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感染新冠肺炎医生口述:所在三甲医院数十名医护被隔离

澎湃新闻记者 温潇潇

2020-01-26 14:2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湖北武汉市某三甲医院一名主治医师于1月23日新型冠状病(2019nCoV)核酸检测呈阳性、确诊为新冠肺炎。她至今也无法确定自己感染的原因,因为她从未在呼吸科或发热门诊工作过,只记得有同事曾被派到发热门诊值班。检验结果出来后,她很快被隔离。
在她的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报告上,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注意到,三个检验项目(2019nCoV囊膜蛋白基因、2019nCoV核壳蛋白基因、2019nCoV开放阅读编码框lab)均为阳性。
1月24日,她曾向澎湃新闻回忆:“口罩是限量的,可能还不够,现在隔离病房能保证做好防护,但其他科室做得很不到位,两三周之前甚至去发热门诊只有一个普通口罩。如果还不重视,倒下的医护人员可能会越来越多。”
1月21日凌晨,武汉市卫健委首次通过@健康武汉官微通报武汉医护人员感染情况,武汉市彼时已有15名医务人员确诊,另有1名疑似病例,其中危重症1例,其余病情稳定,已隔离治疗。澎湃新闻搜索发现,武汉市自此之后再未发布过医护人员感染的有关情况。
这名医生告诉澎湃新闻,据她了解,目前她所在医院至少50名医护人员被隔离。
该医生还称,被隔离的医护人员彼此之间仍可以通过微信或电话联系,据她了解,这些被隔离的医护人员或病毒核酸检测为阳性,或CT片呈现病毒性肺炎表现。
她讲述了自己从发现感染、确诊再到被隔离的经历。
以下是她的口述:
(1月23日)确诊时,我感觉很轻微,可能还在潜伏期,我发烧到37.3度,一点点咳嗽,比普通感冒好像还轻一点。但前段时间医院发热病人多,我们医院倒下的人越来越多,各个科都有,主要是发热门诊、急诊科、重症监护室、呼吸科。所以我就去查了核酸,发现也是阳性的。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感染上的,可能我们跟这些高危科室离得比较近,有些都是共用电梯。还有我们科也有人被派到发热门诊去值班,回来以后继续上班,这样也有可能交叉感染。两三周之前,去那里(发热门诊)就只有一个普通口罩。其实央视报道人传人之前,我们就已经知道倒了很多医护。那段时间,口罩也是限量的,N95口罩前天才发下来。
现在我们院少说有50个(医护人员)被隔离了。我们有微信电话可以沟通,很多人要么查出病毒核酸阳性,要么CT符合病毒性肺炎表现。
(去年)12月底我们都不清楚(这么严重),因为官方说得很轻,说不会人传人,报出来的都是跟(华南海鲜)市场有接触史的人,所以我们也不是太担心,因为我们自己没有接触史。大概1月10号前后,我才知道我们有人也感染了。
我觉得防护措施好不到位啊,照这样下去,医护人员倒下得越来越多了。隔离病房他们都是做好防护的,但其他科室,尤其不是特别前线的科室,基本没有防护到位。我知道几个医护感染得比较严重,我看到他们的病历,有的已经呼吸衰竭了,有的下不了床,具体情况就不清楚了。
最开始没有病毒核酸检测时,还只能用排查法,排除甲流、其他肺炎等,那时估计只能看病情轻重,轻的就回家自己隔离。
我现在好些了,但还在隔离间,有人来送饭送药。昨天除夕,家里人来不了,我们就用手机视频。每天早晨6点护士来抽血,7到8点送早餐、打扫清洁,9点医生来查房,问问情况,给我们送雾化药,中午12点送午餐,下午3点再送一次雾化药,晚上6点送晚餐。我们没办法出去,担心交叉感染,尤其医护人员进来(隔离间),我们也要戴N95口罩。吃的药是阿比多尔和奥司他韦,病情较重的还要打针,主要是丙种球蛋白和莫西沙星。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彭玮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感染,防疫,隔离

相关推荐

评论(92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