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有争议的瑞典气候女孩,出现了公然的反对者

2020-03-03 17:23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Lens
“大众汽车的老板表示,他正计划着雇一位热衷环保的年轻活动家,这样就可以让董事会在气候变化的问题上,选择更激进些的立场。这个差事听起来倒很适合格雷塔·桑伯格。”
这是最新一期的《经济学人》杂志里,经济专栏对“瑞典气候女孩”格雷塔·桑伯格 (Greta Thunberg) 进行的调侃。
说出这句调侃,并不是因为这位气候女孩风头正盛,而是因为就在最近,她出现了新的竞争对手:一位名叫娜奥米·塞布特 (Naomi Seibt) 的19岁德国女孩。
这位娜奥米曾多次公开讨论气候问题,并在主流媒体间走红,很快被人们拿来与“瑞典气候女孩”相提并论。
“反格雷塔”的名声在《华盛顿邮报》《彭博社》等美国主流媒体频频出现
和瑞典气候女孩一样,“德国气候女孩”娜奥米也是一个金发碧眼、口才出众的欧洲年轻人,然而她最大的亮点,就是完全持着与前者截然相反的观点。
如今的她谴责“气候问题危言耸听” ,称气候意识是“一种卑鄙的反人类意识形态” ,用格雷塔著名的口号“你怎么敢? ” 与德国主流媒体较量。
事实上,早在几年前娜奥米还在学校时,她就曾积极提出和探讨德国自由移民的政策,她对政治事务的热情也是在那时候被点燃的。
她说,当时老师和其他学生都对“自由移民”表示强烈反对,这使她对德国主流思想的怀疑,变得更加强烈。
娜奥米Twitter背景图
自去年起,娜奥米开始在 YouTube 上传视频,发布过诸如《气候变化——只是空话? 》(Climate change – just hot air?) 、《没有女权主义的激烈》(Fierce without Feminism)、《给媒体的信息——你怎么敢? 》 (“Message to the Media – HOW DARE YOU?”) 等热度很高的视频作品。
她的视频积累了几十万的点击量,再加上下面大量的正面评论,明显娜奥米已经引起了一些人的共鸣。
如今,娜奥米已经在 YouTube 上拥有了六万多的订阅者,并活跃在各种气候相关的会议和媒体采访中。
作为被人们放在一起讨论的两个“气候女孩”,她们之间确实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甚至可以说,格雷塔的出现,促使了娜奥米开始站出来讨论气候问题。
她说,看着最近年轻人参加由格雷塔发起的每周一次的 “星期五的未来”(Fridays for Future) 抗议活动,激发了她对“气候变化行动主义”的反对。
由格雷塔发起的“星期五的未来”活动
“每当我看到这些年轻人,尤其是参加 ‘星期五的未来’ 活动的,我就会感到寒颤。他们在尖叫和喊叫,他们通常都很害怕。”她在一次采访中说。
她说自己不否认温室气体排放正在使地球变暖,但是,娜奥米认为,气候变化的可怕后果被许多科学家和活动家夸大了。
娜奥米的语言技巧很有意思,她称自己为气候现实主义者(climate realist),并在 Heartland 网站上发布的一段视频中,凝视着镜头说: “我不想让你恐慌,我要你好好想想。”这基本上奠定了与格雷塔相反的基调。
在去年,格雷塔在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 (World Economic Forum) 上对与会者表示,“我想让你感受到我每天都感受到的恐慌。”
娜奥米试图甩开“反格雷塔”的称号,因为她说:“作为一个德国人,把某人称作是“否认气候变化者” (climate denier) 是非常无礼的,因为这与‘否认大屠杀者’ (holocaust denier) 这个词有些关联,而这个词在德国有很沉重的分量。”
娜奥米并不认可现在的气候变化科学,在她看来,科学应完全建立在理智之上,因此人们必须不断质疑这种说法,而不是单纯宣扬,因而如今的气候变化科学,根本就不是真正科学。
“也许全球变暖甚至不是那么有害。在能够回答一些简单的问题之前,我们不能容忍那些过于冲动的政治举措。”
她认为,现在的许多与气候相关的变量,都不可能准确地描述现实中发生的气候变化过程。因为气候太复杂了,无法用计算机模型来模拟。
“这种对人类力量的过高估计,导致了对气候政策歇斯底里的执行,我们决不能容忍这种冲动的反应,因为这对我们社会的后果将是有害的。我们是知道这一点的。”
格雷塔此前曾呼吁,世界各国在未来十年,至少要将其碳排放总量减少一半,如果他们不这样做,将会产生很可怕的后果。
娜奥米则回应,这种做法是毫无意义的。
她说:“我希望人们相信,气候的确是在变化的。但是人为的二氧化碳排放对气候有那么大的影响吗?我认为这种想法是荒谬的。如果人类认为自己可以利用二氧化碳排放摧毁气候,那么他们就大大高估了自己的力量。”
对于格雷塔之前的发言,娜奥米甚至如此评价:“(气候科学家的) 目标是羞辱人类。气候变化的危言耸听,其核心是一种可鄙的反人类意识形态。我们被告知,要带着愧疚、羞耻和厌恶看待我们的成就,甚至忽略我们所获得的许多重大利好,即使这些利好是通过使用化石燃料才达成的。”
“我们不能让自己成为中产阶级税务压迫的受害者”,她说,“我们决不能剥夺我们自己或第三世界国家的人民,获得廉价和可靠能源的机会。”
上周,格雷塔把她的气候运动带到了英国,在布里斯托尔(Bristol)举行的大约 2.5 万名罢工学生参加的集会上,发表了讲话,秉持着她一贯的愤慨作风。
无独有偶,娜奥米出席了上周五的美国保守派政治行动会议 (Conservative Political Action Conference,简称CPAC) ,会议上她发表演讲,谴责了“气候危言耸听者”(climate alarmists),称他们“散布恐惧,将恐慌作为限制我们自由的工具” 。
娜奥米在CPAC会议上发言
在早些时候对格雷塔的嘲讽中,她表示: “不要在一个年轻女孩迫不得已说的话里,创造出一种意识形态来。”
当然,作为“新秀”的娜奥米,她的言论也并非得到了所有人的肯定,在她的视频发布的视频里也存在着质疑的声音:
一些网民对她的政治立场表示怀疑,说她是在“舆论洗脑”,并把她视为没有环保行动的“代言人”“说空话的演讲者”。
如今,这两位气候女孩,以及她们所代表的两种观点,似乎正在全世界的范围内展开着一场无形的对战。
关于“瑞典气候女孩”的“成名史”,大家已经颇为熟悉,但是这个“反格雷塔”的德国气候女孩,似乎经历更曲折一些。
娜奥米发家于 YouTube,早年发表的其他政治性视频一直不温不火,直到她对气候变化的独特观点引起了哈特兰研究所 (Heartland Institute) 主任的詹姆斯·泰勒 (James Taylor) 的关注,娜奥米才开始以“新气候女孩”的身份迅速走红。
哈特兰研究所成立于1984年,堪称美国保守派和自由主义者的公共政策“智囊团”。该机构的工作人员和研究人员可以随时接触特朗普政府,其高级研究员威廉·哈佩尔 (William Happer) 曾在2018年9月至2019年期间。担任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 (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 的高级主任。
泰勒发现了她的潜力,并向娜奥米伸出“橄榄枝”,提出了与 Heartland合作的请求。此后,娜奥米便一直以哈特兰代言人的身份参与大小活动。泰勒说:“她是为自由市场和气候自由主义发声的绝佳发言人。”
直到近十年,这一研究所才将关注的重点转移到气候变化的议题上。
Heartland 官网首页:我们的任务,去发现、去促进自由市场,以此解决社会和经济中的难题。
根据英国环境网站 DeSmog 的说法,哈特兰研究所是“美国最臭名昭著的气候变化否定论组织之一” ,它由化石燃料和煤炭公司提供资金,长期以来,因推动有关气候危机的激进反科学理论而闻名。
据《华盛顿邮报》的报道,在特朗普政府任职期间,他本人曾寻求哈特兰研究所的帮助,来推广自己的想法,反驳美国情报官员气候影响“可能是灾难性的”的结论。
如果模仿是奉承的最高形式,哈特兰的策略相当于承认,格雷塔触动了他们的神经,因为她在青少年和年轻人中具有了一定的影响力。
就连川普也不得不承认,瑞典环保少女格雷塔俨然已经成为了一个全球现象,赢得了世界各地有关人士的支持,并成为时代杂志的年度人物。
一些受到气候科学重压威胁的团体和个人似乎认为,如今涌现出的娜奥米是某种反对派人物,可以通过她重现“格雷塔”的成功模式,向人们宣传反气候变化的言论,以此来减弱格雷塔的影响。
负责调查否认气候变化组织的气候调查中心 (Climate Investigations Center) 创始人科特 · 戴维斯 (Kert Davies) 就曾表示,哈特兰研究所正在向环保主义者推销相反的说法,但他们最终会失败。
创始人表示: “他们试图顺应格雷塔的潮流,但不可能像格雷塔那样赢得人心。”
不过,抛开这两个“气候少女”来看,更为让人疑惑的是,为什么美国的智囊团会想要介入德国的政治?这其实和德国对待“全球变暖”的立场有关。
过去20年来,德国一直带头敦促其他国家限制碳排放,并转向可再生能源。尽管没有达到其原定的目标,但德国已承诺今年将温室气体排放量比1990年减少40%,到本世纪中叶减少95%。
根据最近在德国电视上播出的一项调查显示,面对德国在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方面的强硬立场,美方十分担忧,这将会成为主流。
其实,近年来一股反对气候变化的潮流正在兴起,反对或者否认气候变化带来恶劣影响的人,开始通过各种渠道进行游说和宣传。
有人认为全球变暖是发达国家为了限制其他国家发展的谎言,有人认为气候变化并非人类行为带来的后果。
这些否认的人给出的理由包括:科学家操纵数据来显示气候变暖的趋势;气候变化只是自然循环的一部分;科学家使用的气候模型不可靠,而且对二氧化碳过于敏感等等。
或许娜奥米和格雷塔观点的针锋相对,正代表着当前全球在气候变暖之间存在的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甚至是不同立场政治团体的博弈。
答案究竟是怎样的,我们又该相信哪种观点?一时半会,我们无法得出极为精准的结论。
但是我们不能蒙蔽双眼,人类活动及气候变化对自然的一些影响切实存在。
从南美大规模海洋生物死亡到澳大利亚严重的野火和北极的异常高温,气候变化正在产生着一系列毁灭性的影响。
前不久,南极乌克兰科考站附近出现了“血雪”,虽然不是真正的血迹,但看起来仍然让人触目惊心。
科学家称,由于雪中有一种极地雪藻微生物,它们在寒冷气候中保持休眠,但当温度升高就开始迅速生长,因为其含有虾青素防止紫外线辐射,所以呈现红色。
这种“血雪”会降低对阳光的反射,如果大面积出现将加剧气候变暖的情况,最终威胁到生态系统。
而这仅仅是这个糟糕的2020年中,万千生态环境危机中的一例。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曾说:“(气候变化) 对海洋、森林、天气、生物多样性、粮食生产、水、就业,以及最终对生命的影响已经非常可怕,且注定会变得更糟。”
或许,这场闹剧般的“环保博弈”只是棋局中的一环,但能够唤起大家的关注和思考,的确也正是新旧“气候女孩”最重要的意义。
主要参考文献
https://www.independent.co.uk/environment/anti-greta-thunberg-naomi-seibt-girl-climate-change-denial-heartland-institute-afd-a9355236.html
https://amp.theguardian.com/environment/2020/feb/28/naomi-seibt-anti-greta-activist-white-nationalist-inspiration
https://www.bloomberg.com/amp/news/articles/2020-02-28/anti-greta-blasts-climate-alarmism-to-conservative-gathering
https://www.bbc.com/ukchina/simp/amp/51676463?__twitter_impression=true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climate-environment/2020/02/29/anti-climate-activist-praises-white-nationalist-cpac/#click=https://t.co/KACx1lnBam
https://www.infowars.com/meet-naomi-seibt-the-19-year-old-blond-antidote-to-greta-thunberg/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8jNzaoV0kss
原标题:《那个有争议的瑞典气候女孩,出现了公然的反对者》
阅读原文
关键词 >> 瑞典气候女孩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相关推荐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