免费伏茶、凉茶供应点遍地开花。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像这样公益性质的凉茶供应点在我市已有69个。
在安阳街道进源社区,有位被居民亲切称为“阿绿姨”的老人已经连续9年,在夏天摆出伏茶点免费为行人提供伏茶。育才社区红色驿站的伏茶点,已连续服务群众10年。以前,烧茶者是保安人员,如今社区志愿者成了烧茶者。烧茶的费用,也都来自社区居民、社会爱心人士的自愿捐款。
走进任何一家伏茶点,都会发现背后有不辞辛苦的烧茶工和默默无闻的奉献者。每一杯茶水,都满溢着瑞安人的爱心,也温暖了这座城市。
记者 蔡玲玲/文 孙凛/图
编辑|林子涵 责编 | 唐亦佳
往期回顾
关键词 >> 媒体号
特别声明
本文为媒体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相关推荐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