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任“熊猫特首”赖炳辉去世,曾在箭竹开花时抢救大熊猫

王成栋/川报观察客户端

2019-10-20 21:48

字号
川报观察客户端消息,10月20日晚,记者从有关亲属处获悉:本月18日晚,“熊猫特首”、首任卧龙特别行政区党委书记、主任赖炳辉在北京去世,享年83岁。
赖炳辉亲属介绍,去年开始,赖炳辉就查出肺癌。此后一直在北京接受治疗。
赖炳辉生于1936年,四川资中人。1956年参加工作,1982年,时任普威林业局党委书记的赖炳辉调任卧龙,受命以卧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为基础,组建卧龙特别行政区(下辖卧龙、耿达两个乡镇),1990年离任。在任期间,推动了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落地、领导抗击了1980年代岷山山系箭竹开花,实现了卧龙自然保护区内野生、圈养大熊猫“双增长”。
川报观察此前报道:箭竹开花带来“大考”,抢救大熊猫的日子
口述人:赖炳辉(卧龙特别行政区首任主任、党委书记)
1982年,我调到卧龙,着手筹备特区工作。1983年3月,特区挂牌后,我以为忙碌告一段落。没想到,一场“大考”随后就来了。
这年春天,邛崃山系出现大面积箭竹开花,卧龙是主要区域。箭竹是大熊猫的主食竹,开花就要枯死。当时,卧龙只有75只野生大熊猫,是有记录以来最低值。不久,山路上就发现有饿昏饿死的大熊猫,解剖之后,要么肚子里空空如也,要么是还没消化的干竹子。这真让人心疼得掉眼泪。那段时间,并非发情期的大熊猫经常跑下山去掰玉米、偷羊。饿成这样,多造孽嘛!赖炳辉和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首只人工繁育大熊猫“蓝天”合影

赖炳辉和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首只人工繁育大熊猫“蓝天”合影

卧龙特区刚一成立,就有这场“抢救大熊猫”的硬仗要打。“上穷碧落下黄泉,动手动脚找熊猫。”这句话真是不假。当时,卧龙特区在职职工300来号人,都得去巡山护林,看看是否有挨饿的大熊猫。还发动群众在保护区里头修了不少圈舍。社会各界也都来帮忙,外国的设备、资金和专家,全国各地寄来的汇款单,几分钱、几毛钱到几百元钱的都有。
即便有各方帮忙,那段时间我们真的还是怕,一怕保护不好大熊猫;二怕到处打电话:你们那还有兽医和车子不?又发现一只饿昏的(大熊猫)。1986年,枯死的箭竹逐渐发芽,野生大熊猫的口粮逐渐恢复,饿昏、饿毙的现象完全消失了。这年的8月12日,核桃坪基地又传来喜讯:人工圈养的大熊猫“蓝天”出生了!这意味着,我们手里有了对抗大熊猫生存危机的基因密码。可把我们高兴惨了,通过电话和电报到处报喜。这意味着“抢救大熊猫”行动取得了全面胜利。(采访时间为2018年11月)
首任“熊猫特首”的情怀
赖炳辉82岁了,已迁居北京20多年,记忆力和听力明显衰退,刚说过的话转身就忘,而且越发不喜欢外人打扰。
11月2日下午,记者拨通他的手机,他当即接受采访邀请,只是提议改在第二天。后来,家里人说,听到记者一提到“卧龙特别行政区”,赖炳辉眼里放光,放下电话就去翻找30多年前的工作笔记。为了核实一个时间、一个数据,他多次给卧龙特区打电话查询——建议第二天采访,就是为了尽可能准确。记者去年与赖炳辉的微信对话

记者去年与赖炳辉的微信对话

采访后,他还3次来电:记者,不好意思,我觉得还有些事情没说清楚,是这样的……
1983年至1990年,赖炳辉担任卧龙特区主任、党委书记7年,有人因此称他为首任“熊猫特首”。“我很喜欢这个称呼。”他说,能够见证并参与开辟大熊猫保护新范式,是毕生的荣幸。
退休后也一直关注卧龙,关注大熊猫。家里人说,每次逛动物园,老人都会对着大熊猫看上一两个小时。“你在卧龙还没看够?”赖炳辉回答:“看大熊猫怎么会看够呢?”
(此文系川报观察记者2018年11月采访赖炳辉后所写)
(原题为《那个箭竹开花时抢救大熊猫的人走了 首任“熊猫特首”赖炳辉在北京去世》)
责任编辑:李丽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赖炳辉

相关推荐

评论(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