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丨豪华邮轮“钻石公主”号变形记及其余波

澎湃新闻记者 张无为 刘栋 刘惠 朱郑勇

2020-02-23 16:5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1月25日,来自香港的黄雅曦登上了停靠在香港启德邮轮码头上的“钻石公主”号豪华邮轮。这一天正是中国农历新年正月初一,43岁的黄雅曦与丈夫带着6岁的儿子、公公婆婆和阿姨姨夫一家七口,开启了一场期待已久的春节之旅。
当时,香港已确诊了5起新冠肺炎病例,全球各地报告发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也开始多了起来。这让黄雅曦提高了警惕,登船前为家人备足了船上用的口罩和消毒洗手液。但当时的黄雅曦或许仍无法预料到,本该是适合一家老小“最轻松的”邮轮之旅,却最终成为了一场长达近一个月的历险。
就在黄雅曦一家登船的同一天,一名自20日起就在邮轮上的80岁男性香港乘客下船回家。然而,在未来的日子里,这艘游轮的命运却与这名男子紧密相连。
1月30日,这名香港乘客发烧就医,两天后,被证实感染新冠病毒。据香港特区政府新闻公报,该男性发病日期为2020年1月23日,当时,他正在“钻石公主”上,从日本鹿儿岛前往香港的途中。
日本卫生部门很快获悉了这一消息,彼时,载有2666名乘客和1034名船员的“钻石公主”号已先后停靠了越南岘港、下龙湾、中国台湾基隆和日本冲绳县那霸。
下一站就是母港横滨。然而,疫情的迅速发酵,让“钻石公主”号最终晚了14天才真正意义地靠上了横滨港的码头。
14天里,邮轮上的新冠病毒感染人数逐日递增,卫生和隔离措施屡遭质疑,人们每天大部分时间被困在狭小的客舱内……豪华邮轮,变成了“恐怖邮轮”,一座“污染的监狱”。
截至2月22日,“钻石公主”号上已有634人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其中2人死亡,另有25名各国撤侨人员确诊,高达近20%的感染率,让“钻石公主”成为国际邮轮史和疫情防控史上一个特殊、复杂却又典型的样本案例——来自不同国家的数千人的集中隔离管理、邮轮空调内循环系统/下水道系统对病毒传播的作用、涉及多国的管辖权限与义务……
毫无疑问,“钻石公主”号交出了一份并不合格的答卷。人们似乎能够轻易地将矛头对准“答题者”日本,但面对防控能力、民意、经济、政治等多重压力下,谁该成为日本政府首要保障的对象——一艘籍贯英国、运营主体属于美国的国际邮轮上的3711人,还是1.27亿日本本土国民?
选择并不容易。近日来的疫情发展也证实,整船隔离并不能完全保护“外面的人”——上船检疫的政府职员和接诊病患的医护人员陆续受到感染,新冠肺炎疫情在日本本土的蔓延隐患正在加剧。
2月21日,“钻石公主”号人员下船事宜已“告一段落”,但这艘船理应带来思考与改变,才刚刚开始。
病发
“乘坐听得懂日语的邮轮去国外玩应该很不错。”1月20日,来自日本岐阜县的Daxa和朋友们从横滨港登上了“钻石公主”号。
三天后,Daxa开始在社交媒体推特上记录自己在船上的生活。
“20日开始‘钻石公主’号邮轮旅行,由于没有信号,船上有无线网,收费很便宜。”Daxa最初的记录显得有些流水账,“船上有约1300名日本人。剩下一半是外国人。”
64岁的旅日韩侨K女士和丈夫(非韩国籍)也在“钻石公主”号上,打算度一个舒心的假期。因为丈夫喜欢邮轮旅行,这已经是他们第二次搭乘“钻石公主”号了。
“钻石公主”号邮轮是美国嘉年华邮轮集团旗下的著名品牌公主邮轮公司系列船队中体积最大、设施最完善的世界顶级豪华邮轮,全长290米,宽37.5米,高18层,船上设有温泉、游泳池、赌场、大型剧场等设施。从1月20日自横滨港出发,这艘游轮计划在日本、中国、越南停靠六站后于2月4日返回横滨,结束长达16天的行程。
船上风景
与Daxa、K夫妇一样,众多登上“钻石公主”号的乘客都期待着一场难忘的,至少是惬意舒适的旅行。新婚夫妇米莱娜·巴索和加埃塔诺·赛路罗为了这趟蜜月旅行攒了两年钱;美国作家盖伊·科特为了她和老伴这次“千载难逢的旅行”花光了所有的信用卡积分;来自英国的大卫·亚伯和莎莉夫妇则为了庆祝他们的金婚纪念特别订了一间昂贵的带有阳台的套房,面积是一般无窗舱房的五倍。
每到一处,74岁的大卫·亚伯都会在社交媒体脸书主页上分享此次金婚之旅的甜蜜点滴:22日,在鹿儿岛吃年糕;24日,在船上体验面膜;26日,莎莉在越南糖果屋买了30英镑(约合人民币273元)的好时巧克力……

亚伯夫妇在船上的照片
相比之下,Daxa似乎更享受和朋友一起的旅行过程,而不是整天抱着手机。23日之后,他直到28日才更新了下一条动态,其时邮轮已经到了越南下龙湾,Daxa标记了当天是“阴天”。
然而,一周后的2月3日,Daxa开始密集更新推特。“我们原计划明天(4日)6点到横滨,但是船上广播说我们必须尽快赶到,在今晚8点到达横滨。”他从网上获悉了曾搭乘邮轮的香港乘客确诊新冠肺炎的消息,当天稍晚时,Daxa再次发推称,“我已经戴了口罩,好好洗了手。然而距离船停靠香港都过去9天了,为时已晚。”
据共同社此前报道,那名感染了新冠病毒的香港男子在船上期间蒸了桑拿,还在餐厅用餐。
Daxa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表达了他的担忧,船上许多娱乐设施以及餐厅、派对,都有可能造成船上人员与该男子有接触并感染。
“要说不沮丧那是不可能的。事到如今,我能做的就是把自己关在房里。”Daxa在2月3日发了数十条推特,满含焦虑与不安。
更频繁上网的亚伯早就注意到了正在蔓延的新冠肺炎疫情,1月30日他在脸书上记录道,只要观测体温、勤洗手、不使用公共厕所,病毒在这艘船上应该不会成为问题。但回到英国后,“我会和莎莉自觉隔离14天,因为这艘船上有来自中国香港的乘客……除了恐惧,我们享受着船上的每一刻。”
黄雅曦也从新闻上知道了香港乘客被确诊的消息,“我不确定当时其他乘客是否知情,但我看到新闻后第一时间去问了船上服务台的工作人员,他们说已经收到了香港政府告知疫情的相关情况。”
黄雅曦一家分住在邮轮11层的三间内舱房,自上船后一直保持着警惕,尽量不在人多的时候去餐厅,在人员密集的地方都戴着口罩。
船上餐厅
但是,“钻石公主”号邮轮上的大多数人,此时还没有意识到危险的迫近。
2月3日下午4点半,Daxa开始拍摄邮轮上“像往常一样拥挤”的主大厅、游戏厅和餐厅。
下午6点,船上广播通知邮轮将在当晚提前返回横滨港,乘客们也并未察觉异常,“打麻将和打牌的人很多,也和平时一样。”Daxa写道,“主大厅附近的休息室举行了卡拉ok大会……大家都很放松。”
3日晚上8点,船上再次广播通知邮轮将提前到达横滨并接受检疫,但仍未提到那名被确诊的香港乘客。
Daxa发现,在那之后,船上的氛围开始变了。当晚8点45分在剧场观看表演的观众已少了很多。“以前(剧场)连站立区都站满了人,现在却空空如也。”
同一天,亚伯在脸书上转发了一则新闻,提及“钻石公主”号将因被确诊乘客而进行检疫,“天啊,这就是我们乘的这艘船!”亚伯大呼。这时已经有乘客猜测,他们会被强制隔离,这艘船或将“无处可去”。
隔离
3日晚,提前返港的“钻石公主”号没有被允许靠岸。
晚上11点,船上广播再次响起,随后,日方工作人员登船,从上到下逐层进入客舱为乘客测量体温,一直持续到4日凌晨。
4日,日本卫生检疫官员登船,对船上首批31名已出现症状的乘客进行检测。
检疫人员上船
5日,日本官方宣布,“钻石公主”号邮轮的首批被检测者中,10人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钻石公主”号自当日起整船隔离两周,除确诊者需送医外,所有乘客和船员禁止登陆。
“钻石公主”号成了孤悬在横滨港外的一座孤岛。不安开始滋生。“焦虑、无聊,我想马上回家。”Daxa记录道。
随后的日子里,疫情开始不可控地发酵:
6日,又有10人被确认感染新冠病毒;7日确诊41例;8日确诊3例;9日6例;10日65例;12日39例;13日44例;15日67例;16日70例;17日99例;18日88例;19日79例;20日13例。
不安变成了恐惧,人们开始担心自己会不会成为“下一个”。
“每天都有新增确诊患者,让我们很焦虑。”K女士说。
“我们很容易得病……我们在自己的房间里不安全。”75岁的美国作家盖伊·科特向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形容,豪华邮轮成了一个“被污染的监狱”。她害怕自己一旦被感染就难以死里逃生,“我不想被装在骨灰盒里回家”。
老年人是新冠病毒的主要易感染人群,而这一群体也正是“钻石公主”号邮轮乘客的主体。根据“钻石公主”号所属的公主邮轮公司数据,船上约80%的乘客年龄在60岁以上。
“‘钻石公主’号风格相对传统,主打星级酒店式服务,因此比较吸引年长一些的客户,年轻人较少。”因提前申请回国而错过此次航程的“钻石公主”号船员Imy此前向澎湃新闻介绍道。
乘客的亲戚向钻石公主号游轮挥手,由于担心新的冠状病毒,该船上所有人员被隔离。
隔离期间,信息的不通畅和船上生活环境的急速恶化,更加剧了乘客的不安。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健康安全中心高级学者阿梅什·阿达利亚(Amesh Adalja)曾对澎湃新闻表示,14天的隔离会造成心理伤害,这可能会是一段非常难熬的经历。
有乘客称,自己的房间已近一周未打扫和更换床单了;还有乘客抱怨客舱的环境太过逼仄:“想象一下你被困在你的浴室里”;一名年长的女性乘客戴着口罩,在船舷上挂出写着“药物不足”的日本国旗向外求助;被隔离的第九天,K女士的洗衣皂、洗发水和护肤素都用完了,“现在只能用盐来搓衣服”;患有2型糖尿病的亚伯始终没能收到“糖尿病人特殊菜单”,一天当中的大部分时间,他不吃东西只是喝水……
美国乘客肯特·弗雷热的妻子瑞贝卡7日早上被确认感染新冠病毒,但肯特在和CNN记者交谈后才得知当天共有41名乘客被诊断出感染了病毒。选择“钻石公主”号作为蜜月之旅的米莱娜·巴索同样指责官方的最新消息“含糊不清”。一些乘客称,当他们从网上获得消息后去服务台询问,那里的工作人员却不知情。
原本打算在“钻石公主”号上度蜜月的米莱娜·巴索和加埃塔诺·赛路罗被困在了船上。
忧虑与压力之下,有乘客在船舱的阳台外挂起写有英文的横幅向美国呼救,印度籍船员在社交媒体上发布视频恳请印度政府解救他和他的同事们。
“在每个人都受到影响之前,请立即帮助我们。”在邮轮厨房工作的萨卡尔称,如果日本政府无法处理这种情况,就应该请求帮助,“联合国和印度政府应该立即介入,帮助我们分开隔离。”
面对鲜有前例的14天整船隔离,公主邮轮公司称,正致力应对疫情。然而,从邮轮公司先后多日应澎湃新闻询问的内容来看,邮轮公司能够自主采取的措施十分有限,在直接针对疫情的处理中,多以“与权威卫生机构紧密协作”为主。
只是在隔离期伊始,邮轮方迅速为乘客提供了免费WiFi和电话服务、电视直播频道、多语种电影和报纸,还为各年龄层乘客提供适合客舱内的娱乐活动。此外,邮轮通过与日本卫生机构协调,为乘客争取到了户外活动的时间。
每天约一个半小时的甲板“放风”时间,成了黄雅曦一家人最开心的时刻。他们在甲板上一边戴着口罩呼吸新鲜空气,一边隔着一两米的距离与家人“确认眼神”。
而旅日韩侨K女士隔离生活的幸福源泉则来自韩国领事馆送上船的泡面和泡菜。 “我们太高兴了,还笑了起来。这是我们最开心的一天。”Daxa则尝试着在亚马逊上订购了一瓶蛋黄酱,在收件地址栏上写下“钻石公主”号和他的船舱号,不久之后,他真的收到了这瓶特殊的蛋黄酱。
全员隔离后,邮轮安排乘客在房内点餐、接受送餐。这是2月6日的菜单。
质疑
一直以来,日本政府始终强调为“钻石公主”号的防疫工作尽了最大努力,但将3711人集中隔离在邮轮这样一个相对封闭环境中的决定从一开始就受到了质疑。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健康安全中心高级学者阿达利亚早在2月6日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就“预言”称,在邮轮这样的封闭空间内,不需要一个“超级传播者”,病毒就可以加速传播。
日本国立感染症研究所19日公布的确诊病例分析结果称,有33人于5日采取在房间内各自隔离等措施之前已出现症状,6至9日79名乘客和10名船员总计89人发病。考虑到潜伏期,在5日之前疫情明显已有一定程度扩散。在启动隔离措施后疫情也继续蔓延,因而新冠病毒可能是通过船上的活动扩散的。
这其中,邮轮的通风系统和每日穿梭邮轮各处提供服务的船员是否成为“病毒传导器”受到关注。
《中国航务周刊》撰文指出,现代船舶都是高度密闭的场所,船上中央空调的内循环系统将使病毒“如入无人之境”,所有乘客都可能成为二代病毒感染者,体质差的老弱病残者会首当其冲。加之新冠病毒被认为可通过气溶胶传播,邮轮上连接各舱室的空调内循环系统更难以摆脱传播病毒的嫌疑。
另一方面,船员们的工作也被怀疑是新冠病毒直接传播与接触传播的助推者。《时代》杂志报道称,负责送餐的船员早上6点就要起床为乘客供应早餐,直到晚上10点晚餐后才能结束一天的工作。他们已过度劳动,这会降低免疫力,使被感染的几率上升。船员健康被忽视的后果,就是他们或许也成为了感染源。
印度籍船员萨卡尔和他的伙伴在社交媒体上发布视频求助
日本国立感染症研究所19日的最新报告也指出,由于10日以后船员出现症状的情况增多,部分船员为了继续进行维持邮轮所必需的最低限度工作而导致隔离不彻底,或使疫情扩散。
美国疾控中心19日警告称,“(邮轮隔离措施)可能不足以阻止船上人员之间的传播。”近年来有些社会批评类著作的日本作家橘玲也称,邮轮事件显示,厚生劳动省被门外汉所支配,“这样的事态进行下去,是一个无底洞式的大崩坏”。
对日本政府的邮轮应对质疑的最高峰,出现在2月18日晚。
当晚,日本著名传染病学家岩田健太郎在社交媒体上传了一则视频,披露了他当天在“钻石公主”号上令人震惊的发现
“一些工作人员发烧了,他们去医疗中心时没有任何保护措施。医疗官员也没有保护自己。”岩田在视频中描述道,船上连基本的“绿区”(未被感染)和“红区”(可能被病毒污染)都没有区分,人们穿着PPE(个人防护装备)到处走来走去,“甚至吃饭的时候还戴着防护手套”。
“现场完全混乱。”岩田表示,船上“没有专业的感染控制专家”,只有官僚们在做“完全外行的工作”,“违反了所有的感染控制原则”。
岩田的视频在全世界引发轰动,24小时内获得超百万点击。但日本政府随即对其展开反击:厚生劳动省官员称岩田的一些指控不符合事实或夸大其词;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强调,政府采取了一切措施防止疫情扩大。
19日,帮助岩田登上邮轮的日本厚生劳动省官员高山义浩在社交媒体上发表长文回应时坦言,岩田的建议“大体上是合理的”,“但是如果我们只顾提出正确意见的话,组织有可能就无法运转”,“特别是在危机管理中,获得信任比什么都重要。”
20日清晨,岩田删除了上述视频。
无论日本“吹哨人”与政府的争议孰是孰非,从17至20日内先后有两名厚生劳动省职员和一名内阁职员确认感染新冠病毒一事,似乎可以窥得日本防疫工作仍有所欠缺。
对于日本政府对“钻石公主”号采取的隔离检疫措施,美国国家传染病卫生研究院院长安东尼·福西(Anthony Fauci)2月17日在接受《今日美国》采访时直言,事实证明其已经失败了。“隔离措施对于防止船上病毒的传播是无效的。几乎每个小时都有人在被感染。”他说道,“在隔离邮轮的过程中出现了一些问题,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结果是船上很多人被感染了。”
而研究病毒与细胞相互作用的加拿大微生物学家安妮·加蒂尼奥尔博士在接受《蒙特利尔公报》采访时更是直接指出,“从病毒学家的角度来看,载有大量人员的邮轮更像是一个 ‘病毒培养皿’,而不是隔离的好地方。”
两难
《纽约时报》评价日本政府的邮轮处置是“史无前例的失败”。韩媒更直接声称,“在保健卫生领域一直自诩为世界一流的日本声誉留下污点”。日本政府则极力试图自证应对行动的合理性。
哈佛大学流行病学家埃里克·费格丁(Eric Feigl-Ding)在接受《福布斯》杂志采访时认为,日本以及其他国家在面对邮轮疫情危机的时候,体现出的是一种典型的“别在我家后院”的心态。
一直以来,船上乘客和国际舆论中,都有声音呼吁日本政府将“钻石公主”号轮有上的所有人员接到陆地上实施隔离并进行全员检测。
西澳大学健康和人口老龄化研究中心流行病学家Zoë Hyde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指出,日本政府最初将所有人隔离在船上的决定是合理的,但当确诊病例数上升到60例以上时,日本本应采取行动对乘客和船员在陆地上进行检疫。“早点让乘客下船确实会面临后勤挑战,但要比他们现在面临的挑战容易得多。”Zoë Hyde说。
“如果他们继续留在船上,感染人数将持续增加……这是一艘没人要的船。如果出于为船上的人们考虑的目的,他们应该下船。但是对于日本来说,他们应该继续待在船上被 ‘隔离’。”费格丁说。
华盛顿大学传染病学副教授约翰·林奇分析也对日本政府的行为作出了注解:“我们需要记得,隔离保护了外面的人,并非里面的人。”
在横滨港附近仓库上班的日本人乔恩(化名)18日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就表示,他每天上下班都会经过“钻石公主”号停泊的港口,很担心疫情在当地蔓延开来,这样的情绪在他的同事朋友中十分普遍。
这样的民意压力,是日本政府在邮轮处置问题上不得不考虑的现实因素。因此,尽管强调资源匮乏、检测能力有限、陆上难以集中安置数千人,以及邮轮管辖权限与义务涉及多国等客观因素,事实上,优先保证陆地需求、对海上感染源消极“封堵”正是日本政府从一开始就选择并坚持至今的策略。
作为岛国,日本对国际航行器带来的乘客有专门的检疫法律,目的是为了防止海外的传染病流入日本。法律规定,当检疫法所规定的传染病在国外发生且认为“病原体会入侵国内,对国民生命和健康产生重大影响时”,检疫所长可以根据相关检疫法条款让受感染的当事者隔离。
因此,从法律的角度来看,尽管日本有着非常完善的灾难应急管理法律体系,但政府的应对措施往往是“应激式”的而不是主动式的,应对措施往往要跟着疫情走。
《日经中文网》的分析指出,日本政府在此次应对邮轮疫情最初的策略就是将病毒“封堵隔离”在口岸之外。直到17日,随着邮轮和国内本土疫情双双升级,日本政府在召开紧急会议后才决定将策略转为对患者治疗体制的完善。
从经济层面的考量来看,《纽约时报》17日的报道指出,日本政府在面对新冠病毒来袭之际,更惧怕的可能是疫情对国内经济带来的影响。路透社也指出,新冠肺炎疫情将损害日本的旅游业,日本经济可能连续两个季度下滑,陷入衰退的风险正越来越大。
2019年第四季度,在遭受台风侵袭以及国内消费税上涨的双重影响下,日本经济已然出现萎缩。进入2020年后,日本政府本希望这些问题在新的一年能够得到缓解。但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这一乐观的估计将付诸东流。如果疫情在日本国内进一步蔓延,世界第三大经济体进入五年来的首次衰退将越来越可能成为现实。
另一方面,如果组织邮轮上的人员登陆隔离,则邮轮上的确诊病例数将被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日本的名下,这一数字的持续上涨将使日本的安全环境受到重新审视与评估,这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日本的经济和国际影响力。
“钻石公主”号疫情爆发以来,日本和国际社交媒体上已频频出现“东京奥运会或将取消或推迟”、“伦敦将代办奥运会”等传言,使得日本政府不得不一次次辟谣否认。西方媒体称,“钻石公主”号有可能“玷污”日本首相原本希望的“成功的奥运之年”。
当然,饱受质疑、面对两难境地的,不只有日本政府。“钻石公主”号邮轮上的乘客来自全球56个国家和地区。
最初收到乘客求助信息后,美国的回应是认可日本政府整船隔离的做法。美国疾控中心在给美国乘客的声明中表示,“留在您的房间是减少感染风险的最安全选择。”
直到14日,邮轮内部的环境不断恶化,美国政府才决定撤侨。但这一姗姗来迟的决定令一些美国乘客感到愤怒。他们认为,华盛顿态度的转变是因为对东京失去了信心,而此时已接近隔离期的末尾。
“从悲剧到喜剧再到闹剧。”美国乘客马修如此形容自己国家的撤侨行动。更显“闹剧”的是,在美国首批撤侨的一架飞机上,搭载了14名登机前刚刚确诊的新冠病毒感染者。他们与其他乘客仅通过一层塑料布和胶带相隔,同机的许多人都是登上飞机甚至在抵达美国后才从新闻里得知自己与病患同呼吸了十多小时。
而作为“钻石公主”号注册国的英国,两周以来对邮轮疫情的默不作声,受到了来自船上英国公民和日本媒体的双重批评。
“钻石公主”号上的74名英国乘客和工作人员觉得他们“没人要”。2月14日和17日,亚伯两次发布视频批评英国首相约翰逊,质问约翰逊政府是否根本不在乎船上的英国乘客,“感觉我们被遗弃了”,甚至跳过政府直接喊话英国维珍航空老板来救人。
直到未受感染的乘客开始陆续下船重获自由的20日,英国外交和联邦事务大臣才宣布已安排包机,将于次日接回有意愿回国的船上英国公民。
可以看到,无论是声称对“钻石公主”号不具有义务的日本,还是美英各国,都在人道救援的道义与现实的利弊中,谨慎地找寻平衡点。
好在,随着距离原定的隔离结束日2月19日越来越近,遭受多方指责的日本政府对“钻石公主”号的措施也开始积极了起来。
18日,日本厚生劳动大臣加藤胜信在内阁会议后的记者会上表示,已完成对“钻石公主”号上所有乘客的新冠病毒检测样本采集工作,检测结果呈阴性的乘客可将从19日起开始下船。
尾声
2月19日,黄雅曦夫妇和6岁的儿子,成为了首批下船乘客,同行的长辈也在随后的两天内下船。在拿到结果为阴性的病毒检测报告后,她告诉澎湃新闻自己感到万幸,“全家人就将见到隧道尽头的曙光。”
亚伯夫妇则没有那么幸运。隔离结束前一天,亚伯获悉自己和妻子的检测结果呈阳性。尽管一度怀疑是因语言不通而误解了,但在19日,在一名说英语的医生的帮助下,亚伯夫妇最终确认自己受到了病毒感染。
隔离期间,乐观开朗的亚伯在网络上收获了全世界各地的粉丝,他们的确诊信息让无数人为其忧心。好在,一天过后,亚伯恢复了往常的开朗,他在脸书上贴出了自己和莎莉接受治疗的画面,并称夫妻俩在一家“可爱的医院”,“我们的两个护士很漂亮……明天就将进行照CT、心电图、尿检等项目,大家的信息已收到,只是之后不便回复信息。”曾经在视频里哽咽着说最害怕与妻子莎莉分开的亚伯,还特别强调“两张床在同一间(病房)里。”

2月20日,亚伯夫妇在日本的医院接受检查。
据日本厚生劳动省信息,除了六百多名已确诊病患分布在日本多地的医院外,截至21日,已有970人下船,另有759名外籍乘客已乘坐各国和地区政府包机离境。关于如何安置留在游轮上的船员,将与航运公司进行协调。
未来,“钻石公主”号还将进行充分的消毒,该邮轮4月20日之前的航行已被全部取消。
加藤胜信在21日内阁会议后的记者会上表示,这艘邮轮的防疫工作“可以说告一段落”。
然而,“钻石公主”号的故事远没有结束。
日本的检疫措施依然受到指责——乘客下船后被送往横滨站等多个交通枢纽站,除了口罩外,他们毫无防护地搭乘公共交通工具回家。在22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日本厚生劳动大臣加藤胜信更是坦承错误——有23名已下船乘客在过去两周内从未曾进行新冠病毒检测。
而对于这些带着“病毒邮轮乘客”标签重获自由的乘客而言,想要恢复“正常”生活仍需时日。
黄雅曦被一些网民质疑“对公共健康构成威胁”;乌克兰撤离人员乘坐的大巴被他们即将前往的隔离点附近愤怒的居民用石块砸碎;日本本土居民的行李运送服务也遭到商家拒绝。
“仅仅是在船上待过这件事,一旦被别人知晓,会被怀疑‘没有感染吗?’而遭白眼吧。”日本埼玉县狭山市一名76岁的男性19日下船后感叹道。
与此同时,疫情也正进一步扩散——各国包机撤离的乘客中,已有至少25人被检测出新冠病毒阳性;一名此前病毒检测结果呈阴性的日本女性回到家后病发被确诊。国际社会担忧,疫情会否将随着邮轮人员的四散而进一步扩大,邮轮上的乘客和船员已遭多国限制入境。
回顾过去的两周多时间,“钻石公主”号用高达近两成的感染率向世界交出了一份几乎满是红叉的答卷。然而,在认识到整船隔离失败的同时,如何找出正确答案,才是各国政府疾病控制部门、国际卫生组织和国际邮轮业界亟待思考的问题。
疫情防控,从来不只是人与自然的斗争。
(澎湃新闻实习生刘宇锟对本文亦有贡献)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吴挺
校对:余承君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钻石公主”号,日本,新冠疫情

相关推荐

评论(26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