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代舞蹈发展到了什么水平?看看这个舞蹈双年展

澎湃新闻记者 廖阳 实习生 马婷

2019-08-28 13:2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当我站在国际编舞比赛金奖的颁奖现场说感谢词的时候,当我带着舞团在欧洲巡演接受着全场起立鼓掌和致谢的时候,当国际舞者想申请来到我们舞团工作的时候,当我和国际制作人和艺术节总监分享彼此感受的时候,我发现,亚洲的时间到了,更是中国的时间来了。”《一撇一捺》。 本文图片  主办方供图

《一撇一捺》。 本文图片  主办方供图

青年舞蹈家谢欣及其领衔的谢欣舞蹈剧场是中国当代舞蹈发展里欣欣向荣的一支力量,前不久,她才带着《一撇一捺》结束了一个月的欧洲巡演,随着走出去的机会越来越多,她认为,中国当代舞蹈近几年持续进步,已经到了一个足以与世界分享成果的时间节点。
落户上海国际舞蹈中心的“首届中国当代舞蹈双年展”,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诞生的。
双年展由中国舞蹈家协会、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发展基金会联合主办。8月27日-31日,这里将举行“剧目展演”“工作坊”“展示会”“推介会”“主旨论坛”等活动,其中,“剧目展演”6场演出(7部作品)对外售票,4场主旨论坛、10场工作坊则将向公众免费开放。《从3200到0》

《从3200到0》

双年展开幕当晚,《从3200到0》和《三十二章节》首先与观众见面。
《从3200到0》来自藏族编导扎西旺加,以独舞的形式,表现了一位舞者从故里到城市,被改变、被打磨的进程。《三十二章节》来自文小超,用他的话说,每个人的生活犹如一本书,每个章节都写了梦,梦里有美好、有破碎、有孤独,台上的舞者把这些姿态各异的梦跳了出来。《没有大象》

《没有大象》

接下来,谢欣的《一撇一捺》、常肖妮的《没有大象》、李超的《你好陌生》、连国栋和雷琰的《我什么都没说》、江帆的《流量》,都将在双年展登台。
与此同时,来自英国萨德勒之井剧院、法国夏洛宫国家剧院、葡萄牙波尔图市政剧院等14个国家和地区的20多家剧院的节目策划人、舞蹈节艺术总监也将到沪,除了观摩演出,他们还将与中国当代舞蹈领域的艺术家、专家、学者汇聚一堂,共话中国当代舞蹈的发展与未来。
《你好陌生》
上海国际舞蹈中心项目总监陈理介绍,参加“剧目展演”的7部作品,有6部来自中国舞蹈家协会的“青年舞蹈人才培育计划”,有1部来自上海国际舞蹈中心的“青年孵化平台”。
中国舞蹈家协会的“青年舞蹈人才培育计划”始于2014年,志在为最具创新能力和发展潜力的青年艺术家给予重点培养和扶持,至今已培养了赵梁、费波、谢欣、周莉亚等45位新锐青年艺术家,推出了《一撇一捺》《你好陌生》等48部原创舞蹈作品。《流量》

《流量》

上海国际舞蹈中心的“青年孵化平台”同样志在为青年艺术家搭台,3年来已经委约五六位青年编导创作,包括江帆的《流量》,今年更通过资助国际差旅费用的形式,助力谢欣的《一撇一捺》赴欧洲巡演。
“我们已经培养出了一大批优秀的舞蹈人才,以前更多是在中国舞蹈圈里展示,或是演给中国观众看,国外那些节目策划人、舞蹈节艺术总监并不知道,其实他们对中国当代舞蹈的发展现状非常感兴趣。”
陈理说,这也是双年展请他们来上海的原因,只有实地探访、实地接触,他们才能“一站式”接触中国当代舞蹈的新生力量,深入了解中国当代舞蹈的创作与艺术生命力。《我什么都没说》

《我什么都没说》

也因此,除了6场“剧目展演”,双年展还在十分有限的时间里,紧锣密鼓地安排了“展示会”和“推介会”,前者可以让每个舞蹈团队表演10-15分钟的片段,后者可以让舞蹈团队以PPT或视频的形式推介自己,3个活动把近30个独立编导、独立舞团推到了那些国际人士面前。
中国青年编导最需要什么?
“他们最需要的是表演的平台。”陈理观察,中国青年编导如今有不少途径申请创作资金,作品问世后,接下去最重要的是让中国观众看到,再接下去是让国际观众看到,“双年展聚集了中国青年编导的创作力量,借道于上海的国际视野和国际资源,请来了国外节目策划人和舞蹈节艺术总监,等于把整个闭环给打通了。”
责任编辑:梁佳
校对:徐亦嘉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舞蹈

相关推荐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