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上海零食:橄榄橄榄我爱你

2020-01-28 12:11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原创 袁念琪 上海人家AB面
我觉得,上海人是欢喜吃橄榄的。说起橄榄的品种,那是如数家珍:拷扁橄榄、大福果、辣橄榄、咸橄榄、五香橄榄、丁香橄榄、甘草橄榄、檀香橄榄……
图说:拷扁橄榄是上海人欢喜呃。
就连儿时起绰号,也与橄榄搭界。这个人头型如橄榄,那就送他“橄榄头”。谁在婴儿时困多了,后脑勺有点扁,那就是“拷扁橄榄”;扁头当然不是“吃头挞”多导致的,说是小辰光抱得少。有个同学叫“海橄榄”,莫非海里头也有橄榄?橄榄形容人,也被拿来打比方,常以它两头小中间大的形状来说事:比喻一个班级的学习成绩或某一人群左中右的比例等。
在林林总总的橄榄里,印象最深是“三环牌橄榄”。三环橄榄是一个裹包着三颗橄榄的纸环,颗颗相连。用一张里衬薄纸的长纸,包着一颗,两头一绞,分别再连接下一颗;就像串着三颗珠子。这样的造型是很受孩子们的欢喜。
图说:忘不了的儿时记忆。
除了橄榄纸环,檀香橄榄也是上海人欢喜的。其实,檀香橄榄与檀香一点不搭界,它是没加工过的新鲜橄榄;自生到熟是永葆青春。也叫“青橄榄”和“青果”。其果皮或深绿或翠绿,绿中泛着点柠檬黄。
外公用它泡茶喝,一般放两只洗干净的檀香橄榄;可同放茶叶,也可不放。外公泡檀香橄榄是用完整的一个,也有把它劈开后泡。这样的吃法,也是老上海春节的一个习俗。年初一的第一杯茶要喝元宝茶,茶里要放两颗青青的檀香橄榄。
图说:上海人年初一要吃的元宝茶里,少不了檀香橄榄。
在上海,一颗颗绿油油的檀香橄榄,多在水果店安家,而不在食品店或南货店。它们齐齐排列在一个大口的、我们叫雪花膏瓶的大玻璃瓶里。而在老上海,冬夜里有走街串巷的小贩卖檀香橄榄,肩胛头跨着绳子系的竹篮,篮里湿毛巾盖着碧绿的檀香橄榄。价钱因货色分三种:大而饱满、瘦小、黑褐色显瘪的隔日存货。边走边喊:“檀香橄榄。卖橄榄——又香又脆的檀香橄榄。来买我的橄榄——”有研究者认为,“人们相信橄榄可以帮助度过寒冷的夜晚。”
图说:来买我呃橄榄——
有位美籍华裔的史学家如此评价檀香橄榄:“它是上海人最喜爱的零食之一。”
檀香橄榄皮青肉黄,吃口脆,有清香。你若要知道檀香橄榄味道,那是要在嘴里嚼咬、抿含几分钟后,才会有股清香和甘甜在口中蔓延开来。品尝是需时间和耐心的,这是吃檀香橄榄的特点。此外,它的味道先苦后甜,似忠言逆耳,良药苦口;因而也被人叫作“谏果”。
图说:檀香橄榄有味道。
外婆讲过一个故事。有个人吃檀香橄榄,一口咬去,不但无味且感到有些涩,就把檀香橄榄抛到屋顶上。过了一会,嘴巴里的檀香橄榄味道发作,觉得有点甜。于是,急急爬上屋顶,去寻找那颗失之交臂的青果。
自从做经济报道转到体育后,常见某球队见某球员状态不行,就把他交易出去。做梦都没梦到,那家伙换了东家如同换了个人,居然成了进球得分的高手。这颗丢掉的檀香橄榄是再也回不来了,人生是不能调头的单行道,吃橄榄似乎还能咋吧出点哲理了。
如果说,吃花生是吃侬里厢个肉,还侬外头个壳;那吃橄榄就是吃侬外头个肉,还侬里厢个核。在小辰光,橄榄核啃得清清爽爽,含在嘴巴里已唆不出什么味道后,再看核的大小来决定是丢还是留。
留下的,当然是大的橄榄核,一般是拷扁橄榄和大福果。留下来不是怀念橄榄肉,而是为了玩,作为游戏的道具。把橄榄尖的两头磨平,露出核里的仁;它的仁不是一个,而是大大小小如犬牙交错。那时不知道仁里含16.64%蛋白质和59.97%的脂肪,其实就是知道也没兴趣去尝。
图说:橄榄雕刻艺术品。
接下来,在橄榄核中间部位选择一个仁,用针挑仁,直到把核打通。然后,把十几个橄榄核穿起来做成一个环,成为“造房子”游戏的踢物。现在,串起的橄榄核不是丢在地下踢,而是成为手腕上的工艺品。那时的我们,更不晓得中国民间工艺中,还有兴于明清的一门微雕——核舟,专把橄榄核雕刻成舟船。
图说:橄榄核穿成环,“造房子”缺不了。
女生欢喜白相“造房子”,男生则欢喜白相顶橄榄核。顶橄榄核至少两人以上,多多益善。在地上划个框,放入自己和参加者的橄榄核。然后,大家轮流顶,把橄榄核举到自己右眼边,闭起左眼,瞄准地下某一颗橄榄核。然后,把手中的橄榄核如飞机投炸弹般地落向目标,若把地下那颗橄榄核顶出了框,就赢得这枚橄榄核。只要顶出,那就可继续顶。没顶出,就换人顶。去年和前年,我在五星体育频道的春节节目里重演了该游戏。
图说:男小囡欢喜顶橄榄核。
顶橄榄核是有难度的技术活:一要瞄得准,二要落点要巧。因橄榄核是拱型的,中间高而宽,两头尖而窄。顶得好,才能顶出框。拿去顶的,多是个大的橄榄核。它自由落体产生的加速度大,冲击力就大。裤袋里橄榄核鼓鼓的,走起路来“哗哗的”,那就是顶橄榄核大王。顶橄榄核与刮豆腐格子、刮香烟壳子为上海男小囡欢喜的三大游戏。
我国是种橄榄最多的国家,已有两千多年的种植史。有道是,橄榄好吃果难结,栽培橄榄有“桃三李四橄榄七”一说。虽说到了七年有果吃,但只有寥寥的数几千克,要过了二十五后,产量才会得到明显的增加。橄榄结果与其他果树不同,还有大小年。
图说:不在梦中的橄榄树。
橄榄是一味好零食,也有营养;俗话说,“冬春橄榄赛人参”。它有氨基酸8到17种,所含维生素C比苹果多10倍。在中医眼里,“开胃、下气、止泻”(五代·《日华子本草》),“生津液、止烦渴,治咽喉疼,咀嚼咽汁,能解一切鱼蟹毒”(明·《本草纲目》);还有一剂以檀香橄榄为主角的“青龙汤”呢。
袁念琪。1978年从农场考入大学,获法学士学位。1983年考入上海电视台,高级编辑(专业技术二级),上海长江韬奋奖获得者。上海市作家协会会员。获全国报纸副刊作品年赛一等奖等,入选王蒙主编《中国最佳散文》和《中国新闻年鉴》。著有《上海品牌生活》、《上海门槛》、《上海姻缘》、《上海B面》和《零食当饭吃》等。
原标题:《橄榄橄榄我爱你》
阅读原文
关键词 >> 上海人
特别声明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相关推荐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