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设计了解放军战机机徽!

2019-11-12 15:49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媒体

字号
以下文章来源于华山穹剑 ,作者李裕
华山穹剑
时政分析、军情解读、国防纵论、科技前瞻、历史回眸。
光荣的使命
——参加设计人民空军机徽始末
李裕:1925年1月出生。1944年在中共云南地下党的指示下,考入中国空军军官学校第21期留美班。1946年于美国空军鲁克高级航空学校军官班毕业,回国后同年奉命撤离国民党空军。1947年任东北民主联军航空学校飞行教官,后参加辽沈战役、平津战役。1949年任华北军区航空处航行科科长,1950年至1973年任空军军训部计划处副处长,1984年从空军指挥学院研究部研究员岗位离休。
在2019年建国70周年大阅兵上,空军空中梯队飞越天安门上空,气势冲天,振奋人心。当在电视里看到喷有鲜红“八一”机徽的战机呼啸而过,我这个机徽设计者更是无比兴奋!
图为李裕在展示由他设计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军用飞机机徽
一、欢庆渡江胜利,中央军委在中南海接见航空人员
1949年4月20日,国民党反动派拒绝在和平协定上签字,21日毛主席、朱总司令发布了解放全中国的进军命令,23日百万雄师渡过长江。
当天下午7时,周恩来副主席、朱总司令及中央军委领导,在中南海怀仁堂接见并宴请了由中央军委航空局组织的参加接收和准备随大军南下担任接收工作的航空人员,我有幸参加了这次的接见和宴会。
会上航空局局长常乾坤亲自安排,由吕黎平处长向周副主席逐个介绍了东北老航校干部和驾机起义归来的飞行人员。我们依次向周副主席敬礼,周副主席目光炯炯亲切地和每个同志握手。他对起义人员的正义行动,给予高度赞扬,并提出了建设好人民空军的深切希望。
宴会开始,在热烈的欢迎中,周副主席高声说:首先宣布一个好消息,渡江中我们从岸上开炮,击伤了长江中企图帮助反动派阻止大军渡江的英帝国主义兵舰"紫石英号"(上图)!大长了中国人民的志气,大灭了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的威风!
在掌声中,周副主席接着说:现在中央军委正在考虑制定和绘制人民解放军的军旗和军徽,因为 "八一" 南昌起义打响了第一枪,军旗就可以在红旗上绘出红五星加"八一" 二字;军徽就可以在红五星内加 "八一" 二字。
同时对在场的人员亲切地说:我们的空军就要正式成立了,希望大家为建设人民的空军贡献力量!
二、 周副主席的讲话,给了我绘制空军机徽的灵感
当我直接聆听到周副主席宣布军委己考虑制定和绘制人民解放军军旗、军徽时,启发了我的灵感,我立刻联想到要建立人民空军,就必然要设计我们自己的机徽涂在我们自己的军机上。
年轻时的李裕
回顾自己的童年,从小就向往航空。我最初关注飞机机徽是在1931年我六、七岁时,当时正值爆发了震惊中外的 "九一八" 事件,全国抗日救亡浪潮高涨。但由于蒋介石不抵抗政策,日军很快占领了东北。
从报刊图片中得知大片国土沦丧,东北军的大量武器装备包括262架军用飞机都落入日军之手。更见日军把飞机上蓝色的青天白日机徽用红漆涂盖,改成了日军机徽,立即用来屠杀中国同胞。
当时在抗战大后方的家乡昆明,亲眼所见同胞惨死于日机轰炸,自己的家也被日机炸毁,对我刺激很大。
1946年2月,李裕在美国空军鲁克高级航空学校军官班与同学毕业合影。前排右二为李裕。
我立志要当一名飞行员,驾着涂有自己机徽的战机杀敌报国。我生长在充满革命影响的家庭,在地下党的关怀和指引下,我投笔从戎考入空军,成为一名抗战时期的飞行员。
国内外空军作战的历史和经验表明,在以目视观察为主的空战攻击中,军机机徽是关系敌我识别、战胜敌人保存自己的一个重要标志。喜欢绘画的我,在努力学习掌握飞行技术的同时,多年来一直关注机徽的初心不改,对之时时加以研究。
当年的国民党空军,也曾驾驶带有青天白日徽的战机和日寇血战。
三、我军机徽的演变,不露锋芒到初露锋芒
1930 红军第一架飞机“列宁”号
1930年
1930年2月28日,国民党空军侦察机O2U-4海盗由于燃油耗尽迫降,被红军缴获。涂上了红星标记并命名为“列宁”号。
1936 新疆航校
1936年
由于新疆自治,红军选派部分军官到新疆航校进行基础飞行训练,机型有波利卡波夫R-5,I-15,I-16。
1944 国共合作时期的我军飞机
1944年
下面这架飞机是1944年我军在华北缴获的日军立川Ki54,直接把“中共”涂在了日本的红膏药上。在垂尾上涂青天白日徽可能是便于友机识别。
1945年12月初,东北民主联军航空队一架飞机到承德机场接人,当时驻机场的苏联红军以为是他们的飞机,赶忙乘车来迎接,当他们发现是中国人时,大发雷霆,责怪我军飞机不该滥用他们的机徽。
1946-1947 东北老航校
1946——1947
东北航校的飞机都使用青天白日徽,方向舵上涂蓝白识别条。
东北老航校实机涂装,其机徽外围白色圈
我机回来后就改用国民党的青天白日机徽,用国民党空军机徽,主要考虑当时我军的飞机经常出入国民党占领区上空,可能与国民党空军遭遇,也可能遭到国民党军的地面对空射击,而我军飞机的自卫能力差,靠这个机徽可以迷惑敌人,减少一些危险。
1946年6月,我军的飞机上换成了红色圆环内红五星切去尖角、中间为红色"中"字的图案。“中”字表明是中国人民军队的飞机。
没有角尖是因为当时国民党撕毁了停战协定,发动内战,参加老航校建设的同志们义愤填膺,有一股急于驾机杀敌的强烈愿望,但党组织考虑到航校初步建立,作战条件尚未成熟,要求大家首先应努力掌握飞行技术,不能操之过急,对外要暂不露锋芒,所以设计机徽时就没有露出角尖。
1947-1949 我军飞机
1947——1949
为了避免与国民党飞机混淆,1947-1950年所有红军飞机换成图中所示机徽标识。主要使用在东北航校,典型的机型有:川崎Ki54、三菱Ki30、 三菱Ki46、中岛Ki43、立川Ki55。
1947年5月7日,东总司令部专门发布了一个通知:“我航校飞机最近飞行经常来往于东安、千振之间,为便于识别,特制定以红色五角星中间加"中"字(全系红色)为该校飞机符号,希我部各部队注意识别,勿生误会特此通知。”
1948年4月起,航校飞行一期甲、乙班,机械一、二期和领航班学员相继毕业,我被指派设计毕业征书。鉴于此前航校曾受命派出飞机先后完成了配合部队攻击土匪、向前方指定地点紧急空投作战地图等重要作战任务。
为此我在设计毕业证书时,就在原切去五角星尖的机徽基础上加以改进升级,绘成显露锋芒的有五角星尖、两侧加上羽翼的新机徽图案。
老航校毕业证书,右上为我设计的机徽图案
1945-1949 解放军空军
1945——1949
此期间空军采用的是二选一涂装,主要使用在东北航校Ki.79a和Ki.79b教练机和西安空军军官校。
1946-1950 解放军空军
1946——1950
五角星边缘成曲线,这是第一个打上“八一”两个字的机徽。典型机型有:川崎Ki45 、三菱 Ki30、三菱Ki46、三菱Ki51、立川Ki55。
四、亲自担负参加设计我军机徽的光荣使命
1949年7月,聂荣臻代总参谋长在军委办公会议上指出,军委决定要设计各军种的服装、标志和海军、空军的徽记,要求各军种设计好样品,上报军委审批。
1949年11月6日,毛泽东主席对中央军委作战部请示空军司令部称谓的批示。
1949年10月25日,中央军委正式任命刘亚楼为空军司令员、肖华为空军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王秉璋为空军参谋长。
11月11日,中央军委通告各大军区、各野战军:“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现已成立,原军委航空局着即取消,原军委航空局所有干部及业务移交空军接收。”
朱总司令指示:设计军种标志和服装时,要根据各军种的特性做出区别,尽快设计出来,上报制式样品。
为落实军委指示,航空局成立了两个小组:由民航处处长安志敏负责服装组;方槐处长负责军徽、机徽组。军徽组成员有张成中、姚维涛和我。
当年,东北老航校使用的飞机机徽就是我设计的,现在有幸参加新中国人民空军机徽的设计,令我兴奋不已。
人民空军机徽的设计方案,就是以我亲耳聆听的周副主席宣布的人民解放军军徽图案而获得灵感的基础上,在红五角星内加“八一”的军徽两边再各加一红色长带,显示解放军已展开双翼翱翔于蓝天。
这个设计方案的草图,先在南苑飞行队听取意见,后在航空局收集各国空军机徽样品的基础上,和两个设计组成员及刘善本、杜道时、赵大海等同志反复修改后,由军徽组绘制上报。
1949年9月,中央军委颁发的空军军徽图案。
在航空局领导审议初定样品的同时,刘亚楼司令员来到航空局办公处审定后指示说:“我们的空军是初建的一个军种,是在陆军基础上建立的,还很弱小,不要太露锋芒;机徽不要有和美机机徽相同处...。”
方槐处长向刘亚楼司令员和局领导同志汇报说明:我军机徽是红五星,星中有 "八一"字样;
美军机徽是白五星。五星两侧代表机翼的"带",我机是红色带金黄边,美军是蓝色,完全可以区别。
与苏联空军机徽也有区别,苏机是红五星而没有配带。刘亚楼司令听完汇报后表示认可。
当服装组安志敏处长介绍服装的设计时,刘亚楼司令员细心观审,要求男、女组员各一人试穿。他看到服装样品是毛料的,指示说:服装材料先不固定,要同全军一样,不要特殊。样式可以有空军的特点,他认为上装袖口折摺部接合处与陆军有点区别好,空军可以穿蓝色裤子,这样就与陆、海军都有点区别。
安志敏同志及时照办,做了几条蓝色的裤子和女式裙子。笫二天将军徽、机徽和军装样品再次呈报刘亚楼司令等领导观审同意后,上报军委。
在中央军委的办公会议上,朱德总司令、聂荣臻代总长等领导亲自观审了人民空军的军徽、帽徽、机徽图案和服装样品,审视后一致表示很不错。朱总司令即指示:新中国成立的开国庆典时,人民解放军海军、空军就正式装备使用各军种的标志。
1949年9月,中央军委正式批准了空军机徽的报告,专门发布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机徽规定》:机徽五星边框、两翼边框,"八一"二字均为金黄色;五星和两翼内部均为红色;机徽可设置在垂尾两侧(或机身两侧)或左右上下翼面。
同时发布了正式的《GJB 901A-97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机徽标准画法各部位尺寸角度图》。
五、人民空军机徽,首先在保卫首都的飞行队涂装和开国大典中亮相
1949年北平解放后的5月4日,国民党飞机从美军占领的青岛机场起飞,对南苑机场进行了轰炸。为了加强北平地区的防空力量,军委航空局上报中央军委批准,于8月15日在南苑机扬正式组建一个飞行中队。
9月5日起担负北平地区防空和保卫首届政治协商会议的召开。在飞行中队的飞机上首先涂装了人民空军的机徽。
遵照朱总司令指示,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开国大典中,空中受阅飞机涂装了八一红五星加双翼的空军机徽,表明人民解放军空军己开始建立并首次对世界公开亮相。
之后,由中央军委决定,这个闪耀着金黄色边框的机徽,不仅正式用作军用飞机的机徽,同时在人民海军航空兵、陆军航空兵的飞机上也得到了沿用,一直到今天。
当年开国大典上仅在17架飞机上亮相的人民空军机徽,至今已展示于以万架计算的军机上,伴随战鹰70载,见证了人民空军的不断发展壮大。
在迎接人民空军建立70周年之际,我这个自幼向往航空,立志献身人民空军事业的离休老飞行员,回顾70年前领受和参加设计绘制人民空军机徽的光荣使命,真诚有感:
不忘初心向航空,
听党指挥当用功。
自幼关注机徽事,
参绘成果得始终!
—— 94岁空军离休干部 李裕
2019年11月8日于北京
本文综合自微信公众号:华山穹剑
注:本文系网络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但因转载众多,或无法确认真正原始作者,故仅标明转载来源,如涉及作品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协商版权问题或删除内容!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公众号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广告
刺绣棒球帽
“五星20”
NEWARRIVAL
新品推荐
航空知识 五星歼-20 刺绣棒球帽
两代国产战机同框出现
预售现在开启
8月12日左右到货即发!
风上风云|云端故事
航空知识
原标题:《我设计了解放军战机机徽!》
关键词 >> 媒体号
特别声明
本文为媒体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相关推荐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