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加拉国:童婚女孩们的去路

2019-09-05 17:05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译言
译言赞赏 译言
性工作在孟加拉国是合法的,童婚也是如此,一项独家调查显示这两者之间有着内在的联系。
19岁的鲁帕·贝古姆(Rupa Begum)右侧的脸颊上有一块圆形瘀伤,她正在努力掩盖它。她轻轻地用指尖在脸上抹上淡淡的遮瑕膏,然后把它和皮肤融合在一起。

她在一面绿松石色的小镜子里看着自己的面庞,突然笑了起来。“现在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说着,坐回了褪色的花床罩上,“当下一位顾客来的时候,他就看不到上一位顾客对我做了什么。”
星期二早上九点半,在鲁帕没有窗户的卧室外,孟加拉妓院走廊里已经弥漫着香料和汗水的味道。男性们在浅色的混凝土小巷和狭窄的街道寻找他们所选择的女孩,只需200塔卡(约15元)便可进行十分钟的性活动。坎迪帕拉是孟加拉国约20个合法妓院“村庄”之一,大约400名性工作者在发霉的粉色和绿色混凝土墙内工作。

根据孟加拉国的法律,妓院雇佣的每一个人都应该年满18岁,并且拥有州政府颁发的执照,证明她们完全准备好从事卖淫工作。但当你看见妓院墙内睁大眼睛的女孩们时,却是另一番景象,在接受调查的375名性工作者中,47%是前童养媳,被贩卖至妓院卖淫。
一旦进了妓院,她们就会被囚禁起来,直到她们攒够钱买回自由为止,而且很容易受到暴力、感染疾病和遭受心理虐待。鲁帕在她的卧室里紧张地等待着,心不在焉地切换着在角落里的便携式电视频道。一个小时前,她的手机屏幕被她的一位常客的一个未接来电点亮,这一私人信号表明他已经在路上了。

“这一次没有暴力,”她说着,撩起袖子,露出一排隆起的伤疤和香烟烧伤痕迹:有些是自己造成的,有些不是。“当男人开始强迫我做我不愿意的事情时,我感到害怕,”她说,“他们说自己付了钱,所以我的工作就是让他们开心。”
鲁帕想使用避孕套,但她每天见到的10-12名顾客往往反对。与此同时,2014年,由于资金削减,最后一家非政府组织经营的医疗诊所关闭了。自此之后,鲁帕再也没有接受过任何性传播疾病的检测。

鲁帕被贩卖到妓院已经五年了。11岁时,她嫁给了一个30多岁的男人,两人从未谋面。婚礼当天,她和表兄妹们在泥地里玩捉迷藏。她回忆说:“为了给我的洋娃娃做一件小婚纱,我扯下了我的沙丽。”“那天晚上我丈夫强奸了我,我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我只感到痛苦。”
不久之后,她怀孕了,但她的丈夫在一次工作事故中丧生,只有13岁的她饥寒交迫,独自一人乘火车来到达卡,希望能在一家服装厂找到一份工作,却被火车站一个陌生女人卖到了妓院,而孟加拉国全国有着成千上万少女与鲁帕的经历相似。

这是一个非常父权制的社会,一个女孩的价值完全取决于她找到丈夫的潜力。不幸的是,在那么小的年龄结婚使女孩们更容易受到虐待和贩卖。在许多情况下,她们逃离丈夫,直接落入人贩子之手,但也有些女孩的丈夫直接把她们卖到妓院。
在孟加拉国,人口贩卖可能会被判处终身监禁或死刑,但坎迪帕拉、迈门辛格、杜拉蒂亚和杰索尔妓院的老鸨们都坚称,他们的行为是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进行的。在鲁帕到达坎迪帕拉后的三天里,都被锁在一个房间里,每当她想离开的时候都会挨打。

鲁帕被喂食Oradexon——一种牛类固醇——迫使她的身体发育,并使她的体重增加,使她看起来更成熟。最终她被送到警察局去取得营业执照,说自己18岁了,还有一些违心的话。而警方每处理一张许可证,就会得到大约1万塔卡(约757元)的报酬。
如此模糊的性工作合法化,正是孟加拉国许多人将买卖未成年女孩视为“生意”,一名化名AMA的人贩子表示,在过去8年里,他至少把27名女孩拐卖到了坎迪帕拉——他乘坐公共交通工具穿越印度,前往达卡和吉大港收集女孩,然后把她们带回来。
阿兹哈鲁尔·伊斯拉姆(Azharul Islam)是孟加拉国非政府组织“杰索尔权利”(Rights Jessore)的项目经理。杰索尔是一家由国际社会资助的孟加拉国非政府组织,致力于打击跨越孟加拉-印度边境和孟加拉国境内的儿童贩卖活动。

伊斯拉姆说:“这个国家的童养媳越多,女孩就越容易被贩卖和从事性工作。”“但从妓院老板到当地执法人员,所有人都沆瀣一气,这意味着我们作为非政府组织进入妓院的渠道受到了限制。”
35岁的穆罕默德·阿什拉·富兰(Mohammad Ashra Fulalan)是一名警官,他表示决心改变这一现状。作为印度北部城市迈门辛格的镇副督察,他负责管理该镇有着350名性工作者的妓院——每当妓院里许多独立经营的酒吧发生大规模斗殴时,他都会介入。他说:“如果一个未成年女孩来找我,说她想回家,我会给她买一张回家的汽车票,并和司机交谈,确保她能回家。但是没有女孩向我求助,我真的感到很无助。”

回到自己的房间,鲁帕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到了晚上10点就可以休息了。经过漫长的一天,她的身体因为劳累而疼痛,地上放着一瓶半空的伏特加。“有时候其他女孩会问我,我离开这里后要做什么,”她说,“我喜欢编造一些答案,比如‘我要攒够钱在什么地方买块地,给我儿子买栋房子,然后永远离开妓院’。我喜欢梦想一个更美好的未来,但我知道这不会发生在我身上。”
■ Over ■
原文标题:Oppressed, enslaved and brutalised: The women trafficked from North Korea into China's sex trade
原文地址:https://www.telegraph.co.uk/global-health/women-and-girls/oppressed-enslaved-brutalised-women-trafficked-north-korea-chinas/
原文作者:Nicola Smith & Ben Farmer
译者:搬那度
来源:译言网(yeeyan.org)
基于创作共同协议(BY-NC)在译言整合发布
—— 版权声明——
本译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图片源自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非商业转载请注明译者、出处,并保留文章在译言的完整链接。
关键词 >> 童婚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相关推荐

评论(5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