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慈善法律问题怎么办?所有的问题这里都有解答

2020-03-11 16:25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编者按】
2018年最后一个月,中国公益出版界有件大事发生——《并非如此:慈善公益法律实务》出版。
这是一本“以图说法+以问说法+以案说法”的慈善法律品质读本,系统、深入、直观呈现慈善法律世界,为中国公益慈善从业者保驾护航。慈善家李亚鹏说:“此书对所有关注公益的人来说绝对是一次有价值的分享。”
作者王慧“大有来头”,执业律师,先后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律系、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法学院。她是最懂公益慈善的法律人之一,过去十年,她与嫣然基金、中华儿慈会、中国红十字会基金会等深度链接。以下这篇作者自序,兼具人性之美与文本之美,大有可观。
夜深了。
卫生间里突然传来老人念叨佛号的声音。我蹑手蹑脚地走过去。只见一只红色美洲大蟑螂正在洗手池里慌神一般地四处乱爬,老人弓着腰,定睛看着它,嘴里念着佛号。蟑螂爬到了洗手盆的边缘,老人赶忙伸出手想去接住它。蟑螂一转身,又爬进了洗手盆。老人安和地对蟑螂说道:“你走吧,回到你的界。这是人界,我孩子看到你会杀了你。我为你诵读往生咒,来生你别再愚痴,托生为人。”说罢,老人看着蟑螂,专注地诵读往生咒。诵读毕,蟑螂在洗手盆里转了一大圈,在漏水口踢腾了几下后钻进了下水池的管道。老人用手轻轻合闭了下水池。
这位老人便是我的母亲,皈依佛门后法名普善。
普善对阿猫、阿狗乃至阿蟑螂的善行常常令我感到费解。我一直试图想搞清楚,普善的善行到底是她内在原本具足的善性还是她对宗教教义的严格恪守。尽管心里有异议,普善在家时,为避免她的不快,见到蚊蝇,我会一手拿着报纸一手拿着大蒲扇像跳大神一样在家里上蹿下跳,直到把蚊蝇赶出窗户。
折腾了几次,我发现即便普善不在家时,见到蚊蝇,竟也难像过往一样,抄起拖鞋,啪、啪,让鞋底沾上蚊蝇的血。我由此感知到“善”是一种原动力,它可以诉诸每一个人。这种原动力纯粹性地建立在对事物的直观感受抑或把握上,通过现实的事物作用于人们,就如同普善为大蟑螂诵经自然而然地作用在我的心里,成为日后我和善行的缘起。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为一家慈善基金会提供了法律服务。未想,一生二、二生三,我相逢了越来越多的慈善机构。我在慈善公益领域的耕耘,转眼便是十年。
对于一名执业律师,慈善公益领域显然不是一个具有商业价值的领域。
那么,何以“十年”?
因为富有善心吗?并非如此。善心与“利己之心”的抗衡或许可以取得短暂的优越性,驱使一个人在一个不具有盈利性的领域有一个尝试甚至耕耘一段时间,但“十年”无法单单凭借世俗社会中难免脆弱的“善心”。
那么,何以“十年”?
因为对钱淡漠吗?并非如此。财富是任何一个人获得幸福的重要基础,财富的魔力时时处处征服天下众生。我作为财迷星座金牛座的一个凡人,亦是落不了例外。
那么,何以“十年”?
因为追求高尚吗?并非如此。作为法律人,凡事讲究依据、循证,在我尚不能为“高尚”画出清晰的图案之前,“高尚”仅仅是一种缥缈的态度抑或说是一个向社会展示的虚伪的好词,而绝非可以落地的目标。
那么,究竟何以“十年”?
当我认真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排除任何概念抑或伦理、道义等语句的组合,我的脑海里自然而然地展现出过往十年经历的一些场景。它们像是穿越了时光的迷雾,如电影镜头一般呈现在我的眼前,情状清晰而富有色彩。我于是相信:既然时间的强力都未能将它们带走,对于何以“十年”,它们该是来自于生命深处的“提示”。
/ 场景一:
我的对面坐着两位年轻人,神色疲惫而焦虑。在见他们之前,基金会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二人患有艾滋病。他们一口咬定是在基金会从事艾滋病公益项目后被感染的,要求基金会按照工伤进行赔偿。基金会通过一系列事实确信他俩当初一起来基金会时就已经患有艾滋病且他们知晓这个事实。不排除他们是在讹基金会。”基金会想请我就是否要对他们按工伤进行赔偿提供法律意见。
谈话期间,我注意到高个子不停地帮旁边喘着粗气的同伴擦汗,而这位同伴每每都会先握住高个子递过来的手绢,之后又紧紧地攥住他的手。由于手始终在轻轻地抖动,浅蓝的手绢亦不停地蹭着桌子。
/ 场景二:
和秘书长小唐约见面的时间到了,我小跑着穿过长廊,往办公室冲。走近办公室,只见一个穿着朴实的年轻人坐在办公室旁的台阶上,怀里抱着一件军大衣,一脸幸福地吃着一个橘子。冬日晌午的阳光透过他身后宽大的窗,照在橘子上,闪着一层淡淡的暖光。见我停下了脚步,他赶忙起身爽朗地说道:“您是王律师吗?我姓唐,从浙江赶来拜会您。”我一面连声说“是”,一面把他带进会议室。刚坐下,小唐又蹭地站起来,直直地把手上剩下的小半个橘子递给我,说道:“倍儿甜,您尝尝。”我接过这小半个橘子,用手轻攥着已经被他的手握暖的橘。
/ 场景三:
阿璧约我见面,他很想为贫困山区孩子艺术的培养做一个公益项目。阿璧出身豪门、相貌英俊、毕业于美国名牌大学工科系,后又在英国名校获得艺术的硕士学位。他擅长唱歌、绘画、设计,身怀诸种才艺。令我更为赞叹的是他还富有诚信的美德。和阿璧相识起因于他租了我好友的房子。好友出国后请我代管出租事宜。我发现阿璧十分爱惜房子。他总是如约支付租金,偶尔一次要晚一天,他便事先向我解释原因并致歉。真诚有信、自立自强、才华横溢,也许因为他的身上奇迹般地汇集了太多的“好”,他的朋友圈可谓明星闪烁,名流荟萃。在我的心目中,他不折不扣地是一个男神。
见面这天一壶茶尽,公益项目的设计也谈完了。起身告别,我突然好奇地问道:“你这么热衷公益,有什么特别的因缘吗?”阿璧看着我,平静地说道:“王律师,不瞒您说,我进去过,吸粉。”我一下子愣住了,一时未应。阿璧继续说道:“在里面的两年,是我生命中最清净的一段日子。我负责出小黑板报、负责带大家唱歌、我说了好多好多违心的话。但我真的很感谢生命中这段时光。它让我懂得生命太轻了真的很可怕。出来后,我发了毒誓并且这些年从未再犯。我同时还发了一个大愿,在今生,我会用我一切的‘有’来填补我有缘相遇的一切的‘无’。我不隐晦自己犯过错误。王律师,谁都会犯错误,对吗?”
/ 场景四:
听基金会的人介绍,这位男子靠高山上种植的百棵树养活一家人,一年算下来生活能盈余五百元。三年前,他的儿子接受基金会的捐赠,完成了手术。去年基金会的工作人员到家回访,一大早他就赶着8岁的儿子花两个小时下山迎候基金会的工作人员,把工作人员带上山;之后又坚持让儿子再花两个小时把基金会的人员送下山。这次是应基金会的邀请,他带儿子来北京参加基金会组织的夏令营。
我估摸这位男子得有五十了,穿着一身洗地很旧但绝对洁净的军装。基金会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他三十多岁,这两年里像是得了一种怪病,他的视力骤降到0.1,基金会的工作人员多次提出帮他在北京治疗。他都坚定地拒绝了。他说:“善款留给其他人,我能忍受黑暗。”
基金会的办公楼里,他循着声音,上上下下费力地追着撒欢儿跑的儿子,不停地用贵州话说道:“不要跑,不要淘气,去帮娘娘做事。”大概是跑累了,他在基金会找了一个僻静的角落,坐了下来。我远远地看着他,像一名训练有素的军人,身板挺地笔直,神情平静、慈和。
/ 场景五:
亚鹏受到网络人的猛烈攻击,指摘他侵吞嫣然的善款高达五千多万元。自嫣然基金创立,亚鹏自始至终为嫣然真金白银地做着贡献。作为一位名副其实的慈善家,没能得到任何的“好”却在一夜之间身陷怨海。与此同时,深受爆料的负面影响,嫣然基金的月募款额陡然降为近于零,处于生死存亡的冰点时刻。经朋友介绍,亚鹏请我为化解舆论危机提供法律服务。
新疆饭店,他请我还有几个资深的公益人吃饭。聊了一会儿,亚鹏走到窗边,抽烟。半支烟尽,只见他猛地一把力气打开窗,瞬时一股冷风忽地把烟雾推出了纱窗。关上窗,他转过头来自若地对我说道:“王律师,等你老了的那一天,你可能会写很多案子的回忆录,但你一定会觉得所有的案子都没有嫣然精彩。嫣然就是一个传奇!”我没应声,心里暗想:“这都被闹地快‘死’了,还传奇?演员都是这么自恋的吗?!”
一幕幕场景就这样在我的脑海里徐徐展开。我不禁好奇为什么是这些场景留在我的记忆里。这些场景在发生之时激起了自己怎样的情愫。我一一翻出了当年的日记,我发现生命的“提示”就散落在我对这些事件发生之时最真实的所感里。
1. 2012年5月9日
孟德斯鸠在《论法的精神》里写道:自然法第一条和平,第二条吃饱,第三条两性之间互致殷勤。今天我看到了殷勤,尽管他们来自于同性之间,但仍然让我感知到一种绝对自然之动情。两个年轻人相互搀扶着离开基金会,他们的步伐吃力而缓慢,望着他们的背影,我仿佛看到在洪水即将没顶的瞬间,一对情侣深情对视,竟也能满满地一笑。
通过和他们的交谈以及基金会写的详细的情况说明,从自由心证之角度,我认为基金会的质疑是有道理的,我确信他们来基金会工作之时应该知晓自己患有艾滋病。
显然,欺骗基金会换得工伤补偿,不够道德。但对于两位走向生命尽头的年轻人,能将最后的时光奉献给像他们一样患病的人,比起单单地蜷缩在角落里等待死神召唤,他们的付出亦不乏是一种可贵的勇气。支撑这种勇气的是人性中的最具优越性的“同情心”。
作为一名法律人,很多时候,我认为法律未必高级,它仅仅是通行于所有人的一种规范。同样,道德亦非时时处处都高级。我认为,人性为爱而生发的那一个瞬间是高级的,真实是高级的,自然而然是高级的。因此,我认为这二人在最后时刻为其他艾滋病人的付出是高级的;这二人在最后时刻互相的搀扶是高级的。作为律师,我选择从这个高级的角度建议基金会能按照工伤予以补偿,以此照料他们生命最后的一段征程,以此抚慰人性深处卑微的、有瑕疵的爱的花朵。
2. 2016年11月5日
小唐非常崇敬他们的理事长。他告诉我这位年过八旬的台湾老人能捐的全捐了,整日奔走于穷山僻壤捡回学习好却因贫穷只能辍学在家的“珍珠生”。小唐感叹,他去理事长家里带了一捧花,理事长居然都拒绝了。理事长教育他对其最大的感恩就是到中国的穷山穷水去找“珍珠”,捡“珍珠”,越快越好。听他讲完,我打趣地笑着问道:“所以你今天没给我送花,改送小半个橘子?!”小唐听后不好意思地笑了。
律师是一个常处在“灯火红袖”世界的人。和诸种耀眼的馈赠相比,我从小唐的手中接过小半个橘子的刹那,心头不禁一热。这是一个有体温的馈赠,在那一刻,与其说我接过的是小半个橘子,倒不如说我接过的是一个透心甜的真纯世界。
3. 2014年9月7日
和阿璧分开时,我分明从他的眼神里读到一个问题:当你知道我是一个犯过大错误的人,你会不会因此降低了对我的评价?
当我知道阿璧的这段经历后,他终于不再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男神,而是一个落地于我眼前的人。当他是人而不是神时,我发现他的美德反倒超乎以往的富有力量。因为神所为,无可比;而人所为不免会让我作为同类,情有所比类、有所通感。
“先有本质,后有本质的发挥”,这是经院哲学涵义深长的一句至理。这世界的一切事物都根据构成其本质的不变成分而发挥作用,人亦如此。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就必然会做出什么样的事。任何一个人都不能因其偶然的罪咎去遮蔽对其本质的洞察。事实是,一个人能通过认识自己的错误抑或可悲之处而在日后竭尽所能地光荣化了自己,我认为这是一种颇具分量的人性的真实,是人所能具有的一种独一无二的高贵。
4. 2015年8月9日
我今天一直在想,是什么力量能让这个男士安忍于“黑暗”,又是什么成为他生命里的“光”?这是否是一种常人所不能具备的“勇”?
基金会的朋友告诉我,很多的受赠人不愿意留下真实的姓名和电话,对他们而言,贫穷像是一种难以面对的耻辱。所以当基金会想回访做过手术的受赠人常常陷于无法联系的困境。而这位男士能让孩子一天往返了八个小时的山路接送基金会的工作人员,能向基金会的工作人员平实而热诚地介绍他种植的树林,介绍他平淡无奇的生活,这是否是一种常人所不具备的“礼”?!同时亦是一种令人起敬的对贫穷的“安”?!
看着他静坐在那里,气度刚而不锐,目光凝而不滞,淡然无忧,我不禁想到了朱熹所言:仁者安于义理而厚重不迁,有似于山。那一刻,我如沐君子之风。
5. 2014年9月27日
亚鹏对网友的攻击一直抱有一种解释、宽和的态度。网友并没有收场,转而用侮辱性的语言开始猛烈攻击亚鹏的私人生活。亚鹏生日那天,大家为了安慰他,特意给他了准备了一个隆重的敬意。当他看到大家为他精心准备的生日蛋糕,硬汉瞬时落泪了,所有的人都知道这是一场必然到来的泪水,其成分绝不是简单的感动,而是担当之后再也无法承受的委屈。
6. 2014年12月31日
亚鹏今天电话对我说:“王律师,没想到这辈子演这么多戏,都没有今年‘戏’。你帮我准备名誉权之诉吧,咱们准备开打。”
7. 2016年2月5日
若干次各种级别的审计结果都证明了亚鹏的清白。事情渐渐平息了,亚鹏对我说不诉了,他得赶紧集中精力挣钱了,还得养嫣然呢。
毫无疑问,亚鹏对嫣然倾注了一种父亲对女儿的爱。再回想事件的整个过程,好像女儿给爹惹了一个大麻烦,当爹的费心费力地处理完了,倒头来还得对闺女照旧爱、照旧疼、照旧给。
当初为了起诉需要公证相关证据,亚鹏预支给我三万元费用。既然不诉了,扣除公证费,我应该退还给亚鹏17200元。因为微信的转款限额是5000元,接连三天,我每天给亚鹏转回5000元。亚鹏每次收到钱,都会给我发回一个200元的微信红包。腊月二十八,我转过去了最后一笔2200元,亚鹏说最后一次我得送你“168”的红包,预祝你新年一路发!
8. 2016年9月15日
今天是中秋节,我给亚鹏发送了一个节日祝福的微信。亚鹏在微信中回道:“和你分享一位我十分喜欢的日本诗人的诗‘遥想于流放之地赏明月’。”
亚鹏分享的这句诗令我瞬时想到老子云“夫慈故能勇”。我不禁感悟:也许,在这个世界上,只有真正的仁者、真正的勇者,方能身处孤独,仰望明月,无畏身边只有风。
作为一名律师,多少年,我每天都在格外纷繁的事务里度过,这种忙碌有点像是在一艘动荡的船里,终日晃着不知驶向何处。再环顾身边,似乎人人都如此,长久以来我便没有生命已沦于其中的感觉。
当我邂逅了慈善公益;邂逅了浅蓝的手绢、小半个橘子、被冷风吹走的半支烟,我的船像是停在了海中央。我确定了停下来的地方,此处为我标示了往日里总在经历的那种狂激。
我于是懂得:若一个人终其一生,其思想和欲望全都在维护个人安逸的那些渺小事务,那么,他的生活之舟必是在颠簸中驶向形形色色的心灵苦难,包括但不限于无聊、茫然、惊恐……
十年来,通过审改慈善领域一份份合同,我像是置身于苦难者之中,体会贫穷者的种种悲辛,望断人生路,只待何日恩济至;十年来,通过审改慈善领域一份份合同,我像是置身于慈善机构,见证慈善人承命悲怀,不畏严寒酷暑,投迹山河、销影草棚;十年来,通过审改慈善领域一份份合同,我像是置身于捐赠者、志愿者之间,感受仁爱者能省欲兴慈,广及他人,但有付出,不计你我,天下共情;十年来,通过审改慈善领域一份份合同,体验一个又一个令我心动的时刻,我体悟到“仁爱”作为人之美德,其不含杂质的纯净的根源唯独就在于“同情”,我看见了你痛苦,与自己正在承受痛苦并无不同。
尽管此书的章章、节节尽是我十年工作的精华,倾我一年之心力而成;尽管我相信此书或多或少会给任何想从事慈善工作抑或行善之人有所帮助,我仍然决定在这篇序里弃它们而不谈。因为作为法律人,我深深地知道法律的萃取之物或早或晚都会被新的规定所覆盖,它们并非永远。我要在这仅有的篇幅里,和每一位读者分享“十年”,分享令我生命感动的那些场景,它们是永恒的,它们是难以被生命拒绝的,它们是创造“十年”的根本之所在。
由此,得“十年”。
由此,得“新我”。
由此,得“幸运”。
倘若这本书不论哪一部分,能令我的读者略有所得,请允许我将您的所得归功于此书完成过程中给予我大力支持的友人,他们是:吕明杰、何为、成茗、冯怡莹。
倘若这本书不论哪一部分,能令我的读者略有所感,请允许我将您的所感归功于十年公益路上所有给予我信任、给予我支持、给予我鼓励的每一位亲友。
善,并非就是给钱,“善”乃以悲悯为基,四海共情;
慈善,并非就是送钱,“慈善”乃遍布雨泽,善道行天下。
今天,中国的慈善领域还处于发展时期,福德之音尚未能远播于华夏之处处,但我欣喜地看到经此十年,慈善领域树木已繁,我相信经众人恩爱交被,天下合佑,必有一日,中国的慈善领域将绿荫绵绵,风华成咏。
谨以此文,
敬献我付出并得到的“十年”;
谨以此文,
敬献慈善领域所有的躬行者;
谨以此文,
敬献四面八方所有的仁者。
「购书,请搜索有赞商城:弘益文化或关注微信公号:社会创新家」
作为一名法律人,很多时候,我认为法律并不高级,它仅仅是通行于所有人的一种规范。同样,道德亦非时时处处都高级。我认为,人性为爱而生的那一个瞬间是高级的,真实是高级的,自然而然是高级的。
——王慧《并非如此:慈善公益法律实务》
关键词 >> 慈善,法律问题
特别声明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相关推荐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