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楠:巴布亚新几内亚布干维尔公投独立解析

2019-12-16 11:10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政务

字号
2019年12月11日,巴布亚新几内亚(以下简称巴新)布干维尔自治区(Autonomous Region of Bougainville)公投结果宣布,赞成独立票数176928,占总票数约97.7%,呈压倒性多数。公投的另一选项更高程度自治仅得票3043。
布干维尔公投是布干维尔现政府与巴新中央政府于2001年签定的《布干维尔和平协议》(Bougainville Peace Agreement)中的既定事项,规定在布干维尔自治区建立后的10到15年之内举行公投。此次公投获得了联合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美国、巴新中央政府的资助与支持。此次公投独立的结果并不令人意外。鉴于布干维尔的历史传统、身份认同、资源优势,及其与巴新中央政府长达10年的残酷内战,公投前各方预测均是独立的可能性较大。
布干维尔此次的公投根植于其与巴新本土的身份认同差异与政治经济矛盾。这一差异与矛盾实际上早已为巴新和布干维尔双方所认知。1998年,巴新中央政府和布干维尔反抗组织停火后,双方在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的斡旋下于2001年签定和平协定。协定中明确规定了布干维尔的高度自治,以及布干维尔公投自决独立的权利。布干维尔自治区现任主席约翰·莫米斯(John Momis)曾为促成2001年和平协议发挥重要作用。其曾一度同意布干维尔留在巴新国家框架内,但随后转变态度支持独立。
身份认同差异
布干维尔自治区包括布干维尔岛、布卡岛(Buka)及周边若干群岛组成,旧称北所罗门省(North Solomons Province),人口30万,分为19个主要语言族群。地理上,布干维尔孤悬巴新本土以东隔海相望,地理上更接近其东侧的所罗门群岛。布干维尔人声称,在欧洲殖民时代以前,布干维尔与所罗门群岛的人员往来、贸易联系、文化交流要远远比与巴新更为密切。
布干维尔自1768年7月为法国海军将领路易斯·安东尼·布干维尔(Louis Antoine de Bougainville)发现并命名后,先后经历法国、德国、日本、澳大利亚的殖民或委任统治, 1975年巴新独立,布干维尔被纳入巴新领土,接受巴新管治。殖民及委任统治期间的近现代政治经济社会组织方式,间接促成了布干维尔岛及周边文化风俗相近、政治经济联系紧密的岛屿共同形成了相对独立的整体身份认同,区别于隔海相望的巴新本土身份认同。
经济分配矛盾
布干维尔并入巴新后,迅速成为巴新国内经济最为发达、人均收入最为富裕的地区。这一经济优势主要得益于1969年在布干维尔自治区首府阿拉瓦(Arawa)矿藏的发现。储量丰富的铜、金矿石的开采由澳大利亚公司建立的潘古纳矿区(Panguna Mine)垄断。矿区建设与矿石收入使得布干维尔地区基础设施迅速提升,人均收入高居全国第二,生产总值占巴新全国14%,出口占巴新全国一半以上,教育、卫生、人均寿命等各项指标均远超巴新全国均值。
经济发展也激化了布干维尔的社会政治矛盾。布干维尔人不满于巴新本土来的管理人员与劳工抢占当地就业机会,也不满于巴新中央政府在与外国投资者的谈判中未能维护布干维尔的利益,还不满于巴新中央政府截留了过多的矿区收益。比如,1972至1989年间,矿区收入的五分之一,约10亿基那(Kina)被中央政府截留,而当地政府只获得了总收益的5%,约1.1亿基那。布干维尔当地地主组织与巴新中央政府多次谈判无果后,组建了以布干维尔革命军(Bougainville Revolutionary Army)为代表的多支武装斗争组织。自1988年开始,布干维尔武装组织与巴新军警冲突不断升级。巴新的强力镇压又催生了当地民众建立起布干维尔反抗军(Bougainville Resistance Force)。冲突一直延续到1998年,攻击造成1万余人死伤。10年的冲突进一步夯实了布干维尔及其周边地区的独立身份认同,形成了浓厚的民族主义情绪。
结论
按照程序,公投结果须由巴新中央政府递交巴新议会表决。目前,巴新政府尚未发表任何正式声明。巴新总理发言人称,总理正在积极与各方磋商,在磋商没有结果之前不会递交议会。考虑到巴新下一次议会会期在明年2月份,巴新政府最晚须在明年2月之前表态。然而,此次公投独立的压倒性多数相当程度上反映了布干维尔民众的社会情绪。如果巴新政府拖延不决,很可能会引发布干维尔民众不满,导致局势再度动荡。
如果布干维尔获准独立,新国家的建立预计将有效回应布干维尔当地民众及相关组织的民族主义情绪与诉求。更为重要的是,布干维尔将从矿区获得更多收入份额,矿区收入将从去年财政收入的56%跃升至76%。在澳大利亚2016年移交给巴新的矿石开发公司中,巴新与布干维尔目前共有36.4%的股权份额。独立后,这部分股权预计也将由布干维尔政府独占。然而,独立也意味着布干维尔将失去近年来来自巴新中央政府的补贴和援助。即便独立后的布干维尔可以收回当地资产并获得矿区全部收入,也仅能覆盖常规年度预算的五成左右。面对独立后的教育、医疗等各项民生挑战,布干维尔要想在独立后不破产,仍旧有赖包括巴新在内的外部援助。
责任编辑/康巳鋆 顾心阳
图文编辑/陈阳
作者:郝楠,察哈尔学会助理研究员
来源:作者授权首发
 发送邮件至zhengwu@thepaper.cn申请加入澎湃政务号或媒体团
特别声明
本文为政务等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