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18年前伤人案再审,疑似真凶供述称当年县长曾打招呼

澎湃新闻记者 卫佳铭

2019-12-12 10:5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李金奎举着刊登着当年报道的报纸。    本文图片 澎湃新闻记者 卫佳铭

李金奎举着刊登着当年报道的报纸。    本文图片 澎湃新闻记者 卫佳铭

18年前将安徽太和县检察院反贪局原副局长李金奎卷入的一起“涉黑大案”,或将因“真凶落网”出现变化。
2001年,李金奎被指为黑恶势力保护伞,指使胞弟李金泉等人,在当年2月27日晚间潜入太和县公安医院,持刀和钢管砍伤了当时正在住院、与李家曾有过节的原胡总乡葛纪村村委委员刘侠义及其妻子。
一起伤人案后来却变得复杂,时任阜阳市人大代表陶晓侠了解案情后,依法向上反映相关问题,不久,她的丈夫也被划为同案犯拘禁。
该案被升格为反黑专案后,涉案人数飙升至16人。一审开庭前夜,21名证人被公安侦查人员带走问话,其中1人被公安机关以伪证罪刑事拘留。22名人大代表签署的联名信。

22名人大代表签署的联名信。

2002年夏天,来自山东、湖北、河南等地的22位全国人大代表就此案联名上书,并于当年8月得到全国人大常委会批示。此后,案件被移交至安庆市迎江区法院审理。8月8日,这起反黑大案草草收场:15名犯罪嫌疑人因“情节轻微,不予起诉”当庭释放;李金泉一人被判故意伤害罪,获刑一年六个月。判决之后,16人仍不断申诉,但均被驳回。
2019年4月,中央扫黑除恶第14督导组入驻安徽,依据李金奎等人提供的线索,督导组决定重启对此案的调查。
一个月后,疑似真凶浮出。据犯罪嫌疑人肖某云供述,砍杀案系其出资指使他人雇凶所为,并在当时治安大队一民警“帮助”下成功嫁祸李金奎等人。因怕事情败露,肖某云曾嘱托时任太和县县长肖军向时任县公安局副局长梁某卿“打招呼”,在查办中为他撇清关系,并在此后多次向梁输送利益。
肖某云还供述称,李金奎在检察院反贪局办了公安局副局长梁某卿的儿女亲家,“梁某卿借此机会故意搞李金奎。”
据新华社消息,肖军涉嫌为涉黑组织充当“保护伞”腐败等严重违法违纪行为已于5月13日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被查时,他已从阜阳市政协原副主席的位置上退休四年。
该报道称,肖军的保护伞问题正是发生在其担任太和县县长、县委书记期间。
12月12日上午九点,尘封18年之久的医院伤人案在安庆中院再审开庭。李金奎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这一天他等了太久太久。
庭审现场,安庆市检察院出庭检察官认为,本案一、二审定罪量刑的证据不确实,定罪确有错误,建议撤销此前判决,宣告李金泉无罪。经过一个半小时庭审后,审判长宣布审理终结,将择期宣判。安庆中院10月18日出具的再审决定书。

安庆中院10月18日出具的再审决定书。

伤害案升格为“涉黑大案”,市人大代表反映情况后丈夫被抓
如果没有被卷入这起砍杀案,李金奎本该拥有光明的前程。
1999年10月,年纪轻轻的李金奎已是太和县检察院反贪局副局长,他的三弟李金刚在村委换届选举中胜出,落选的一方就是本案的受害人刘侠义。李金奎告诉澎湃新闻,选举之事令刘家不悦,此后他们多次来家里滋事,两家人也起过肢体冲突。2001年2月8日,刘家人又来到李家寻事。李金刚打电话给李金奎求援,但还没等哥哥赶到家,母亲被打昏了。李金奎等在回家接母亲的路上,碰上了刘侠义,李金奎姐姐遂与刘发生争执,双方厮打起来。打斗中,两边都挂了彩。当晚,刘侠义夫妇被送到县公安医院治疗,李家的伤员则被送至县人民医院治疗。
后来,此事由太和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出面调和,决定不作处罚,各自疗伤。事情本该就此画上句号,谁料意外发生了。
2月27日夜间,刘侠义报警称,其妻子王莲英的手脚被一群闯进医院的人给挑断了(后经鉴定为轻伤)。次日,李金奎的四弟李金泉、外甥郭伟、三弟李金刚和大哥李金彪都被警方带走。
警方将嫌疑锁定在李家人身上,主要来自被害人刘侠义夫妇的口供。澎湃新闻注意到,在事发当夜的笔录中,刘侠义和王莲英并未明确凶徒中有李家兄弟,直到2001年3月1日,王莲英才在询问笔录中称:“参加打我的人就有李金泉。”
李金奎对澎湃新闻称,虽然两家有积怨,但当夜真的没去打人。李家人找到当时跟两家都很熟悉的人大代表陶晓侠,希望她能将情况反映一下。
然而,在“里面”的李金泉在警方的“讯问”下招了。李金泉在申诉材料中写道,他曾被要求170个小时不准小便,不给吃喝,还被戴上了脚镣和手铐。办案人员甚至要求他用舌头擦皮鞋。
在案件重启调查后,多位曾和李金泉关押在同一间房的证人证实:李金泉进入看守所时身上有伤。其中,当年的“牢头”高某称,见到李金泉进来第一天站都站不起来,身上青一块紫一块,两只手都是肿的。
李金泉一审代理律师李彤林称,会见时,李金泉曾说到他被刑讯逼供的情况,但是没有讲太细,因为当时太和县和阜阳市刑警支队的办案民警就在旁边站着,只让会见30分钟。
陶晓侠系太和县城关镇陶坑村的村民,作为远近闻名的养殖能手,在当地颇有声望,也是当时的阜阳市人大代表。陶晓侠在调查中获悉,主办李金泉案的公安局副局长梁某卿曾为其亲家、原太和县某乡党委书记李某挺涉嫌贪污一案求情,但李金奎未曾通融,李某挺后来获刑,两人就此结下梁子。
4月18日,陶晓侠和另外两名人大代表一道向阜阳市人大联名反映这一情况,未有回音。五天后,陶晓侠的丈夫张合被民警带走,理由是:张合曾在27日深夜携带“枪支”和管制刀具前往葛纪村,涉嫌打伤王莲英。
人大代表行使监督职权的过程中,自己的丈夫却被列为嫌疑人,这让陶晓侠倍感愤怒。她跑到太和县公安局,与人对质:“我丈夫如果够劳教,你们就够枪毙。”
此后,案件升格为安徽省公安厅督办的涉黑大案,涉案人数飙升至16人。
6月2日,张合曾被短暂释放,当时公安局对此没有说法。张合曾劝陶晓侠:“别告了,为了别人的案子犯不着。”但生性倔强的陶晓侠没有听从丈夫的劝说。17天后的6月19日,张合再次被太和公安带走。

当年报纸。
一审开庭前公安曾“抓”证人,22名全国人大代表联名上书
无奈之下,陶晓侠前往河南焦作求助当地全国人大代表姚秀荣。在姚秀荣的帮助下,来自山东、湖北、河南等地的22位全国人大代表联名上书,当年8月,全国人大常委会把此案批示给了公安部。9月,安徽省人大常委会安排人员前往太和县展开调查。
2001年9月14日,陶晓侠等人收到了来自最高检的回复:嫌疑人犯罪事实已查清,将向阜阳中院提起公诉。
2002年1月28日,在事发将近一年后,此案在阜阳中院开庭。陶晓侠告诉澎湃新闻,就在开庭前的26、27日晚,阜阳市公安局刑警队的民警将二十多名证人逐一带走问话。其中,证人吴某曾在案发当夜和张合一起在养殖场帮助母猪接生,并一直忙活到了次日凌晨。
吴某在重启调查期间接受警方询问时称,为阻止他作证,公安局的人用头套套住他的头,先是把他从家里带到太和县公安局,待了一个小时后,又把他带到阜阳市公安局办公室。“办案人员做好材料,读了一遍给我听。我当时都不知道上面写的什么内容,他就让我在上面签字,现在我也不记得材料的内容了。签过字之后,办案人员把我带到颍州公安分局,颍州公安分局没接收,就把我送到阜阳市看守所。”吴某说。
事后,着急的吴某家人向姚秀荣反映这一情况,姚秀荣告诉澎湃新闻,她曾为此事联系当时的安徽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6天后,吴某才被释放。
此外,能够证明事发当晚李金泉不在场的郭某杰称,自己在开庭前两天,被阜阳市公安局副支队长杨华杰等人叫至村干部家里,用威胁恐吓的方式不准其出庭作证,“否则将把他抓起来。”李金泉的亲人李玲、李金华等人也称自己遭到过办案人员威胁,说“要把一家人都抓起来。”
案卷材料显示,公诉人指控李金泉、郭伟等三人犯故意伤害罪,且有7人共同参与当天的伤害行为,但在庭审中,却把其中的五人列为证人。共同犯罪人宁超、姚刚被关在看守所,公诉人以二人有事为由,称其不能出庭作证。当日庭审结束后,次日上午原计划继续开庭,审判长却宣布此案延期审理。
当时距离2002年全国两会开幕只有几天时间,姚秀荣会同22名全国人大代表,决定直接向时任最高检副检察长张穹反映,要求涉案证人全部到庭并播放审讯录音录像。陶晓侠称,她在北京的一家网吧里待了四个小时,逐字逐句敲出了案件简介,通过门缝塞给了最高检的领导。
这一次的努力收到了效果,案件被移交安庆市迎江区法院审理。
2002年7月2日,此案在迎江法院公开审理,此时,经过一系列二次调查,嫌疑人只剩下李金泉一人,其余15名犯罪嫌疑人均已以“情节轻微,不予起诉”全部释放。8月12日,迎江法院一审宣判,李金泉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半。李金奎则因被查出持有枪支,被另案处理,后获刑一年六个月。
对于这一结果,李金泉提出上诉,其余14人也在不断申诉,唯有其中一名嫌疑人肖伟没有,且他在侦查机关所做供述均是有罪供述。
2016年,安庆市检察院曾对此案启动复查,但最终因缺乏其他证据印证,对原判予以维持。疑似真凶落网后,滁州警方征集团伙违法犯罪线索 。

疑似真凶落网后,滁州警方征集团伙违法犯罪线索 。

疑似真凶落网,称嫁祸反贪副局长系公安副局长借机报复
令李家兄弟没有想到的是,当年这起冠以打黑之名的案件会在18年后的“扫黑除恶”中彻底告破。
2019年4月10日,中央扫黑除恶第14督导组入驻安徽,李金奎等人像以往一样给有关部门投递去材料。很快,举报有了答复,督导组决定重启对此案的调查。
重启调查不到一月,轰动一时的太和县公安医院伤人案疑似真凶落网了,其人乃是肖伟的叔叔肖某云。现年59岁的肖某云系胡总乡人,早年在太和县医药站工作,后成立阜阳民生药业公司,“生意做得挺大”,和李、刘两家都认识。而在此前的2015年,肖家小弟找到李金奎,称因为家庭矛盾与哥哥决裂,可提供证据指认哥哥是砍杀案的幕后主谋。
案卷材料显示,据肖某云供述,他出资1万元,指使手下员工徐某来雇人深夜潜入医院砍杀刘侠义夫妇,正是利用刘、李两家产生矛盾之时下手,借此避免嫌疑,同时将刘侠义两口子教训一顿。后续警方调查时,肖某云则谎称自己当时在上海办公,从未回过阜阳。为防止事情败露,肖某云曾嘱托时任太和县县长肖军向梁某卿“打招呼”,在查办中为他撇清关系,并在此后多次向梁输送利益。
对于接受肖某云雇凶伤人,同案的其余几名犯罪嫌疑人也在接受讯问时供认不讳。
值得注意的是,在肖某云的供述中,他称在决定暗夜砍人之前,曾经向当时负责办理李刘二家矛盾事件的治安大队民警肖某银打听案件进展和刘侠义病房方位,并且在“成事”后告知了肖某银当夜的行动。
一段知情人士提供的肖某银和其在2015年7月14日的对话录音显示,肖某银承认其知道医院砍人的事系肖某云所为,“我就是知道不错,就是再过500年我也是这样说,事后和我说了。”肖某银还称,大不了就负个窝赃包庇的责任。
事实上,二肖的关系并非这么简单。
据肖某云供述,他曾经多次借款给肖某银,前后共计五万元,经费包涵了肖某银在太和买房所需的1万元、女儿上学所需的1万,以及肖某银情妇买车所需的3万元。肖某银也承认,自己并未还钱。在肖某银需要进行工作上的调动时,他也会找到“有钱人”肖某云,由肖某云出钱,拉拢公安局的领导梁某卿组局吃饭。
收取好处后,肖某银也会礼尚往来。当肖某云情妇对其提出分手时,肖某银利用其公安的职务便利,采取技侦手段帮助肖某云找到情妇老家,肖某云带人抵达后将该女子父母所开的小吃店打砸了。
除肖某银外,肖某云还供述称,李金奎在检察院反贪局办了公安局副局长梁某卿的儿女亲家,“梁某卿借此机会故意搞李金奎。”当时的办案民警的笔录也从侧面反映出了当时侦查工作的端倪。笔录中,办案民警称梁某卿是本案实际负责人,直到阜阳市公安局介入并成立专案组后,负责人虽改为阜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杨华杰,但梁某卿仍负责后勤保障工作。
知情人士向澎湃新闻透露,第14督导组入驻期间,梁某卿曾被短暂地采取强制措施。
疑似真凶落网后,异地办理此案的滁州警方还曾公开征集肖某云团伙的违法犯罪线索。12日上午,澎湃新闻致电办案人员询问肖某云涉嫌故意伤害案进展,滁州市公安局民警表示,该案仍在侦办中,欢迎群众提供更多线索,但因为肖某云本人身体原因,对其采取取保候审。
澎湃新闻注意到,前述太和县原县长肖军涉嫌为涉黑组织充当“保护伞”腐败等严重违法违纪行为已于5月13日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据新华社消息,被查时,肖军已从阜阳市政协原副主席(副厅级)的位置上退下四年。该报道称,其保护伞问题正是发生在担任太和县县长、县委书记期间。
在李金泉申诉代理人张柄尧看来,本案不是一起过失性冤案,而是司法构陷,“对于现实司法实践中容易造成冤案的各种因素,在本案中一一都有体现,是一起百科全书式的冤假错案。”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李敏
校对:丁晓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保护伞,安徽,涉黑,伤人案

相关推荐

评论(33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