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施康强先生|胡承伟:才子施康强,一路走好!

胡承伟

2019-10-30 11:1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施康强
才子施康强匆匆逝去,勾起我的无限追念……
1962年春,北京大学法语专业举办法语晚会,这时的我刚刚入学只有几个月,学到的法语只是皮毛,对高年级大同学都很仰慕。系主任冯至也参加晚会,大家都猜想谁会为冯先生担任翻译。冯先生是诗人,据说每次参加系里的外语晚会都会给翻译出难题。就在冯先生走出来的时候,身边跟着一位个子不高的同学,看上去和我们年纪差不多,他满脸堆笑,轻松自如地将冯先生的话译成法语,那些拗口的汉语也被他以四两拨千斤的方法回了过去,我们低年级同学不知所云,高年级的大哥哥大姐姐在一边叫好,大家都赞颂这个翻译了不得。后来才知道他的名字是施康强,法语专业四年级同学,因为上学很早,这时刚满二十岁,比许多低年级同学年纪还小。后来听老师介绍,施康强一入学就在班里特别出众,是西语系难得的才子。自从第一次见过施康强,后来在宿舍楼的楼道或走廊也会遇上,闲聊几句。印象最深的是,这年暑假在北京去上海的大学生班车上相遇,几十个小时的车程,聊天涉及许多方面,算是认识了,但毕竟他是四年级的,我才一年级,也许还入不了他的法眼。
光阴荏苒,一下子过去了十六年,其间施康强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外文局,据说是偏于翻译对外宣传的《中国建设》。接着“文革”爆发,各自奔命。到了1978年秋,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外国文学系开学见面会时,居然看到了才子施康强。刚恢复研究生制度,吸收的学生来自四面八方,程度参差不齐。不论在学识还是资历上,施康强都是佼佼者,可是他为人谦和,从不摆出高人一等的架子,在同学中很有口碑。本来他可以留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后来听说为了分配房子,去了中央编译局,当了编审,直到突然去世。
说施康强是才子,绝非故作惊人之语。凡是做过翻译的人都知道,容易的是外译中,困难的是中译外。读了外语系,大学毕业后,最容易的工作就是口译外翻中,而施康强在大学四年级已经可以熟练地掌握中译法的技巧,后来在外文局做了十多年的对外宣传工作。读完研究生之后又重操旧业,在中央编译局担任多年编审,中译法早已轻车熟路。至于法译中,则有已经出版的《萨特文论选》、巴尔扎克《都兰趣话》、阿兰《幸福散论》和让-雅克·白朗松的《法朗士私记》可以为证。虽然施康强已经是公认的翻译家,其实,他本人更愿意被称为散文家,从他近年出版的散文集《都市的茶客》《第二壶茶》和《塞纳河的沉吟——法国书话》就可明白,施公生性散漫,爱舞文弄墨。
《萨特文论选》
《都兰趣话》
《都市的茶客》
《第二壶茶》
施康强来过巴黎,在我家吃过牛排,席中不改爱书习惯。刚好我从巴黎友丰书店购得《北京乎》上下两册,当时要八十四法郎,是国内售价的六倍。施公觉得太贵,便从我处借去,“仔仔细细,逐字逐句读了两遍,大慰客居寂寞和故国之思”。这篇《北京乎》后来收入《第二壶茶》成了首篇,每当重读此文,施公饕餮牛排的情景浮在眼前。我的才子呀,何日还能听你“嘎山雾”?
责任编辑:郑诗亮
校对:刘威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施康强,翻译,散文

相关推荐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